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是蕭家的家主了,有時間胡思亂想的話,還不如先好好想想要怎麼當一個家主!」白洛奇嘴角一勾的應道。但蕭嬌兒的感覺確實沒錯的,不過,他並不想解釋太多,因為根本沒有必要,他需要的是結果,而目前的結果也完全他的計劃之內,這蕭嬌兒順利當上了家主,而接下來,這獸師大會便將會成為他計劃的所設計好的另一個舞台。

蕭嬌兒顯然是剛剛游神回來,猛地一驚,小臉充滿詫異的說道:「對哦,我現已經是蕭家的家主了,我不是做夢?」

「嬌兒,現我要你答應我第二個條件。」白洛奇目光一凝,然後十分認真的對蕭嬌兒提出道。

蕭嬌兒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這第二個條件就是不要懷疑自己,因為從今天起,你就是蕭家的家主,而你的任何錶現都關係著蕭家的未來。所以,你不能再做以前的蕭嬌兒了,而是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蕭家家主,你明白了嗎?」白洛奇認真的說道。他的棋局之,蕭嬌兒是一個非常重要而關鍵的棋子,所以,他對蕭嬌兒也是寄予厚望,而他所希望的就是,就算他回了聖龍國,蕭嬌兒也有足夠的能力完成他所交代的事情。

「我明白了。既然這是白大哥所希望的,那嬌兒一定會做到!」蕭嬌兒也鄭重地點了點頭,因為她現才明白白洛奇所給她並不是什麼信心,而是足以改變她人生的一個契機,所以,她也不能讓白洛奇失望。

白洛奇聽到蕭嬌兒的回答,也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後,將蕭嬌兒先送回丹桂院后,便獨自離開曹家,前往國都的城北。

不久后,白洛奇便找到了一家將柳花樓的茶館,沿河而建,河畔上柳枝招搖,隨風擺動,景色宜人。

白洛奇進了柳花摟后,就現整個柳花摟空無一人,按理說,這個時候應該是非常熱鬧,人滿為患的。不過,仔細想想,就知道什麼原因了。

這時,就有一位掌柜上前,打量了白洛奇一眼,立刻躬身問道:「這位公子姓白嗎?」

白洛奇點了點頭。

「白公子,樓上請!」掌柜一見,馬上就一臉笑眯眯地將白洛奇往樓上迎去。

到了二樓,白洛奇就見木子夜正站沿河的木廊外,舉目眺望。

那掌柜將白洛奇迎上樓后,便立刻退了下去。

這時,木子夜也回過頭了,神情雖然已經十分平靜,但眼神卻掩飾不住幾分激動與欣喜。 「再次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白洛奇淡定的一笑,一邊走過去,一邊問道。

「你為什麼會沒死?」其實,曹家見到白洛奇后,木子夜一直有種覺得可能是自己做夢的感覺,這明明應該死掉的白洛奇,竟然活生生的又出現了眼前。

「也許是我命大!」白洛奇到了木子夜身旁,負手而立地欣賞眼前的風景,十分從容的問道。

「可是你又為什麼會出現木神國?而且還出現了曹家……」木子夜顯然是難以理解,當然,他知道這段時間,白洛奇身上肯定生了很多事情。

「這個就說來話長,或許這是老天冥冥之的安排……」白洛奇轉向木子夜,輕嘆道。其實,他也覺得他會「死而復生」的來到木神國,並且,無意進入了蕭家,而又因為遇上了龐龍和曹晴熏,讓他與曹家扯上了關係,而他又利用曹家,順利地見到了木子夜,並且,還完成了他之前所精心策劃的計劃。所以說,這些事情的生或許就是註定的。

「那就別說了。」木子夜突然一個箭步上前,給了白洛奇一個兄弟式的擁抱,身軀顫抖,顯然是難以掩飾心的激動。

白洛奇沒想到木子夜會有這樣的舉動,自然也感到幾分意外,但隨後,便勾起一抹邪笑道:「抱夠了嗎?幸好這裡沒人,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們有斷袖之癖呢!」

