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如此膽大包天,還不跪下認罪?」

跟著武向坤衝來的一個隨從甲士遠遠怒喝,帶著一股高高在上的氣勢,不可一世。

武向坤也一拉韁繩,戰馬應勢停滯。他目光落在洛塵身上,微微一震,接著轉向方才怒喝的隨行甲士沉聲道:「向明二弟,將他拿下!」

「不分青紅皂白,就要動手拿人,你們還真是給大周的軍籍將士長臉!」

洛塵冷笑,面露鄙夷之色。

軍隊將士插手地域管轄,且一出現就要對他出手。說這裡面沒有貓膩,打死都不信。

「身為青山鎮官府衙門的武士,他們豈會冤枉你?」

武向坤冷哼一聲:「阻撓官家辦案在前,傷人在後,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嚯地一聲,他親自從馬背上騰空而下,猶如餓狼撲食,凌空朝洛塵壓下。裹著鐵衣甲胄的長腿,猶如一道鋒銳兵器,凶威懾人!

哼——!

洛塵毫不示弱,不敗王拳信手打出,同時一道狂暴的勁氣也灌注腕臂,狠狠朝頭頂轟去!

對方是武師強者,實力至少超過他兩個階別,而且說戰就戰出手凌厲兇狠,必須小心謹慎。不過要想拿下他,也絕對沒有那麼容易。

「好強的力量氣機,武士境的修為怎會有如此威勢?」

武向坤臉色微變,他感受到洛塵只是武士境,但力量卻遠超同級境界。

嗡地一聲,一股浩瀚的真氣力量,猛地灌注腿腳,他再度加力,狠狠掃向洛塵!

砰!

悶響聲中,洛塵感覺如同被泰山壓頂,一道巨大的衝擊氣勁,將他的拳鋒力量化解。若非趁勢後退十餘米,這一擊非得落得手臂筋骨斷裂的下場。

「怪不得如此囂張,竟然擁有堪比武師強者的力量。」

武向坤神色漠然,冷冷一笑:「但你今天遇上我,你的囂張也就到頭了!」

「到頭你大爺!」

洛塵猛地暴喝,猶如離玄之箭,身形朝著武向坤爆射而去。強勁的拳鋒破空聲,震得眾人鼓膜嗡嗡悶響。

對手太過強大,被動防禦絕對會被對方碾壓,主動進攻才是王道!

尤其這個武向坤還是劉振山的表兄,這個時候出現,其中玄機耐人尋味。

「呵呵,好!好!」

武向坤怒極而笑,實力懸殊之下,他沒有料到洛塵竟然還敢主動進攻,簡直是找死。

鏘!

他陡然從背上抽出一柄流金長刀,狠狠斬了出去。巨大的刀鋒破風聲,在金芒閃耀下,更加凶厲駭人!

「拳鎮星河,殺!」

強橫的實力修為,再藉助長刀兵器進攻,凶威更甚。洛塵不敢大意,急忙收住身勢躲避刀鋒,同時施展出斃殺惡虎的招式,突然來了個後空翻再度出拳進攻。

驟然變化,讓人眼花繚亂!

武向坤大驚失色,被洛塵虛晃了一招,等到收刀再斬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但強大實力和豐富的軍中戰鬥經驗擺在那兒,他猛地收斂身勢,調動全身筋骨血肉內潛藏的力量,急速抽身爆退數米才穩住身形。

「大河滔滔!」

洛塵一招佔盡先機,怒喝聲中再度欺身猛攻。而這一次,拳鋒中迸發的不再是單純氣勁,而是強橫無比的真氣力量。

真氣外放!

剛猛氣勁從拳鋒湧出,如同一頭蟄伏的洪荒猛獸驟然出擊,帶著不可一世的凶威,朝著武向坤滾滾轟去!

武向坤實力強大,也只有依靠出其不意的戰鬥手段,才能取得勝算。從主動進攻,到變換招數偷襲,再到施展武師強者才有的手段,所有殺招一氣呵成,只為一擊命中!

此時此刻,置身事外的一群府衙武士和軍籍騎士,也全都看傻了眼。誰都沒有料到洛塵強大如斯,這樣的攻擊他們根本不是對手!

「小子,你惹怒我了,斬!」

不僅是他們,就連被攻擊的武向坤,也驚駭無比。

洛塵的力量竟然達到了真氣外放的程度,這讓他眼中生出無盡的殺機。

呼隆!

金色刀芒划空,一道同樣可怕的殺機震蕩而出,狠狠迎向洛塵轟出的真氣力量!

