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危險。」

「說謊,你總是喜歡騙我。」百里夕月幽幽說道,「你們都去嗎,小心些。」

「放心吧,我們兩個在一起,都是星宿彼此威勢自然的都會加持,肯定沒問題,就是考古。」 愛妻成癮 千星笑道。

「姐,沒什麼事,這次去很多人的。」百里雲飛笑道,「那我們走了。」

百里夕月還是有擔心,她剛開始修鍊,這段時間雖然進步不慢,但修行也不是一蹴而就,她還是八段巔峰,幫不上忙。

送兩人離去,百里夕月還在嘀咕自己太沒用,嬌憨的模樣,心中也更加堅定努力修鍊。

「陌上,你留在這邊,平時安心修鍊,忙自己的事就好,順便幫我看著這邊。」千星說道。

陌上本想隨行守護,但見千星堅持,躬身領命。

千星不習慣依賴,再說戰神高手多個不多,少個也不少,陌上也是一星戰神。何況南州這邊確實有些不放心。

陌上前些時候有些感悟,這時候適合留下安心的感悟修行,順便鎮守這邊。

陌上知道,心中也很感激。

百里雲飛是自願跟著過來的,他的護道人在洞天內看守星殿,沒有過來。這個少年也是有傲骨的,自身實力還不及戰神,沒事更是不喜歡帶著戰神級別的護道人出來顯擺什麼,他總是一個人打拚的堅毅。