木子夜聽完,這才放開了白洛奇,面露喜悅的說道:「我是太高興了,你竟然沒死而且,這麼快就能再見到你……如果皇姐知道的話,一定也會很驚訝的。」

「木綾羅?她不是一直都很希望我死嗎?她見到我的話,估計沒有什麼好事生!」白洛奇對木綾羅可是從來沒什麼好感,也不想再招惹木綾羅,否則,恐怕會落得上次那種下場。

「我可不這麼覺得,因為我皇姐得知你的死訊后,就不顧危險的去了聖龍國,而且,還去了你的靈堂祭拜……」木子夜立刻搖頭說道。

「她去祭拜過我?」白洛奇聽木子夜這麼一說,目光也不由一凝,上次他從那些人口得知了很多聖龍國所生關於他的事情,唯獨沒聽說,這木綾羅也去他的靈堂,而且還祭拜了他,當然,正常來說,這絕不是木綾羅會做的事情,這木綾羅的舉動顯然是出乎意料的奇怪。

「這段時間你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聖龍國的人會以為你已經死了?」木子夜點了點頭,接著,便好奇的追問道。

「不是說說來話長嗎?」白洛奇白了木子夜一眼。

「我們的時間很多,我們可以慢慢的邊喝邊聊……」木子夜說著,便往一旁的茶桌走去,然後坐了下來,將已經準備好的冒著熱氣與茶香的一壺茶,把兩個茶杯斟滿,接著,便對白洛奇示意了一下。

「算了,就當是打時間好了。」白洛奇搖頭一笑,不過,因為這接下來,他需要木子夜為他做一些事情,所以,也確實要和木子夜好好聊聊。

這白洛奇坐下后,便將他會出現曹家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木子夜,但也並沒有說太多,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

「想不到居然有這麼巧合的事情……」木子夜一聽,這有些詫異,因為這白洛奇身上所生的事情,聽起來都覺得令人感到玩味。

當然,誰會想得到,就一個多月前,還是聖龍國四大軍團之一的赤龍軍團任統帥,並且帶領赤龍軍,逼得木神國後退兵,聖龍國造就了的神話,但卻以身殉國的白洛奇,會出現木神國的一個邊境城市,還鷹差陽錯地進入了一個小家族,又巧合之下,與曹家扯上了關係,后,因為受到龐龍大師的推薦,成為了曹家的座上客。來到了木神國的國都。

「說起來,龐大師的眼光還真是厲害,竟然一眼就看出你的不凡之處,如果他知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白洛奇,聖龍國的龍玄皇子的話,他肯定也會大吃一驚的。」木子夜饒有興趣的說道。

「其實,我來國都的目的,重要的就是見你一面。」白洛奇開門見山的說道。

「你可不是那種會找人敘舊的人?就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你找我應該是另有原因的?」以木子夜的聰明不難猜到白洛奇的心思。

「沒錯,我要你幫我做些事情,算是你還我的救命之恩。」白洛奇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坦白的說道。

「什麼事情?只要不是對我木神國不利的事情,我絕不會拒絕……」木子夜也毫不猶豫地應道,對他來說,白洛奇那種時候,居然還冒險救他,所以,白洛奇也並不是將他當成了敵人,既然不是敵人,那就能成為朋友,甚至是兄弟。

「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簡單,不過,要獸師大會之後,本來我是打算先告訴你的,但我又改變主意了,因為事情比我預料的要展的快,所以,既然如此,就剛好趁這個機會,把我能做的就做好,等我回聖龍國之後,剩下的事情就拜託你了。」白洛奇篤定道。

「獸師大會之後?你該不會是想幫曹家贏下獸師大會?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不太可能的,因為曹家這次的勝算並不大,這齊家因為孫興大師為我皇姐效力的關係,所以,也算是把我皇姐給拉攏了,如果這次不出意外的話,齊家肯定會笑到后的。」木子夜搖搖頭道,雖然他很期待曹家的表現,但是他也明白,以齊家如今木神國的地位,再加上據他所知,齊家為了這次獸師大會,網羅了不少厲害的獸師,再從其挑選強的參加獸師大會,相比之下,曹家就已經略遜一籌,而齊家又有他皇姐撐腰,所以,這次的獸師大會齊家十有***會打敗參加,贏得后的勝利。

