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您這麼說可就見外了,我和龍嵐像親兄妹一樣,照顧她是我分內之事。」

「嵐兒,我看你這次回來,還帶回了很多新朋友,你也別只顧著和娘敘舊了,快點給娘介紹一下你的朋友吧,別讓你的朋友等的著急了。」

龍嵐看著龍冰倩,伸手拽住母親的胳膊,來到眾天才面前,撒嬌道:「娘,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幾個新朋友。」

「娘,這兩位是南隕神洲南宮家族的兩大天才,這位是南宮飛天,這位是南宮飛宇。」

「原來是南宮家族的兩位公子,失敬失敬,回到你的家族后,請代表我向你們的老祖南宮鼎問好,百萬年不見,還真有點想這些老友。」

南宮飛天心裡一怔:給老祖問好?我都沒有見過老祖,我怎麼問好?老祖豈是相見就見的。

心裡這麼想,嘴裡卻不能這麼說,聽了龍冰倩的話,南宮飛天笑道:「一定,等飛天回到了家族,一定代為轉達前輩的問候。」

當龍嵐介紹到陸青城時,龍冰倩嫣然笑道:「我還奇怪呢!今天怎麼總是聽到喜鵲叫個不停,原來是這麼多老友後人來到了龍族。你家老祖陸天機可是了不起啊!當年身為祖神大人的管家,為驅逐魔族立下了赫赫戰功。」

很快就介紹到了馬通,龍冰倩看著馬通笑道:「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家老祖馬博陽去年還來過龍族,並且還專門提起了你,很明顯,這老傢伙很看好你。」

停頓了一下,龍冰倩再次笑道:「我也很看好你,你家老祖當年,乃是祖神大人兩大先鋒之一,手持一桿神槍,殺入魔祖群中,如入無人之境,現在想起來,還熱血沸騰呢。」

很快就介紹到了尹家三兄妹,龍冰倩更是笑逐顏開,不停地打量著這三兄妹。

「你們是尹智的後人?老傢伙當年是祖神大人的軍師,他還真的不愧是軍師,鬼點子就是多。」 ?龍冰倩的話沒有傳音,在場的人都聽到了她說的話,這些人互相看了看,都為自己家族有這樣的背景自豪。【最新章節閱讀.】

同時他們還想到,這些朋友的祖輩都是無數年的生死之交,到了他們這一輩,竟然再次走到了一起,難道這就是天意使然不成。

這些天才們還在想著心事,龍嵐已經介紹最後一個朋友,來到陸青峰面前,龍嵐笑道:「娘,這最後介紹的一位,想必娘早就聽到過他的大名,他就是如今令魔族聞風喪膽的陸青峰,陸道友。」

