《大明最狠一個山賊》第一百二十九章驚天大爆炸 來人越說語氣越肯定:「那日我就在古膳館,是親眼所見!」

古膳館當日客人眾多,來人坐的位置較遠,並沒有看清陸細辛容貌,只是隱約聽到名字,不過事後就忘了,直到這會見陸細辛會醫術,才聯想到。

「奇怪,陸家不是說陸細辛是鄉野長大,沒什麼背景,品行也不好么,怎麼會跟古膳館扯上關係?」眾人疑惑。

古膳館可不僅僅是一家普通的餐館,聽說背景很深。

在場賓客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神醫世家古家,只是知道古膳館背景不一般。只有那些頂尖人士,或者消息極為靈通之人,才知道古膳館和古家的關係。

這會,聽人叫破陸細辛和古膳館的關係,心裏就泛起了嘀咕。

眼見着形勢不對,陸雅晴顧不上悲痛不能自已的陸母,望向陸細辛疑惑開口:「你不會還騙了古膳館吧?」

她擰著眉,一副痛心失望的模樣:「你騙我們陸家也就罷了,怎麼還欺騙古膳館,聽聞古膳館的招牌川穹養生湯可是能強身健體的,據說是祖上流傳下來的古方。食物不比其他,是要入口的,你將主意打到食物上去,萬一出了什麼差錯,吃壞了人,可就是天大的罪過了!」

陸雅晴演技不錯,將痛心疾首演繹的活靈活現,極力抹黑陸細辛的人品,想將眾人的注意力引到她品性卑劣上面。

可惜,古膳館川穹養生湯一事,並不是隨口幾句話就能抹黑的。

當即有人反駁:「這怎麼能騙?古膳館都親口承認,川穹養生湯是陸細辛所創,當天眾人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而且陸細辛還把這道湯的方子公佈在微博上,在熱搜上掛了一天,根本做不了假。」

陸雅晴也知道川穹養生湯公佈秘方一事,但具體內情並不知曉,這會聽人說,頓時蹙眉。

倒不是她故意抹黑陸細辛,而是此事着實蹊蹺的緊。

陸細辛才多大,不過24歲,而川穹養生湯作為古膳館的招牌菜已經八年了,如果說這道養生湯真是她所創,豈不是說16歲就能創造養生秘方了?

這也太誇張了!

顯然想到這的不知陸雅晴一人,陸志弘也想到了。

他往前站了一步,冷笑:「都說她撒謊成性,善於偽裝,欺騙他人,大家還不信,這不,證據就來了!先欺騙陸家,現在又欺到古膳館頭上。大家也不想想,川穹養生湯是8年前出現,那時候陸細辛才16歲,怎麼可能創出一個秘方?」

確實有些誇張,眾人點頭,哪有人16歲就這麼厲害的,那些名醫碩士博士讀個十年,都不敢說自己能研究出什麼養生秘方。

見眾人附和自己,陸志弘神色自得,繼續道:「也不知道你到底使了什麼詭計,連古膳館的師傅都瞞了過去,讓人誤以為你真的是川穹養生湯的創造者,可惜,棋差一招,居然在最關鍵的地方出了紕漏。」

陸志弘越說思路越順,同時心中那點緊張心虛也隨之煙消雲散。

之前他說陸細辛品性卑劣,不過是誣陷之詞,別看他的說得言辭鑿鑿,實際心裏緊張得厲害,但是這會參合進古膳館一事,意識到陸細辛可能人品真的不行。

他心中原本提着的那口氣,徹底放下。

事到如今,不是他誣陷抹黑陸細辛,而是她原本就品性低劣,不堪為人!

陸細辛的注意力全在陸母身上,觀察片刻,發現她只是情緒劇烈起伏,於身體無礙,才收回目光。

清泠的眸光不著痕迹地在眾人身上繞了一圈,就看到陸志弘這會正對自己怒目而視。

「什麼紕漏?」因為注意力全在陸母身上,陸細辛只聽了隻言片語,並沒聽全,是以問了句。

陸父冷笑:「還在裝模作樣,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多大,8年前不過16歲,怎麼可能創造出如此精妙的養生秘方?」 「你有沒有想過,是你身上某樣東西改變了你的體質,讓你開了陰陽眼?」

我嚇了一跳,一時間陷入了沉思中。

蘇白玉這麼說就一定有她的道理,她是在暗示我什麼?

我身上的帶的東西,讓我想想……

最近因為宿舍門被撬這件事,一些寶貴的東西我都貼身帶着,尤其是黑色螭吻玉佩。

等等,難道是黑色螭吻玉佩?

我瞪大了眼睛,剛想張口找蘇白玉求證的時候,她對我緩緩搖了搖頭,讓我跳過這個話題。

難道真的是?

