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相關記憶被人抹去。」

驢子的語氣,一下子變得異常的嚴肅,「抹去記憶的人……便是布置這雲夢的人。」

「難道是混沌國君?」

禹餘道人喃喃的說道。

「不是他。」

驢子十分肯定的說道:「若是混沌國君,或者他麾下的寂滅道人,嘿嘿嘿,我連將自己改造成法寶的機會都沒有……你竟然知道混沌國君?」

驢子有些詫異。

禹餘道人沒再說話了。

禹餘道人為洪荒聖人,眼界可以說是整個洪荒當中最高的幾人之一。

但是這一刻,他也依舊意識到了自己的渺小。

也許,就連那所謂的六大.法則之神,也不知道那混沌中,究竟藏著什麼,究竟又有些什麼。

「鯤鵬,將混沌鍾給我。」

驀然間,禹餘道人看向鯤鵬。

「不給。」

鯤鵬搖頭,「縱使你是通天教主,縱使你與麟祖大人有舊……但混沌鍾在,那麼洪荒天庭,便有重立的希望,所以,我不給。」

下一刻,鯤鵬的身形一動,他從驢子的下面飛了出來,化作人形。

是一個身穿灰色羽衣,神色有些陰鶩的中年男子。

「你不給,我便從你的屍體上去拿。」

禹餘道人伸出手,拳頭大小的混沌珠之上,散發出了一道道的混沌劍氣。

「混沌珠!」

「混沌珠!!」

驢子和鯤鵬同時失聲。

但是緊接著,禹餘道人的另外一隻手上,又出現了一面大幡。

盤古幡。

緊接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太極圖也同時出現。

最後,虛空當中,輕輕的一晃,那件先天至寶八卦爐也隨之現身。

「我給!!」

見到禹餘道人這番陣仗,鯤鵬立刻說道。

瀏覽閱讀地址: 之前,鯤鵬在心中飛快的盤算了一下。

禹餘道人在異族大劫中是隕落了,現在應該是得到了某種機緣,獲得重生,應該並沒有恢復到最強的時候。

而且,禹餘道人的那四把劍,連同誅仙陣圖,都在鎮壓仙界,化作那恐怖的九州結界,他的手中,也沒有趁手的法寶。

反觀鯤鵬自己,從洪荒天庭破滅之後,便韜光養晦,幾次大劫他都沒有參與。

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准聖巔峰,若是給他一道鴻蒙紫氣,那麼鯤鵬也能成聖。

再加上鯤鵬的手中,有那與盤古幡,太極圖,誅仙劍陣齊名的混沌鍾在……

對上一個還沒有恢復的聖人,勝算還是很大的。

可是現在,鯤鵬竟然見到禹餘道人拿出了數種巔峰先天級法寶,他哪裡還敢再與禹餘道人做對。

鯤鵬活的很久,許多與他同時代的先天大神都已經隕落,但是鯤鵬還活著。

歸根結底,就是鯤鵬怕死,懂的趨吉避凶。

哪怕是他殺的那幾個仇家,都是一些沒有什麼後台的軟柿子。

遇到與他同級的強者,或者比他弱小,卻有後台的人,他連面都不打一下,直接逃走。

鯤鵬的速度,乃是洪荒第一,聖人之下沒有人任何一人可以追上鯤鵬,這鯤鵬逃命的本事,怕是已經是聖人級別的了。

……

「拿來。」

禹餘道人並為收起那些寶物,他的冷冷的看著鯤鵬。

他手上的盤古幡,一道道的混沌氣流不斷的迸射,隨時都要發出致命一擊。

鯤鵬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肉痛的神色。

原本,若是禹餘道人當真收起那些先天至寶,鯤鵬二話不,掉頭就跑。

但是現在,看那盤古幡之上,那恐怖的混沌氣流所形成的十翼混海蛟,隨時隨地都準備爆發……鯤鵬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盤古幡的混沌氣流。

不得已之下,鯤鵬只得交出混沌鍾。

混沌鍾高六丈,通體上下,是銹跡斑斑的古銅色,其上刻錄著一道有一道詭異的條紋。

混沌鍾曾經是開天斧的一部分,這些條紋,都是混沌當中,歲月的侵襲所形成的。

「解除血契。」

禹餘道人接過混沌鍾之後,微微的點了點頭。

鯤鵬十分謹慎,並非使用元神祭煉混沌鍾,而是用血契之法煉化了混沌鍾。

雖然血契之法不如元神祭煉,但是勝在安全。

一旦混沌鍾當中的元神被人滅殺,那麼鯤鵬本體也會遭到重創。

相反,血契則沒有這個顧慮了。

只是混沌鍾若是落到別人的手中,那麼其他人可以輕易的抹殺其中的血契,得到混沌鍾。

可以見得,在鯤鵬的眼中,自己的小命可比一件先天至寶重要的多。

鯤鵬滿臉無奈,只得忍痛解除了血契。

「現在,你去北方幽冥海,接管那幽冥海……遇到異族,不管是什麼種族,直接滅殺。」

禹餘道人再度開口。

鯤鵬有些遲疑,他看了一眼驢子。

驢子撇了撇嘴,開口道:「現在來的是這位大能,若是換做那個小子……嘿嘿嘿,你骨頭裡的油水至少要被他榨出那麼幾百斤……聽話,去幽冥海對你來是一件好事,那裡本來就是你的老巢。」