這麼算起來,這次出行,千星帶隊也只有他自己一個戰神高手,不過作為一方星宿,這種陣容也足夠了。

若真遇到大麻煩,附近的星宿都會趕去幫忙,大家聯手,威能倍增,足以震懾各方。

「滾犢子,過來。」千星瞥了一眼藏在後面的大狗。

「嘿嘿,老大。」

「藏那麼遠幹嘛,你去嗎?」

「老大,我有很多事要辦,還要幫老大保護女主人嫂子,我不去了吧。」滾犢子吐著舌頭,剛還在那兒嘀咕呢,「荒山野嶺的,沒有美酒美食美女……一點都不好玩。」

千星無語,看了幾眼,本想帶著這貨見識一下,肯定比軍犬好使,不管聽不聽話,至少已經是妖獸,但想想還是算了。

另一方面說也沒錯,江憶起他們有自己的暗黑江湖,戰鬥也不會少,滾犢子一樣很適合這邊,這貨簡直天生混黑社會的,不會吃虧。

這段時間他們成長,正在走向世界,一樣會很精彩。

「老大,一路順風。」滾犢子還在那揮手送別。

江憶起他們也都來恭送,江憶起慚愧,他實力已經很強,但還沒突破超凡,幫不上太多,暗自決心更加努力。

「星主。」石鋒帶人過來,走在前面是一群強者,有十來人,不算多但卻個個都很強,都是超凡巔峰、超凡極致層次。

這是千星要求的,出門在外未必太平,各司其職,但超凡強者都用最強的。

都是他虛宿一脈的強者,星宿任務,若是需要的話,上面都會派遣人過來的,這次是護送考古隊伍,人多事情多,自然需要很多人。

天官賜福 這是洞天給他派來的,石鋒帶著過來,千星讓內門來的都是強者。

幾人尤其是其中幾個超凡巔峰看到石鋒竟然從超凡巔峰突破到超凡極致,這才跟著星主幾天?本是同級很多年,現在他們不淡定了。

先前的傳言他們都聽說很多,還不確信,如今旁敲側擊知曉一些,他們星殿的星主真的是戰神,個個都很激動。

先前千星就比他們強,如今更是欽佩,心中火熱,石鋒才來幾天都突破了,他們呢,都有希望。

有老的有年輕些的,老的欣慰後繼有人,年輕的心中更火熱。

「都過來了,辛苦了。」千星笑道,「先去城外,等下出發。」

千星看向後面,後面還有更多人,石鋒他們是巔峰力量,後面是普通力量,荒山野嶺的地方太大,總需要不少人。

這都是外門影組的,還是他的人,千星看到林思佳宮玉還有羅平等幾個老熟人也在,宮玉還是高冷的站在那裡,羅平很隨和,林思佳還在看他,有些古怪的樣子。

他們不知道,但更震驚了,內門的長老都給千星行禮,親傳弟子也不夠格吧,這得是什麼層次?不了解秘辛,他們不太清楚。

等進入內門,他們就會知曉,看幾人的情況,千星覺得用不了多久也能進去的。

千星一笑,走在後面,「怎麼,幾天沒見不認識了?」

「你真是千星,你到底什麼實力了,我還想著將來挑戰你呢。」林思佳納悶。

「組長。」羅平也過來,上次被指點,他受益很多,很感激。

宮玉抱著一把帶鞘長刀,猶豫一下,還是走過來,沉悶的行了一禮,也不吭聲,說聽候差遣就是聽候,決不食言的樣子。

千星也不介意,總體來說,這三人他還都是覺得不錯的。

羅平的槍法上次他見識過,確實很精妙,但相比他的輪迴槍,有些意境不夠,那是偏向凡俗的精妙,這是超凡的擴展,方向不同,他也有所借鑒。

其餘兩人都有特色,包括後面的其他人,能入玄盟,沒有太差的,有新人也有老人,這對他們來說同樣是磨礪。

這所有的都是千星來帶隊,他是最強的,也是需要震懾各方的。

這還是他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之前他一直一個人,一桿槍,不過也挺新鮮,不同的磨礪。

****** 千星沒有排斥,反而覺得新奇,感覺還不錯。

得到這麼多,總要回饋些的,他也早想出去走走。

尤其是考古遺迹,他很有興趣,他自己都兼修過考古學呢,和肖教授也聊得很好,很希望找到一些答案。

到了城外,肖教授他們已經到了,也是剛到,周圍還有一隊軍人,人數不算多,有幾十人,個個都目光凌厲,透露著一股鐵血氣息,都是高手。

雖然早就得到過一些消息,千星還是有些驚異,竟然清一色的九段高手,幾個隊長還更強,領隊的那個更是超凡。看似並沒有太高,那是千星如今接觸的層次高,他們可是一支軍隊。

這可比葉鎮的特戰小組強多了。一看就是身經百戰的王牌,哪裡來的?

千星覺得他之前還沒有突破槍意時,哪怕是王者實力,面對這麼一群人,估計也得瞬間完敗,能走掉就不錯。

就是現在,玄盟影組的一些人出來幾個都未必能有完全勝算,除非超凡後期之上的層次出手,還不算他們手中的高規格熱武器,殺傷力如何千星也不知道。

不過超凡巔峰之上,熱武器一般就難傷了。

「首長。」領頭的那個中年人過來,他是唯一的超凡,中校軍銜,小跑過來行個標準軍禮。

千星有些古怪,雖然實力要強得多,身份也更高,這都是玄盟的優待,但被人叫做首長,還是有些心虛,他還沒做過什麼。

對於這類熱血軍人,只是這份鐵血之氣,他也頗為欽佩的。

「龍炎精英二組龍崖帶隊報道,應到三十八人,實到……」

千星點頭,不知怎麼說。同志們辛苦了?太裝了吧……還是算了。

「出發吧。」千星說道。

龍崖敬禮領命,旁邊還有幾個直升機,大家依次登機。

總共是三方人,肖教授他們一群老教授學生等一方,有十幾人,然後就是玄盟這邊內外門高手,龍炎二組,都是各三十多人,每個飛機都有。

這次是探查,以後若是需要,才會有更多工作人員到來。但這陣容也有些怪異,真正考古的最少,相反隨行的高手很多,哪怕算上千星等幾個或也可以參與的,畢竟有些若是和武道相關的,他們可一起探討。

