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獵殺妖物時,贏老先生能不能出手?」納蘭寒雪說。

「我這身子骨你也看到了,人家輕輕一巴掌差點把我打死,現在只是用大補之物勉強吊著一口氣。」贏一說,他自然能夠出手,不過他想要靈獸,不想暴露自己的手段。

納蘭寒雪聽了有些失望。

「不過,我可以幫忙讓眾人的實力提升一截。」贏一接著說。

「老先生請講。」納蘭寒雪聽了欣喜。

「我有一套七人的陣法,小殊三品實力做陣首,你兩個四品護衛做陣翼,再加四個六品高手作為陣的五臟,施展出的大陣威力可比一品高手。」贏一說,閑暇之餘,看了一下伏羲大帝的傳承。

沒想到伏羲大帝和他一樣,自微末崛起,傳承中居然有他凡人期間創下的陣法。

納蘭寒雪倒吸了口涼氣,一品高手,整個大離帝國也不過雙掌之數吧。

這種陣法,簡直是無價之寶!他面前的贏老先生簡直是個活著的寶庫,更主要的是對方已經是耄耋之年,行將朽木,對他毫無威脅。

「老先生,有什麼要求儘管提!」納蘭寒雪態度誠懇之至。

「那我就直說了,編排這套陣法極耗心神,我必須要大補之物來延長壽命。」贏一直說。

「老先生勞苦功高,這些小事您放心。」納蘭寒雪心中舒坦,沒想到對方只是要些名貴藥材,這種身外之物,輕而易舉就能獲得,卻換來了一套各方勢力都會垂涎的陣法!

