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簡直是瘋了,居然想去挑戰米諾斯,依我看,他們這次多半是要元氣大傷!」

「米諾斯,那可是無比強大的存在啊挑戰它,和找死又有什麼區別?就算造化門真的肯拿出極品丹藥來進行懸賞,也得有命得到不是?為了一兩枚丹藥,將自家的性命乃至是整個宗派都給搭進去,shizai是太不智了!」

這些人其實考慮的也在理,雖然天一道等諸多宗派都強大無比,但誰能對抗老祖大成的米諾斯,而且米諾斯和其他強者不一樣,它詭異無比,任誰碰見了都會頭疼!

對於這些言論,蜀山、天一、全真等門派的人,都是有所耳聞的。不過,他們並沒有因此動搖給造化門助陣的念頭。(未完待續……) 對於這些言論,蜀山、天一、全真等門派的人,都是有所耳聞的。不過,他們並沒有因此動搖給造化門助陣的念頭。尤其是劉萬宗、火龍真人等人在聊及此事的時候,還不屑的說道:「這些目光短淺的傢伙,只知道米諾斯不好惹,可他們哪裡知道,王先生從來就不會做沒有勝算的事情!哼,他們不來助陣也好,方才能夠顯現出我們與造化門的情誼有多深只希望,等我們獲得了報酬的時候,這些宗派別眼紅說怪話才好!」

經過這麼幾天閉關靜修,王明耗損的靈力,總算是恢復了七七八八。而令他倍感驚喜的是,恢復后的靈力,相比起之前,竟是有了不少的提升。

在這幾天里,趙玲傷勢的恢復情況也是極佳,在王明針葯的幫助下,她不僅是能夠下床走路,甚至還能夠做一些輕巧的活。和她身體的恢復情況相比,她靈力恢復的速度,就有點兒不盡如人意了。

剛開始的時候,王明以為這是趙玲燃燒體質帶來的負作用,但是沒過多久,他就發現,趙玲體內靈力的恢復速度雖然是很慢,但所恢復的靈力品質,相比起之前卻是有了長足的進步,甚至這精純的程度,比之他體內的靈力,也是毫不遜色的。

除此之外,王明還發現,在這靈力的恢復過程中,趙玲的臟腑器官、經脈骨骼,竟是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改善增強。

這一日,在給趙玲做了例行檢查后,王明感慨的說道:「看來,你這次燃燒七竅玲瓏體,還真是因禍得福啊!從你現在的身體、靈力情況來看,等到你徹底恢復后,你的修為,就算不能夠突進到老祖。 強制軍婚 至少也能夠提升到至強者後期。」

趙玲開玩笑的說道:「這麼說來,還是件好事了?嗯,看來呀,我以後得多多燃燒自己的七竅玲瓏體。爭取讓自己的修為,能夠儘快的趕上師父你。」

王明不由的搖頭苦笑,說道:「你這一次是運氣好,要是再來這麼一次的話,即便不會當場斃命,也會走火入魔的。所以,這種險。還是不冒的好。」

趙玲『噗嗤』的笑了起來,說道:「放心吧,師父,我也就是說說罷了。好不容易才撿回一條命,我又怎麼會輕易的捨棄呢?」

「你知道就好。」王明站起身來,說道:「好了,你繼續休養吧,有什麼事情的話,叫一聲就成。」

「好的。我知道了。」趙玲先是點頭應道,隨後又說道:「師父,我能提個要求嗎?」

「要求?什麼要求?」王明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顯然是想起了幾天前趙玲提出的那個要求。

見到王明的這個反應。趙玲非但沒有傷心生氣,反而還笑了起來,說道:「放心吧,師父。我不會提出讓你吻我的要求。當然,如果你想要吻我的話,自然是另當別論的……」

王明尷尬的撓了撓頭。苦笑著說道:「好了,小丫頭,你就別再打趣我了,還是趕緊說說你的要求吧。」

趙玲笑著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要求,就是想要上上網、玩玩遊戲什麼的,好歹也能夠打發一下時間,緩解一下無聊的時光。」

