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我苦嗎?」顧絕塵直接甩掉冷羽紋的手,往碧綰和碧謙中間擠去。

「男女有別。」

「我光明正大。」顧絕塵冷笑一聲。

軒轅子墨靜靜的觀察著顧絕塵,突然微微一笑:「旁邊那桌空,你去那邊。」

歐陽蘭挪了挪自己的位子:「謙哥哥,這裡有寬敞位子,要不坐這。」

「哥,我和你換個位子。」軒轅子問起身走到軒轅子墨旁邊。

碧綰無奈的搖搖頭:「蘇萍,我們換個地方。」

「好。」蘇萍也討厭那幾個人,特別是蘇穎,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時不時的教訓自己。

見碧綰要走,顧絕塵連忙起身:「你沒看到基本都坐滿了,其他沒地方了。」

「就算找個角落裡蹲著,也比這裡強。」被碧綰的話逗笑了,蘇萍和顧絕塵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碧小姐如果真不想坐這裡,可以做到那邊。」說著冷羽紋指著高台旁邊,冷寒澈隔壁隔壁的位置。

「那可不行,那是太子你的位置。」 禁區獵人 說著碧綰微微一笑,婉轉的拒絕了。

「讓綰兒坐那邊,你心思不純。」顧絕塵直接點破,沒給太子任何面子。

碧綰也察覺到了,太子對她並沒有什麼惡意,反而態度和善,難道是對自己有意思。

可是,自己一個廢物,又沒有什麼姿色,打扮的也清雅,最重要的是兩人就只有一面之緣。

讓碧綰相信一個天子驕子對一個廢物一見鍾情,那絕對不可能。

「神棍,你看他們在幹什麼?」逍遙御風坐在冷寒澈旁邊,一眼就看到碧綰他們。

「要不你過去看看。」宇文邕建議著。

逍遙御風站起身望了望,感覺顧絕塵和冷羽紋在爭執著什麼,也幸災樂禍的走了過去…… 「太子好像對碧家那丫頭心懷不軌啊。」宇文邕看了看一臉平靜的冷寒澈,淡淡的說著。

冷寒澈直接閉上了眼睛,過了很久才說出一句:「跟我沒關係。」

聽到冷寒澈這麼說,宇文邕搖頭不再多嘴,而是遠遠的看著那幾人。

其實冷寒澈面上平靜,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其實內心有一股淡淡的怒火,一直在壓制著。

雖然閉著眼睛,但是意念神識卻一直偷偷的關注著碧綰:該死的廢物,到哪裡都興風作浪。

突然,碧綰髮現周圍少了好多人,爺爺和那些家主都不見了。

四處看了一圈,都沒發現碧海林,碧綰低頭問碧謙:「哥哥,爺爺人呢?」

「藏家主來了,估計都去見他了。」太子善意的解釋道。

「藏家主?」碧綰沒想到叔華老頭有那麼大魅力,讓這些平時高高在上的家主,都親自跑去一睹風采。

「藏家主擁有整個蒼茫大陸最豐富的書籍資料,他隨便拿出的一本書,就能轟動整個大陸。」歐陽流觴補充道。

「哥,我怎麼沒聽說過。」

「我也是昨天無意間聽爺爺說的,說他會參加今年的暑宴。」

「他有徒弟沒有?」歐陽蘭興奮的問道,眼中的貪婪赤裸裸的展露出來。

「你還是不要花費心思了,這個大陸上誰不想跟他扯上關係,可又有誰成功過。」歐陽流觴臉上的失落,表示著自己也多麼希望自己能和藏家主扯上關係。

高傲的蘇穎也按耐不住了,也輕聲問道:「沒有任何辦法?」

原本吵擾的幾人,被這一話一帶,都一臉凝重的安靜下來。

碧綰沒想到自己盡然那麼幸運,偷偷的在心裡樂呵一翻后,輕咳一聲:「怪不得,人都不見了。」

「綰兒,現在那邊空了,我們去那邊,不和這些厚顏無恥的坐一起。」說著顧絕塵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空位,朝碧謙伸了伸手。

