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這是他們天荒帝國自己找死,我們直接稟告會長,派出鎮天戰部,直接滅了他天荒帝國,為阜琰少爺報仇。」一位商會掌柜咬牙切齒地道。

鎮天戰部是鎮天商會的私屬力量,類似於軍隊,戰力極強,不亞於許多超級宗門或者是皇朝的鐵血軍團,曾經為鎮天商會踏平過無數敵對勢力,戰功赫赫,也是鎮天商會能夠在大千世界立足稱雄的最大武力資本。

李萬海這個時候,也漸漸冷靜了下來。

「滅掉天荒帝國是肯定的,但卻不能操之過急,葉青羽這個殺人狂魔,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招惹我們震天商會,就連龍人族也對我們禮讓三分,這一次,我要讓這個瘋狗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鐵板……來人,派人去請鼎銘商會、神紋商會和真靈商會的幾位主管過來,就說我請同意他們之前的提議和條件了,請他們過來一敘……」

一連串命令發布下去。

其他人都離開了房間。

李多海陰冷地笑著:「葉青羽,你這個無知愚昧的瘋狗,你不是要守護天荒帝國嗎?嘿嘿,這一次,我要讓你跪在我面前求饒,我要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後悔葯的……」

———-

今天第一更 這一次進入天荒界的頂級商會,共有七家,鎮天商會是其中之一,鼎銘商會也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還有神紋商會、真靈商會、太古商會、旭日商會和逍遙商會。

除了頂級商會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小商會,也都是武曌女帝魚小杏在通天城之中精挑細選出來的合作夥伴,而且這還只是第一批次的商會勢力而已,天荒界偌大的界域,疆域廣闊,之後陸續還會有無數的商會、世家和一些武道勢力進入,這也正是天荒樓中龍龜大妖需要做的事情。

不到片刻,鼎銘商會、神紋商會和真靈商會的三位大掌柜,就被請到了李萬海的議事秘殿之中。

大商會之間雖然也存在競爭關係,但實際上相互合作的時候也更多一些,彼此經營範圍不同,算不上是死敵,這一次進入天荒界,他們拔得頭籌機會,頗有點兒形成暫時聯盟共進退的意味,尤其是這四家,早就達成了協議。

等到李萬海一說,其他三大商會的主事管家也都是大吃一驚,沒想到那葉魔王在這個時候,竟然返回了天荒雪京,而且一回來就以雷霆之勢,斬殺了阜琰。

「這個葉魔王,還真的是……瘋狂啊。」真靈商會的大主管謝煜雲慨嘆,心中也微微有一絲怒意,葉魔王這麼多,不僅僅是打了鎮天商會的臉,根本擺明了就是不把七大商會放在眼裡啊。

其他兩大商會的大主管都沒有說話,都在思量著這件事情所代表的信號,以及他們各自能夠從其中得到什麼。

「三位,多餘的話,我李萬海就不說了,我鎮天商會願意按照之前的協議,在多讓三成利潤出來,你們皆可得其中一份,但有一個條件,今日你們需配合我鎮天商會,解決了這個葉瘋子,如果那個什麼武曌女帝要庇護這條瘋狗,那我們就將事情鬧到界域聯盟,總之,這口氣一定要出,這條瘋狗也一定要打,否則,到時候吃啞巴虧的不僅僅是我鎮天商會,今天這瘋狗敢攀咬我鎮天商會,過些日子,你們幾家也絕對落不了好。」李萬海一臉陰鷙地道。

其他三家商會的大主管聞言,略作思考,也都微微點頭。

這件事情,基本上打成了協議。

至於具體如何實施,卻是還需詳細商議。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里,四人就在這房間里密謀著。

議畢,謝煜雲等三人離開。

李萬海關上門,整個人的神色顯得越發陰鷙陰狠。

阜琰死在了天荒界,不管如何,這個責任他都得擔下來,一旦消息傳到會長的耳中,李萬海知道自己絕對逃不了好,會被重罰,因為他是知道會長對於阜琰這個侄子的看重的,所以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在會長知道之前,最大程度地解決了這件事情,先立功,或許可以免於責罰。

而立功最好的方式,莫過於整死兇手葉青羽。

召集真靈、神紋等商會主管合議,只是李萬海計劃的第一步而已,而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才是真正的殺手鐧。

吩咐外面的侍衛不許任何人進來,李萬海又在房間里設下了一些禁制,這才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個銘刻著密密麻麻符文紋絡的類似於銀鏡,注入一縷元力之後,鏡面逐漸閃爍了起來。

十息時間之後。

一張陌生的臉,出現在了銀鏡之中。

李萬海一字一句地道:「那條瘋狗已經回到天荒界了,聞浮勝,你之前一直都在造勢,現在時機來了,在最短的時間裡,找個機會,挑戰葉青羽,然後宰了他。」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上面的意思?」銀鏡中傳來了沙啞的聲音,那陌生的面孔開口說話。

「不管是誰的意思,你都要抓緊時間去做。」李萬海吼道:「阜琰少爺死了,就是那條姓葉的瘋狗殺死的,還需要我再解釋嗎?」

「知道了。」銀鏡里沙啞的聲音響起。

然後,鏡面的光華逝去。

一切恢復了普通正常。

……

……

葉殿主回來了!

