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雖然自己的確不懂丹道,但被一個弟子當作眾人如此奚落,雲山海臉上也有些掛不住的意思。

不過就在雲山海正要發怒之際,厲叔卻喝斥道,「逸晨,不得無禮,技各有專精,雲長老不懂丹道,你好好解釋就可,切莫失了禮數……」 切莫失了禮數?

厲叔的確是在責斥李逸晨,但在責斥李逸晨沒有禮數,卻肯定了雲山海不懂丹道,雖然用技有專精來說明,雲山海不用丹道情有可原,但事實上,卻是在暗指,雲山海不懂丹道還在這裡指手畫腳!

看著這兩人一唱一和,雲山海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起來!

僅僅是李逸晨這樣說,有說是年少不懂事,但此話從厲叔的嘴裡說出來,性質就變得截然不同了。

「厲長老!」雲海山聲音略顯沉重的喚了一聲后說道,「既然你覺得李逸晨有著丹道天賦,那我也相信你身為丹峰長老的眼光,只不過萬一將來李逸晨丹道天賦卻並非你吹噓的這麼強呢?」

「雲長老誤會了,厲長老只是覺得你不太了解丹道,但並沒有說我天賦真的有多強啊,在說看走眼也是正常之事嘛,畢竟雲遊峰上,也不是每個弟子都特彆強吧!」李逸晨微微一笑道,「雖然我剛加入荒神堡不久,但我多的不敢說,打敗雲遊峰上一敗的弟子,我還是沒問題的嘛!難道能說明雲長老挑選弟子的時候,也沒有眼力嗎?我們也不可能因為這個就要雲長老給個說法吧?」

打敗雲遊峰一半的弟子!李逸晨到不是說什麼大話!

荒神堡招收弟子乃是以神遊境後期為門檻,遇到各方面有所特長者可放寬到神遊境中期,雖然神遊境後期與合體境看似只有一步之差,但想要突破卻不是那麼容易。

可以說李逸晨若非服用過混元金果,直接無視境界之間的壁障,哪怕如今在火之奧義上有極大的突破領悟,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突破到合體境。

所以哪怕是荒神堡招收弟子已經經過了層層篩選,但並不是說每個人都能在短在時間內突破到合體境,甚至有些人如果不能感悟到那一層,就算上百年也未必能突破。

其實這樣的現象在每個勢力來說都是存在的,相比起來,荒神堡能有近一半的人突破已經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

但這個成績被李逸晨如今這麼一說,似乎又一下子變得十分的不堪起來!

李逸晨在加入荒神堡的時候的確只有神遊境,但如今卻突破到了合體境,按這個事實來說,李逸晨這番話到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你……」雲山海被李逸晨氣得不知如何說下去,只得對著厲叔說道,「他的丹道天賦厲長老應該心裡有數,至於如何處理,還請厲長老慎重!」

