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幫蠢貨!別聚集在一起,快散開!」

眼看著那輪彎月就這麼在族人當中炸裂肆虐,後方的魔鐸見到之後,頓時氣急敗壞的大吼一聲,隨即整個人也暴掠而起,尖銳的利爪微微一攏,一團帶著腥臭氣息的青色光團旋即凝聚成型!

「寂滅毒雷!」

手掌朝著空中一拍,青色光團急劇扭動,迎風化作一道猙獰的青魔蜥蜴,大張著巨口,朝著空中的納蘭蝶雨吞噬而去!

關注官方微信(ap_),《火焰傳奇》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拉!——21359+d9k2s+13800567——> ?這是青魔蜥蜴族引以為傲的劇毒殺招,同層次的對手一旦沾染上哪怕一絲的毒素,頃刻間就會命喪黃泉,而魔鐸正是因為十分忌憚納蘭蝶雨的修為和手中的兵刃,故而才會一上來就這麼的全力以赴,企圖以獅子搏兔之勢將納蘭蝶雨格殺在當場!

半空中那龐大的青魔蜥蜴光影愈發變得真實起來,令人作嘔的腥臭氣息相隔很遠的距離時,就已經讓身處在半空之上的納蘭蝶雨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嬌艷欲滴的青色是毒素最為聚集的地方,那青色甚至都將青魔蜥蜴光影周邊的空間都浸染了一片!

而在面對魔鐸如此殺招將至的時候,身處在半空之上的納蘭蝶雨。忽然間,那纖細的腰肢一扭,手中驚空刃似是乳燕歸巢一樣重新收攏於自己的腰際一側,身體表面忽然間迷濛上了一層璀璨的銀色,身體微震,一層銀色光波漣漪瞬間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而隨著這層光波漣漪的擴散,同時一種詭異的禁錮立場也在悄然間建立起來!

「斬字三道·極真斬空!」

這是納蘭蝶雨這個劍神血脈後裔家族,世代傳承的劍典絕藝,有著禁錮控場效果的斬字三道之中的第一式!

果不其然,當禁錮的立場完全建立起來之後,那龐大的青魔蜥蜴光影突兀的便停滯在了半空中,雖然這種詭異的停滯,僅僅只是持續了三次眨眼的時間而已,但是這對於納蘭蝶雨來說,三次眨眼的時間已經足夠她做出任何應對的手段了!

持著驚空刃的手翩然一翻,便將驚空刃倒持在了掌中,身形一晃果斷的加速開來,只見納蘭蝶雨猶如一道銀色的流光一般,瞬間沖入了青魔蜥蜴群當中。

手中驚空刃上下翻飛,銀色的人影極速在眾多的青魔蜥蜴當中衝刺著,左突右閃,道道彎月一般的弧光不斷地收割著鮮活的生命!

有風自南 「散開! 風過情海城 組毒牢陣!」

眼看著自己的攻擊無效之後,魔鐸氣急敗壞的極速閃身來到了眾多族人的大後方,仰頭一聲大吼,同時命令說道。

「吼…吼!」

一邊倒的狀況再加上橫飛飈射的血液,血腥的場面,不禁深深的刺激到了在場所有青魔蜥蜴內心深處的獸性和野性,而在聽到了魔鐸的命令之後,一個個全都與不約而同的仰頭大吼起來,同時一縷縷濃厚的碧綠的似煙霧一樣的東西,開始從這些青魔蜥蜴的頭頂處升騰而起,分散開來的青魔蜥蜴們,三三兩兩的站在納蘭蝶雨的周圍,而升騰起來的碧綠毒霧聚合在了一起,在納蘭蝶雨的頭頂之上,快速的形成了一片碧綠的毒雲,無孔不入的朝著納蘭蝶雨擠壓而去。

而這一次,頭頂上的碧綠毒霧還未臨身,納蘭蝶雨僅僅只是嗅到了一絲氣息后,整個人就已經開始控制不住自己的吐納了,急促的呼吸甚至也不能補充身體的所需,心跳的異常快,有種蹦出來的衝動,這種凝聚了眾多青魔蜥蜴之力的毒霧,可見毒力瞬間飆升到了一個多麼可怕的地步!