這個足以令天荒界陷入沸騰的消息,在小範圍里傳播著。

不過,只有帝國的一些上層重臣,才隱約知道了消息。

藺爭等人在送走了李萬海之後,已經難以抑制自己心中的興奮,根本不想再商議其他,一番簡單而又敷衍的商議,就結束了那次本該極為冗長的會議,然後在光明營統帥王酈金的帶領之下,迫不及待地直接前往光明城請見。

其他劉閣老等人,當然也是極度想去,但在沒有得到同意之前,只能暫時等待。

畢竟如今的光明城,已經徹底恢復了當初雪國初期時代的威嚴和地位,大臣未有徵召,不得輕易求見,且隨著前些日子天荒使團回來,評級過程各種事迹宣傳開來,加之女帝陛下有意宣傳,以至於光明殿主葉青羽,逐漸有被神化的趨勢,如狂熱的宗教信仰一樣,被無數帝國子民瘋狂地崇拜,而光明城也成為了帝國聖地一般。

一個時辰之後,藺爭一臉喜色地從光明城中走出來。

「葉殿主有意宴請帝國棟樑,今日下午,在光明城擺宴。」

這樣的消息,從藺爭的口中傳出,傳入了每一個被葉青羽邀請的有資格出現在宴會中的帝國重臣,這令每一個受邀之人倍感榮幸激動的時候,又有點兒意外,說起來這還是葉殿主第一次主動宴請帝國大臣,而且如今武曌女帝依舊閉關,在這個時候,不經過女帝陛下,直接宴請帝國重臣,有點兒奇怪啊。

一些略微聰明一點的人,意識到,這次宴請,可能非同一般。

不過受邀之列的每一個人,都還是很興奮地準時出現在了光明城之中。

藺爭劉閣老等人是第一批到來的。

光明城中一切早就已經準備就緒,宴會地點就在地火幽泉劍坑旁邊的火樹林之中,簡單的石桌石椅,其上擺放著極為簡單的酒水蔬果,並沒有什麼山珍海味,風吹火樹林樹葉嘩啦啦輕響,頗有幾分悠閑出塵的氣韻,令人心曠神怡。

藺爭等人對此並沒有意外。

畢竟葉殿主你是天外神龍一般的人物,三年之前就無敵於天荒界,他的宴席,重在意,而不在形,哪怕那石桌上只是半杯粗茶,都會有無數人擠破頭爭搶一個參加宴會的名額。

宴會名單是藺爭親自一個個通知下去的,因此他知道都會有一些什麼人出現——除了帝國一些重臣之外,四大封王異族領地的代表,也在受邀之列。

如今已經可以算是光明城葉青羽之下第一人的高寒,親自招呼不斷到來的帝國重臣們落座。

這位昔年一心想要隱居的雪國西南武林豪客天才,如今已經是足以影響帝國無數命運的就巨擘了,葉青羽習慣了當甩手掌柜,整個光明城的運轉,基本上都是靠高寒,其次才是李長空等人,高寒說出來的話,連藺爭這樣的帝國實權宰相都得思量權衡,當然好在高寒這個人,非常懂本分,光明城的監管範圍在江湖宗門,所以他絕對不會參與到帝國的政事之中。

不過前來赴宴的帝國重臣,都還是很客氣地和高寒打招呼。

須臾一炷香時間過去。

所有在邀請之列的人,都已經到來。

其中就有金頂親王、胡珏、長公主等帝國風雲人物。

也有近年以來被藺爭依為心腹年輕人衡衛林和尚睿。

在所有人之中,他們兩個的座次最末,年齡最輕,職位也最低,剛開始接到邀請的時候,兩個年輕人都不敢相信,沒想到自己能夠得到這樣的機會,此時坐在這裡,心中的激動依舊難以平復,藺爭對於他們有知遇之恩,是他們無比尊崇的對象,但若論真正的偶像,那還是光明殿主葉青羽,以至於這個時候,這兩個被稱作是帝國官場近二十年以來最卓越的後起之秀,聽著火樹林嘩啦啦的美妙聲響,依舊有一種做夢一般的不真實感。

而其他帝國大臣們,看到這兩個年輕人也出現在了宴會上,也不由得在心裡暗暗提高了對於他們的判斷。

葉青羽一身白衣出現在火樹林中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空氣之中有一種炙熱瘋狂但卻安靜的詭異。