但很快的,木子夜就目光一轉,因為他差點就忘了白洛奇可是荒靈大陸強的御靈獸和醫獸師徐達的徒弟,如果是白洛奇出手的話,曹家或許還有勝算,可是,白洛奇如果出手的話,很有可能就會暴露身份,這對白洛奇來說,也算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如果曹家真想要贏齊家的話,除非你想親自出手……」木子夜不由低語了一句,頓時,有些興奮起來,因為如果白洛奇出手的話,那這次的獸師大會可有得瞧了。

「這個就不用你擔心了,我自有我的安排,不過,你別抱什麼希望,我可並不打算親自出手。」白洛奇似乎看穿了木子夜的心思。

「我還以為能親眼目睹一下這徐達大師唯一的高徒的風采,可惜啊可惜!」木子夜一臉遺憾的搖搖頭,因為白洛奇早還沒有成為白統帥之前,就已經是徐達大師的弟子,而且,據說赤龍軍團造成了很大的轟動,甚至白洛奇還有同時操縱兩隻御靈獸的能力,所以,對於白洛奇御獸方面的能力,就是毋庸置疑的強。

「你也知道我出手的話,肯定會招惹了不少麻煩,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還是不出手的話,萬一出了什麼紕漏,對我計劃也有影響。」白洛奇坦白的說道,此之前,他就已經計劃的十分周密了,雖然他不會出手,但他已經將蕭嬌兒培養了起來,而且,按照計劃,讓蕭嬌兒順利的當上了蕭家家主,只要蕭嬌兒能獸師大會上一鳴驚人的話,他木神國的前期計劃,就已經完成了。

「可是,你到底要做什麼?感覺聽起來,好像是個很龐大的計劃……」木子夜從白洛奇的言語也有察覺。

「的確如此。而且,這件事對你也會很有好處,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助你坐上國主之位嗎?如果你完成這個計劃的話,支持你的勢力肯定會大大增加……」白洛奇十分神秘的說道。

「那對你有什麼好處?」木子夜追問了一句。

「這就先不說了。」白洛奇可沒打算這麼快就告訴木子夜,因為這獸師大會是否能夠順利按照他的進行,還是個未知數,所以,他必須先保證計劃能如期進行。

木子夜見白洛奇大玩神秘,也是搖搖頭,乾脆也不問了,因為他知道時候到了,白洛奇自然就會說了。

隨後,木子夜就跟白洛奇聊了一下他所知道的聖龍國近況,另外,白洛奇也得知,自從他死後,木綾羅竟然也沒有再對聖龍國出過兵,兩國都十分默契的進入的休戰期,但並沒有簽訂停戰協議,也就算是說兩國之戰,隨時可能再爆,但目前來說,原本戰亂不斷的煉羅邊境也算是重回太平之世了。

「時間差不多,我也該走了。被人看到我和你一起,免不了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白洛奇嘴角一勾的對木子夜說道。

「我要不要把你的事情告訴皇姐?」這時,木子夜忽然目光一凝的問道。

「暫時還是不要,如果她知道我沒死的話,一定還會來找我麻煩的。」白洛奇有種預感的搖搖頭。

「可是,你應該知道這瞞不了太久的,尤其如果你出現獸師大會上的話。不過,自從她去了聖龍國,祭拜過你后,我突然就變了一個人似的,看上去一直心事重重的,我感覺她好像隱瞞了什麼事情,而這事情肯定與你有關。」木子夜如實的說道。對此他也十分意,因為他絕對是第一次見過他皇姐,會一段時間內表現出如此的異常。而且,他也隱隱感覺到,肯定與白洛奇的死有關。

「或許是因為她沒能親手殺死我,所以,讓她很遺憾。」白洛奇淡定一笑。

「那你怎麼確定我會替你保密?」木子夜一聽,也是苦笑一聲,接著問道。

「除非你不想再見到我了。」白洛奇留下一句話后,隨後,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原地。

而留下的木子夜,則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因為他知道這次的獸師大會可要比想象的有趣了,尤其是當他皇姐見到白洛奇的時候。