「蝶雨啊!師傅今天傳你一個保命的招式,學會這個后,你就啟程去葬骨山,盡你所能摘取到一枚神魔果實,師傅要是所料不差的話,這一次誕生出來的神魔果實,有著很大的幾率會產生出一枚和刀兵有關的果實來,這對於我們這種專修劍道之路的修者來說,那可是無價之寶啊!」

身處此時險境的納蘭蝶雨,腦海之中電光火石一般的回想到了自己來時,自己的師傅戰帝帝釋天的臨行囑託來。

「雖然說是一個保命的招式,但是為師一向認為唯有全力的進攻,才會迫使對手露出破綻,而當對手有了破綻的時候,我們才可能尋機而退,所以這一招同樣是一個頗具攻擊性的招式,為師叫它一字居合!」

而當納蘭蝶雨回想到這裡的時候,忽然間納蘭蝶雨右掌一翻,啪的一聲,便將驚空刃重新插回了鞘中,雙手上下一翻一倒,一手握著劍柄一手握著劍鞘,劍尖的部分朝上,就這麼將其立在自己的身前,一動也不動的像是陷入了某種冥思狀態一樣!

「哼!放棄抵抗了嗎?」

遠遠的,魔鐸便是觀望到了此時納蘭蝶雨的狀態,見到她竟然將最具殺傷力的兵刃收攏於鞘中后,魔鐸不禁冷冷的笑了!

「殺了她,為青剎長老報仇!」

遠處,魔鐸手掌朝著地面一壓,格殺令隨即發出。

「轟!」

隨著魔鐸的一聲令下,那聚集了最為猛烈毒素的碧綠毒霧,真的是演化成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形狀,轟然間朝著納蘭蝶雨坐落而下,可怕的碧綠毒牢,瞬間便將納蘭蝶雨的身影無情的吞沒了!

「一字居合斬!」

殘忍且得意的笑容還未在魔鐸的嘴角處綻放,這時候就聽到從毒牢當中,忽然傳出了納蘭蝶雨的一聲輕叱,只見那四四方方的毒牢忽然間開始了急劇的蠕動,令人瞠目的是,龐大的毒牢,忽然間就這麼收攏了起來,像是被一種神秘的力量瞬間壓縮成了一個點一樣,一抹米粒大小的碧綠光芒,懸停在納蘭蝶雨身前的驚空刃面前,似一個點綴物一般神奇瑰麗!

「鏘!」

甚至很多青魔蜥蜴還未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時,只聽一聲高亢的金鐵之聲響起,隨即那一抹米粒光華大放,緊握著劍柄的那一隻手,僅僅只是拔出了一截而已,而整個人卻錯影移位的出現在了眾多青魔蜥蜴的大後方,彷彿瞬移了一般,納蘭蝶雨始終保持著那個姿勢,就這麼突兀的站在了魔鐸的身後!

「這…」

魔鐸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眼睛無法告訴他眼前發生了什麼,當他喃喃的艱難扭頭,企圖朝著納蘭蝶雨看去時,忽然間一種難以形容的窒息感襲來,讓魔鐸瞬間面色漲紅起來,而有這種感覺的,不單單隻有魔鐸一人而已,在場的所有青魔蜥蜴都一樣,彷彿覺得周圍瞬間變成了真空狀態一樣,一絲空氣一絲外界的靈力都感受不到!

「噗…噗…噗…噗!」

窒息感還未消失,忽然間在場的青魔蜥蜴族人,好多成員的身體似乎像是剛剛反應過來一樣的突然間鮮血飆飛,一個個血涌如噴泉一般壯觀,整整一大片的青魔蜥蜴族人,包括魔鐸都是痛哼一聲,然後無力的癱倒在了地面之上!

「好快的一記斬擊!」

唯有親身體會到,才能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而倒地之後的魔鐸面色瞬間蒼白了下來,眼睛的餘光,朝著納蘭蝶雨看了一下,繼而一聲喃喃自語之後,整個人便是昏迷了過去!

「噗通…噗通!」

隨著魔鐸倒地之後,大片的青魔蜥蜴族人,也像是下餃子一樣的一個接一個的倒了下去!

「噗!」

最後,緩緩睜開眼睛的納蘭蝶雨,微微回頭看了一下身後的狀況之後,整個人緊繃的神經這才的得以放鬆下來,而緊跟著哇的一聲,納蘭蝶雨便嘔出了一口鮮血!

「一字居合斬消耗太大了,這下被暫時壓制的毒又開始活躍起來了,我得趕緊離開這裡!」

用手背擦去嘴角處的血跡,納蘭蝶雨語氣無力的說了一聲之後,便拄著驚空刃,一步一搖晃的慢慢離開了這裡,朝著葬骨山深處走去!