「雲長老不先回去慎重一下你的雲遊峰嗎?」李逸晨自然也知道此時以厲叔的身份不便回應,當然就只得自己站出來。

畢竟自己如今的身份就是一個弟子,那麼失點禮數也無所謂,但若是厲叔來回應,那麼性質也就有所不同了。

哼……雲山海自然也意識到的這樣的情況,但此刻厲叔不發言,以他的身份與李逸晨這般爭執,自然有失風度,冷哼一聲之後當即轉身離去。

其他長老似乎也嗅到雙方之間的火藥味,抱著遠離是非之心,此時自然也一個個告辭而去。

丹峰上雖然不少弟子對於李逸晨兩次煉丹炸爐心中頗有微詞,但看著哪怕面對雲山海,厲叔也那般維護李逸晨此刻自然也不敢多說什麼。

「最近千蘿花的葯田是誰在打理?」外峰之人離開后,厲叔開口道。

「回厲長老是弟子!」雖然不知道厲長老為何會問起此時,但其中一人名弟子還是站了出來。

「最近千蘿花的生長好像不是太好!」厲叔微微一頓道,「史鵬,你這段時間去指點一下如何培育千蘿花吧!」

「弟子遵命!」被厲叔點將,史鵬自然不敢拒絕,只不過此刻低頭下去的臉上卻充滿著恨意。

千蘿花,不過是合體階初級藥材中最為普通的一種,根本沒有太多的價值,可以說若非為了平衡丹峰上藥材之間的氣息,根本不可能去種植此花。

可是如今師尊卻讓自己去指點培育!而且還是這段時間,沒有明確指示,那顯然是在說,若是沒有師尊的召回,自己就暫時只能活動在千蘿花的葯田區域了。

自己堂堂丹峰弟子去做這些事,傳出去不知其他同門會笑成什麼樣子!

但史鵬同樣明白,這是師尊的警告,對於自己剛才主動站出來的那番話的警告!

也正因為明白了厲叔的意思,史鵬內心才更加的不爽,他萬萬沒有想到,為了一個李逸晨,師尊會居然如此的責罰自己。

雖然整個過程李逸晨什麼也沒做,但此刻在史鵬的心裡,李逸晨卻已經成為心頭大患,只不過他更明白的是,此刻他不能先隱忍,因為他深知自己師尊的性格,若是自己再有表現,到時李逸晨沒被逐出丹峰,自己到可能先被逐出去了。

厲叔有些意味深長地看了史鵬一眼,接著對李逸晨說道,「跟我來!」

李逸晨自然又只得跟在厲叔身後,緊隨而去。

「先把這顆丹藥服下!」走出眾人的視野,厲叔拿出一顆丹藥給李逸晨。

也許是有過之前絕情居中烈火那一幕,李逸晨接過丹藥先是不著痕迹檢查一番,確定沒有問題這后再吞下去。

不得不說,厲叔能掌管丹峰,其本身丹道果然也非同一般,雖然藥力不如任空的丹藥那般神奇,但李逸晨服下之後,還是感覺全身透著一股舒暢,同時經脈也充斥著一種癢麻麻的感覺,彷彿此刻藥力正在修復著自己受傷的身體。

「你這次是怎麼回事?我感覺空氣中的藥力似乎相當純正,按理不應該會炸爐啊!」見李逸晨氣色有所好轉,厲叔開口問道。

以厲叔的丹道造詣自然有著比那些弟子更深的感受,而此刻面對著厲叔的提問,想著厲叔對自己一直以來的支持,李逸晨到也不好意思欺瞞於他。

雖然李逸晨也知道,厲叔對自己的支持並非是因為與自己的交情,但無論如何,自己終歸是真正的受益人。

「我對本命真火有了一些新的感悟,然後重新嘗試煉丹,結果因為火力太強超出丹鼎的承受範圍,所以才炸爐了!」李逸晨不由解釋道。

當然對於自己煉丹炸爐的原因可以解釋,但是對於自己體內還有涅槃真火之事,李逸晨到也沒有提起。

「什麼?你是說你煉丹時候的力量超越了丹鼎的承受力?」聽聞,厲叔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身為丹峰掌控者,他自然知道獨立小院中的丹鼎是何等級別,雖然算不得什麼好貨,但就算是合體境後期力量者想要在煉丹的過程中絲毫不犯錯,而憑藉著其內部的強大力量沖爆丹鼎,那個機率也是小的可憐。

「好像是這個樣子的!」李逸晨自然也知道這個情況似乎有些驚人,但他確實又不忍心欺騙厲叔。

「跟我來!」看著李逸晨眼中的肯定,厲叔不再多話,當即帶著李逸晨急步而去。

如果一切真如李逸晨所說那樣,那麼可以說李逸晨之前所說的炸爐也是一種天賦,那就不是什麼虛言了,而是實實在在的大實話。

厲叔將李逸晨帶到荒丹大殿旁邊的煉丹室內,揮手之間一樽丹鼎飄飛而出,落在地面不帶半點聲勢,但李逸晨卻能感覺四周的空氣彷彿一下子提升了許多一般。

「你用我這個丹鼎試試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在旁看看,當然如果你介意的話,我也可以迴避!」雖然知道煉丹師在煉丹的時候對於有人旁觀會有所忌諱,但厲叔覺得又有些好奇李逸晨是如何能達到以力炸爐的,一時心癢,不由提出這個要求,不過他還是給李逸晨留下了選擇的空間。

