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要……又不是我……我的問題!哈哈哈哈……你你找她們去呀……哈哈哈哈……你個通房丫頭好……哈哈……好囂張……」李琳掙扎著,一邊笑一邊繼續刺激著陸雨萱。 這一下,陸雨萱自然不幹了,兩人從椅子上鬧到了地上,直接滾作了一團,倒也頗有春光外露。

「好了,別理這兩個瘋丫頭,我們開始吃飯吧!紫衣、蝶衣,吃飯嘍!」看了地上鬧成一團的兩人,陸雨璇一臉我不認她們的神情,笑著對兩個小丫頭說道。

這時,全程都看著幾人鬧的葉天,早已經為在場的人都盛好米粥,並分別放好了。

「嗯,爸爸,媽媽,我們開動了!」兩個小丫頭極為乖巧的回道,開始細嚼慢咽起來。

葉天喝了一口粥,不禁雙眼一亮,情不自禁的說道:「好香的粥啊!這要是在市裡面開家粥店,那可就發達了!」

「虧你想得出來,你想累死她們倆呀!你想,我還不想,怎麼說她們倆現在也叫我媽媽,怎麼也算是我的女兒呢!」陸雨璇當即不滿的嬌斥道。

「不要緊的,只要爸爸喜歡,我們累點不要緊的!」兩個小丫頭齊齊放下筷子,乖巧的同聲道。

葉天一笑,得意的說道:「你看,難怪人常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怎麼著也更聽的爸爸不是?」

陸雨璇柳眉一豎,不屑的說道:「你個文肓不懂裝懂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才對!」

說著,對著兩個小丫頭柔聲道:「別聽爸爸胡說,他根本就見錢眼開,你們應該聽媽媽的才對!」

「什麼叫見錢眼開?再說我哪可能真讓她們去開店呀!真是的!」葉天不滿的嘟嚷著。

「哼,沒有最好!」陸雨璇對著葉天冷哼一聲。

隨即,柔聲對兩個小丫頭說道:「好了,紫衣和蝶衣,別看你們的臭爸爸了,快點吃飯!」

「嗯!」兩個小丫頭齊齊應了一聲,拿起筷子繼續吃了起來。

這個時候,原本鬧成一團的陸雨萱和李琳,已經停下了玩鬧,正目瞪口呆的看著這邊。

「怎麼了?」陸雨璇不解的問道。

陸雨萱愣愣的說道:「妹妹,你們剛才看起好像一家人哦!」

「對對對!就像小時候,我爸我媽和我及哥哥吃飯時一樣也!」李琳也點了點頭,趕緊附合道。

「啊……你……你們胡說什麼,什麼……什麼家人的!亂……亂說!」陸雨璇當即手忙腳亂的嬌斥道,俏臉上泛起了瑰麗的緋紅。

兩個小丫頭見狀,不由奇道:「媽媽,媽媽,二姨娘和通房丫頭沒說錯呀!爸爸媽媽還有我們,對了,還有二姨娘不就是一家人嗎?」

「你們……我……我吃飽了……你們……你們先吃!」

這時的陸雨璇無比的窘迫,俏臉兒已經漲得通紅,手足無措的站了起來,丟不這句話便離開了餐桌,快步上了二樓去了。

「爸爸,我們是不是惹媽媽生氣了?」兩個小丫頭怯怯的齊聲道。

葉天笑了下,說道:「沒事!你們快吃飯吧?」

「嗯!」兩個小丫頭應道。

葉天轉而看向陸雨萱和李琳,問道:「你們不吃嗎?再不吃可就沒了!」

「哦……哦……當然要吃了!」陸雨萱當即說道,趕緊坐到餐桌邊上,吃了起來。

李琳自然也不會不吃,也坐到了座位上,也吃邊大讚兩個小丫頭的廚藝極好,讓兩個小丫頭開心得眉開眼笑的。

很快,一頓早餐吃完,陸雨璇也再次樓上下來,只是那看似平靜的眼神與葉天的雙眼相對時,立馬便又會快速的避了開來,看上去多少都有些不自然。

不過這時,葉天並沒有注意到這些,而是正考慮著一個問題,那就是眼看著所有人都要去上學了,那這兩個小丫頭該怎麼辦呢?