聽到趙玲的這個要求,王明不由的鬆了口氣,笑著應道:「我還以為你要提個什麼樣的要求來呢,原來就是這個啊?沒問題,待會兒我就讓人給你送過來。」

又和趙玲閑聊了幾句,交待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后,王明這才離開了客房。

下到了一樓客廳后,王明先是對守在這裡的溫利吩咐了幾句,讓他去替趙玲安排,隨後走到了劉萬宗等人的面前,笑著拱手說道:「諸位掌門,我們又見面了。」

正在喝茶的劉萬宗、火龍真人、公孫斬風等人不敢怠慢,連忙起身相迎,滿臉堆笑的說道:

「王先生,多日不見,你的風采更勝往昔呀!」

「沒想到呀,王先生居然是在鬧市中勾動了龍脈。這樣的聖緣,實在是令我等羨慕啊!」

在寒暄了幾句后,公孫斬風拱手對王明說道:「王先生,這一次,我們蜀山派接到你們造化門發出的信函,立刻就按照你的要求,點齊了門中高手趕到。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不必客氣,只管吩咐就是,我們唯你馬首是瞻!」

不甘心被公孫斬風搶了先的青城掌門寒虹雪,連忙將自己的胸膛拍的『啪啪』作響,附和著說道:「我們青城派也是如此!」

劉萬宗也不甘落後,連忙表態道:「我們天一道,聽從王先生的吩咐,絕對不會違背命令!」

即便是一直都在的火龍真人也表現出一臉慷慨赴死的表情,瓮聲瓮氣的說道:「上刀山下火海,王先生只管吩咐就是,我們全真道的弟子,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就算是讓我們去死,我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接下來剩下的也都表了態度。

王明面帶微笑,朝著幾人深深一鞠躬,說道:「王某在這裡,替千餘萬老百姓,先謝過諸位了!」

雖然這次廣派信函,最終卻只有這幾個宗派響應,但王明並不感覺意外。

因為,米諾斯的凶名實在是太大。這幾個宗派能來,對王明來說,已經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因為在他最初的設想中,能夠有一兩個總派來助陣,就算是很不錯的了。

米諾斯可不比其他人,如今封印日益減弱,米諾斯發揮的勢力比之前的人強太多了,而且更沒有米諾斯那麼詭異。

對於前來助陣的這幾個宗派,王明自然是不會吝嗇。在鞠躬致謝之後,他朝著站在一旁的許旺和溫妤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將手裡面捧著的東西呈過來,隨後方才笑著對寒虹雪幾人說道:「你們的仗義援手,我們造化門也是感激不盡的,故此準備了一份薄禮,還希望你們不要嫌棄,能夠笑納。」

寒虹雪幾人相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裡面看到了興奮。與此同時,他們還在用眼神進行著交流。

寒虹雪的目光很是興奮:「王先生果然是沒有讓我們失望,這還沒有分配我們做事情呢,就要先給我們發『薪水』了。」

劉萬宗的目光裡面卻是充滿了好奇:「你們覺得,王先生的這份『薄禮』,會是些什麼東西呢?」

公孫斬風的目光則略微要平靜一些:「王先生出手,何時小氣過?依我看,這份『薄禮』一點兒也不會薄多半是一些高品丹藥。只是不知道,會是帝品的丹藥呢,還是聖品的丹藥?」

火龍真人的目光顯得很是知足:「聖品的丹藥自然是最好。帝品的丹藥也是很不錯。無論王先生給什麼,我們全真道都會是相當滿意的。」

就在寒虹雪五人好奇猜測的時候,各自手中都捧著一隻箱子的許旺和溫妤,大步的走到了他們的跟前,不等王明開口吩咐,就將這兩隻箱子放到了茶几上,將其同時打開。

一道炫目的七彩霞光從許旺的箱子裡面綻放了出來,不僅是晃得人眼花繚亂,更是讓整個別墅都陷入了一種如夢似幻的玄妙景緻之中。而一股沁人心脾的醉人葯香。則是從溫妤手中的那隻箱子里釋放了出來,讓人聞了之後,不僅是身心舒暢,更是生出了一股飄飄欲聖的感覺來。

