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夠的,」他輕聲道:「只要你想要的,我一定要幫你辦到。繁星,那天在摩天輪上,你還沒有真正答應要嫁給我,如果H市真的能下一場雪,你就永遠都不能反悔了。」

時繁星覺得好笑:「這明明是我的願望,你怎麼比我還軸?幼稚鬼。」

「不知道,」封雲霆道:「繁星你知道嗎,我真的特別懷念我們都很幼稚的時候,特別特別懷念。我以前經常幻想着,如果一覺醒來,我還穿着四中的校服,那該多好?我就去爬你家院子裏的那顆大榕樹,福媽幫我望風,我就站在你的窗戶下面,等你從陽台跳下來,你穿着我親手挑的碎花裙子,跳進我懷裏來……」

時繁星的身子微微頓了一下:「……碎花裙子……你挑的?」

封雲霆立馬反應了過來自己說漏嘴了,連忙補充道:「我之前也幫你挑過很多裙子的,一直都藏着,沒機會看你穿。有純色的,有格子的,也有碎花的,但是有一點我很贊同,你穿碎花的真的特別好看。」國王輾轉難眠,這樣的問題始終困擾著他。

好端端的,為什麼那裡還沒有一個人?

明明,國王的行動沒有發出任何可以被任聽見的聲音。

國王在這樓上想不通,而樓底下的大小姐,已經和自己的父親匯合了。

他們兩個回到了最初的房間去,隨後,大小姐叫喚了一聲。

「安浩軒,已經沒有問題了哦,可以出來了。」

話音剛落,幾秒鐘之後,房間角落的一個布帘子就上揚了一會。

從那裡,安浩……

《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404章:短暫的勝利 「宋熙辰,你昨晚問我是否真當你是我的叔叔,我現在正式的回答你,我林溪溪不要你宋熙辰當我的叔叔,我要你當我的男朋友!」

她的一字一句說得很慢,宋熙辰聽的清楚,明白。

哦,是男朋友,不是老公啊!

他心裏竟莫名的附和道,男朋友和老公之間可是有很大的距離的,宋熙辰竟莫名的覺得有些失落。

林溪溪眨巴著水眸,見他臉上竟沒有半點的反應,她又催促道:「宋熙辰,你到底聽見沒聽見?」

宋熙辰他哪是沒聽見,他是由失落又轉為高興壞了。

這至少證明他是正真獲得了這丫頭的喜歡。

雖然距離她老公的位置還有點遠,但他會努力的。

「謝謝你!」他慢悠悠的說。

林溪溪詫異道:「謝我什麼?」

宋熙辰:「謝謝你喜歡我!」

清晨的陽光在他和她的彼此承諾中悄然到來。

林溪溪像個孩子一樣拉過宋熙辰的手,在他的小指上扣上自己的小指頭。開心的道:「拉拉勾不許變,誰變誰是笨豬!」

宋熙辰也被她逗樂了,輕輕颳了下她的鼻子說:「我才不會變呢!」

「呵呵……」

林溪溪輕聲笑着撞進他的臂彎里,只有在他的懷裏她才能感覺到無比的安全。

許是不太確定着突如其來的幸福,林溪溪在他耳邊柔聲道:「宋熙辰,我們說好的,此情不渝,你可不要負了我。」

宋熙辰也立刻回應道:「今生今世我宋熙辰都只愛林溪溪一個!」

宋熙辰的話音剛落,他的手機鈴聲竟就唱起了歌兒。

林溪溪瞄了眼來電,是宋思敏打來的。

正好,考驗他的時候到了。

林溪溪把手機推到宋熙辰的面前,示意他接還是不接。

令林溪溪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立馬就接聽了。

林溪溪氣得站在一旁使勁鼓著腮幫子。

免提鍵剛點開,宋思敏的聲音就快速的傳了進來。

「熙辰,溪溪她還好嗎?剛才警察來找過我了,說是了解漢斯的情況。那個混蛋把你給告了,說你對他進行了人身傷害!」

因為宋熙辰點開的是免提,所以電話里的內容林溪溪是聽見了。

她剛才鼓起的腮幫子一下就泄了下去的說:「不對,是他惡人先告狀,熙辰才沒有……」

林溪溪極力反駁道,這漢斯簡直是太壞了,是他綁人在先的,她林溪溪還沒找他算賬呢,他竟敢自個兒先跑警局惡人先告狀了。

宋熙辰將食指放到唇上,給林溪溪作了個虛,不要說話的動作。

林溪溪哼的一聲轉過身去。

宋思敏隔着話筒聽見了林溪溪的聲音,她又追問道:「熙辰,你和溪溪在一起?」

宋熙辰嗯了一句。

宋思敏又問道:「你和她是從昨晚一直都在一起?」

宋熙辰眉頭皺了一下說:「你怎麼知道?」

宋思敏直接說:「熙辰,你昨晚可是從我的病房裏直接衝出去找她的!」

宋熙辰哦了一句。

「熙辰,我今天就可以辦理出院手續了,我這邊弄好后就會去找你……」

林溪溪正站在他的對面,雙手插在腰間,她剛才泄下去的腮幫子現在又重新鼓了起來。 還是那間休息室,楊帆又雙叒懷疑人生了。

這才過了幾天。

蘇老師又有歌了。

注意,那不是一首兩首。

那特么又是十幾首的歌。

楊帆驚得第一時間都沒有點開歌。

「又是十九首?」經紀人看到楊帆掛斷電話,也是急忙問道。

「……」

楊帆恍惚間點頭后道:「老龐上次蘇老師拿了多少歌出來來著?」

「二……二十來首。」

「加上這次的……」楊帆聲音戛然而止。

淦?

蘇老師特么一個月不到,拿40首歌出來??

這特么生產隊的驢也得寫死吧!

楊帆和經紀人兩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好半天。

「咱們要不先聽聽?」

「聽吧,反正沒什麼事兒。」

「好,等我去開電腦。」

「行,我把音響連上。」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準備好聽歌前的步驟。

「我播放了?」

「好。」

楊帆播放了第一首。

音樂傳出,音樂結束。

一首歌很快聽完。

「我要唱!」

歌詞唱完,音樂還沒完時,楊帆就重重喘氣,吼道:「這首歌,我的,我一定要唱!」

坐不住了。

楊帆站起來,就要打電話,去爭歌。

而經紀人理智的勸了一句,「等等吧,這還有不少呢。」

楊帆拿著手機,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電腦屏幕,又看了一眼手機……

最終,決定,還是聽完先。

雖然按常理應該後續沒有同級別的歌曲了,但蘇老師,怎能用常理對待呢?

第二首。

開始播放,結束播放。

「我要唱!」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這首歌,我的,我一定要唱!」

「……」

老龐被連續兩首歌震驚到了,有些磕巴的回應,「那……那上一首呢?」

楊帆沉默,陷入了糾結。

不過很快他就……更特么糾結了。

第三首。

「我要唱!」

第四首。

「這首歌太適合我了!」

第五首。

「我好想嘗試一下歐語歌,這首歐語太好聽了!」

.「……」

第十九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