其實,還沒等龍嵐介紹到陸青峰,龍冰倩已經注意到了他,身為祖神級別的神獸,其靈魂之力自然十分強大,可就算這樣,她竟然沒有看出陸青峰的修為。

在龍冰倩向自己看過來的一刻,陸青峰稍微釋放出一絲靈魂氣息,感覺到十分熟悉的靈魂氣息,龍冰倩馬上怔在了原地。

在尹家的養魂潭裡,陸青峰的靈魂之力,修鍊到祖神第七個小台階,當他突破到這一境界的瞬間,很多記憶再次恢復過來。

魏波的老祖魏長天,龍族族長龍四海以及龍冰倩,他們在百萬年前,都曾經追隨在他左右,陸青峰這次恢復的,就有這部分的記憶。

陸青峰的靈魂氣息,在龍冰倩腦海里迴旋,她迅速回憶著這道靈魂氣息,很快,異常驚喜之色浮現在臉上。

陸青峰淡淡一笑,沒等龍冰倩開口,馬上向對方傳音過去。

「冰倩,百萬年不見,你還是風采依舊,只是當年受的傷,還沒有完全恢復,是我對不起你們,讓你們受苦了。」

聽到陸青峰的傳音,龍冰倩臉上露出激動之色,她的判斷果然沒錯,真的是祖神大人再次回歸了。

當年,陸青峰是所有人族的領袖,龍族、鳳族、凰族也追隨在他左右,當他恢復了這部分記憶后,再次面對曾經的下屬,自然的顯出一股領袖氣質。

這種氣質,整個隕神星上陸青峰獨有,凡是他的下屬見到,不自然的就要頂禮膜拜。

龍冰倩兩腿一軟,就要給陸青峰施以大禮,如果龍冰倩真的這麼做了,陸青峰就再也不能和這些朋友在一起了,身份決定了這是必然的結果。

「冰倩,當著這麼多晚輩不要行禮,我還想帶著他們到處歷練呢!你這麼做,會把我後面的行程打斷的,我的身份暫時保密吧。」

「對不起,祖神大人,我剛才險些壞了你的事,請祖神大人不要介意,知道您回歸,我實在有點抑制不住自己了。」

知道祖神回歸,龍冰倩強壓著內心的激動,剛流出來的兩行眼淚,唯恐被其他人看到,馬上蒸發乾凈。

「冰倩,你做的很好,我為什麼要怪罪你呢!一會兒我依舊稱呼你前輩,你配合我演好戲,這些傢伙都是鬼精鬼精的,別讓他們看出破綻。」

「祖神大人,讓您叫我前輩,這是對祖神大人的不敬,我想,四海和長天知道了也不會同意的。」

「你們都是顧全大局的人,就按照我說的去做,你就當這是我的命令,必須執行。」

「既然這樣,冰倩遵令就是,只是這樣委屈了祖神大人,以後冰倩再向祖神大人謝罪。」

陸青峰和龍冰倩的傳音,不過是一瞬間的事,二人傳完音,龍嵐也正好介紹完陸青峰。

「陸青峰見過前輩,晚輩早就聽過龍島的大名,這次有幸前來貴寶地,實乃三生有幸,龍族果然氣勢磅礴,恢宏壯觀,真正是人人景仰之地。」

剛聽到陸青峰的話時,龍冰倩心裡有些尷尬,這也不能怨她,這事換做任何一個曾經的屬下,都會有這種感受。

當年,在東隕神洲南部的穆族時,穆族大管家穆長河見到陸青峰,比現在的龍冰倩還要尷尬,龍冰倩比當時的穆長河鎮靜多了。

「陸道友的大名,現在傳遍了隕神星,人人都以見到道友真容為榮,道友能成為我龍族的朋友,是我龍族之大幸。」

「龍前輩,我們之間就不用這麼客氣了,現在,有一位重要的人物,就由晚輩來介紹給前輩。」

龍嵐介紹完了所有的朋友,只剩下冰龍孤零零的站在一邊,陸青峰轉身微笑著看向冰龍。

「龍前輩,這位是冰龍,也是你們冰龍一族的,因為自小就沒有父母,所以,給自己起了冰龍的名字。」

開始的時候,龍冰倩注意力都關注在陸青峰身上,當陸青峰介紹冰龍時,龍冰倩看到冰龍的第一眼,從靈魂深處頓時傳來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

龍冰倩雖然身為祖神級別的神獸,但是,此時同樣掩飾不住激動的心情。

龍冰倩嘴唇顫抖著,盯著冰龍不停地上下打量,她的嘴裡說不出一句話,兩隻眼睛里卻是淚如雨下。

「娘,你怎麼了?他是一條冰龍不假,可是這傢伙太討厭了,剛才要不是因為他的一張臭嘴,龍嘯也不會和他打起來。」

看到龍冰倩的表情,陸青峰馬上猜到了事情的原委。龍嵐看到娘的表情,心裡更是疑惑不解:冰龍雖然稀少,也不至於這麼激動吧。

「嵐兒,不得無禮,娘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收拾起激動的心情,龍冰倩轉身看著這個唯一的女兒,龍嵐對冰龍的態度,讓她心裡很是惱怒。

被龍冰倩一頓訓斥,龍嵐頓時低頭不語,不過,從她的臉上,卻是顯露出了很明顯的不服氣。從她有記憶開始,娘從來沒有對自己這樣過,此時的龍嵐,心裡百思不得其解。

再次看向冰龍,龍冰倩臉上,頓時浮現出溫和之色,看著冰龍的眼神充滿了慈愛。

「孩子,我問你一個問題,還希望你如實回答,你的回答真實與否,將直接影響到你的未來。」

此時的冰龍,和剛才的龍冰倩一樣,在他剛見到龍冰倩時,靈魂深處同樣有血脈相連的感覺。

冰龍心裡馬上浮現出一個念頭,這個女人一定是自己的親人,至於是什麼親人,還有待進一步的驗證。

冰龍的心裡起伏難平,獨自在外漂泊了數百年,今天不但回到了祖地,而且還能親人相認,真要這樣,可謂是雙喜臨門。

聽到龍冰倩的問話,冰龍瞬間變得嚴肅起來,臉上完全沒有了一副賴皮龍的樣子,不用對方提醒,他同樣知道問題的重要性。

「老人家,您有什麼問題儘管問,無論您問什麼,我都會如實相告,絕不欺瞞老人家。」

龍冰倩點點頭,滿意的笑道:「孩子,讓我猜猜看,你是不是從小就生活在北隕神洲的天山山脈?」

在冰龍的心裡,已經肯定了他和龍冰倩之間,一定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經龍冰倩這麼一問,心裡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這個傢伙雖然平時油嘴滑舌,到了現在,說出話來也不再利索了,嘴唇哆嗦了半天,才勉強吐出了幾個字。