「厲叔要是承諾萬一我把丹鼎煉炸了不讓我賠,那就行!」李逸晨不由開著玩笑說道。

不過在厲叔拿出丹鼎的那一刻李逸晨自然也能感覺到此丹鼎的不凡,他自然也明白這個品階的丹鼎根本不是自己現在的能力所能煉炸的。

「你若是能把此鼎煉炸了,十年之內我把丹峰交給你!」厲叔自然聽得說李逸晨其實已經同意旁觀煉丹,當即亦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畢竟不要說煉炸自己的丹鼎,如果真如李逸晨所言,之前的那個丹鼎乃是他煉炸的話,那麼李逸晨的丹道天賦絕對超越如今丹峰的所有弟子,而有著這樣的天賦,將來執掌丹峰自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是藥材!」厲叔說著又拿出一個儲物袋給李逸晨。

「這裡還有呢!」李逸晨當即將之前厲叔拿給他的那個儲物袋拿了出來。

厲叔不由眼中閃過一絲意外,自己當初給李逸晨的是三份藥材,第一次因為不熟悉自身本命真火之力而失敗,而第二次李逸晨雖然炸爐,但空氣中流淌的那份藥力自己可是有所感受,如果說李逸晨僅一份藥材就煉到那般效果的話,這不得不說,李逸晨縱然真的沒有炸爐的實力,估計煉丹天賦也真的不會差到哪裡去。

「那你開始吧!」見狀,厲叔也不在多說,顯然此刻他也極為希望得到真正的答案…… 既然對於厲叔沒有隱瞞之心,同時心裡又急切的想要嘗試一番自己的感悟是否真的有效,李逸晨自然也不會再客氣。

而且李逸晨更清楚,厲叔之所以想要留下來看自己煉丹,除了對自己煉丹的好奇,同時也是怕自己再搞出炸爐之事。

如今他在旁邊觀察,若是真的出現炸爐的前兆,厲叔也方便即時出手相助,哪怕最終導致藥材報廢,但也不至於再搞出炸爐那等驚天動地之事嘛。

微微點頭,簡單的熟悉了一下丹鼎的陣法情況,李逸晨丹訣一引,無數的藥材立刻飛入丹鼎之內。

雖然與任空在狐族的時候有過深入的交流,但李逸晨一直以來的煉丹手法卻不是一時能更正過來的,雖然仍然能詮釋著如今他對丹道的理解,但看上去多少還是有些拙劣,尤其是在厲叔這等丹道大家的眼中,乍眼看上去,厲叔也在心裡微微搖起頭來。

可以說,整個丹峰哪怕剛剛加入的看守葯田的弟子來操作,手法上應該都會比李逸晨要高級一些。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厲叔的眼中卻時而閃過精光!

李逸晨的手法的確拙劣,甚至許多手法完全可以用更加簡單的方式來完成,但李逸晨卻要分解成好幾個丹訣。

可是細看之下,厲叔卻發現李逸晨的手法雖然不是最佳,但組合起來,詮釋出來的他對丹道的理解,似乎居然有著不弱於自己那三個弟子的意思,這一發現令厲叔感覺似乎李逸晨炸爐真的可能只是例外。