碧謙怎麼會不明白顧絕塵的意思,從剛才的觀察來看,這個顧絕塵對碧綰也有些不尋常:「可以。」

碧綰年紀也不小了,是該找個有實力的人好好照顧,這個顧絕塵與太子想比,似乎更適合碧綰。

見碧謙同意,顧絕澈得意的一抬頭,在冷羽紋面前得瑟一下后,朝那處空位走去。

「哎,怎麼我來了,你就要走啊。」顧絕塵才走幾步,就被一個身穿深藍色衣服的男子攔住了去路。

顧絕塵抬頭一看,發現是逍遙御風,立刻拍著對方肩膀說:「原來是你啊,我以為是哪個江洋大盜,要謀害我呢。」

「你沒財沒色的,我對你沒興趣。」

「對,你這話沒錯,如果要選的話,他不錯。」說著嬉笑的著指著冷羽紋。

逍遙御風也點頭同意著:「這個主意不錯。」

說完,直接瀟洒的走到冷羽紋的面前,輕輕拂過他的臉,嘴裡不停的發出『嘖嘖』的聲音。

碧綰、蘇萍、蘇穎、歐陽蘭、歐陽子問都吃驚的看著面前的幾個男子,沒想到這幾個俊美不凡,天賦卓絕的男子,在一起盡然是如此場景。

「夠了沒,今天是暑宴,給我安分點。」冷羽紋冷著臉怒斥道。

「我很安分啊,不然早把你扒了……」逍遙御風說著,直接叉腰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見逍遙御風如此,顧絕塵也同樣的叉著腰,誇張的大笑起來,藉此好好發泄心中的怨恨。

「哥,他們怎麼回事?」碧綰敏銳的直覺告訴她,這幾個人之間肯定有一段精彩絕倫的故事。

碧謙也頭痛的看了看幾人,在碧綰耳邊輕附道:「以前他們幾個關係很好,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關係一下子就鬧僵了,一見面就互掐。」

「算了,我們還是換個清靜點的。」說著起身換到隔壁的空位上。

「你們兩個慢慢笑,笑個夠,我也不奉陪了。」冷羽紋說著朝碧綰他們走去。

見冷羽紋走了,逍遙御風和顧絕塵立刻止笑:「看什麼看,沒見到過帥哥。」

說完用鄙視的眼神全部掃了一遍后,也往碧綰的方向走去。

「神經病。」蘇穎直接給出最中肯的評價,「大家族怎麼會有這樣的敗類。」

「就是兩個瘋子,還好太子哥哥寬宏大量,是我的話早就把他們抓起來了。」碧雪愛慕的看著冷羽紋的背影,滿臉桃花蕩漾。

歐陽蘭輕輕推了推碧雪:「害不害羞。」

碧雪假裝嗔怒,微紅著臉,低頭傻笑著。

碧綰、碧謙、蘇萍三人才剛落座,就看到冷羽紋和兩個瘋子又跟了過來。

碧綰無奈的扶額:「你們去那邊,那邊比較適合你們。」

「你是我請來的客人,所以,我今天必須照顧你的周全。」冷羽紋溫文爾雅的說。

碧綰無奈的一扯嘴巴,裝出一個迷人的微笑:「你不請我也會來,所以,太子殿下你去忙你的。」

「我不忙……」冷羽紋看著如此不做作的碧綰,更加增添了幾分喜歡。

原來,那次在茶樓偷偷注視碧綰之人竟是太子冷羽紋。

那無意中的一幕,讓太子對這個傳說中的廢物另眼相看,後來根據調查的資料,太子更加確定,這個廢物非池中之物。

繼而在拍賣會上有理有據的教訓姐妹,並將煉藥長老氣的團團轉,冷羽紋就對碧綰動了心。

一個能讓冷寒澈、顧絕塵不同對待的廢物,就算自己不動心,也一定要爭取到手,何況現在自己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呢。

