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受傷了?誰下的手?」不過看到杜雪兒那一臉的蒼白,李逸晨的臉色以瞬間陰沉下來。

李逸晨看得出來,在杜雪兒剛剛受傷不久,也就是說傷她的人應該就在附近。

「沒事,只是剛才遇到碧雲天的石雲海他們……」看著李逸晨眼中的關切,杜雪兒頓時感覺全身一暖,彷彿自己受這點傷和李逸晨的關心相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石雲海?他們在哪裡?」李逸晨繼續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杜雪兒看著幾欲暴走的李逸晨當即將之前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既然小愚已經出手,那就暫時不管他們了!」聽完大致的情況后李逸晨的臉色才緩和了幾分,既然小愚認自己為主,那麼他出手自然和自己出手沒有太大的區別。

接著李逸晨帶著兩人走到傅紫月和龍天旭面前道:「大家對逍遙宗援手之德,李逸晨在此謝過了!」

「李宗主不必客氣,你我兩宗本來就有盟約,瓊花宗這樣做也無可厚非!」傅紫月微微一笑說道。

「龍天旭見過李公子,謝過李公子受功之德!」龍天旭卻是一臉正經地說道。

龍天旭。

看著眼前這個年近遲暮的老頭,李逸晨眼前不由浮現起當初跟在自己身邊的那小傢伙,雖然術師可以延年益壽,但還是無法完全抵抗自然界的規律,臉上仍然已經布滿著歲月的痕迹。

「我與那位有些舊情,所以給你功訣也是情理中之事,既然你們今天都能趕到這裡,那說明你們命中有此機緣,就隨我一起登上洞天樹去參悟一番吧,至於能領悟多少,那就看你們各自的造化了!」萬相森林已經完全開啟,李逸晨知道能在洞天樹上參悟的時間變得有限,此時自然不願多作浪費。

龍天旭聽李逸晨提起那位,自然知道他所指,心中正激動萬分之餘,經李逸晨這麼一說,也知道這個機會稍縱即逝,此時也只得將許多問題壓在心裡,默默點起頭來。

接著李逸晨隨手一揮,天運神劍再次飛出,化十為來丈大小的巨劍,然後一馬當先的跳了上去。

見狀眾人也紛紛跟了上來,當所有人站上天運神劍之後,神劍立刻扶搖而上,龍天旭整個人卻蹲了下來,撫摸著劍身,震驚地問道:「這……這是葵水寒鐵?」

「你倒是有幾分見識!」李逸晨不由帶著幾分讚許地點了點頭。

雖然說身為術尊的龍天旭認識各種材料本是情理之中,但是葵水寒鐵哪怕在聖域也是罕見之物,龍天旭卻能在初見之下認出,倒是令李逸晨有些意外。

「李公子抬愛了,我也只不過是聽過一些關於洞天樹的傳說才猜到此物乃是葵水寒鐵而已。」看著眼前的李逸晨,龍天旭卻總覺得有著幾分當年逍遙聖人的影子,一時也不敢說謊。

不過就在兩人說話之間,天運神劍已經將眾人帶到洞天樹的頂端之上。

「人皇境?」看著正在靜坐參悟天道法則的方新怡,哪怕見慣大風大浪的傅紫月臉色也是一變。

要知道數月之前,方新怡也不過才靈罡境四重的修為而已,短短數月的時間,她卻走完了別人需要數十乃至數百年的路程,跨入人皇之境。

人皇,人間之皇,雖然與靈罡境只是一個等級的差距,但這一步卻不知道令多少天才含恨終生,當年的離天雄雖然踏入半皇之境,哪怕是最終的半步也足足領悟了數百年之久,若非後來遇到李逸晨,也不知道他這一生還有沒有機會踏入人皇之境。