畢竟丹訣手法,這些可能是因為所處的環境而學習的不同,但對丹道的領悟這才是真正的根本,同樣這個東西除了自己的領悟和摸索之外,旁人根本幫不了太多。

甚至厲叔接下來發現李逸晨的有些手法雖然看上去還是拙劣不已,但表現出來的丹道,卻連自己都要認真去思考一番,而且在這個思考的過程中,似乎自己也能得到一些感觸。

不過當李逸晨開始提純藥力的時候,厲叔似乎也忘記了關注李逸晨的丹訣,而是把精力都集中在李逸晨的本命真火之上。

本命真火!絕對是個好東西,這與催動天道力,藉助法則之力而演化出來的道火有著本質區別,但同時又高出數個層次。

縱觀整個丹峰弟子一輩中,也僅僅只有丁敏喚醒了本命真火,而丁敏能做到這一步,也是因為自己把她搶回來不久就發現她有不俗的煉丹天賦,所以才從小就一直加倍這方面的培養,各種天才地寶更是不知道砸進去多少,才讓丁敏能做到這步。

但丁敏早已達到合體境中期的境界,與李逸晨這個初入合體境便能喚醒真命真火的變態相比,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雖然知道李逸晨應該是得益於天陽火源與龍焱草的關係才喚醒本命真火,但不管他是通過什麼方法喚醒,厲叔知道無論是作為武者還是煉丹師的身份,一旦喚醒本命真火,那麼他自身的實力都將會得到一個質變。

而且此刻厲叔同樣感應到了,李逸晨的本命真火遠比丁敏的要強大的,因為他能清楚的感應到,李逸晨的真火中除了天陽火源和龍焱草的氣息之外,還有另外一股力量。

雖然此時他無法分辨出那是源於鳳族的涅槃真火之力,但厲叔卻能判斷出,那股力量絲毫不弱於其他兩股力量,這說明李逸晨在此之前應該也另有自己的機緣。

不過很快厲叔便不再有多餘的念頭,因為此刻他的確感覺到李逸晨的本命真火相互助推之下爆發出來的力量的確無比的驚人,同時在李逸晨丹訣的引導之下藥力也被提煉的無比精純起來。

雖然當年也在機緣巧合下,在合體境初期亦喚醒自身的本命真火,但厲叔也不得不承認,哪怕是當年的自己來煉這麼一爐丹,也無法把藥力提純到李逸晨的這個程度。

此時厲叔也真的相信,最後這一次炸爐的確是李逸晨煉丹的力量超越了丹鼎的承受力而導致的。

不過雖然如今力量強橫,但厲叔拿出來的丹鼎又豈能普通,任由著強橫的力量衝撞其中,丹鼎卻巋然不動,感覺到丹鼎強大的承受力,李逸晨亦完全進入佳境,此時甚至他都忘了厲叔還在旁邊觀看。

整個人完全沉澱在丹道與火之奧義的世界之中,憑著本能的打出一記記丹訣,又包含著李逸晨兩世為人以為對丹道的所有理解。

時間不住的推移,李逸晨越發的興奮之際,厲叔卻越來越是震驚,哪怕執掌丹峰有些年頭了,但厲叔卻從未見過有如此天賦的晚輩。

不過,從李逸晨表現出來的對丹道的領悟,厲叔甚至有一種感覺,在某些方面,李逸晨表現出來的東西使得自己都不能把他當作晚輩來看待。

而且其中有些細微之處的處理更令厲叔想到了某個人!一個改變他一生命運的人!

厲叔的確有著不俗的煉丹天賦,但這個世界,有天賦之人何其之多,而能在自己天賦的領域取得成就的卻是鳳毛麟角,因為天賦不等於成功,只有被挖掘出來,被激發開來的天賦才能讓人通往成功。