即便這樣,他們的責任還是震懾各方,今非昔比,荒山野嶺的不太平,強橫的妖獸都有,還有很多勢力,估計都有關注,若有好東西,都會覬覦的。

……

坐在機上,不少人在相互審視著,精神氣穿著打扮都也是各有不同。

毫無疑問,玄盟這邊是最強的,肖教授他們毫無實力,龍炎二組處於中間,他們勝在配合,言行統一紀律性強,負責不同的警衛。

除此之外,小飛的箕水豹星宿那邊也過來一個半步戰神老者,井木犴派過來的,本想讓戰神護道人趕過來,後來正好有事耽擱。

兩個年輕星宿在外,他們不放心,但又總要磨礪,這是長者的挂念。

這所有人,還是自己帶隊,他主導一切,千星輕嘆,權力大責任也大。

剛剛他已經了解龍炎資料,凡俗最強的精銳部隊,人很少個個都是精英,百戰勇士,如今時代在變,他們也修鍊,修鍊的是龍象勁。

龍象勁本是很強大的傳承,只是不夠完整,而且要求很高,入門極難,後來經過幾代星宿一起努力,改成了如今縮減版的。

雖然依舊要求很高,但很多人已經可以修鍊,成效也很好,一個個如龍象般勇猛。

這是軍中的最高拳法,他們都是精英,最低九段,才能入龍炎精銳,當然如有更進,有的也可有更好去處。

這些人都還年輕,千星還是挺喜歡的,加入他的影組他都願意。

不過這也是軍中的寶貝疙瘩,都有各自職責,在軍中受到的培養未必就比玄盟外門差的,他們也都是脫穎而出的。

龍炎的年輕人也在偷看千星,作為兵王之王,他們都是自信的,但面對超凡世界,他們確實還有些不夠。

這個年輕人是誰,看著比他們大多人都年輕,竟然能統帥這麼多超凡?

哪怕不知道具體境界,他們也能隱隱感覺到,石鋒為首的幾個超凡都強的很,甚至都能和他們的龍炎大隊長同級。

這麼多強者,都跟著這個年輕人?

他們可不認為什麼身份,強者的世界,實力才是根本,那幾個超凡強者明顯是打心裡認同千星的。

千星的氣息特殊,他們也都察覺不到。

「老大,現在真是怎麼叫你的都有,要不我們統一個叫法?」有活躍些的年輕人湊過來。

「要不就叫老大。」

「還是叫星主霸氣。」

「這不就走漏風聲了,雖然現在很多人都猜到,還有很多人不確定的。」

「那叫什麼?組長,隊長,首長……」

「要不星帥?」千星笑道,一旁的葉思佳等幾個女孩都無語。

「老大,你怎麼把自己的優點都說出來了。」

「靠,王慶,沒發現你竟然這麼能拍馬屁?不過我覺得星帥確實好。」

最後讓龍崖和肖教授他們無言的是,大家統一意見,星帥。

千星玩味,不知道月兒那丫頭聽到會是什麼反應?肯定又會說自己恬不知恥,結果還會心中偷笑認同。

千星平時很隨意,都是年輕人,路上歡樂多,後來龍炎小組的年輕人也加入過來,都是年輕人,話題很多,武道心得,八卦校花……都可以扯。

百里雲飛也被人拉著加入進去,氣氛很好,大家對這次也是躍躍欲試,他們很多人還從來沒有參加過這麼規模的任務呢。

千星何嘗不是。隨著深入荒野,看著濟濟一堂的高手,他是最高決策者。

這是玄盟給他的權利,星宿莫大的殊榮,彰顯著大氣度,然而和很多老輩星宿比,他還沒什麼貢獻,殺幾個惡魔,也是湊巧碰到和他為敵而已。

他是被看好的後輩,選拔出來的精英,從實力上,他確實不負,但這殊榮有些大,讓他壓力也大,這是責任啊。

千星看著外面,直升機飛的很快,茫茫荒野一望無際,山林成片,時而都能有能飛的妖獸路過,而下面霧茫一片,不能看的太遠,他也一樣。

諸天破壞神 輕吸一口氣,千星目光清明。

同一時間,下面的某個角落在飛機過去之後,冷冷的看著,「要我說直接給他轟下來,那麼麻煩幹嘛。」

****** 「不要衝動。」旁邊老者沉聲說道,渾濁老眼開闔間閃過凌厲精光,「戰神高手熱武器殺不死的,也摔不死,現在還不是和他對上的時候。」

「怕什麼,不就是一個疑似戰神,我看根本就不是,這小子才多大,最多半步都頂天了。」剛剛的大漢嗡聲說道,「就算他真是,大哥你也是老牌戰神高手,還有我們這麼多準備,他插翅難逃。」

