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的是導向之石,沸騰海的兩件秘寶之一,我沒聽錯吧?」吉娃娃確認了一遍。

「沒錯,你的手下,那隻哈士奇曾經跟我說過,你得到了這塊石頭,還吸收里它的所有能量。」盧卡說道。

吉娃娃坐在半人高的木頭箱子上,兩腳不能著地,就算想跳下來跑走,也擔心會摔斷自己的小細腿。他猶豫半天,終於老實的說道:「我那是跟他們吹牛……我要是有這種寶貝,還有必要在兩片海域之間跑來跑去的打工嗎?你當這天天的風吹日晒是好玩的?」

「吹牛?」盧卡追問道,「那你能辨別方向這個本事,是哪裡來的?」

「你等我說完啊,」吉娃娃說道,「我的確見過導向之石,可那是我們商會老闆讓我搬運的,我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自己拿走啊。就是在搬運的時候,我忍不住舔了那塊石頭一下,然後就能分辨方向了。」

「只是舔了一下嗎?」盧卡有些驚詫,如果吉娃娃所言屬實,那這塊石頭的確無愧於「秘寶」之稱。

「真的,就一下!」吉娃娃重重的點頭。

「那現在導向之石在什麼地方?」盧卡問道。

「我都說了嘛,是我們老闆讓我運的,後來當然是交給他了。至於他是收藏起來還是賣了換錢,這個我可不敢問。」吉娃娃說道。

「這麼說,我還真是得會會你們老闆不可了?」盧卡對黑市背後的黑手真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當然了,我們這不是來接你嗎?」吉娃娃說道。

「好吧,你們老闆在哪個島上?坐標告訴我。」盧卡說道。

「這個我說不好。」吉娃娃低垂著頭。

「你弄清楚情況好不好?現在你們的船都沒了,只能乘坐我的船去,地點還打算保密?」盧卡有點生氣。

「不不不,我不是不告訴你,是我弄不清楚。」吉娃娃連連擺手,「我們在沸騰海的分部不是固定在某一個島上的,每次老闆要見我們,都是臨時給我們信息,讓我們去找他的。」

「那就是在船上了?即使是這樣,他也會給你一個碰面的坐標吧?」盧卡問道。

「不是這樣的,老闆給我的是這個羅盤。」吉娃娃說著掏出一個羅盤,拖在掌心。

盧卡低頭看去,第一眼他還以為這東西是一塊懷錶,不同於一般的羅盤,這個圓形的木頭盒子里,有兩根指針,而不是一根,周圍也沒有表示方向和角度的記號,而是一圈沒有寫著單位的數字。仔細一看,這東西更不像是個羅盤了,兩根指針沒有一根指向南方不說,還都在微微轉動。

「這是什麼東西?」他問道。

吉娃娃小心翼翼的捧著羅盤,動作要多輕柔就有多輕柔,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小了不少。

「這是我們老闆特製的羅盤,短的這根指針表示他現在的方向,長的表示他的距離。現在這個刻度,我看看……」他把眼睛湊得很近,「是一百五十六海里。」

「這麼近?」盧卡有些準備不足,這個距離,游隼號全速只需要幾個小時就能抵達,沉默死神號也不過是一天多的航程。

「我出發的時候,還沒有這麼近。」吉娃娃說道,「老闆應該是在往這邊趕。」

盧卡有些措手不及,他本來打算在和黑市老闆會面之前,提前做些準備,至少做出一些可以迷惑人的魔法道具來,討價還價時也許能派上用場。

現在看來,大概來不及弄這些事情了,前一天他準備探索廢墟島的時候用力過猛,用掉了庫存的全部玻璃塊,雖然用寶石製作魔法道具的效果更好,可盧卡實在捨不得這麼干。

「你們做下準備吧,我們老闆的座駕速度很快的。」吉娃娃說著就要把羅盤揣回兜里。

「等等,這個羅盤,給我看看行不行?」盧卡說的內容是商量,可語氣卻不容置疑。

吉娃娃很不情願的把羅盤塞到他手裡。

盧卡翻來調去的看了一會,又用魔力流輕輕碰觸,羅盤安安靜靜的躺在他手裡,沒有一絲魔法能量的痕迹。

不是魔法物品,也沒有神力的氣息,這東西的原理到底是什麼呢?盧卡還在疑惑,低頭掃了一眼,卻發現標識距離的那根指針又轉動了一點。這個速度幾乎快要趕上游隼號了,即使現在沉默死神號真的掉頭就跑,大概要不了多久也會被追上。