年少之時,厲叔無意間偶遇一丹道前輩,得到指點三年,方造就這一生的成就,可是如今厲叔卻在李逸晨的手法中看到幾分那位前輩的痕迹。

當年厲叔其實更想拜那位前輩為師,奈何自己的天賦還不足以入對方法眼,但即使如此,在厲叔的心中也早已把那人當作自己的師尊。

「應該只是巧合吧!」雖然心中有了幾分猜疑,但想到自己事後得知的那位前輩聽身份之後,厲叔不由暗自提醒道。

畢竟如果李逸晨真的能和那位前輩拉上關係,那麼仙劍宮的危機他又何需來藉助荒神堡的力量。

別看荒神堡如今在北州還算過得去的勢力,但若惹得那麼前輩不滿,只怕不出半月,荒神堡也將陷入舉步唯堅的困境之中。

不過就在厲叔的思維被拉回到當年之時,隨著一聲轟響,一排赤紅之光破鼎而出,衝天而起,接著隨著李逸晨丹訣一引,直接飛入李逸晨早已準備好的丹瓶之中。

「來我看看!」雖然全程目睹了李逸晨的煉製過程,但此刻的厲叔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成丹的情況。

李逸晨將丹瓶遞過去,厲叔隨手抖,丹藥從丹瓶滾出,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拖住,並著一排懸於半空之中。

這……雖然已經看出李逸晨這一爐丹的不凡,但看著丹藥之上如同游龍一般不斷滑動的紋路,厲叔還是再次一驚。

成丹十顆,可以說這已經是自己所給的藥材的極限,其中更有七顆丹蘊三紋,三顆丹蘊四紋!

丹蘊,只有丹藥的品質達到某種程度之後,方可滋生,哪怕只是一紋丹蘊也比普通丹藥的藥效強上數倍,可是如今李逸晨卻煉製出三紋乃至四紋。

厲叔知道哪怕以自己如今的造詣,同樣的藥材,同樣的條件,頂多也只能達到這樣一個程度吧。

而如今丹峰年青一輩中,也就自己那三個弟子偶爾能煉製出蘊紋神丹,但哪怕出現一紋丹蘊,他們也會興奮不已,也會急著來給自己彙報。

可是李逸晨這如同演練的過程便直接煉出三紋乃是四紋的神丹!

而且目睹了全部過程的厲叔更知道,李逸晨強於他們的不僅僅是煉丹的天賦,同時對於丹道的領悟,李逸晨也已經把他們遠遠的甩在了身後,甚至比起丹峰上的一些長老,李逸晨如今也是只強不弱。

可是李逸晨如今才合體境初期啊!在這個基礎上達到這樣的境界,可以說李逸晨若是將來把重心放在煉丹之上,其未來必定超越自己,成為北州煉丹第一人!

甚至還有機會角逐天崖海閣中的丹榜排名!

「今日之事不可對任何人提起,同時以後不得輕意在公開場合煉丹!」片刻之後收起心中的震驚,把丹藥收回遞給李逸晨的同時,厲叔一臉凝重的說道。

李逸晨的丹道已經不是天才兩個字可以形容的,這絕對是妖孽一級,但以他如今的修為,若是被別人得知那麼等待他的只有兩種命運,那就是要麼被別人捋走,成為煉丹工具,要麼就是被有心人直接扼殺!

「有什麼嚴重?」李逸晨雖然對於自己的丹道有著一定的自信,但他仍然沒有想到自己還是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畢竟以李逸晨的老道,自然也能聽明白厲叔這番話中的含義!

「聽說過道丹谷嗎?」看著李逸晨有些不信自己的話,厲叔當即開口反問道。

「天崖海閣道丹谷?傳說過天域丹道第一勢力?」對於這個地方,李逸晨到不陌生,因為當初在狐族認識的任空便是出自道丹谷,而在任空的留書中也說過,若是自己有空,可以到道丹谷去找他。

「以你如今的天賦與能力,哪怕進入道丹谷,估計也能直接成為核心弟子來培養!」提及道丹谷,厲叔眼也閃過幾分嚮往之心,隨即突然心思一轉又說道,「你有沒有想過加入道丹谷,若是你願意,我可以為你引薦一番,雖然我不保證一定能成,但對於你來說,至少是一個機會……」 「道丹谷?我現在走不太合適吧!」也許其他丹峰弟子,或者說任何一個煉丹師聽到這樣的好事,都難以找到拒絕的理由,但李逸晨顯然並沒有當一回事。