雖然暫時還沒有看到這兩個箱子裡面裝著的。究竟是些什麼東西。但至少從它們的『賣相』來看,應該不會是什麼普通貨色。

寒虹雪幾人心頭的興奮,越發的強烈了。他們不由的伸長了脖子,好奇的打量起了這兩隻箱子裡面放著的東西。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寒虹雪幾人,好歹也是一門一派的掌門,是見多識廣的人物。而起這心智也早就已經淬鍊到了波瀾不驚的境地。然而在此刻,當他們看清楚了在這兩隻箱子裡面,各自放著的是什麼東西后,卻是不約而同的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一副神情獃滯的模樣。

許久之後,口乾舌燥的寒虹雪幾人,方才是醒過了點兒神來,不顧形象的驚呼了起來:

「這究竟是我的眼睛出錯了呢,還是我根本就是在做夢?」

「居然……居然是這些東西?我的天啦!這……這可真的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如果說,這些東西都算是薄禮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稱得上是厚禮了吧?」

「誰來掐我一把,讓我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不敢相信,不可思議!」

王明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看著震驚過度的寒虹雪幾人,他不由的笑了起來,明知故問的說道:「幾位,你們這是怎麼了?難道說,你們對這份薄禮不滿意嗎?」

寒虹雪生怕王明會反悔,忙不迭的點頭說道:「滿意,相當的滿意。」

公孫斬風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雖然他竭力的想要保持冷靜,可是他那顫抖的聲音,卻是出賣了他:「這樣的禮物,若是還有人不滿意的話,那他可就太不是東西了」

劉萬宗一臉的狂喜與不敢相信,眼巴巴的望著王明,問道:「王先生,這些東西,真的是給我們的禮物嗎?」

火龍真人則是搖搖晃晃,有些站不穩當了,激動不已的說道:「我……我簡直都要幸福的暈過去了!」

「王先生準備的這份『薄禮』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讓寒虹雪、公孫斬風、劉萬宗和火龍真人這幾個見多識廣的一派掌門如此的失態呢?難道這份禮物,真的是什麼了不得的稀世珍寶嗎?」站在一旁投靠造化門多年的紫微派掌門古松道長,在驚愕之餘,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輕手輕腳的湊了上來,探頭向著擺放在茶几上的那兩隻箱子望去。

很快,古松道長就看清楚了在這兩隻箱子裡面,各自放著的是些個什麼東西。

在溫妤打開的那隻箱子裡面,放著五枚淡金色的丹藥,那股沁人心脾的醉人葯香,就是從這五枚丹藥中散發出來的。

雖然只有五枚丹藥,可古松道長卻分明感覺到了一股浩瀚如海的靈氣,而且還伴隨著陣陣威壓從中釋放了出來。甚至是讓他生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自己這一輩子服用的丹藥加在一起,都沒有這五枚丹藥中的任何一枚蘊含著的靈氣強。

這樣的丹藥,品級絕對是不低的。

強忍住心頭的羨慕,古松道長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好奇的問道:「宗主,這是什麼丹藥?觀其蘊含著的靈氣,怕是已經達到了聖品巔峰的級別了吧?」

其實,古松道長本想要猜測這丹藥的品級是超越聖品的。只是在轉念一想后。古松道長卻又覺得自己的這個猜測,實在是有些不靠譜。畢竟這超越聖品的丹藥,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哪怕是財大氣粗的最強的宗派,也拿不出這樣的丹藥出來送人。送幾枚帝品的丹藥,就已經頂天了。

聽到古松道長的詢問,王明微微一笑,正待予以回答,卻被激動過度的寒虹雪給搶先了一步。

寒虹雪用鄙夷的目光看了古松道長一眼。哼哼著說道:「你說什麼?你竟然說這丹藥只有聖品?哼,你還真是沒有眼光呢擁有如此浩瀚精純靈氣的丹藥,又豈是聖品丹藥所能夠比擬的?」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對煉丹術深有研究的公孫斬風,也在這個時候開口說道:「這丹藥。應該是僅次於最強丹藥九轉金丹的八轉金丹,也就是聖級超品丹藥!」說到這裡,他抬起頭來望向王明,想要得到一個明確的答覆。寒虹雪幾人。也是不約而同的,和他做出了一個相同的舉動來。