可是方新怡這麼簡單的就做到了,回過神來的傅紫月不由帶著幾分深意的望向李逸晨。

而其他那些術師公會的武者以及瓊花宗的各大長老此時看著縈繞在洞天樹四周的符文也一個個再也無法將目光移開。

能到這裡的無一不是窺天境強者,對天道法則的認識自然不是方新怡那些修為所能比擬,此時那無數的符文在眾人眼中彷彿活物一番的演化起諸天變化來,看得眾人一個個痴迷不已。

「外面的情況,我想你們也已經知道,如今我們能參悟的時間有限,有什麼話下來再說,現在大家就抓緊時間參悟吧!」李逸晨丟下一句話,便立刻盤坐再次陷入參悟來。

看著李逸晨的模樣,其他人也有樣學樣的跟著盤坐起來,哪怕是修為最低的杜雪兒和齊九霄此時看著無數的天道法則也彷彿所有感悟,一個個潛心領悟起來。

龍天旭雖然身為術師,但術道亦不過是天道的一個分支演化而來,身為九階術尊的他又怎麼可能對天道一無所知,此時亦是放下心中對李逸晨的好奇,完全沉入自己的感悟之中,不過這一次李逸晨沒有再把天運神劍收起,而是直接將其握在手心之中。

而就在李逸晨等人皆沉入對天道法則的參悟之時,小愚他們與六大勢力的戰鬥亦開始進入白熱化狀態,一聲聲轟響中,無數的勁氣化作急涌的流光,帶著無盡的破空之間,肆意的破壞著一切寧靜,肆意的收割著一條條生命……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你馬上就懂了,龍象!”

江道明右掌高揚,龍吟象哞之音響徹。





金龍神象,攜帶者神聖鎮壓之力,衝向老丈。

妙音微微蹙眉,本想出手阻止,又忍住了。

那散發着刺鼻氣味的血肉,她也能看出來,確確實實是人之血肉。

龍象襲來,老丈面色一凝,眼中兇光閃爍,灰色妖氣破體而出。

紅樓之一代聖君 轟隆

龍象撞上灰色妖氣,狂暴力量席捲四面八方,漁網粉碎,裝魚的魚筐炸裂,裏面的魚獲隨之化爲灰燼。

氣浪衝擊之下,江道明不動分毫,老人卻是抽身而退。

“十八龍象!”

一道陰冷聲音響起,磅礴灰色妖氣之中,老人身上的皮膚在脫落,露出醜陋面目。

一隻蛤蟆,人立而起,足有一米多高。

蛤蟆身上流着粘液,令人噁心。

“妖魔化人?”妙音悚然一驚:“聞所未聞。”

“你們毀了我一張人皮,就用你們的皮來賠償!”

蛤蟆雙腿一蹬,彈射而起,發出嗡鳴聲音:“看你小小年紀,十八龍象又能到幾層?”

“殺你足矣!”

江道明冷喝一聲,雙掌交錯,龍象相隨:“三龍三象!”

龍吟象哞再起,三條金龍,三頭神象,同時顯化而出。

磅礴龍象之力,鎮壓虛空,灰色妖氣在蒸發。

猶如實質的龍象,栩栩如生,如同真實存在。

龍象掌力摧枯拉朽,粉碎妖氣,轟擊在蛤蟆身上。

墨綠妖血灑落,撲來的蛤蟆翻滾着倒飛出去。

轟然一聲,蛤蟆直接砸在沙灘上,砸出一個巨坑來,一時間沙塵飛揚,遮蔽視線。

“三層頂峯……”

蛤蟆口中涌血,驚恐地看着他。

他以爲只是一般三層龍象,沒想到,江道明竟是將龍象功修到了三層頂峯。

“披上人皮,就以爲自己化人了?”

妖孽傳奇:王爺活見了鬼 江道明右掌高揚,龍象掌力再度匯聚。

蛤蟆發出驚恐叫聲,不顧傷勢,跳出坑洞,妖氣翻涌,想要衝入江水河。





龍吟象哞之聲響徹,江道明龍象掌驀然放大,遮天蔽日一般,籠罩蛤蟆頭頂空間,轟然落下。

“人類,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多久……”

蛤蟆驚恐嘶吼,可是,話還沒說完,龍象掌力已經落下。

轟隆聲響,龍象掌力直接按着蛤蟆,深深鑲嵌在沙灘之中。

恐怖的掌力,震的蛤蟆內腑翻涌,口眼滲血。

“說,你是如何做到,口吐人言,披上人皮的?”江道明冷聲問道。

Wωω •тт kān •¢Ο

“人類,你大禍不遠了!”