葉天將這個問題提了出來,三女也都犯難了,一時間誰也想不出一個好辦法。

「要不,我們找個保姆?」陸雨萱想了一下,建議道。

李琳把眼一翻,鄙視道:「喂,陸大小姐,就算現在去找也來不及啊!人常說胸大無腦,可怎麼看你這胸小的怎麼比我們這些胸大的還無腦呢?」

說完,李琳再次笑翻在沙發上。

「琳琳,我殺了你!」

再次被人揭開傷口,陸雨萱二話不說的撲了上去,與李琳鬧作了一團。

顯然這樣一來,能解決這個問題的,也就葉天和陸雨璇了。

當即,陸雨璇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眼葉天,提議道:「要不我留下來照顧她們吧?反正我高中的所有課程都已自學完了,而且高考也沒任何問題!」

對於不時會去江大旁聽的陸雨璇,這話當然再真實不過,可葉天還有些為難,畢竟不管怎麼說花紫衣和花蝶衣都是自己帶來的,自然需要自己來照顧了。

陸家姐妹能同意讓兩個小丫頭住進別墅來,葉天雖然沒有說出來,可心裏面其實很感激了,這要再麻煩陸雨璇來照顧兩個小丫頭,也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可葉天又沒辦法來親自照顧這兩個小丫頭,別忘了他現在的職責便是保護陸家姐妹的安全,確切的說是保護陸雨萱。

自己若是請假,卻讓陸雨萱獨自去上學,這萬一要出什麼情況,可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也不能自己請假不去上學,讓僱主跟著自己一起請假不去上學吧?這像什麼話?