接下來的日子,贏一在院子里操練陣法。

「太爺爺,這麼厲害的陣法就教給城主府了?」小殊撲閃著大眼睛,幾天下來,修為最高的她立馬知道了這套陣法的厲害。

「人家供我吃,供我住,自然要教點真本事。」贏一將一株人蔘放入嘴中。

「太爺爺,等這件事後,你跟我走吧。這百年人蔘,我那兒多的跟蘿蔔似的,每年還可以給你一罐靈獸血。」小殊眼睛笑得眯了起來。

「你要是現在拿出一罐靈獸血,我就信你的話。」贏一說,沒足夠把握,他可不敢離開城主府。

「你不信我?」小殊乾淨的臉上寫著不滿。

「不是信不信的問題,借錢還要立個借據呢,你挖人自然要拿出點乾貨。」贏一說完閉上眼,不再多說,雖然補藥不愁,但說話對他來說真的很累。

「嘁,靈獸血有什麼,我只是沒帶,大不了抓了黃牛山的靈獸后,給你煲湯。」小殊說。

七人領悟能力都算不錯,在贏一的指點下,一個月已經能發揮陣法的八成威力了。

「破!」七人合劍,劍芒一出,直接斬裂了前方屋舍。

見到一劍威力后,所有人面露狂喜。

「原來這就是一品實力!」

「太強了!」

……

贏一無語,破開個房屋都能高興成這樣。

伏羲大帝特意把他送來低武世界,有心了。

「好,既然陣法有成,明日我們就出發。」在遠處觀看的納蘭寒雪走過來。

「陣法明明還有完善的空間,獵殺妖物需要謹慎小心,可為什麼納蘭寒雪表現的迫不及待?而且信心滿滿,這裡面會不會有問題?」贏一思索。

「算了,不去想了,我活了一萬三千年,還怕一隻螻蟻耍花樣嗎?」贏一心思。

「贏老先生,你身體有恙,明日要不留在城主府?」納蘭寒雪說。

贏一想了下說:「我還是跟著去吧,我這身子雖然無法戰鬥,但一把年紀積攢的戰鬥經驗,還是能幫上點忙的。」

「那好吧。」納蘭寒雪點了點頭。 「金蟬子九入輪迴,化為凡俗,割肉喂魔,完成九世功業,成就遠古大佛果位……」——《天道書》

……

眾人前往黃牛山。

贏一坐在長椅上,四個壯漢抬著,他這把老骨頭,爬山是不可能的。

「果然有點靈氣。」贏一環顧了一下黃牛山,從山脈走向,就看出這是一座靈山。

靈山出靈獸,這下他放心了。

「商旅就是在這片地帶被襲擊的。」秦熊說。

納蘭寒雪沒有跟來,據說城主府有很多事務要處理。

贏一觀察著這片山道,地形走勢不像有凶獸出沒,商旅在此遭襲的可能性不大。

只可惜現在他沒有仙力,無法確切感應,只能用五感來辨識。

「難道我們要在這兒等?」一名武士問。

秦熊點了點頭:「不過我們帶來了誘餌。」

「誘餌?」贏一好奇,這幫凡人知道靈獸的喜好?

秦熊將攜帶的三個箱子拿了過來,打開后,裡面放的竟是一個個發光的金珠!

他將金珠鋪撒在道路上。

「金珠是誘餌?」武士驚詫。

秦熊點了點頭。

做好準備后,七人來到土坡埋伏起來。而贏一遠遠地藏著,這是納蘭寒雪的吩咐,讓護衛保護他,盡量遠離戰場。

「以金珠為食的靈獸?莫非是吞金獸?」贏一心想,「如果是吞金獸的話,普通刀劍根本破不了它金剛不壞的身體。」

「所謂的一品劍氣也破不了它的金甲。」

贏一還在尋思。

一道像嬰兒啼哭的聲音傳來,聲音尖銳刺耳。

「果然是吞金獸!」聽到獸音,贏一確定了。

城主府的人既然確定以金珠作為誘餌,那極大可能是知道靈獸的身份的,納蘭寒雪為什麼要做隱瞞呢?