王明也沒有讓這四個人失望,微微一笑后。說道:「不愧是精通煉丹之術,眼光就是准。沒錯,這丹藥,正是聖級超品的八轉金丹」

雖然寒虹雪幾人早已經瞧出了這丹藥的品級,但是在得到了王明的親口答覆后,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再次陷入到了狂喜的激動中。

而古松道長,則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久久也無法合上:「八轉金丹?這淡金色的丹藥,竟然是八轉金丹!宗主他……他竟然是拿出了五枚丹藥來送人?我的天啦……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狂喜之餘,寒虹雪幾人也顧不上什麼禮儀風度了,連忙是各自抓起了一枚八轉金丹來,在一個勁兒向王明道謝的同時,飛快的從懷裡掏出了一隻藥瓶,將裡面原本存放著的丹藥傾倒一空,隨即小心翼翼的將八轉金丹放入了其中,珍而重之的揣到了貼心窩的位置,生怕會被別人給搶走了似的。

古松道長這會兒總算是回過了神來,又將目光投向了許旺面前的箱子。

在這隻箱子裡面放著的,是五件法寶。縷縷炫目的七彩光芒,在其上流淌綻放著,當真是美不勝收,讓人看的目不暇接、心曠神怡。

寒虹雪五人也在這個時候,將目光投向了箱子里的這五件法寶。從他們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非常想要得到這五件法寶。但最終,他們的理智還是戰勝了**。

在咽下了一口口水后,寒虹雪幾人是千般不甘萬般不願的拱手對王明說道:「王先生,你贈送給我們超品的八轉金丹,已經是一份天大的厚禮了。這老祖器級別的法寶,我們卻是萬萬不能夠收的了畢竟我們剛剛才趕到,寸功未立,收下八轉金丹,已經是厚著臉皮的了。要是再收下這老祖器級別的法寶,可就要被修鍊界里的朋友們嘲笑我們貪得無厭、不知廉恥了……」

聽到寒虹雪幾人的這番話,古松道長總算是明白,為什麼此前寒虹雪他們會是那樣的失態,乃至是叫出『幸福死了』之類容易令人誤解的話來。

送人以聖級超品級的丹藥和老祖器級別的法寶,這樣的事情,的確是有些匪夷所思、令人難以置信。

如果說,古松道長不是親眼目睹,而是聽某人提說起此事的話,定然會嗤之以鼻、不予相信的。可是現在,事實就擺在他的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不僅是古松道長對此震驚懷疑,寒虹雪幾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在寒虹雪他們看來,就算對方在富有,按理說,是斷然不可能財大氣粗到一下子就拿出了五枚這樣的丹藥和五件老祖器級別的法寶來送人。可是這眼前的事實,卻又由不得他們不信。

這樣的事情,說的好聽點兒,那叫豪爽大氣;說的難聽點兒,可就成了揮霍敗家。

不過,對寒虹雪幾人來說,王明是豪爽大氣也好,是揮霍敗家也罷,都是無所謂的。只要他們能夠從中得到切實的好處,那就足夠了。

玄界匹夫 五枚八轉金丹,他們幾個個宗派能夠各分一枚了,就算這次配合王明圍剿米諾斯會出現大的傷亡,卻也是足以彌補的了,至於那老祖器級別的法寶,雖然他們內心深處真的是很想要,卻又有點兒不好意思要,只能是滿心不甘的選擇推辭。(未完待續。。) 不過,哪怕是得不到那老祖器級別的法寶,這次來給王明助陣,也是賺大發了的。.