想來想去,葉天不由大為犯難。

陸雨璇見狀,自然看出了葉天的為難,柔聲笑道:「沒事的,就讓我先留下來照顧她們吧!怎麼說她們也叫我媽媽呢!」

葉天聽陸雨璇這麼說,又加上實在沒有辦法,便感激的笑道:「那就只好這樣了,實在是麻煩你,我會儘快去找個保姆來的!」

「沒事!」陸雨璇輕笑著回道,看上去竟有幾分賢妻良母的感覺。

葉天見狀,不免有些失神,隨即笑了一下,對著兩個小丫頭說道:「那紫衣、蝶衣,你們要乖乖的哦!不許亂來哦!」

「嗯!我們會乖乖的聽媽媽的話的!」兩個小丫頭齊聲說道。

問題解決,幾個人便走出別墅,林東這時已經將車開到別墅外了。

在見到陸雨璇牽著的兩個小丫頭時,林東的雙瞳猛的一縮,一股駭然的神色隨之浮現。

這個時候,乖巧的被陸雨璇牽著的兩個小丫頭似有所感的看了過來,在沒人注意的情況下,冷冷的沖著林東一笑,林東只覺渾身一顫,冷汗立馬便自額頭滲出。

「東哥……東哥!你怎麼了?」

這時,走過來的葉天在喚了一聲后,見林東沒有反應,便又提高量的音量。

「啊……哦!沒什麼!」林東回過神來,趕緊遮掩道,「對了,這兩個小女孩好可愛,怎麼會在這裡的?」

「是這樣的……」葉天把事情的經過再次向林東說了一遍。

「原……原來如此啊!呵呵……葉天,你挺有愛心的嘛,呵呵……」林東乾巴巴的回道,看上去似乎非常的心不在焉。

「呃……」

對於林東的反應,葉天有些無語,招呼了站在陸雨璇身邊的花紫衣和花蝶衣過來,對著兩個小丫頭說道:「來,叫林叔叔!」

「林叔叔好!」兩個小丫頭非常聽話的齊聲道。

「客……客氣了……」林東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只覺自己的後背早已濕透。

「東哥,我有件事想和你說一下……」

當即,葉天將陸雨璇打算留下來照顧兩個小丫頭的事說了一下。

林東聽完,趕緊說道:「沒……沒問題,那什麼……大小姐和李琳小姐快點上車吧?」

陸雨萱和李琳聞言,與陸雨璇和兩個小丫頭示意了后,便坐上了車後排。

「紫衣、蝶衣,跟林叔叔和兩位姐姐說再見!」葉天說道。

兩個小丫頭乖巧的說道:「林叔叔再見!」

「啊……再……再見……」林東回答的聲音都有些發抖。

隨即,兩個小丫頭又對著後排的二女說道:「二姨娘再見,通房丫頭再見!」

這時,林東已經將車緩緩開出,李琳的笑聲和陸雨萱惱怒聲隨之傳來,並漸漸的運去。

轉眼之間,就只剩下葉天和陸雨璇外帶兩個小丫頭,兩人之間莫名的有些尷尬,一下子兩人便沉默了下來。

葉天率先打破尷尬,遲疑的說道:「那我也走了!」

「哦……嗯,慢點開!」陸雨璇下意識的說道。

葉天點了點頭,與兩個小丫頭揮了下手,便進入地下車庫,將車緩緩開出,向著學校而去。

來到班裡面,之前沒有的那幾人依舊沒來,葉天雖有奇怪於尹依的情況,卻也沒辦法了解,只能作罷。

這一天下來,可以說是葉天最輕鬆的一天,什麼事都沒發生,除了那些花痴依舊堵住七班的走廊,以及陸雨萱與李琳不時的打鬧外,便再也沒任何情況了。

下午最後一節課是自習課,因為擔心兩個小丫頭會吵到陸雨璇,葉天便提前與陸雨萱和李琳打了個招呼,讓她們放學時坐林東的車回去,而他自己便溜出學校,先行開車回去了。

葉天開著車經過一個路口時,正好遇到紅燈,自然只能打車停了下來,等待信號燈的變動。 在等待的時間中,葉天不由回想起與兩個小丫頭有關的事情,之前還不覺得有什麼,可現在卻越想越覺得古怪。

這兩個小丫頭這麼古靈精怪,哪有可能被欺負,她們不欺負別人就已經不錯了。

而且看她們的說話做事,絕對是有著非常好的教養,想來所處家庭應該不錯,出身這樣的家庭又怎麼會重男輕女到那個地步。

再者說,當時停車場那麼大,每時每刻都有人來去,為什麼這小丫頭別的人不選,卻偏偏選了跟自己走呢?

滴!

就在這時,後面的車按起了喇叭,思考中的葉天回過神,看向交通信號燈已經變成了綠燈,隨即便不再多想,而是發動了車開了出去。

葉天開車的速度並不算快,車才左轉駛入路口,正巧從對面駛來一輛橫衝直撞的黑色商務車,兩車差點就沒給撞在一起。

好不容易剎車帶打方向盤,兩車這才險險避開,沒有撞在一起。

這時,兩車交錯而過時,黑色商務車駕駛座上的年輕男子,極其囂張的沖著葉天豎起了中指。

國際問候語!