這邊,白洛奇離開柳花摟后,見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便離開了國都,到城外找了土壤肥沃的地方,打開空靈界后,然後,先讓三隻黑欲天蟲和七隻幼蟲飽餐一頓,順便收了一下剛剛產下的兩顆級黑欲卵。緊接著,就讓七霞麒麟王帶著龍冰做訓練,他則到了實驗室,打算看看赤色蛋卵,結果,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等他進入實驗室后,就見原本只有兩個巴掌大小的赤色蛋卵,一下子變大到足有半隻手臂的高,但他前天還進過實驗室,原本他留下的那幾滴血,器皿內還是原封不動的,而且已經幹了,那時,赤色蛋卵也還一點反應都沒有。

而眼前的這赤色蛋卵看上去,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一下子拔苗助長了,這才過了一天的時間。

「看來這赤色蛋卵果然是要靠精血來飼養。但為什麼我後面留下的幾滴血,並沒有被吸掉呢?」白洛奇摸著下巴,帶著幾分疑惑的分析道。

仔細的考慮了一下后,白洛奇突然雙目一亮,道:「莫非,這赤色蛋卵需要不同的精血輪流來飼養?就像是身體需要補充各種維生素和營養成分一樣,單單是我的精血並不足以補充這赤色蛋卵所需要的……」白洛奇不愧是這方面的專家,很快就想到了問題所。

於是,白洛奇馬上走出實驗室,分別黑欲天蟲,以及龍冰和七霞麒麟王身上採集了一滴精血,然後,回到了實驗室,剛將裝著器皿的三滴精血放到赤色蛋卵面前,就見赤色蛋卵馬上就有了反應,抽出三條紅絲,猶如貪吃的小鬼般,伸向了器皿的三滴血,后,風捲殘雲般的把三滴精血都給吸食了乾淨。

「果然如此!」白洛奇馬上露出興奮之色,這下他終於找到讓龍不像重生的方法了,看來只要收集不同的精血,讓這赤色蛋卵吸收,等到一定程之後,也許這赤色蛋卵就會出現異變,說不定龍不像就會復活。

而且,所吸收的精血應該是越強的越好,比如像厲害的御靈獸,或是星級等級很高的御靈獸。因為按照赤色蛋卵會變大的情況來看,就說明這赤色蛋卵應該是吸收了精血的靈力,所以,才會成長的,因此,越高級的精血,所起到的作用應該也越大。 雖說白洛奇總算是找到了利用不同的靈精血來飼養赤色蛋卵,並且可以讓赤色蛋卵隨之成長的方法,但同時也浮現出了一些問題,從現的情況來看,赤色蛋卵似乎只能吸收一次不同的精血,而且,不會重複吸收,這一點從之前赤色蛋卵吸收了他的精血之後,沒有再碰過他留下的那幾滴精血,就可以推斷出來。

那也就等於說,從現開始,他就必須收集那些不同的御靈者或是御靈獸的精血。所以,到底要收集多少種精血,才能滿足赤色蛋卵成長,而且,後會是什麼樣的結果,也都是一個未知數了。另外,隨著赤色蛋卵的不斷成長,這所需吸收的精血,肯定也要高級,這是種可以預料的循序漸進的過程,因此,他現要收集的精血也不能太過於普通,但也不能太過於強大,要有一個優先的順序讓赤色蛋卵適當而合理的進行吸收。這樣一來,其實,他也等於要將赤色蛋卵當成了御靈獸一樣來養,還要關注赤色蛋卵吸收了不同精血后,所會出現的變化。當然,到后,他可能還需要找哪種絕世的靈獸,或是加稀有的,像是沙海深淵內禁忌之地所出現的奇獸的精血,來餵養赤色蛋卵。