「你快去準備一下吧,照這個速度,老闆今晚之前就能到這裡。」吉娃娃幾次嘗試伸手拿回羅盤,礙於手短腿短,就算站在箱子上還是沒能如願。

「準備什麼,他要來我不攔著,可也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盧卡搖搖頭,把羅盤揣到自己兜里,扭頭就走,「我現在餓了,要先去吃飯。哪怕他現在就出現,也得乖乖等我吃完了飯再說。」

黑市主人的船速度再快也不是瞬移,吃頓飯睡一覺的時間還是足夠的。可盧卡的這頓午飯吃得並不安穩,現在不僅侏儒和地精之間的爭吵沒有一點收斂,那十幾個狗頭人的伙食也要由他提供,餐廳里不斷傳來「嗚嗚」的護食聲。

吃過午飯,盧卡讓丹尼爾找出一間空置的大間貨艙,也沒有弄床鋪,隨便在地上鋪了一層厚毯子當作狗頭人的臨時住所。

安排好這一切,剩下的事情就是等著對方找上門來,可盧卡總是隱隱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事情。

快到晚飯的時候,二哈找到他,愁眉苦臉的問道:「萊斯特船長,你看見我們頭兒了嗎?」 「你們頭兒?」盧卡撓了撓頭,「難道不是跟你們在一起嗎?」

「不是啊,吃中午飯的時候我就沒見到他,現在都快晚飯了,」二哈搖了搖頭,「你真沒把他扔回海里去?」

「我閑的沒事幹扔狗幹嗎?不過,哎呀!」盧卡一拍大腿,「他不會還在那個貨艙里沒出來吧?」

盧卡趕忙帶著二哈來到最下面一層甲板,剛出水梯就聽見一聲聲哀嚎。進了貨艙一看,吉娃娃果然還在那個貨箱上面,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也不知道是急的還是餓的。

「你自己就不會跳下來嗎?」盧卡說著把他拎起來,放在地上。

二哈趕緊幫忙解釋:「我們頭兒就這一個毛病,怕高。別說這箱子了,就是再矮一半他也蹦不下來。」

吉娃娃卻沒這麼好的脾氣,瞪著眼睛對盧卡叫道:「你想餓死我嗎汪!」

「這可是你自找的,要不是你說要找個隱秘一點的地方說話,我才懶得到這層來呢。算你運氣好,要不是二哈找你,這裡十天半個月也不一定有人來。」盧卡說道。

吉娃娃一頭怒氣,忍不住朝盧卡呲起了牙。

「怎麼,你還想咬人?」盧卡推開一步,「好吧,關於導向之石的事情……」

「夠了!我才不咬人汪!」吉娃娃氣鼓鼓的邁開小短腿,一溜煙的跑到水梯門口,回過頭來,「晚飯管飽吧?」

在食物這件事上,盧卡從來不吝惜。

沉默死神號上的晚飯不僅管飽,還相當豐盛,不過一切美味的回憶在奧莉親手烤制的甜點上桌之後,就都變成了過眼雲煙。

「那啥,我還要減肥,就先回去睡了。」芬奇看著自己面前那一坨黑乎乎的東西,打了個冷戰。

「等等我,咱倆住一屋,一起走!」加文也不想落後,在奧莉的廚藝面前,侏儒和地精的千年仇恨都可以暫時放下。

二哈倒是來者不拒,用手抓起那團據說叫做乳酪蛋糕的東西,塞進嘴裡。

「咚」的一聲,他直挺挺的摔在地上,一動不動。

「沒事沒事,」菲爾過去檢查了一下給出結論,「暈倒了而已,沒噎著,抬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應該就能醒過來了。」

狗頭人一鬨而散,只有吉娃娃拽了拽盧卡的褲腿——袖口他拽不到。

「喂,我的羅盤,能還給我嗎?」他抬起頭來問道。

「看我心情吧。」盧卡其實並沒打算搶走狗頭人的東西,只是打算今晚再研究一下這個羅盤。

「好吧,我們老闆最晚明天一早就能趕到,你不準備點禮物嗎?」吉娃娃又問。

「禮物?他應該給我準備禮物才對吧,我可是你們的首席VIP客戶。」盧卡說道。

「算了。」吉娃娃搖搖頭,沒有再糾纏,首席VIP客戶還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不過盧卡隱約聽見他一邊走一邊嘟囔著:「野蠻的海盜,沒有一點禮貌。」