「老,老人家,您,您是怎麼知道的?」

五百年前,龍冰倩和龍四海出遊,到北隕神洲時,遇到了魔祖級別的強者追殺,那時的冰龍才只有幾歲,為了不傷及到孩子,把冰龍藏到了天山山脈的一個溶洞里。

一個多月之後,夫妻二人才擺脫了魔祖追殺,等到他們再次返回去尋找冰龍時,冰龍卻是突然消失不見。

因為冰龍的丟失,五百年來,龍冰倩始終以淚洗面,每當想起這件事,內心總是不斷的自責。

也許是上天眷顧龍冰倩,幾年之後,竟然讓她再次懷孕,本來冰龍一族受孕就十分困難,因為這個意外之喜,使龍冰倩心情好了很多。

冰龍的回答,正是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此時龍冰倩的心裡更加激動,只要再有一個問題得到驗證,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就有了準確的結果。

「孩子,你脖子上掛著的這枚玉墜,是從別處得到的,還是始終就在你的身上?」

冰龍脖子上掛著的玉墜,是一塊名貴的四季之玉,隨著季節的變換,散發出不同的溫度,而且,還能隨著春夏秋冬的來臨,在藍、綠、黃、白四色之間不斷的轉變。

龍冰倩心裡得到了第一個答案,冰龍卻是不知,此時他心裡很是忐忑,現在,面對龍冰倩的第二個問題,他心裡更是沒底。

「老人家,這枚玉墜,從我有了記憶開始,就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就算是在生活十分窘迫的時候,我都捨不得賣掉這枚玉墜。」

第二個問題初步得到了驗證,龍冰倩盯著這枚玉墜,並沒有神識掃描,因此,只能看到面對眾人的那一面,是一條冰龍。

因為現在是春天,玉的顏色和冰龍的顏色一樣,看起來不是特別明顯,另外一面背對著眾人,誰都不知道上面雕刻的是什麼。

「孩子,問了你這麼多問題,你不要介意,我只想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老人家,沒問題,您老身為長輩,問晚輩再多的問題,也是理所應當。」

「既然這樣,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孩子,你這枚玉墜的另外一面,是不是雕刻著一個『飛』字。

龍冰倩的話沒有傳音,在場的人都聽到了她說的話,這些人互相看了看,都為自己家族有這樣的背景自豪。【最新章節閱讀.】

同時他們還想到,這些朋友的祖輩都是無數年的生死之交,到了他們這一輩,竟然再次走到了一起,難道這就是天意使然不成。

這些天才們還在想著心事,龍嵐已經介紹最後一個朋友,來到陸青峰面前,龍嵐笑道:「娘,這最後介紹的一位,想必娘早就聽到過他的大名,他就是如今令魔族聞風喪膽的陸青峰,陸道友。」