可以說,這絕不是一個簡單而容易的過程,相反的,他可能因此要付出很多難以想象的代價。

「看來接下來又有很多事情要做了。」白洛奇看著眼前的赤色蛋卵,輕嘆了一口氣,但如果他所做的,能讓龍不像終有一天能復活的話,就算付出任何代價他都願意。

隨後,白洛奇將赤色蛋卵專門轉移到了原來他用來做倉庫的一間木屋裡,這御靈獸的成長是需要環境的,而赤色蛋卵顯然也擁有某種特殊的生命體征,像是御靈獸一樣,所以,換一個環境的話,說不定適合赤色蛋卵的成長。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按照赤色蛋卵這種吸收了精血后的成長速,相信過不了多久,這赤色蛋卵就會長得大,所以,好還是放一個寬敞的地方。

將赤色蛋卵先安置木屋之後,白洛奇便回實驗室完成餘下的工作后。

外頭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白洛奇總算將之前所收集到了御靈獸的實驗樣本,全部研究完了,而如今,他已經推測出了上組,不同種類的御靈獸的基因組排列,也算是達到了他的初期目的。

接下來,白洛奇就可以通過這上組的御靈獸基因組,來計算出所有御靈獸基礎的基因組排列,這也稱為原始基因組。只要完成原始基因的計算,他就能按照計劃展開對御靈獸的基因研究,而且,這也是他計劃的一部分。

這原始基因組就如同一把足以整個荒靈大陸掀起巨大革命的鑰匙,而這把鑰匙也將徹底的顛覆這個世界的人類對御靈獸的認知。

而不久之後,這個世界的所有御靈獸,甚至是那些稀有的奇獸,或是其他生物,都迎來一場史無前例的進化革命。

管,沒有現代儀器的輔助,但是,身為現代世界,優秀的基因科學家的白洛奇,他的大腦就如同一台精密的計算機,所以,要從區區上組的基因組篩選比對出原始基因組,簡直就是易如反掌,不過,唯一的缺點就是,可能無法完全做到絕對的精確,因此,他計算原始基因組的同時,必須要一隻適合的御靈獸身上,進行同步實驗,以便保證他的原始基因組的準確。

而因為這個基因實驗佳的實驗對象好是未成年的幼獸,因為幼獸的身體基因,未成年前,基本是不會出現異變的,剛好,白洛奇手未成年的黑欲幼蟲,另外,還有龍冰,它們都是佳的實驗對象。

正常來說,如果不想冒險的話,黑欲幼蟲身上的進行實驗,加保險,因為就算失敗了,還有其他只幼蟲。但是,為了保證原始基因組的完全準確,白洛奇后決定龍冰身上進行這項實驗,因為龍冰可是半靈獸的體質,繼承了靈獸與戰獸的優秀血統,所以,它的基因本身肯定要比單獨的靈獸,或是單獨的戰獸,來的加全面。所以,如果龍冰身上做實驗的話,這基因的異變也就容易的體現出來,避免多繞彎路。

當然,要進行這樣的實驗,自然會有不小的風險,就像是當初他的龍赤身上進行腦神經的刺激實驗一樣,當然,比起龍赤身上的實驗,這次龍冰漢森上的實驗,要加充滿難以預測的可能性,是好是壞,現是難以定論的。

不過,白洛奇當然不會隨隨便便拿龍冰來冒險,畢竟,龍冰當初本來是可以跟它母親回去的,可是,後龍冰還是選擇了跟他,所以,他對龍冰的感情,並不比對龍不像,還有龍赤,或許七霞麒麟王的少。因此,他絕不會讓龍冰受到任何傷害,所以,他已經想到了另一種方法,進行唯一性的實驗,如果實驗成功,他或許就能順利的完成原始基因組的計算,如果實驗失敗,對龍冰也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但因為只有一次機會,所以,如果失敗的話,那白洛奇恐怕還要再上一段時間,當然,為了保證龍冰的安全,這點損失也算不了什麼。

了一整夜的時間,白洛奇終從上組的御靈獸基因組之,計算出了尚待核鑒的原始基因組的螺旋排列。

隨後,白洛奇就將原始基因組的螺旋排列,以平展的方式畫了一張紙上,而就原始基因組的下面,便是龍冰本身的基因組排列。

這接下來,也就是為重要的實驗階段。

但見白洛奇取出了之前萬靈冢得到了那個盒子,盒子的三物都其。很快的,他就取出了放其的那顆擁有和靈玄石一樣氣息的奇丹。 白洛奇得到這顆奇丹之後,從沙海深淵回荒城的時候,就對奇丹做了一些分析,可以用以煉製出這奇丹的材料,他並沒有分析出來,確切的說,這些材料可能是極為稀有的,或是只生長什麼人類無法踏足的地方。所以,他也難以知道。不過,他也肯定這奇丹應該就是之前所猜測的,是靈族所煉製出來的。