每個人的心中都無比振奮,但也不敢第一個開口說話。

「諸位,久違了,都請坐吧。」葉青羽在主位的七主座最中間座下,笑著拱手,又看著長公主和金頂親王等人,道:「公主,王爺,勞動兩位大駕來此,贖罪。」

氣氛很快就輕鬆了下來。

宴會開始。

擺在桌上的蔬果酒水,都不是凡品,乃是葉青羽自天荒界之外得到的靈果神酒,妙用無窮,眾人飲下之後,頓覺得神清氣爽,前所未有的舒暢,一些人驚訝地發現,自己體內多年前留下的陳年暗傷,和一些積勞而來的宿疾,也都有漸漸消去的趨勢。

「諸位都是我天荒帝國的柱樑,本殿三日之前返回天荒界,第一時間就想到要邀請各位來這火樹林中坐一坐談一談,域門開啟,天荒界進入昔日萬年未曾有過的新時代,日後帝國如何崛起,重任皆在諸位身上。」

葉青羽先舉杯,敬了所有人一杯酒。

眾人自是都紛紛舉杯。

一輪飲罷。

葉青羽笑了笑,道:「其實今日請諸位來,除了宴請之外,還有一些事情,是要與大家商議的,不過在商議之前呢,我請大家來看一場戲。」

說道這裡,他輕輕地揮揮手。

站在葉青羽身邊的高寒點點頭,立即下去做準備。

眾人皆是好奇。

葉殿主請大家看戲?

————-

第二更,今晚的第三更會稍微晚點,大概在11點左右。 一會兒,高寒返回。

他的身後跟著一隊大約三十個身著銀甲的光明甲士,帶著十幾個身影,出現在了宴會坐席的最外面,被光明甲士架著,猶如犯人一般,申請惶恐地看著宴會上的大人物們。

這十幾個身影皆是有些狼狽。

其中一個年輕人看起來二十多歲,皮膚白皙,尤其是臉上有一種病態的白,一看就是錦衣玉食之家的貴公子,而且有些縱慾過度的樣子,神態無比地驚慌恐懼,而他身後七八人,看似是護衛保鏢一樣,都有些實力,不過卻都帶著封元鐐銬,一個個瑟瑟發抖。

酒席上有人認了出來,這個病態貴公子,正是天荒界極為有名的鴻遠商會的少主鴻若卿,這些日子這個鴻若卿也算是驚動了整個帝國高層,原因無它,就是因為此人勾結來自於域外的鎮天商會紈絝子弟阜琰,強搶民女且侮辱之死之事,在雪京之中激起了極大的民憤,一時整個朝野上下,都在議論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而鴻若卿身上的那七八個保鏢護衛,則是被稱之為『八虎』的幾個武道高手,是鴻遠商會重金聘請的宗門高手,據說當初強搶民女,正是這個鴻若卿為了討好上界商會而命這『八虎』去做的事情。

今天能夠有資格來到這火樹林宴席落座的人,不僅消息靈通,且也都是心思幽微之輩,一看這個鴻若卿和手下的爪牙被帶出來,立刻就意識到,葉殿主所謂的『好戲』,大概是與鎮天商會有關了,否則,僅憑一個鴻遠商會和鴻若卿,根本沒有『演戲』的資格。

「拜……拜拜……拜見葉殿主!拜見諸位大人。」鴻若卿瑟瑟發抖地行禮下跪。

他和『八虎』被光明甲士直接從鴻府中被帶出來,一開始還罵罵咧咧質問光明甲士是帝國哪個衙門的人,叫囂自己後台足夠,一定要報復之類,但後來一路穿過禁軍大營,來到了傳說之中的光明城,立刻就意識到不對,被嚇了個夠嗆,此時再看到宴席之上,帝國核心重臣竟然都在,還有平日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長公主,這個囂張跋扈的貴公子,整個人就被嚇懵了,本能地反應行禮。

葉青羽卻看都不看他一眼。

「本殿剛從通天城回來,就聽聞到了許多事情,所以今日,邀請諸位前來,是要為天荒界接下來的行事方陣,定下一個總綱。」葉青羽站起來,目光在落座的帝國重臣臉上一一掃過,直接開門見山地道:「界域之門開啟,外域勢力紛紛湧入,諸位都是帝國人傑英才,但面對的卻是萬年以將未曾有過的複雜局面,大千世界之大,也是第一次徐徐在天荒界生靈面前展開,想必各位都已經從各方面了解到了外面的世界,即便是本殿,也不得不承認,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天荒界都在閉門造車坐井觀天,和大千世界的頂級文明相比,天荒界至少落後了數千年,如今所有人的認知被顛覆,衝擊之下,很容易出現妄自菲薄的趨勢,尤其是在如何與外界域商會、財團和大小勢力接觸合作方面,很容易瞻前顧後,舉棋不定,當然,之所以這樣,也是怕為帝國招惹不必要的麻煩……但是,本殿希望,諸位臣公,牢記一句話,人,必先自重,外人才能重之。」