古松道長的想法,卻又與寒虹雪五人截然不同。

自從率領清微派投靠了王明,成為了造化門的附庸宗派后,古松道長雖然暫時還沒能夠成為王明的心腹,卻也是知道了許多旁人並不知道的事情。雖然他也不清楚王明為什麼要送給青城派、蜀山派、天一道和全真道等門派如此貴重的一份重禮,但卻知道,王明這樣做,絕對不會是什麼奢侈敗家。

以古松道長對王明的了解,既然王明肯拿出五枚八轉金丹來送人,那麼在他的手裡,至少是有著三四十枚八轉金丹的至於那五件老祖器級別的法寶,當古松道長在看到了許旺后,心頭的疑惑卻也在瞬間釋然了。

在此之前,他也是聽說過許旺在法寶造假方面的天賦,也知曉王明讓他研究、提升贗品法寶品質的事情。想來,此刻拿出來的這五件老祖器級別的法寶,應該就是許旺新近研製出來的贗品

不得不說,古松道長這個人的修為雖然不怎麼樣,但他能夠將清微派這樣一個小宗派經營出一定的名聲來,還是頗有幾分頭腦與能力的。這一次,他卻是猜對了。

在王明的手裡,的確是還有著一批數量不菲的八轉金丹。

王明這些年不說在華夏得到的神料,就說征戰神庭諸多密地得來的寶物就無數。雖然說,這些材料中的一部分,被他用來煉就了金剛身。但剩下了那一部分,卻是大多煉製成了八轉金丹。除去交給家人和弟子之外,在他手裡面至少還有著五份的八轉金丹。每一份,有十二枚之多,就算給了寒虹雪幾人各自一枚。都還剩下了五十多枚。

至於那五件老祖器級別的法寶,也正是許旺新近研製出來的贗品但是,它們的威力,可是不比真品低多少的。只不過,需要像蓄電池那樣,時時充能罷了。而且這贗品法寶里的器靈,皆是被他操控了的妖靈。若是有人想要用這些贗品法寶對付他,只會落得一個被法寶反噬的下場。

王明之所以會拿八轉金丹和老祖器級別的贗品法寶做禮物送給青城派、蜀山派、天一道和全真道等宗派,也不是他一時心血來潮,也不是想要炫耀什麼。而是因為想要用這樣的方法,告訴修鍊界里的那些宗派,只要幫著我王明辦事,就絕對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你們懼怕米諾斯是吧?

你們不願意趟這潭渾水,生怕自己宗派的力量會在這次的行動中受損是吧?

沒關係!

我就用高品的丹藥、高品的法寶做誘餌,勾起你們的**,讓你們的**戰勝恐懼,屁顛屁顛的趕來助陣,幫著一起剿滅米諾斯!

這。就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當然了,王明並不會給每一個前來助陣的宗派,都奉上一顆這樣的丹藥,以及一件老祖器級別的贗品法寶。除了最先趕到這裡的幾個門派外。其餘那些宗派,就算是盡起宗派高手前來助陣,王明最多也只會給他們一點兒王品、帝品的丹藥,或是普通品級的法寶作答謝。

想要更好的丹藥?想要更好的法寶?

那就得看你們自個兒的努力了。

只要能夠在剿滅米諾斯的行動中立下功勞。那麼獎賞絕對是少不了的。如果不能,那就很抱歉了。

可以說,王明在這個時候。贈送八轉金丹和老祖器級別的贗品法寶給青城派、蜀山派、天一道和全真道,就是在做那千金買馬骨的事情。

雖然說,這樣做似乎是在算計這些修鍊界里的宗派。但是,為了能夠儘早的除掉米諾斯,避免這千餘萬無辜百姓遭到傷害,就算是會背上一些罵名、罪名,在王明看來,也是非常值得的

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見寒虹雪五人能夠強忍住心中的**,推辭不受這五件法寶,王明微微的點了點頭,暗道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寒虹雪幾人雖然行事以各自宗派的利益為上,但私德還是不錯的,與這樣的人做朋友,不用擔心他們什麼時候會在背後捅你一刀。

抬手一指箱子里的五件法寶,王明微笑著說道:「幾位掌門,你們這次可是看走眼了。這幾件法寶,並非是真正的老祖器級別的法寶,而是我們造化門新近研製出來的五件贗品法寶。」