關注官方微信(ap_),《火焰傳奇》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拉!——21359+d9k2s+13800568——> ?()起舞電子書葬骨山入口處的激烈戰鬥,險些使得納蘭蝶雨命喪於此,而如此的一幕卻是阿修羅不知曉的,甚至阿修羅和納蘭蝶雨二人,都不知道此時的他們,竟然都身處在了一個地方,

當納蘭蝶雨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了茫茫夜幕當中的時候,而另一邊的阿修羅,卻已經在黑狼的帶領下,和蔡濤一起來到了現在火狼族棲身的地方,

這裡一如萬獸靈山那裡的布局一般,一條寬闊的山道兩旁,是呈階梯形狀的山壁,而周圍儘是一片嶙峋的怪石,兩邊的山壁之上,被火狼族開鑿出一個又一個寬敞的洞穴出來,每一個洞穴當中,此時都或坐或卧著三四頭火狼,而環繞著著這麼一大片的領地周圍,不時的就有一頭頭體型格外巨大,站立起來足有兩三丈高大的火狼在巡視著,為領地警戒著安全,

「少主,我們到了,你看到了嗎,這條路入口處的山頂之上,那裡是領地中最大的洞穴,狼王大人就在那裡,」

龐大的黑狼蹲坐在地面之上,引領著阿修羅的目光朝著前方眺望著,一邊還未阿修羅講解著,

「狼王貴為一族之長,按常理來說,他的居住地不應該是領地當中最中央或者是最顯眼的地方嗎,怎麼會安排在領地的入口處,那裡一般應該是哨兵前哨崗位所在啊,」

初次接觸到火狼族的蔡濤,在聽到了黑狼的介紹后,忍不住心中的疑問便直言詢問了起來,

「我們火狼族雖然在妖獸界當中不是最強的種族,但是單論團結和凝聚力的話,我敢說就算加上你們人族,也是比不過我們狼族的,而正如說的那樣,正是因為那裡是領地的前哨位置所在,一旦有敵襲來犯的話,那裡必然會是首當其衝的第一個地方,而狼王無疑是族群當中最強大的存在,所以守在這裡是狼王的責任和義務,因為他肩負著整個狼群的安危,」

說起這些來,黑狼那獸型的面容之上,竟然在這個時候展露出了一種驕傲和自豪,而聽了黑狼的解釋后,蔡濤整個人都不禁陷入了一種沉思當中,

「放心吧黑狼叔叔,我火狼族未來一定會成為大陸上最強大的妖獸族群,這是我離開萬獸靈山離開大家的時候就曾經說過的,我不會忘記的,一定會讓它實現的,」

眺望著狼族的領地,阿修羅神情間顯得很是激動,也許是因為長時間的離開,久別的重逢,讓阿修羅的心情難以自抑的激動起來,

「嗷嗚…嗷嗚,」

終於,阿修羅實在難以抑制心中的澎湃,轉而騰身躍上了旁邊的一株大樹樹冠之上,在夜空上那清冷的彎月的照映下,阿修羅仰頭長嘯起來,極具穿透之力的狼嚎之聲,如滾滾浪潮一般的朝著領地傳盪而去,

一時間,神態間有些懶散的火狼們,在突然聽到了著一聲傳來的狼嚎之後,一個個瞬間站起身來,不約而同的朝著領地外圍望去,同時一個接一個的仰頭長嚎回應起來,

此起彼伏的狼嚎之聲不斷地響徹而起,一時間這片天地如同沸騰了一樣,充滿了蒼涼的意味,

「這是…,,」

而在領地入口處的那座專屬狼王的山洞之中,在聽到了外界的動靜之後,一位身形健壯的中年男子,忽然間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樣,嚯的一下站起身來,屏息凝氣,仔細的傾聽了一下外面的聲音,很快的這位中年人,便從眾多混雜的聲音當中,分辨出了一個對他來說別具意義的聲音來,

瞬間,這名中年男子的神情頓然大變,

五官分明臉部線條堅毅剛硬的中年男子,有著一頭微微泛紅的濃密頭髮,一雙狹長的眼眸之中彷彿蘊有刀鋒一樣凌厲的眸光,一雙耳朵較之尋常人來說稍顯尖銳和狹長,而就是這麼個渾身都透著一種王者威嚴氣息的中年男子,此時眼眸竟然微微泛紅起來,微微顫抖的耳廓,無不在彰示著他此時內心的激動,