眾人聞言,心中都是一凜。

他們瞬間都已經明白了葉青羽的意思。

尤其是最後一句話,才是真正的所謂總綱。

「鴻遠商會作為帝國選定的外域合作備選,獲得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不思忠心報國,卻一味自賤迎合,出賣帝國利益,只為獲取鎮天商會的歡心,似鴻若卿這種貨色,身無爵位,寸功未立,竟敢無視帝國法律,強搶民女致死,抗拒帝國帝都治安部傳喚……」葉青羽的目光,終於落在那瑟瑟發抖的鴻遠商會少主的身上,如視糞蛆一般,道:「看來這才不過三兩年的時間,有些人,就忘記了帝國鐵律的森嚴了。我今日斬他,諸位可有異議否?」

「早就想殺了這個小畜生。」

「按律當誅。」

「葉殿主英明,不殺鴻若卿,難平民憤。」

宴席之上,有人立刻回應,慷慨激昂。

葉青羽笑了笑,沒有說話。

他起身緩緩走過桌宴,來到了鴻若卿的面前,低頭看著,問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鴻若卿這個時候,已經明白今天要發生什麼了。

他的確是恐懼萬分,不敢和葉青羽的目光對視,低下頭,眼睛里閃過一絲光芒,牙齒緊緊地咬住,將心一橫,大聲地道:「殿主大人明鑒啊……我我我……殿主,我也是被威脅的啊,是那個阜琰,逼著我去做的……」

「哦,你是說,強搶民女,侮辱**致死,然後拋屍街頭,都是阜琰逼著你去做的?」葉青羽似笑非笑地道。

「正是如此。」鴻若卿知道此時服軟也沒有什麼用,大聲地道:「小人是被逼不得已,小人有罪,但罪不至死,殿主若是有意為那死去的民女伸冤,就請殺了阜琰,追究鎮天商會的罪責,小人才服氣,若只是為了平民憤而冤殺小人幾個人,那小人不服!大人這樣做,與欺世盜名的偽君子無異。」

話音未落。

「放肆!」藺爭拍案而起:「誅心賊子,你知不知道,阜琰已經……」

葉青羽擺擺手,制止了藺爭繼續說下去。

「也算是有幾分小聰明,敢用話拿我,要是這份心思,用在正途上,也不會有今日的事情。」葉青羽笑了笑,道:「你將一切責任推在阜琰身上,不就是篤定我奈何不得鎮天商會,其實今天這場戲,你也只是一個看客而已……」

正說著,光明甲士營統帥王酈金小跑著過來,在葉青羽耳邊低聲說了幾。

葉青羽點點頭,道:「正主終於到了,都請進來吧。」

宴席上的眾人,一時都有些好奇,葉殿主口中的正主,到底會是何方神聖。

而藺爭等知道阜琰已經被葉青羽斬殺這個消息的少數幾位大臣,立刻意識到,估計是鎮天商會的人,蓄謀已久之後終於趕到了,當時李萬海指天發誓要復仇,這麼快就準備好了?看著神情鎮定的葉青羽,藺爭心中也很是好奇,到底他的底牌是什麼呢?

果然,片刻之後。

鎮天商會大主管李多海的身影,出現在了火樹林之外。

一身殺氣的李多海身後,跟著數十名的武道強者,各個氣勢強橫,極為可怕,尤其是其中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身穿粗布袍子,掌中一根黑色拐杖,雖然並無什麼氣勢,但氣息不俗,一看之下,就是絕頂的武道強者。

「嗯?這老者……可怕。」

實力高絕的長公主魚君請和供奉院第一強者胡鈺同時生出感慨。

這兩人地位特殊,不參與朝政,但威望之高,不下於宰相藺爭,之前兩個人一直都在高坐釣魚台看戲,此時雙眸之中神芒一閃即逝,目光落在那老人身上,一看之下,心中也是微微一寒。

除此之外,有人還看到,在李萬海等人的身後,還跟著兩個中年人,並非是鎮天商會的人,其中之一倒也頗有些威勢,衣著不俗,頜下三屢淡紅色長須,一看就是頗有心機城府的人,正是鴻遠商會的會長鴻霖,鴻若卿的父親。

「你就是葉青羽?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麼?」李萬海大踏步地走進火樹林,目光如刀盯住葉青羽,氣勢洶洶地冷笑道:「自大的蠢貨,整個天荒帝國,都要為你的愚蠢瘋狂行為買單,你今天就算是跪下來求哀求,也難逃一死。」

……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