「連沈飛都不敢與我迎戰被拿下,你一個破敗洛家小子,簡直找死!」

武向坤憤怒無比,接連大吼。

一股比洛塵還要可怕的真氣外放力量,從刀鋒上湧出,煞氣翻滾!

雖然現在反攻時機已晚,但被一個武士逼得如此,讓他暴怒。

無論如何,也不能在手下面前敗在一個低級武者手中。況且他這次違反軍紀出手,就是為了表弟劉振山。

洛塵對劉振山的所作所為,武向坤當然一清二楚。甚至今天的事情,也是和連家一起謀划,為的就是牽制沈家,針對屢次相助洛塵的沈飛,打擊報復。

現在洛塵碰巧上鉤,正好一併拿下。只要關進衙門大牢,剩下就看連家和劉家的手段了。

轟!砰!

恐怖刀鋒瞬間和洛塵打出的真氣力量碰撞,發出震耳欲聾的氣機爆裂聲!

噗!

一口血水噴出,洛塵的身體像是失去控制的破麻袋,直接跌落十餘米。

與此同時,武向坤持刀手臂也震顫不斷,虎口滲出鮮血。身子更像是被彈飛了般,凌空倒飛了出去,嘴角也溢出一縷鮮血。

「拿下他!」剛一穩住身形的武向坤,顧不得擦拭嘴角血水,立即招呼隨從甲士出手。

要不是他修為強大,這一擊恐怕會丟了性命。洛塵不僅攻擊手段驚人,甚至還隱藏了實力。在武士境界竟然擁有真氣外放的能力,這簡直可怕。

但現在不是比斗實力的時候,只要抓住洛塵就一切萬事大吉!

「沈飛已經被他拿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急促喘了幾口粗氣,洛塵才平息體內紊亂的力量衝擊!

武向坤修為強大,再加上這些實力不俗的軍中甲士爪牙,要想從容脫身幾無可能。甚至即便全力出手能夠挫敗武向坤,自己也要丟掉半條命。

情況不明,洛塵打算放棄抵抗。這青山鎮的朗朗乾坤,他就不信還真有人能一手遮天。

一陣金鐵交鳴,洛塵只感覺數道冰冷的刀兵出現在脖頸間,寒意刺骨!

他狠狠吸了口氣,猛地看向不遠處似乎被嚇傻了的六子:「還不快滾!」

現在都已經這種情況了,這殺才還不知道逃命!

而且要是連他也逃不掉,自己和沈飛被抓的消息恐怕就沒人知道了。只要武府張管事得知此事,憑藉武府修士的身份,外人想要對付他們也得掂量掂量。

「滾?」

然而聽到這話,武向坤擦了把嘴角的淤血,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洛塵,接著眼角儘是嘲諷地掃向六子:「你問問他現在還敢滾去哪裡?」

嗯?

洛塵眉眼一皺,一股不妙的感覺急劇升上心頭!

「呵呵!」

這時候,之前被轟斷手腕的府衙武士,面帶冷笑走到近前,伸手輕輕拍了拍洛塵的臉頰咬牙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像是傻.逼一樣,小爺說你死定了你還不信!」

「六子是吧,嗯,你快說說沈家和眼前這個洛塵都犯了什麼罪!」

武向坤沒再理會洛塵,而是似笑非笑看向滿身血污的六子。

神色萎靡的六子掃了眼洛塵,接著又看向武向坤,下一刻像是下了某種決斷,狠狠一咬牙低頭道:「沈家商鋪販賣違禁丹藥,洛塵半途阻撓官府辦案,意圖殺人在前,傷人在後,罪加一等。小人迷途知返,願意做目擊證人,指認罪犯!」

「哈哈,哈哈哈!」

武向坤一陣狂笑,他翻身上馬,目光移向之前被洛塵擊傷的官府武士道:「李捕頭,事情已然明了,後面的事就交給你了!」

「好!好一個罪加一等!」

噗地一聲,又一口鮮血噴出,洛塵眼前一黑,登時暈厥了過去。只不過在暈厥前,他似乎已經徹底明白了過來。 「城主大人,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就等召喚洛塵前來了!」

就在洛塵暈厥被抓的同時,北風城城主府內,老藥師天璣老人正一邊喝著香茗,一邊和城主徐木風侃侃而談。

不久前洛塵意外捕捉到徐慧體內寒疾病源的一幕,讓天璣老人震撼不已!

甚至後來洛塵又依此手段,為不少身患疑難雜症的患者找到了治癒的辦法。

徐慧體內的寒疾,只要能夠鎖定病灶所在,抑制病源滋長,剩下的就是用藥慢慢調理就可恢復了。但問題是,徐慧體內的病源位置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不停轉移。

「小傢伙真有這等手段?」徐木風虎目微動,濃眉大眼不怒自威。

老藥師的藥石醫術遠近聞名,連他都沒辦法,誰敢相信一個毛頭小子比他還有手段?