冷羽紋決定,就算屈尊降貴,也要將碧綰追到手。

顧絕塵和逍遙御風一臉自然的坐下,指著之前的那桌:「你的朋友在那桌,這桌是我們的朋友。」

「碧小姐也是我的朋友。」

「錯,碧小姐只能是,也只會是我們的朋友。」

「憑什麼呢。」

「憑我們是朋友,你們不是。」

冷羽紋被顧絕塵和逍遙御風這兩個傢伙弄的火冒三丈,平緩了一下怒氣后將視線轉到碧綰身上:「碧小姐,你來說。」

「對,綰兒,你來說。」 花都開好了 顧絕塵也一臉認真的看著碧綰。

「你們幾人要鬧自己找個涼快的地,行不行。」碧綰妥協的說道。

「不行。」這次三人異口同聲道。

「你們要怎樣?」

「你說,誰是你朋友。」三人再次異口同聲的問道。

碧綰看看這三個人,無語的白了白眼睛:「你們三個都不是。」

「哈哈哈……」就在這時,從不遠處傳來一陣狂笑聲,「你們三個自作多情了吧,她是我的。」

一品嫡秀 碧綰、冷羽紋、顧絕塵、逍遙御風幾人同時看向說話之人。

等看清之後,四人齊齊的說出一個字:滾。 男子走進仔細的打量著碧綰:「沒錯,就是你,我一直在找你。」

「是我哥。」蘇萍小聲提醒道。

「哦,你是……」碧綰故意裝傻,看著蘇浩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大哥,你認錯人了吧。」蘇萍確定的回答道。

「小孩子靠邊去,我怎麼會認錯人。」蘇浩不服氣的說道,「你難道忘了,那天你說要換主子,決定跟我了。「

「呸……」顧絕塵直接朝蘇浩吐了一口口水,「你不說還好,一說我記起來了,你這個王八蛋,盡想撞死本少爺。」

「什麼,這個不要臉的想撞死你。」、

「廢話,他我怎麼會認錯。」

逍遙御風一臉仗義,指著蘇浩:「你小子好啊,盡然想撞死我兄弟。」

蘇浩被顧絕塵和逍遙御風說的莫名其妙,完全暈乎乎的看著兩人:「我什麼時候要撞死他了?」

「就你調戲她那天。」顧絕塵理直氣壯的說著。

「不可能。」蘇浩開始還有點心虛,但是要說那天他可記得清楚,根本沒撞死人。

看到被顧絕塵弄的一頭霧水的蘇浩,碧綰和蘇萍兩人強忍著笑,默默的關注著。

「你以為本少爺會誣賴你,我不屑。」顧絕塵冷哼一聲,一臉高傲的看著蘇浩。

「撞死你還怕髒了我的車,我不屑。」

看兩人爭的臉紅耳赤,冷羽紋出來打圓場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坐下好好說,大家都看笑話呢。」

「我就讓大家看看,這個不要臉的蘇浩,盡然想撞死本少爺,這樣的人太歹毒了。」

「我……你胡說八道。」蘇浩覺得顧絕塵太不講理了,這是想逼良為娼的感覺。

「我問你,那天你是不是架著馬車往家趕?」

「是……」

「馬車是不是趕的很快?」

「是……」

「在快要撞到綰兒的時候,才停的下來。」

「是……」

「那時綰兒出現是不是為了就一個小孩。」

「是……」

「你看,你都承認了吧。」顧絕塵得意的笑著。

「那是個男孩。」蘇浩得意的提醒道,突然身子一震,吃驚的看著顧絕塵,「那男孩是你?」

「難道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你難道不知道我中毒的事?」

「我……」蘇浩低下頭,「我不知道是你,不然肯定不會。」

「切……。」說著直接無視自責的蘇浩,轉頭委屈的看著碧,「那天不是你救了我,我就必死無疑了。」

不知道事情的一定都被顧絕塵高超的演技蒙蔽了,只有碧綰和蘇萍鄙視的看著顧絕塵。

「你也承認了吧。」說著蘇浩得意的一笑,「她就是那天那個人,我沒有認錯。」

「那又怎樣?」顧絕塵無語的看著蘇浩。

「怎樣,那天她親口承認,要換主子,同意做我丫鬟的。」

罪愛豪門:腹黑總裁惹不得 「你確定要她換主子?你要做她主子?」逍遙御風故作吃驚的問道。

「是……」

「蘇浩,還有完沒完了。」冷羽紋厲聲阻止道。

「是她自己同意的,我可沒有強迫她。」說著色迷迷的看著碧綰。

「你不知道他主子是誰,你也敢逼著她換主子?」逍遙御風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蘇浩,「她是碧家四小姐,碧謙的妹妹。」

蘇浩看到逍遙御風的眼神后,得意的一笑:「管他是誰,天王老子我都不怕,她就是我的。」 當蘇浩得意的將話一口氣說完的時候,突然發現大家都寂靜的、冷冷的看著自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