不過,分析了奇丹之後,白洛奇就現,這奇丹比起靈玄石來說加神奇,這靈玄石因為是天煞而生,又有等級之分,所以,所蘊藏的靈力充滿了不確定性,一旦胡亂攝入,很有可能對御靈獸本身造成傷害。相比之下,這奇丹就顯得與眾不同許多。

其為驚人的就是,白洛奇用玄瞳鑒分析了奇丹的內部之後,就現這奇丹竟然是丹丹,一共有五層,也就如同是五顆丹藥相互融合包裹而出的,等於就像是披著幾層外皮一樣,所以,很難想象,這麼小的一顆丹藥,實際上是五顆丹藥同體的,而且,外層的一顆所蘊藏的靈力是弱的,只相當於低等的紅靈玄石的靈力,而越往核心的,所蘊藏的靈力也就越強。

另外,白洛奇還對奇丹做了檢測,現這奇丹是無法與人類的靈力有反應的,但放到御靈獸身邊之後,就會出現靈力波動的慢性反應。

由此,白洛奇就分析出,這顆奇丹之所以會有如此獨特的構造,應該就是根據針對性而設計的,為了防止服食了這種奇丹后,會因為直接吸收了過量的靈力,反而造成傷害。但又為了保證能夠長時間持續的得到靈力吸收,所以,才煉製成五顆同體,只有吸收完外面的一顆后,才能接著吸收第二顆……直到后一顆。

以這樣的設計,再加上奇丹本身的慢性反應,白洛奇所得出的結論就是,就算再普通的御靈獸,直接服下這顆奇丹,都不會造成很大傷害,而且,這奇丹似乎也能御靈獸體內存很長的一段時間,足以讓御靈獸的身體慢慢適應吸收。

換句話說,這顆奇丹對任何御靈獸來說,就是一顆神丹!

而白洛奇所要做的就是,讓龍冰服下這顆奇丹,以龍冰現的程,如果服下這奇丹的話,恐怕會像當年龍不像的那樣,出現飛躍性的成長,直接突破到成年狀態,而龍冰體內的基因組也會這期間出現異變,甚至是突破原來的星級,這一點當初龍赤身上就生過,但因為之前,他並沒有計算出御靈獸的原始基因組,所以,那次龍赤突破星級的異變,他也無法得知當時龍赤的基因組是按照如何的順序進行異變的。

不過如今,龍冰本身的基因,白洛奇已經基本計算了出來,所以只要改變了龍冰的基因排序,龍冰絕對可以升級的。不過目前來說,他只計算出大致黑欲蟲和龍冰的基因,要是也能夠研究出七彩麒麟王的基因,那麼也意味著七彩麒麟王也能夠升級,這可是打破這個世界的規則的超級現代計劃,要是被人知道了,或許比逆天還要震驚。因為御靈獸本身的等級都是因品種註定的,能夠提升一個等級,那實力可是增強了數倍,而且還會異變出另外的奇特能力。

對於改造基因來說,這基因改變的順序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順序不同的,會出現的基因變異也會不同,就比如多異變出一個頭,或是腳出來,這基因的變異方式就完全不同,而像是突破星級的異變,那或許變化的順序也加複雜,這就是為什麼一定要有原始基因組的原因。

但因為基因的變異幾乎只有很短的一段時間,所以,要抓住其的基因異變的順序,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這也就是為什麼白洛奇只有一次機會的原因,因為如果龍冰服下奇丹,並且完成異變之後,他還沒有找到基因組異變的順序和方式,那他這次的實驗也就算是失敗了。反之,如果他找到的話,那就算成功了。