「嗖,」

下一刻間,中年男子身化成一束火焰流光,瞬間衝出了山洞,眨眼間便是來到了領地入口的上空,眼眸之中精光四射的朝著對面望去,

而當中年男子出現在空中后,領地中的火狼們,當即便收斂了長嘯,天地間瞬間只剩下了阿修羅的嘯聲依舊在回蕩著,

「離開家這麼久,小狼崽子長大了嘛,竟然都敢挑釁我了嗎,」

洪亮的聲音,似晨鐘暮鼓一樣的在空中擴散開來,

「出手吧,我倒要看看這些年,小狼崽子你到底有沒有成長為一名合格的火狼族人,」

說著,化形成中年男子的狼王,率先便抬起手掌,朝著聲源的地方凌空一掌擊去,驟然間,一枚火焰光球便呼嘯著朝著阿修羅站立的樹冠衝去,

「哈哈…哈哈,」

面對狼王的突然出手,阿修羅沒有半點後退,直愣愣的直撲而上,帶著開懷的笑聲,瞬間阿修羅便來到了火焰光球的面前,大手一探,一把便將其泯滅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中,

「好久不見了狼王爺爺,您身子骨可還硬朗,還能稱受得了我的折騰嗎,」

說話間,阿修羅直撲狼王而去,還未臨身,阿修羅手臂舒展而開,掌指間儘是絢爛的火焰縈繞,一張一握,憤然間一拳擊出,磅礴的火焰化作一道璀璨的光柱,呼嘯著朝著狼王直奔而去,

「小狼崽子,怎麼,一回來就想謀我的權奪我的職不成,」

笑罵間,狼王側身一閃,繼而一記剛猛的鞭腿便朝著阿修羅橫掃而出,在妖力的作用下,那記鞭腿彷彿被無限放大了一般,狀若山嶽一般碾壓而下,

「狼王爺爺果然身子骨硬朗結實得很呢,」

在見到狼王竟然施展出了如此霸道的攻擊后,阿修羅笑得更加燦爛了,一聲長嘯之後,洶湧的火焰自體內無盡地流淌而出,手印一翻朝著那記鞭腿一推,一重重火焰浪濤洶湧的與狼王的那記鞭腿碰撞在了一起,當即絢爛的火光,似萬道煙花齊放一般的在空中綻放開來,當即照亮的整片領地,如白晝般,

「來來來,讓我試試你的筋骨是否如我一般健壯硬朗,」

連說三個來字的狼王,此時的狀態情緒異常的高漲,說話間便收斂起了周身處那澎湃如海一般的妖力,繼而以一種最為原始野蠻的狀態,赤膊上陣,朝著阿修羅暴掠而去,

「不會讓您失望的,」

見狀,阿修羅也以樣而行,當即震碎了上身的衣物,迎著狼王便就沖了過去,——30bo+19652626——> ?/800在妖獸的世界當中,強壯無比的身體,是妖獸最為引以為豪的資本,而近身肉搏也正是妖獸一貫擅長的風格,斗得性起,往往結局都是以這種最原始的方式收尾的,

夜空之上,一少一老,全都赤精著上半身,拳來腿往間,沉悶的肉體碰撞的聲音,猶如在空中炸裂出了一個又一個的悶雷一半,讓人看得不禁熱血沸騰起來,

「嘭嘭,」

兩記肉拳對撞在一起之後,旋即狼王和阿修羅全都朝著兩邊彈射開來,在相互之間拉開了一定的距離之後,二人再一次的像是惡狼捕食一樣的再一次衝到了一起,相互之間,硬如鋼爪一樣的手掌,分別以同樣的動作,死死的叩擊在對方的肩胛骨之上,企圖用最為蠻橫的方式,將對方壓制住,

「轟…轟,」

在莫大的壓力作用下,阿修羅下意識的迸發出了自身的火源力,只見一層絢爛的火焰旋即從身體當中暴涌了出來,一雙火焰羽翼快速的舒展開來,朝著狼王憤然一拍,接著這股巨大的力道,二人終於是不得不鬆開了對方,借勢再一次的分開來,