不過對此天璣老人卻是異常肯定,他神色鄭重地點頭回應道:「確實如此,我需要他!」

這段時間以來,為了能夠徹底根治此症,天璣老人查閱大量古籍,找到了一種結合金針刺穴的手段,籍此來鎖定病灶位置。

而在施針鎖定之後,還要想法清除病源。而洛塵的手段,正好可以協助鎖定和清除!

「來人,立刻傳訊青山鎮武府,讓那個洛塵來見我!」

徐木風稍稍沉吟,噌地起身,立即對大殿門口的一個侍衛揮袖道。

徐慧是他的獨女,多少年來為了醫治寒疾頑症,簡直操碎了心。既然現在有人找到了能夠根治的可能,不管如何都要試一試。

「洛塵!洛塵!快醒醒!」

與此同時,青山鎮府衙大牢內,鼻青臉腫的沈飛正用力拍打著鐵牢,焦急呼喊!

沈飛怎麼也沒有想到,被人在家族商鋪內圍捕到這裡沒多久,洛塵竟然也被押了過來。

而且看樣子,嘴角帶著血跡的洛塵,傷勢比他還要嚴重。他雖然鼻青臉腫難看了點兒,但只是皮外傷,可洛塵一看就是受了內傷。

陰謀!這絕對是一個大陰謀!

沈飛已經完全意識到事情沒有表面那麼簡單,說什麼家族商鋪兜售違禁丹藥,全他媽是借口。不早不晚,為何要在家主父親離家後來查?

他沈家從來沒有兜售過短時間激發修士潛能的烈性丹藥,為何突然在商鋪內搜出了一瓶?甚至現在洛塵不明不白也被人鎖進了地牢?

咳!咳!

迷迷糊糊中,洛塵察覺像是有人在叫他。微微睜眼的時候,感覺喉頭難受,一陣急咳!

「塵兄,你可算醒了!」沈飛頓時長舒了一口氣。

洛塵已經昏睡了一天一夜了,要是再不醒來,很可能就是受創傷勢惡化了。

呃!

洛塵發現自己身處黑漆漆的牢房內,手腳上都被套上了生鐵打造的枷鎖,結結實實被捆在一根十字木樁上。

他感覺臟腑內疼痛無比,渾身無力,努力聚集目力才看清發聲之人是沈飛。

沈飛也被關押在隔壁的鐵牢內,四周鐵牢還關押了十幾人,此時全都瞪著黑洞洞的大眼,倚在牢門縫隙處直溜溜地好奇盯著他。

「這是哪裡?兄弟你果然被人……!」看著一雙雙無助的眼神,洛塵心中無比震動。

「青山鎮府衙大牢!」沈飛還沒回答,另一個牢房內一個老頭道:「小子你真有種,竟然把府衙李捕頭的腕骨都打斷了,厲害!」

洛塵被關進來時候,牢房內眾人從那些衙門小吏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

阻撓官府辦案,重傷府衙捕頭,甚至意圖殺人。這樣的罪名加身,洛塵這輩子恐怕都別想再出去了。

「你受傷了!」沈飛開口,臉色無比沉重:「到底怎麼回事?」

他因為家族商鋪被人栽贓陷害而抓到了這裡,即便洗脫不掉罪名,大不了吃些苦頭,再多交些罰金破財消災。但洛塵是為了他才受到了牽連,無法脫身是小,很可能還會遭受大難。

因為洛塵被關進來沒多久,當時在沈家商鋪曾出手對付他的軍籍甲士武向明,也出奇地光臨了府衙鐵牢。

武向明和武向坤都是劉振山的表親兄長,他們插手地方事務跑前跑后,要是沒有貓膩那才見鬼了!

不過對於這些,洛塵早就猜測到了,他看了眼面帶憂色的沈飛:「小傷倒是不妨礙,可恨的是你沈家的那個下人奴才……!」

簡單又聊了幾句,洛塵便開始運轉丹田氣海,療傷修鍊起來!

只要不是傻子,誰都看得出來,他們這次是中了別人圈套。現在這種情況,想再多也是枉然,唯有強大實力,才能更好地應對未知的困難。

洛塵同時催動兩大脈輪,一邊恢復和武向坤對戰時的內傷,一邊錘鍊強化真氣力量!

幾乎剎那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異常的氣息波動。

但眾人微微錯愕之後,登時又嘆息連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