我糾結了一會兒,拍了拍自己的後腦勺。

「好了,我還有事,要離開了。」

蘇白玉站了起來,冷白色的纖纖玉手在空中一畫,一張符紙漂浮在半空中,隨後飛了出去,落在了倉庫大門上。

「雖然這張符紙沒什麼大用處,但如果又有這種符靈來騷擾你,能立馬消滅掉。」

她淡淡地對我說,我心想這麼牛批的符紙在人家嘴裏還是沒什麼大用處,還是我太菜了。

「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

我誠心實意地對她說,要不是今天她來了,那玩意兒說不定就把我的黑色螭吻玉佩拿走了。

蘇白玉擺了擺手,轉身就要離開。

「我走後記得把門關好。」

我老實地點點頭,目送她離開后吧門重新關上,想到後天蘇白玉能陪我一塊兒出門我就激動。

就這情況,蘇白玉約我去刨別人家祖墳我都覺得是在約會。

那男人不愛美女絕對是下邊有大問題。

我撇了撇嘴,玩手機玩到了下班。

下班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食堂,可把我給餓壞了,前胸貼後背!

食堂剛開門我就沖了進去,那架勢好像八百輩子沒吃過飯似的。

張阿姨一看是我來了,親切地笑了笑。

「上了一晚上班肯定餓壞了吧,吃點啥?」

我要了一碗黑米粥和五個大肉包子打包回去吃,張阿姨很快給我裝好遞了過來,還給我的黑米粥里多舀了一勺。

回了宿舍我迫不及待開始,喝上一口熱騰騰的黑米粥,大肉包子一口咬下去鬆軟鮮香,這是我二十來年吃過最好吃的早飯了。

我感慨了一聲,三兩下把包子和粥都解決掉。

本來還打算去殷師傅家一趟,但現在看來去不成了,先把小高家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吧。

這事情一多就容易煩,再加上我剛吃飽,腦子還有點轉不動呢,一下子想不起來招魂的步驟了。

我琢磨了好幾遍也沒想明白,正準備給錢鈞天打個電話再問問的時候,我的宿舍門被敲響了。

起初我以為是張大鵬那貨,結果不是,打開門一看,竟然是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孫超!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我都想不起來上次見他是什麼時候了。

「你怎麼來了?」

我語塞了一下,叫他進來。

孫超雙手背在身後,悠哉悠哉地說。

「那當然是有事來找你。」

先不說什麼事,我好奇地打量他幾眼,問道。

「這幾天你去哪兒快活了?怎麼一直不見你?」

「哈哈,快活?」

他搖了搖頭嘲諷一笑,這才說出了實情。

「我是去逃命了,這才躲過一劫,倉庫似乎察覺到我了,幸好你幫我帶進去的衣物讓它半信半疑,暫時還沒有置我於死地。」

我心想他不已經死了嗎,還能至他於死地呀。

當然這些想的話我沒說出來,我坐在一邊只是問。

「那你接下來怎麼辦?」

孫超嘆了口氣,語氣沉重。

「目前來看,我最好不要接近義烏港,但是有你在,我又沒辦法,只能來一趟了。」

我毫不留情地說。

「你不來也可以,叫孫潔來就好了。」

孫超怒瞪我一眼,叫我上一邊兒去。

「那你今天來有什麼事?」

我懶懶散散地問,心說就是,讓孫潔來多好啊,看見美女比看見一個糟老頭子邪魅好多了。

「主要我是來提醒你一下,最近有另一波人好像也在義烏港秘密活動,他們的目標肯定和549倉庫有關,這件事目前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所以你千萬要小心,那些人不太好對付。」

他說的一本正經,我眉頭挑了挑,想起一件事來。

那個詭異的中年男人,還有小豪的姐姐林嘉,會不會就是那波神秘人?

孫超似乎還要說些什麼,突然臉色一變。

「我先走了,有人來了,總之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我點點頭,看着他急匆匆離去。

而他離去后,有幾個人走了上來,一邊說話一邊走到了旁邊的宿舍里。

我沒想太多,趴床上準備睡覺。

這段時間總是做噩夢,就算不是噩夢也是一些寓意不太好的夢。

一開始我還有點怕,現在我已經習慣了,就算再差又能差到哪兒去?

我被噩夢嚇醒的時候,嘴裏還念叨着急急如律令。

這也太好笑了,我自己都忍不住想笑,說那玩意兒能有用嗎。

外面天快黑了,我不想在宿舍獃著就去保安室了。

黃叔和小高已經換了班,黃叔正坐着打哈欠呢。

見我走進來招呼了我一聲。

「你來了,吃飯沒呢?」

我搖了搖頭,找了把椅子坐下。

「沒呢,這不剛醒,今天食堂有啥比較好吃?」

黃叔晃了晃手裏的扇子,慢悠悠地說。

「吃碗面多舒服,吃面吧。」

我尋思也行,於是一邊和他說話,一邊等小高來換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