畢竟若是自己的天賦真的能夠達到道丹谷的要求,那麼自己到時讓任空引薦,肯定效果也不會比厲叔的引薦差到哪裡,所以李逸晨到也不是太過在意。

「這到也是!看樣子仙劍宮沒有徹底安全下來,你也不會太過安心!」厲叔其實話一出口,心中就已經暗暗後悔起來,如今見李逸晨如此一說,到也放心不少。

畢竟如今李逸晨如今雖然人在荒神堡,但是他的心更多的還是傾向於仙劍宮,若是此時真的把他送入道丹谷,那麼將來就算李逸晨有所成就,得到好處的也是仙劍宮。

想要荒神堡利益最大化的話,那麼只有讓李逸晨對荒神堡也多出一些歸屬感,到時以李逸晨如今對仙劍宮的態度來看,將來荒神堡也肯定會得到更多的彙報。

最初衝動說出那些話,乃是厲叔站在一個純粹的煉丹師的角度,他希望有天賦的人得到更好的修鍊環境,而冷靜下來的厲叔同樣也想到自己荒神堡長老的身份。

雖然這樣可能會延遲李逸晨進入道丹谷的時間,但是在李逸晨煉丹的過程中,厲叔還是看得出李逸晨在一些細微之處因為經驗的原因,李逸晨處理的還是不夠圓潤,而這段時間中,自己正好可以幫助李逸晨打牢這個基礎,到也不算浪費李逸晨的時間。

不過實際上,李逸晨並非經驗不足而處理得不夠圓潤,而是因為他幾乎沒在天域煉過丹的他,還帶著一些聖域的習慣,但聖域的藥材品質肯定不如天域,那麼適用於聖域的手法放在天域,自然會表現得有些不足。

不過即使沒有厲叔的指點,李逸晨只要不斷的煉丹,以他的丹道天賦,相信也用不了多久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當然這一點厲叔並不清楚,同樣李逸晨也根本不知道厲叔的想法。

煉丹已經完成,自然也沒必要繼續留在煉丹室,說話之間兩人也從煉丹室中走了出來。

「參見師尊!」兩人剛走出煉丹室,丁敏便急步走了過來,行禮之間神色卻有些不太正常。

「怎麼了?」一手把丁敏帶大,厲叔自然也看出丁敏似乎有什麼急事。

「那個……雲遊峰的幾個弟子過來要找李師弟的麻煩!」從之前的經歷,丁敏自然也看得出厲叔是多麼的看重李逸晨。

「還反了天了!」厲叔不由臉色一沉。

雖然之前自己與雲山海也有舌槍唇劍,但大家都有控制這個度,如今雲遊峰的弟子居然找上丹峰,那就已經不僅僅是針對李逸晨,而是對丹峰的一種挑釁了。

何況如今親眼目睹了李逸晨丹道造詣的厲叔,如今自然更不容李逸晨有半點閃失。

「師尊……」看著師尊就要發火,丁敏提醒到,「半個月前雲長老在雲遊峰便宣布閉關,而且在他閉關不久之後,雲遊峰神遊境弟子幾乎全部閉關!」

面對丁敏的提醒,厲叔不由停起抬起的腳步,雖然任誰都看得出雲山海閉關乃是有意為之,但如今弟子之間的爭執,若是厲叔再出面,那也就不合適了。

至於為何雲遊峰神遊境弟子皆閉關,那很明顯是針對李逸晨之前狂言的他要打敗雲遊峰一半的弟子。

如今神遊境都閉關了,剩下的便只有合體境了,那麼剛剛突破到合體境初期的李逸晨還能打敗雲遊峰一半的合體境弟子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