「小狼崽子竟然跟我耍詐,」

狼王低頭看了看自己胸膛處的一塊,因為剛剛的火焰而被熏撩成黑色的印記后,恨恨的說了一句,

「沒有控制住,下意識行為,下意識行為,」

見狀,阿修羅訕訕的笑了笑,感覺有些不好意思,本事是要近身肉搏戰的,自己卻使出了火源力,明顯違規,

「哼,」

狼王重重的一哼,旋即再一次衝到了阿修羅的身前,五指微微彎曲,指頭處的指甲只見當即探出兩寸長短來,狀如彎鉤一般,

「您來真的,,」

熟知火狼族戰技法門的阿修羅,在見到狼王如此施為之後,旋即臉色一黑,

「少廢話,」

一聲輕叱后,狼王抬手便朝著阿修羅凌空一爪劃去,尖銳的破空聲令人聽了耳膜生疼,

「火凰裂天手,」

不敢有絲毫大意的阿修羅,旋即施展出了鳳凰族的絕學戰技,迎著對方同樣一爪擊出,只見縱橫交錯的爪痕,在空中交錯對撞在了一起,力量爆發的中心點處,空間甚至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而正當這二人斗得火熱時,忽然間一聲渾厚的笑聲,從領地外圍的叢林之中傳了出來,

「哈哈…哈,狼王真是好興緻,竟然陪一個人族小子開練了起來,怎麼,狼王是因為顧忌自己的身份,從而才沒有痛下殺手的嗎,也罷,我魁鯪就替狼王出手擒下這個人族小子吧!」

而當這個聲音響起來的時候,恰好空中的二人,因為彼此之間對轟了一掌,全都借力朝著後方倒退的時候,而在阿修羅的方位,當那道渾厚的聲音剛剛落下的時候,一道黝黑之中帶著一抹色的流光,瞬間從叢林之中飆升而起,而目標正直指阿修羅而來,

「什麼東西,」

雖然阿修羅在剛剛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有了防備,但是當阿修羅回頭看的時候,無奈那道神秘的流光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阿修羅都來不及做出完美的防禦架勢時,那流光就這麼重重的撞在了阿修羅豎在胸前的兩條手臂上,繼而一股可怕的力道衝擊當即爆發開來,阿修羅頓時悶哼一聲,整個人下一刻間,就已經像是一個落地隕石一樣的朝著狼族的領地砸去,

「轟,」

轟然一聲響,阿修羅的身體,便就撞碎了狼族領地入口處的一座用以觀察放哨用的塔樓,緊跟著帶著滾滾的塵煙,阿修羅就這麼撞在了地面上,絕強的衝擊力,使得地面都微微輕顫了一下,

「狼王,你真的是太礙於自己的尊嚴了,就這麼一個無能人類,也值得您和他纏鬥那麼久嗎,」

空中,撞飛阿修羅的那一道流光逐漸的消散之後,一名身材格外魁梧健碩的男子,就這麼出現在了狼王的眼中,

這名男子長相很奇怪,除了擁有著一身爆炸性的肌肉外,額頭上兩側的位置,分別有著一個鼓鼓的凸起,像是兩個圓柱橫放在那裡一樣,一雙橙黃色眼睛尤為的吸引人,

「魁鯪你找死不成,」

見到突如其來的魁鯪將阿修羅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之後,頓時狼王火冒三千丈,轉過身來,不由分說的就朝著魁鯪一巴掌籠罩了過去,

「轟,」

見到狼王突然對自己出手后,魁鯪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一記直拳不帶絲毫花哨的就轟擊了過去,彼此間轟然一聲爆響,肆虐開來的氣浪,逼迫的魁鯪不得不後退幾丈距離開來,而反觀狼王則穩如山嶽一般,不曾晃動一絲一毫,

「狼王你什麼意思,我幫你退敵,你怎麼反過來出手對付我,我魁鯪可是堂堂魁地獸一族的長老,你這般對我,難道是想挑起你我兩族之間的吞併之戰不成,」

被如此狼狽對待之後的魁鯪,一臉陰沉的朝著狼王訴說道,

「你可知道,被你剛剛出手偷襲的小傢伙,他可是我火狼族的下任繼任者,你如此的舉動,別說我如此對待你了,就算是你家大魁王來了,我剛剛的話也不會收回半分的,」

赤精著上身的狼王,霸氣凜然的俯視著魁鯪,言語之間充滿了強硬的口吻,一雙血目死死盯著魁鯪,使其魁鯪的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一絲畏懼,

「他明明是個人類,怎麼會成為你火狼族的繼任者,狼王你難道是在懷疑我的辨別能力不成,」

雖然妖獸修鍊到一定的境界之後,是可以化形成人的,但是化形成人和真正的人族相比起來,還是有著很大的不同的,有點眼力的修者都是可以辨別出來的,更加不要說先天靈覺就遠超人族的妖獸們了,

故而,魁鯪才會有此疑問發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