看此情形,葉天當即轉過頭去,毫不客氣的熟練的回了一個中指。

當那輛黑色商務車加速從旁邊過去時,葉天下意識的看向那輛車,突然發現自商務車後座的窗口縫隙中,正有一雙眼睛再看著他。

那雙眼睛一閃而過,不等葉天看清楚,車窗便已隨即關緊,黑色商務車再次加速飛馳而去。

看著黑色商務車遠去,葉天不禁又是一個愣神,車速再次變慢了許多,滿心都是那雙一閃而過的眼睛。

「好像是認識的人?」葉天輕皺眉頭,輕聲自語著,心中一股不祥的預感升起。

當即,他一腳油門下去,加速向著別墅區而去。

冷血總裁求放過 剛一到達別墅,不等葉天下車,兩個小丫頭已經哭著跑了過來,齊聲哭喊道:「爸爸,不好了,媽媽被人抓走了!你快去救她啊!」

「什麼?! 紅塵籬落 怎麼這樣!」

葉天一驚,心中浮現出那輛黑色商務車上,那一閃而過的熟悉雙眸,他知道現在不是問個明白的時候,趕緊吩咐道:「你們乖乖的呆在家裡別亂跑,我去救媽媽!」

說完,一腳油門下去,便飛馳而出。

看著葉天駕車而去,花紫衣和花蝶衣的眼淚立馬收了起來。

這時,花蝶衣有些擔憂的拉了下花紫衣的衣角,問道:「姐姐,我們這樣看著媽媽被抓走,真的好嗎?」

「哎呀!沒事的,放心吧!就憑那幾個笨蛋,爸爸可以輕鬆搞定的!再說那幾個笨蛋自以為隱蔽的在這裡蹲了一天,就算有我們拉住媽媽,不讓她出去!

可爸爸要是給我們找了保姆,媽媽還是會去上學的,到時那幾個笨蛋就更容易得手了!好在剛才通房丫頭打來電話,說爸爸已經回來了,所以正好讓爸爸出手將這事解決了!

一來隱患盡除,二來這危難方顯英雄本色,向來英雄救美是最容易打動人心的,說不定這一去一回,爸爸媽媽就好上了呢!」花紫衣一臉運籌帷幄的樣子,說著一番明顯不合她年紀的話語。

「那我們要不要跟上去,以防萬一?」花蝶衣又問道。

花紫衣想了下,點頭說道:「也好,我們跟上吧!」

顧少,情深不晚 話音一落,兩個小女孩便手拉手向著別墅而去。

剛回到別墅,又重新追出來的葉天,一路上將油門踩到底,很快便將速度提到每小時一百三十公里高速。

也不知是太過著急了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雙眸漸漸出蜘蛛身影的葉天,在這樣快的速度下,駕駛反應並沒有出現任何閃失差錯,反而行雲流水般的流暢。

很快,在城市中以如此快的速度瘋狂駕駛,在連闖幾個信號燈,葉天已經遠遠的看到之前那輛黑色商務車

這時的黑色商務車上,想去超市買些菜的陸雨璇,此時早已經滿心的後悔,埋怨自己不該為了圖省事,隨便搭上一輛車的。

本來以為對方會將自己送到附近的菜市場,沒想到自己才剛一上車,卻看見了車上幾個黃澤豪的手下。

不等自己反應,就被這些人給綁了起來,根本沒有任何呼救的機會,更不用說是逃脫了。

這一路下來,陸雨璇一直想著怎麼逃脫,當她在之前的路口處從車窗縫隙間,看見開著車提前回來的葉天,在那一剎那她差點叫出聲來,只可惜最終還是被人捂住了嘴,沒能向葉天傳出求救信號。

這時候,在與提葉天擦肩而過後,知道恐怕短時間內,再不會有人來救自己后,陸雨璇心裡難免多了有幾分害怕。

只是陸雨璇想到別墅區外當時有那麼多人,一定都看到自己上了這輛車,一旦自己出事的話,這些人也別想逃掉,所以陸雨璇感覺這些人可能不敢真的把自己怎麼樣。

當即,她便帶著幾分怒氣,沖著這些人中自己認識的一個人斥道:「****生,你們到底想怎麼樣?你們知不知道私自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是犯法的行為!」

「哈哈!犯法?哥幾個哪個沒犯過法,嘖嘖,大不了進去呆幾天而已,別拿這個嚇唬哥幾個,沒用!」被稱為****生的開車的短髮男人邊上,一個混混模樣的人不屑的說道。

****生邊開著車,邊假模假樣的說道:「陸小姐,你也看到了,我這幾個哥們脾氣可不好,而且也不懂得憐香惜玉,所以你最好老實點,不然等一下我這幾個哥們火了,可什麼都做得出來啊!」

「你們……」陸雨璇氣急,卻也不得不接受這樣的恐嚇,當即又說道,「黃澤豪不就是給你們點錢嗎?他給了你們多少錢,我給雙倍還不行嗎?」

「對不起!陸小姐!」****生笑道,「你是我們黃大少點名要的,這可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了!不過呢,你也不用太害怕,黃大少就是想你了,想要和你見上一面。

所以讓我們來接你過去,到時候我們自然還是會再把你送回去,保證你毫髮無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