鯤鵬無奈。

他留在太陽神宮,全力培養陸壓道君,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夠光復洪荒天庭。

結果現在,陸壓道君剛剛成為準聖,就被禹餘道人弄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自己又要離開這太陽神宮,前往幽冥海。

對鯤鵬來,前往幽冥海確實是最好的選擇,鯤鵬是水屬性的先天神獸,留在太陽神宮當中,只會影響他的實力。

「別這樣愁眉苦臉的,驢子大爺我陪你去一次幽冥海。」

驢子笑嘻嘻的對鯤鵬道。

鯤鵬無奈的點頭。

龍祖,鳳祖,麟祖可是三大妖祖,雖然現在三族已經脫離了妖族,但是這三大妖祖的身份,卻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鯤鵬雖然是先天神獸,天地孕養出來的強大神獸,但卻依舊是妖族,就要尊妖祖。

哪怕龍,鳳,麒麟三族脫離了妖族,但是龍祖,鳳祖,麟祖依舊是妖族的祖宗。

禹餘道人點了點頭,隨後,他的手一揮,那漫天上下,散發著無窮寶光的先天至寶,被同時送入了輪迴世界,禹餘道人的本體當中。

……

林笑已經出關了。

宙光大陣雖然不如當初在宙光之城,剎那千萬年,也不如在仙界那樣,或者造化玉牒的世界那般,有純粹的仙道法則,或者混沌級的法則支持。

但是這幾天過去,宙光大陣中,依舊過去了百萬年。

百萬年,林笑將自己的修為,直接提升到了無量真仙頂峰……也就是當初尉遲天虎的那個境界。

堪稱無量真仙第一人。

林笑並未急著去突破到混元大羅金仙之境,他要等著自己的術煉之道,真正的找到那扇大門,並且將其推開……才會進入混元之境。

現在,林笑已經將術煉之道,與自身的武道相結合,同時走的是仙道之路。

他的仙元與魂力,早已經不分彼此。

但是現在,林笑的術煉依舊是術煉,武道也依舊是武道。林笑想要將兩者真正的合二為一,最穩妥的方法,就是同時進階到混元之境。

當然,這個混元之境,可不是偽神之道當中,凡境里的那個混元。

當初開創偽神之道的那個異族,為了坑洪荒世界的生靈,刻意的去將一個境界一個境界的名字,起的那般威風。

讓世人只知武道之混元,而不知道仙道之真正混元,這是一個絕戶之計,極其惡毒。

……

林笑出關的那一剎那間,整個天地,似乎都產生了一種震蕩。

隨著林笑進入無量真仙巔峰的那一刻,他的終結法則,也達到了天道級頂峰,也算是這個世界之上最為頂級的法則了。

但若是一旦林笑進入了混元之境,那麼他的終結法則,也將成為混元級法則,那麼林笑就會成為當世頂尖的高手,直接達到道主那個層次。

道主雖然是道主,但實際上,也是混元大羅金仙。

混元大羅金仙有三個境界。

混元大羅金仙前期,就是普通的混元大羅金仙,尉遲造化,皇甫軒道,有熊麟等人,都是這個境界,不過他們三人,都是混元大羅金仙初期頂峰。

而混元大羅金仙中期,便是道尊的境界。

當然,也有例外。

比如道宮的那位大道尊雲中子,誰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是什麼境界,他的實力,比之道主怕是也不遑多讓。

混元大羅金仙後期,便是道主之境。

道宮的道主,副道主,都是那個境界。

再往上,便是超脫了混元之境,進入下一個境界,也就是准聖之境。

准聖,與聖人,實際上是一個境界。

聖人,要麼開天闢地,得完整的混沌法則灌頂,成為聖人。要麼得到鴻蒙紫氣,以鴻蒙紫氣引動混沌法則灌頂,同樣可成聖人,不死不滅。

准聖,便是已經達到成聖標準,卻不得開天闢地,不得鴻蒙紫氣,身上沒有完整的混沌法則,所以不為聖人,只能稱為準聖。

洪荒時代,准聖眾多,但是聖人卻是寥寥無幾。

……

「終結法則,終究是與原始法則齊名的法則,這一刻,算是真正的在天地之間,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痕迹了。」

林笑深吸一口氣,他看著蒼茫的天地,嘴角閃過一抹笑容。

「原始法則,在下界,終結法則,也在下界……而輪迴,同樣也在下界!」

「看來這下界,這片為仙人視作廢墟的地方,終究要成為這盤古世界的核心……乃至整個混沌的核心了。」

這裡,蘊含著一元。

不僅僅是一元。

混沌間的九則,無盡,剎那,時間,空間,生命,對立,秩序,本源,起源,同樣聚集在這裡。

「笑笑,你出關了。」

林笑出來的那一剎那,上官邪情便出現在他的身邊。

「嗯。你怎麼樣了。」

林笑看向上官邪情。

上官邪情依舊是九天玄仙的境界。

但是她身上的至尊之氣,卻是愈發濃烈,顯然,上官邪情已經完全掌控了至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