「還是準備點禮物吧。」奧莉勸解道。

「那你去準備吧,我懶得弄這種事。」盧卡雙手一攤。

第二天,盧卡還沒起床,就聽見船長室外面傳來菲爾的聲音:「起霧了!好大的霧呀!」

他洗漱一番,走出門來,發現沉默死神號已經被濃濃的霧氣包圍。

海上的霧氣是很常見的現象,即便是不正常的霧氣,盧卡也見得多了。當初丹尼爾在伯勞鳥之淵嚇唬人的時候,就是以濃霧作為掩護,從落日群島來沸騰海的時候,他們也是穿越了重重白霧。這兩次經歷,菲爾恰好全都不在,船上對於濃霧表示驚訝的,也只有他一個而已。

「老闆到了!」吉娃娃帶著狗頭人跑到甲板上,「他的座駕周圍,一直都有這樣的霧氣,就是為了不讓不相干的人隨便看到。」

「你們老闆是什麼大美女不成?這麼怕被人看到。」盧卡笑著問道。

「我們老闆是男的!男的!」吉娃娃憤怒的吼道。

霧氣似乎只是在黑市主人座駕的周圍一圈比較濃,過了幾分鐘,當沉默死神號與對方的距離拉近之後,周圍的白霧反而變淡了一些。

一個黑影從霧氣中漸漸顯現,遠遠的看不清形狀,盧卡只能隱約看出它的長度和寬度比沉默死神號都小了不少,但是高度竟然比五層甲板的沉默死神號還要高上一倍!

「這樣的船會翻的吧?」丹尼爾疑惑的低聲問道。

「不是船。」克里特言簡意賅。

「不是船?難道還能是……」奧莉的聲音忽然停頓了一下,「……房子?」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黑影變得愈加清晰,最上面的圓錐形尖頂已經能夠分辨出來。

「房子也沒有這麼高的吧?」菲爾不敢相信,落日群島最高的樓房不過四五層,還都是集中在富豪雲集的暮光島上,可現在海面上飄過來的這個東西,高度絕對超過十層!

「問題不是在於有多高吧?房子是怎麼飄在海面上的?」諾拉問道。

「不是一般的房子,」閉嘴推了推那半片眼鏡說道,「那是一座法師塔。」

「法師塔?是魔法世界里那種?」奧莉回頭對盧卡問道。

「我也沒見過啊,我在魔法世界還沒待夠一天,閉嘴說是,那就應該沒問題吧。」盧卡握緊了紫晶法杖。

黑影不緊不慢的接近,最終在距離沉默死神號不到兩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在這個距離看過去,它的外牆並不是純黑,而是由常見的灰色花崗岩砌成。

「這東西是飄著的!」芬奇的聲音從船舷邊上傳來,這個侏儒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趴在船舷上瞪大了眼睛往下看。

他說的不錯,法師塔的最下面,甚至沒有與海水接觸,而是懸浮在海面之上一米左右的地方,連一點水滴都沒有沾到。

這個場景雖然罕見,但考慮到面前是一座法師塔,盧卡反而覺得一切都不是那麼突兀了。

法師塔在沉默死神號旁邊穩定住,緩緩轉了小半圈,又調整了一下懸浮的高度,讓自己第四層的一扇門和沉默死神號的上層甲板處於同一水平面上。

這扇門緩緩打開,一條木板構成的通道隨後伸出,搭在法師塔和海盜船之間。 一條沒有任何支撐的木板道路向前延伸,盡頭黑漆漆的門洞讓盧卡腦子裡閃回某個畫面,正是當初他帶著一束花走進連接兩個世界間縫隙的那一刻。

這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有些遲疑,面前晃晃悠悠的木板通道更是讓他有些不敢踏足——平衡感這東西對於法師來說,基本屬於不需要的屬性。