「那可是道丹啊,聽說還有須彌芥子這種傳說中的東西,應該不會有錯,上次龜靈洞天那邊經過幾個人手,消息都有傳出的,要不是後來風皓天莫名遺失,不知去向,各方早就瘋搶了。」大漢眼神很火熱,「裡面還有寶物,聽說有完整的傳承……」

「東西是好,但我們也不能做出頭鳥,這次來的高手很多,我已經發現幾個老傢伙的蹤跡,那些老傢伙沒有一個善類,我們也得小心為上。」老者說道。

「還有這可是玄盟的隊伍,不要小看玄盟,他們的實力很強,平時我們看到的都是表面而已,他們若真發起怒來,別看這次來的人多,都不夠看。」老者道。

「那我們還來?」旁邊的大漢撓頭,四肢發達,頭腦很簡單的疑惑。

「作為本土高手,我們不能攻擊玄盟的隊伍,這就是和玄盟宣戰了,那是找死。但我們可以攻擊千星,這是個人的江湖,一個疑似星宿,江湖爭鬥,不敢接戰才是笑話。此子在先前龜靈洞天也惹下很多恩怨,之前沒人認識他,都沒怎麼注意,如今有的是理由清算。」老者說道。

「還有那些魔神,睚眥必報,肯定不會這麼算了,讓他們和玄盟糾纏去,然後就是血族的勢力還有自由國度等幾個,他們估計也會來,他們先動手,我們趁亂再動,做個黃雀便是。」老者說道,「就算那小子沒有得到過什麼,趁亂殺幾個別的勢力超凡極致也是意外之喜,這些人都有好東西的,若是能殺個戰神的戰利品……」

「大哥英明。」旁邊的大漢笑道。

茫茫山野,並不太平,飛機穿梭在雲層,偶爾有妖獸飛過,反應不一,不過也沒敢攻擊的,如今人類能用得起飛機的,都是巔峰實力,一般妖獸不敢輕惹。

下面更甚,除了妖獸盤踞,還是強者到來,這偏向外圍的妖獸還是擋不住那些強者的,不能做什麼。

來了不少人,有的同樣覬覦那邊的考古地,這可不是一般的遺迹,可能涉及古老傳承,也有人抱著別的心思。這麼大動作,那些大勢力都有些風聲。

看著路過的軍機,蠢蠢欲動。

灰暗的山腳下,有自由國度和血族的兩個戰神帶隊,帶著濃郁殺機,暫且也沒有妄動什麼。

還有很多,一雙雙眼睛,有的盯著這邊,有的盯著那邊,還得防備彼此,沒有一個善類。

「那個小子真帶隊去了?好吧,我們也去,這些土著,全部滅了。」一個年輕俊美的獨角魔男人放下美酒,笑著說道。

千星掃視下方,什麼都看不到,各方都有高手帶隊,都有手段,在這霧茫原野山林中隱匿一下,一時間還真的難看出,看不清什麼。

不過他也感應到不同,早有預料,上面派他們這麼多高手來,可不是觀光踏青的。

別說千星,就是百里雲飛,包括他身邊的半步戰神施安,還有石鋒他們都有察覺,龍崖那邊的科技也有顯示,有的還是能夠掃描到。

「有些應該也是奔著遺迹去的,有的就抱著敵意……星哥,還有……」百里雲飛看向千星。

「我看到了。」千星淡聲說道,有小道消息快速傳開,都傳到超凡論壇了。

說他之前就是搶走龜靈洞天至寶的那個人,空間寶物,道丹,傳承,有的沒的,太多了,都扣到他頭上。

很多東西戰神高手都火熱覬覦,空間珍寶等外星惡魔很多都沒有,很多人不信,否定,但利益動人心,暗中肯定有很多人準備,寧殺錯不放過,一些老傢伙能一步步成就戰神,都是狠角色。

這是讓他成為公敵,讓各路戰神來覬覦他,襲殺他。

這種情況,他怎麼解釋都沒用,相反更讓人懷疑,千星輕哼,他也不想解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