「什麼?贗品!」寒虹雪幾人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雖然早就已經料到了寒虹雪五人在得知了這個消息后,會是非常的震驚。但是,當王明瞧見了寒虹雪五人此刻這番目瞪口呆、呆若木雞的模樣后,卻還是有些忍俊不禁。不過,他最終還是強忍住沒有笑出來,鄭重的點了點頭,很是肯定的說道:「沒錯,這五件法寶,都是贗品。」

從一開始,王明就沒有想過要向寒虹雪五人隱瞞這五件法寶是贗品的消息。畢竟,這五件法寶雖然從各個方面來看,都和真品沒有多大的區別。可是,一旦多用上幾次,待到其中儲存的靈氣下降之後,自然就會發現其中的貓膩。與此讓寒虹雪五人自個兒發現,從而對自己生出不滿,乃至是導致同盟的關係出現裂縫,還不如事先就向他們挑明此事,不僅能夠顯示出自己的光明磊落,還能夠顯示出自己對他們的信任。

滿心疑惑的寒虹雪,將箱子裡面那柄約有巴掌大、通體赤紅的小型寶劍給拿了出來,在手中翻來覆去的把玩、驗看了起來。

公孫斬風等人,也都將腦袋伸了過來,好奇的打量著寒虹雪手裡的這柄赤紅小劍。

可是,無論寒虹雪五人怎麼看,都沒有瞧出這柄赤紅小劍哪裡像是贗品無論是這柄赤色小劍中蘊含著的那股浩瀚精純的靈氣,還是那個暴戾強勢的器靈,都和真正老祖器級別的法寶一般無二。

心中滿是疑惑的寒虹雪五人,不由是將目光投向了王明,皺著眉頭說道:「王先生。你該不會是搞錯了吧?這五件法寶,怎麼可能是贗品呢?」

見寒虹雪五人不信自己說的話,王明在啞然失笑的同時,卻也有些自豪。畢竟這些贗品法寶,都是他和許旺的心血,寒虹雪五人瞧不出來,方才能夠彰顯出他們的在造假上的能耐有多高嘛。

王明笑著解釋道:「這五件老祖器級別的法寶,真的是贗品。我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將真品指成贗品送給你們呢?只不過,這五件贗品。用的是我們造化門新近研發出來的一種煉器方法煉製出來的。它們雖然是贗品,但是在威力上面,卻是比真正的老祖器級別的法寶弱不了多少……」

寒虹雪五人卻是越發的不解了,他們的眉頭也皺的越緊了,疑惑的說道:「既然這些法寶的威力不比真正的老祖器級別的法寶弱,那麼它們也就不能夠算作是贗品了嘛……」

「你們先聽我將話說完。」王明呵呵一笑,繼續解釋道:「雖然它們的威力並不弱於老祖器級別的法寶,但它們卻是有著一個很大的缺陷。」

「缺陷?什麼缺陷?」寒虹雪五人連忙問道。此刻他們的一顆心,就像是在坐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的很是難受。

王明從箱子裡面拿起了一件老祖器級別的贗品法寶來,說道:「這些贗品法寶最大的缺陷,就是不能夠持續使用。大概在用過兩三次后,就必須得找一處靈氣充沛的地方。設下聚靈陣,讓其能夠吸收、恢復靈氣。而這個『充能』的過程,少則需要數月,多則需要好幾年。」

聽到王明的這番解釋。寒虹雪五人這才相信,這五件老祖器級別的法寶,並不是真品。而是贗品。不過,在他們的神色中,卻見不到失望,反而是蘊含著一種興奮與激動。

寒虹雪笑著說道:「雖然這些贗品法寶有著不能夠持續使用、需要經常充能的缺陷,但不可否認的是,它們的威力,堪比真正老祖器級別的法寶。有這一點,就足夠了。」

劉萬宗也是點頭說道:「其實吧,這老祖器級別的法寶,對如今的宗派來說,已經算得上是鎮派之寶了。甭說是一年,就算是十年、二十年,也不見得能夠用上一次。所以,這些贗品雖然有需要充能的缺陷,但對我們來說,卻也算不得什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