其實,還沒等龍嵐介紹到陸青峰,龍冰倩已經注意到了他,身為祖神級別的神獸,其靈魂之力自然十分強大,可就算這樣,她竟然沒有看出陸青峰的修為。

在龍冰倩向自己看過來的一刻,陸青峰稍微釋放出一絲靈魂氣息,感覺到十分熟悉的靈魂氣息,龍冰倩馬上怔在了原地。

在尹家的養魂潭裡,陸青峰的靈魂之力,修鍊到祖神第七個小台階,當他突破到這一境界的瞬間,很多記憶再次恢復過來。

魏波的老祖魏長天,龍族族長龍四海以及龍冰倩,他們在百萬年前,都曾經追隨在他左右,陸青峰這次恢復的,就有這部分的記憶。

陸青峰的靈魂氣息,在龍冰倩腦海里迴旋,她迅速回憶著這道靈魂氣息,很快,異常驚喜之色浮現在臉上。

陸青峰淡淡一笑,沒等龍冰倩開口,馬上向對方傳音過去。

「冰倩,百萬年不見,你還是風采依舊,只是當年受的傷,還沒有完全恢復,是我對不起你們,讓你們受苦了。」

聽到陸青峰的傳音,龍冰倩臉上露出激動之色,她的判斷果然沒錯,真的是祖神大人再次回歸了。

當年,陸青峰是所有人族的領袖,龍族、鳳族、凰族也追隨在他左右,當他恢復了這部分記憶后,再次面對曾經的下屬,自然的顯出一股領袖氣質。

這種氣質,整個隕神星上陸青峰獨有,凡是他的下屬見到,不自然的就要頂禮膜拜。

龍冰倩兩腿一軟,就要給陸青峰施以大禮,如果龍冰倩真的這麼做了,陸青峰就再也不能和這些朋友在一起了,身份決定了這是必然的結果。

「冰倩,當著這麼多晚輩不要行禮,我還想帶著他們到處歷練呢!你這麼做,會把我後面的行程打斷的,我的身份暫時保密吧。」

「對不起,祖神大人,我剛才險些壞了你的事,請祖神大人不要介意,知道您回歸,我實在有點抑制不住自己了。」

知道祖神回歸,龍冰倩強壓著內心的激動,剛流出來的兩行眼淚,唯恐被其他人看到,馬上蒸發乾凈。

「冰倩,你做的很好,我為什麼要怪罪你呢!一會兒我依舊稱呼你前輩,你配合我演好戲,這些傢伙都是鬼精鬼精的,別讓他們看出破綻。」

「祖神大人,讓您叫我前輩,這是對祖神大人的不敬,我想,四海和長天知道了也不會同意的。」

「你們都是顧全大局的人,就按照我說的去做,你就當這是我的命令,必須執行。」

「既然這樣,冰倩遵令就是,只是這樣委屈了祖神大人,以後冰倩再向祖神大人謝罪。」

陸青峰和龍冰倩的傳音,不過是一瞬間的事,二人傳完音,龍嵐也正好介紹完陸青峰。

「陸青峰見過前輩,晚輩早就聽過龍島的大名,這次有幸前來貴寶地,實乃三生有幸,龍族果然氣勢磅礴,恢宏壯觀,真正是人人景仰之地。」

剛聽到陸青峰的話時,龍冰倩心裡有些尷尬,這也不能怨她,這事換做任何一個曾經的屬下,都會有這種感受。

當年,在東隕神洲南部的穆族時,穆族大管家穆長河見到陸青峰,比現在的龍冰倩還要尷尬,龍冰倩比當時的穆長河鎮靜多了。

「陸道友的大名,現在傳遍了隕神星,人人都以見到道友真容為榮,道友能成為我龍族的朋友,是我龍族之大幸。」

「龍前輩,我們之間就不用這麼客氣了,現在,有一位重要的人物,就由晚輩來介紹給前輩。」

龍嵐介紹完了所有的朋友,只剩下冰龍孤零零的站在一邊,陸青峰轉身微笑著看向冰龍。

「龍前輩,這位是冰龍,也是你們冰龍一族的,因為自小就沒有父母,所以,給自己起了冰龍的名字。」

開始的時候,龍冰倩注意力都關注在陸青峰身上,當陸青峰介紹冰龍時,龍冰倩看到冰龍的第一眼,從靈魂深處頓時傳來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

龍冰倩雖然身為祖神級別的神獸,但是,此時同樣掩飾不住激動的心情。

龍冰倩嘴唇顫抖著,盯著冰龍不停地上下打量,她的嘴裡說不出一句話,兩隻眼睛里卻是淚如雨下。

「娘,你怎麼了?他是一條冰龍不假,可是這傢伙太討厭了,剛才要不是因為他的一張臭嘴,龍嘯也不會和他打起來。」

看到龍冰倩的表情,陸青峰馬上猜到了事情的原委。龍嵐看到娘的表情,心裡更是疑惑不解:冰龍雖然稀少,也不至於這麼激動吧。

「嵐兒,不得無禮,娘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收拾起激動的心情,龍冰倩轉身看著這個唯一的女兒,龍嵐對冰龍的態度,讓她心裡很是惱怒。

被龍冰倩一頓訓斥,龍嵐頓時低頭不語,不過,從她的臉上,卻是顯露出了很明顯的不服氣。從她有記憶開始,娘從來沒有對自己這樣過,此時的龍嵐,心裡百思不得其解。

再次看向冰龍,龍冰倩臉上,頓時浮現出溫和之色,看著冰龍的眼神充滿了慈愛。

「孩子,我問你一個問題,還希望你如實回答,你的回答真實與否,將直接影響到你的未來。」

此時的冰龍,和剛才的龍冰倩一樣,在他剛見到龍冰倩時,靈魂深處同樣有血脈相連的感覺。

冰龍心裡馬上浮現出一個念頭,這個女人一定是自己的親人,至於是什麼親人,還有待進一步的驗證。

冰龍的心裡起伏難平,獨自在外漂泊了數百年,今天不但回到了祖地,而且還能親人相認,真要這樣,可謂是雙喜臨門。

聽到龍冰倩的問話,冰龍瞬間變得嚴肅起來,臉上完全沒有了一副賴皮龍的樣子,不用對方提醒,他同樣知道問題的重要性。

「老人家,您有什麼問題儘管問,無論您問什麼,我都會如實相告,絕不欺瞞老人家。」

龍冰倩點點頭,滿意的笑道:「孩子,讓我猜猜看,你是不是從小就生活在北隕神洲的天山山脈?」

在冰龍的心裡,已經肯定了他和龍冰倩之間,一定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經龍冰倩這麼一問,心裡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這個傢伙雖然平時油嘴滑舌,到了現在,說出話來也不再利索了,嘴唇哆嗦了半天,才勉強吐出了幾個字。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