吉娃娃走到船舷邊上,踩著二哈的肩膀爬上比甲板高半米多的木板路,回過頭來說道:「請吧,萊斯特船長。」

「我走前面吧。」奧莉把巨劍背在身後,搶先一步站在盧卡身前。

「不行不行!」吉娃娃趕忙擺手,「老闆邀請的只有船長一人,其他人不能進入尖塔。」

「我一定要去,你還能攔住嗎?」奧莉一點都不肯退縮,伸手按到木板上。

她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手從木板中間穿了過去,似乎這條通路只是一個幻象。可抬起頭來,吉娃娃卻穩穩的站立在上面,沒有一點搖晃。

「你看,我說不行吧?」吉娃娃仰起頭,得意的說道,「沒有經過老闆准許的生物,根本不能踏上這條通道。」

奧莉回頭拉住盧卡的袖子,小聲說道:「這地方看起來就危險,那個黑市老闆又不知道是什麼來頭,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要不我們還是先想想別的辦法?」

「來頭其實已經很明確了,」閉嘴搶先開口,「肯定是魔法世界來的法師,不然誰會弄出這麼沒有美感的建築來?只是不知是敵是友。」

盧卡想了想說道:「不用擔心,至少在阻止虛無者這件事上,黑市應該和我們利益一致。」

「你怎麼確定?連風暴之主的祭司都能是虛無者的信徒,黑市老闆也說不定吧。」菲爾提出異議。

「你們想啊,如果他們是想要世界脫離運行軌道的,」盧卡說道,「那還有必要這麼用心的經營生意嗎?很有錢,而且一直在努力賺錢的商會,怎麼也不可能希望這個世界變得不可控制吧?」

「你要這麼說的話,好像也有點道理。」奧莉還在猶豫,「不過你一個人去還是太危險了。」

「沒關係,我帶閉嘴過去,它不算活物。」盧卡答道。

丹尼爾和諾拉交換了一個眼神:「那我們約定個時間,到時候你不出來,我們就開始炮轟怎麼樣?」

「不怎麼樣!沉默死神號的火力,我也會被轟成渣的!」盧卡趕緊阻止。

「一群白痴!」閉嘴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抬起一隻翅膀,用爪子掏了半天,從翅膀下面掏出兩塊小木塊來。

「把一塊放到咱們船上,一塊讓白痴法師帶在身邊,有問題就把變化之力引導到木塊上,立刻可以傳送回來。」它信心十足的說道。

「這是你從那兩個箱子上摳下來的?我怎麼沒看見你動手?」盧卡一眼就認出了這兩塊木頭。

「噓!」閉嘴趕緊用翅膀擋住他的嘴,「別讓那倆矮子聽見!」

「既然如此,我們走吧。」盧卡說著轉過身去。

「你小心一點,還有,帶上這個吧。」奧莉把一個紙袋子遞到他手裡。

「這是什麼?」盧卡不記得自己準備了這個東西。

「禮物啊,吉娃娃吵得太煩,我就隨便準備了點。終究是上門拜訪嘛,還是不要空手去的好。」奧莉說道。

「好吧。」盧卡拎起紙袋,走到船舷邊。

他沖著搖搖晃晃的木板道路看了一眼,單手抽出法杖,在木板的邊緣點了一下。

隨著他的動作,木板忽然整體變厚,在原本的一層上又加固了三層,止住了搖晃的動作。不僅如此,在木板路兩側的邊緣,一根根木頭立柱猛然立起,之間又生出數根繩索,連接成兩條堅固的護欄。

原來站在木板路上的吉娃娃被嚇得跌坐到地上,渾身又開始發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本來,盧卡也只是隨便試試,沒想到魔法生成的木板路暢快的回應了他的魔力流,連咒語都不用念,只是動了動心思,這條路就完全按照他的想法變了樣子。

至少自己的魔法還是有效的。這麼想著,盧卡踏上木板,走進尖塔的拱門。

室內的光線總是比外面暗一些,前方的走廊里,只有燭台發出的微光。盧卡站在門裡停留了一會,讓眼睛適應了一下。

吉娃娃等了不到兩秒鐘,就迫不及待的催促道:「快來快來,別讓老闆久等!」

盧卡跟著他沿著圓弧型的走廊走了半圈,面前出現了最讓他厭惡的一種建築部件:樓梯。

這也沒辦法,有尖塔就必然有樓梯。

吉娃娃站在樓梯口,手上做了個「請」的姿勢,腳下卻停了下來。

「怎麼,你不爬樓梯嗎?」盧卡問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