贏一思考著。

「這就是妖獸?」看著渾身布滿金色條紋,似虎似獅的異獸,武士們震撼。

堅硬無比的金珠,被金瑞獸吞入口中,跟吃花生米一樣發出清脆的聲音。

「布陣!」秦熊下令。

七人組成劍陣,將金瑞獸圍在中央。

金瑞獸感受到威脅,停下了進食。

「上!」秦熊負責指揮。

七人蓄力,劍芒直擊金瑞獸。

藉助陣法,合力使出的一品劍氣,嚴嚴實實擊中了金瑞獸。

「中了!」秦熊大喜。

「吼。」金瑞獸一聲痛吼,金色的血液流淌下來。

「嗯?」讓贏一沒想到的是,一品劍氣居然破開了它的甲。

「哪裡出問題了?」贏一的目光看向被吃去一半的金珠。

他明白了,這幫金珠不光是誘餌還是毒藥。

「能破開吞金獸防禦的毒藥?金珠里摻有銀汞。」贏一明白了,難怪納蘭寒雪那麼自信,原來一切都已經預謀好了。

讓他疑惑的是,對方為什麼這麼了解吞金獸?就是他也忘了吞金獸懼怕銀汞之事。

山道內。

雙方大戰進入到了白熱階段。

吞金獸暴怒,開始施展自身的天賦——金海如火,熾熱的金水從它口中噴吐而出。

連山石沾染到了,都被高溫融化。

「合劍!」面對洶湧撲來的金水,秦熊說。

七人再次合劍,簡單地揮灑出一品劍氣,這些劍氣雖有一品威力,但七人合擊局限性太大,不夠靈活,加上最弱的人會成為短板,所以這劍陣的真實實力並沒有一品。

劍氣破開金水,熾熱的金水開始散落,密密麻麻,反而更加危險。

七人開始施展身法躲避。

只聽一聲慘叫,一個人手臂沾染到金水,手骨直接被熔斷,掉落在了地上。

至此,所有人生出恐懼。

秦熊見一些人有了退意,連忙以利相誘:「這隻妖獸已經受了傷,再給它致命一擊,你們就是城主府的幕府客卿,金珠美女都是你們的。」

「現在這情況,如果逃跑只會成為突破口,不如拼一把!」小殊對大家說,她的眼裡沒有畏懼,充滿著冷靜。

「拼了!」武士們點了點頭,六個人勉強組成劍陣。

一品劍氣如白蛇激射而出,不顧一切粉碎撲來的金水,小殊知道,現在不是畏懼的時候。

最後一次碰撞結束,吞金獸被重傷,六人也全部受傷。

看著大把大把的金色血液流淌出來,贏一又心疼,又激動。

「抬我過去。」他對著轎夫說。

「可是城主說,你不能靠近戰場。」護衛說。

「廢什麼話,你沒看到大家都受傷了嗎?我是要去救治他們。」贏一說。

護衛想了想,護送贏一去戰場中央。

「沒事吧?」贏一看了眼盤坐在那兒療傷的小殊。

「沒事,不過這頭靈獸肯定不行了。」小殊說。

贏一點了點頭,吞金獸生命氣息不斷微弱。他從轎子上下來,緩緩地走向吞金獸,手裡拿著一株人蔘,情況不對,就吃下人蔘往後溜。

他用人蔘沾了下地上金黃血液,放入嘴中,強大的生命氣息讓萎靡的他瞬間精神了。

他感受著吞金獸血液里的生命之氣,還嘗出了一絲仙的味道。不由看著奄奄一息的吞金獸喃喃道:「沒想到你已經悟得了一絲成仙的契機,今日你的精血替我續命,也算你的功德,往生輪迴去吧。」說著,贏一掐破手指,彈出一道自己的精血,沒入吞金獸的口中。

雖然他沒有了仙力,已是凡人之軀,但一身精血仍是戰仙精血,可以說,他自己就是最大的補藥。

遠古時期,金蟬子成為凡人,就用自己的血肉普渡了眾魔。

吞金獸如果輪迴成功,擁有戰仙精血的它,將生而就是仙獸。算是贏一憐憫它,給它了一段造化。

它用最後的力氣抬起頭顱,看向一邊,似乎要告訴贏一什麼,隨後安然死去了。

贏一緩緩地走向吞金獸指示的地方,這裡是一塊巨大青石,青石下傳來濃烈的血腥味。

「你們過來,幫我抬走這塊巨石!」他對護衛喊。

四名強壯的護衛走過來,抬走了巨石。

看到下面的東西后,所有人一寒,

竟是一具被割去口鼻眼耳的死嬰!

死嬰的頭爐上插著一件骨器。 贏一注意到,其餘三個方向也都有一塊大青石。

也就是說四個方向都有一具死嬰。

「有邪師在這裡布下了煞陣。」他得出結論,剛想離開這兒,衝天煞氣從死嬰身上散出。

其餘三塊巨石崩碎,煞氣匯成的四道黑柱將眾人包圍住。

「怎麼回事?」秦熊大驚。

突然,先前斷了手的武士疼痛的打滾,慢慢的皮膚被腐蝕,七竅冒出黑血,在慘叫聲中,整個人像碎紙片一樣血肉被剝離。

當眾人看到好端端的一個人,頃刻間成為黑骨后,都被嚇得失神落魄。

「這……這怎麼回事?我要離開這。」一個武士精神失控,向外衝去。

剛走到大陣的邊緣,黑氣直接將他侵蝕,慢慢的也變成了一具黑骨。

贏一發現,吞金獸的血液在慢慢變黑,這座煞陣要煉化的主要是吞金獸,當然任何一道主菜都需要配菜搭配,毫無疑問,他們成了配菜。

「我……我不想死!」當又一個人被侵蝕成黑骨,恐慌徹底在眾人心中漫開了。

「贏老先生你一定有辦法的。」秦熊看向絲毫沒有驚慌的贏一。

活了一萬三千歲,作為天庭唯一的戰仙,能讓他恐懼的事幾乎沒有。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