不過,因為龍冰所可能出現的異變,是難以預料的,或許只是普通的升級異變,也可能是強化異變等等,當然,如果能像龍赤一樣,出現突破星級的異變的話,那就是好不過的了。

對於非靈獸的御靈獸來說,這星級的極限就如同枷鎖一樣,限制了其進化的可能性,但如果能通過基因改造,來破除這枷鎖,那就算是再普通的御靈獸,也可能因為被改造了基因,而也成為五星級甚至是星級的御靈獸。因為這一點曾經龍赤身上印證過,所以,白洛奇相信只要他能夠計算出完整的原始基因組,並且,從龍冰身上找到一些特定的基因異變順序和方式的話,他就能夠打破這個世界原本對御靈獸的限定,到時候,也就沒有什麼靈獸和戰獸之分了。

將龍冰和七霞麒麟王召到身邊后,白洛奇便用手摸了一下龍冰的頭,目光輕凝的說道:「等會你可能會有些難受,不過,一定要忍耐住!」

這龍冰也並不知道白洛奇要它身上做什麼,但對它來說,白洛奇就像是父親一樣,所以,不管白洛奇要做什麼,它也表現的十分順從。

隨後,白洛奇就見那顆奇丹放入了龍冰口,同時,展開玄瞳鑒,看著奇丹緩緩滑入入龍冰的體內。很快的,就奇丹進入龍冰體內不久,便開始閃爍其不同尋常的色彩紛呈的奇芒,猶如光暈般,不斷擴散開來。

與此同時,奇丹釋放出的靈力影響下,龍冰也開始出現了不適的反應,神情痛苦,出輕微的嘶嚎,全身抖,四肢搖晃,顯然,是難以適應奇丹所釋放的靈力,畢竟,龍冰還真是剛進入幼獸期,身體還未完全育,體內的靈力比起奇丹的靈力,那不知道要弱小多少,所以,難以抵抗也是正常不過的。

為了緩解奇丹所釋放靈力對龍冰造成傷害,白洛奇馬上利用聖龍珠特殊的吞噬力量,將衝擊龍冰身體的一部分靈力暫時吸入了自己體內。

而很快的,吸收了奇丹所釋放出來的靈力不久之後,龍冰的身體就開始出現了異變。

但見,龍冰身上的冰毛瞬間猶如冰刺般豎起,就像是刺蝟一樣,而身體也一下子崩得很直,整個獸臉也一下子變得面目猙獰起來,雙目猶如染上了一層藍冰,變得極為透亮,同時,一股強烈的冰芒瞬間從身體向四周擴散。

頃刻間,方圓十米之內,冰霜覆蓋,寒氣逼人…… 白洛奇見龍冰已經開始出現異變之後,便立刻退到了一旁,同時,展開靈陣光鑒和玄瞳目,觀察龍冰身上所產生的異變,並且,分析異變過程之的各種屬性變化以及體征變化的數據,而這些數據便是找出基因順序的改變的重要依據。

而就這時,龍冰的異變越演愈烈,身體急速地成長,從原本只有半人多高,一下子長到了兩米多,看上去狼腰虎背,變得極為強壯,四肢如柱,變得剛勁有力,身形也十分修長,似狼如豹,雖然強壯,但顯得十分矯捷,全身的肌肉都十分精瘦,沒有絲毫多餘的贅肉,可以說,是相當完美的體形,此外,它的臉部也出現了變化,比原來要長了很多,形成明顯的狼頭形,只見上頜的兩顆獠牙暴突而出,一直延伸到下頜,給人一種兇猛犀利的感覺。

而龍冰從原來的幼獸期,成長到眼前這般驚人,這異變所用的時間,卻連半柱香的時間都不到,顯然,這奇丹的功效比白洛奇想象的還有非凡。

不過,從眼前龍冰的異變來看,似乎只是普通的升級異變,也就是說,奇丹僅僅加速了龍冰的進化過程,並沒有使得龍冰有類似突破星級,或是出現突變的情況,當然,這樣的進化,也是預料的範圍之內。