蛤蟆陰冷開口,體內妖氣轟然一震,消散開來,氣息也隨之斷絕。

“擊殺妖物,獲得命元1。”

“自殺了?”江道明皺眉。

“南荒御妖師。”

妙音突然道。

“什麼南荒御妖師?”江道明迷惑地看着他。

“剛纔此物心神慌亂,我的他心通,聽到的信息。”妙音思忖道:“若是南荒御妖師,那就說得通了。”

不等江道明繼續詢問,妙音便道:“南荒國,有御妖師傳承,傳聞他們能御使妖魔,不像我們只能斬妖除魔。”

“南荒國?我若沒記錯,距離江城,遠不止十萬八千里,是有南荒御妖師來了江城?”

江道明目光微寒。

御使妖魔!

所以,剛纔根本不是什麼蛤蟆妖作祟,而是一位御妖師?

“也可能是有人學了南荒手段。”妙音道。

江道明不瞭解南荒,他從小在江城長大,拜入除魔殿,修習十八龍象。

看着蛤蟆屍體,江道明提了起來,又看向那些血紅色碎末餌料:“也許,能夠試試。”

“試試?” 洪荒之妖皇逆天 妙音疑惑地看着他。

“血肉爲餌料,魚獲爆滿,若是這蛤蟆爲餌料呢?”

江道明提着蛤蟆屍體,縱身一躍,來到一艘小船上。

妙音蹙眉,閃身跟上。

龍象真氣,馭使小船,離開淺水區,遠離岸邊。

“先以這餌料一試。”

江道明真氣一掃,血色餌料落入水中,河水瞬間染紅。

真氣聚於雙目,注視着河水。

片刻間,河水翻涌,一條條魚兒游來,爭相搶食。

這些魚兒,眼中泛着兇光,牙齒鋒利,已非普通游魚。

略一沉思,江道明將蛤蟆屍體丟了下去。

魚兒像是遇見可怕事物,紛紛散去。

嘩啦啦

河水翻涌,河底之中,一隻只潛伏妖魔,快速游來。

“你在上面看着,若有危險,自己離開。”

江道明說完,縱身如水,真氣護身,清晰看見幾頭妖物在游來。

四面八方,河底,都有妖物出現。

一個個身子龐大,有的體型不比這漁船小,還有一條巨大的水蟒。

這些妖物全都沒有靈智,妖氣沖天,看見江道明後,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衝來。

“三龍三象。”

江道明一擡掌,三龍三象凝聚而出,一時間,河水動盪,水柱沖天。

外顯三龍三象,掌力內藏四龍四象。

河水遮掩,妖氣遮蔽,他也不擔心妙音能看見。



一掌落下,衝來的水蟒炸裂,化作無數血肉。

“擊殺妖物,掠奪命元1。”

三龍三象鎮壓妖氣,所過之處妖物行動緩慢,氣勢大減。

神象踩踏,一隻魚妖爆體而亡。

金龍衝撞,碩大的魚妖,炸裂開來,血肉,魚骨,散落河水之中。

“擊殺妖物,掠奪命元1。”

“擊殺妖物,掠奪命元0.1。”

“擊殺妖物……”

一隻只妖物死去,江道明的命元在快速增加。

這裏的妖物,實力都不錯,四層妖物,都有好幾頭。

一時間,河水動盪,各種妖物血液侵染河水。

小船之上,妙音低聲誦經,雙眸綻放着佛光,注意着水下情況。

一個時辰後,江道明衝出水面,躍上小船。

“該走了。” 韶光未泯 妙音輕聲道。

“嗯。”江道明應了一聲,駕馭小船,回到岸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