而整個過程龍冰身上所出現的異變情況,白洛奇也都全部記錄下來,並且,轉化出他所需要用的數據。

雖說,龍冰這樣按部就班的進化過程也是白洛奇理想的實驗進程,畢竟,如果出現超出預想的變化,有可能就對龍冰造成傷害,所以,他還是希望不要出現什麼差池。只是有些遺憾的是,龍冰並沒有出現突破星級的異變,等於也讓白洛奇錯過了掌握突破星級的異變時,基因所產生的改變順序的機會。

但白洛奇也並不急於一時,如果龍冰能夠順利的完成異變的話,他所得到的寶貴數據,也足以讓他完成預定的計劃。

因為這實驗過程比想象要順利的多,所以,白洛奇也就安心了下令,打算等龍冰恢復之後,就採集龍冰異變之後的實驗樣本,推測出龍冰的基因組,再將其與異變之前龍冰的基因組進行對照,然後,通過剛才龍冰異變過程所採集到的數據,他就可以計算出龍冰整個過程,某些基因的改變順序,以及所導致的不同異變。后,再從計算出,他剛剛計算出的原始基因組是否還有不完善或是遺漏的地方。

只要完成這些后,白洛奇御靈獸的基因研究方面,也算是順利的邁出了第一步。之後,只要穩紮穩打,不久之後,他就能夠完全掌握通過基因來改造御靈獸的技術。

但就龍冰所出現的異變快要結束的時候,驀地,突然仰天咆哮了幾聲,原本匍匐的修長身軀,一下子掀站了起來,全身的肌肉開始蠕動膨脹,彷彿有什麼要呼之欲出一般。

白洛奇見狀,臉色頓時忽變,急忙展開玄瞳目觀察龍冰體內的情況,這時,他便現龍冰體內那顆奇丹的外層一顆的靈力,似乎已經完全被龍冰所吸收。

當然,這龍冰順利的吸收了奇丹外層的靈力,本來算是好事,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這奇丹的第二顆的靈力竟比想象的還要強烈,其程竟然絲毫不遜於與一顆藍靈玄石所蘊藏的靈力。

按理說,這奇丹第一顆的靈力只相當於紅靈玄石的話,那第二顆的的靈力應該也只到黃靈玄石的程,可沒想到,這奇丹的第二顆靈力,居然跨越了黃靈玄石的程,直接與藍靈玄石的靈力相媲美,而以龍冰剛剛異變未完的身體來說,如此直接再次吸收藍靈玄石般的強烈靈力,無疑可能會造成龍冰的第二次異變,但是,對還未適應異變的龍冰來說,就這樣再次異變的話,那無疑就是死路一條,不管是精神,還是**,都不可能連續兩次承受異變的強烈衝擊。

見勢不妙的白洛奇,也顧不得現的龍冰已經處於失控的邊緣,馬上沖了上去,打算利用聖龍珠的吞噬力量,將已經冰體內衝擊的那股強烈靈力先轉移到他身體里。

可是,就白洛奇衝到了龍冰面前後,失去理智的龍冰,竟然冰毛直豎,咆哮怒嚎,直接一個揮爪,憑空竟破出一道強烈的冰刃,猶如鋒刀直接迎他而來。

白洛奇一時間猝不及防,沒來得及躲避,胸口的衣襟瞬間被割裂成塊,隨風飄飛,胸口也留下猙獰的血痕,,但他卻還是毫不猶豫地繼續接近到龍冰身旁。

而正如白洛奇所預料的一般,這時,龍冰的身體出現了加強烈的第二次異變,就肩骨附近,竟然有兩根猶如彎月形的骨牙直接爆體而出,長約一米,而頸脖也隨之裂開,光芒閃爍,緊接著,一顆似狐的頭顱跟著異變生出。隨後,龍冰的下肢也加粗壯,竟然足以像人一樣,完全撐起了整個身軀,就像是似狼似狐的人形妖獸一般。

白洛奇見狀,也是神色一愣,因為他看出眼前正進行第二次異變的龍冰,似乎正將體內原本所潛伏的基因給爆了出來。不過,他心知知道這樣下去,龍冰的身體恐怕會難以承受如此強烈的第二次突變,后的結果,可能就是爆體而亡,所以,他必須阻止龍冰繼續異變下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