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答應做我的老婆,我就把手給你!」郝仁調戲吳雙。

「那我不要了!」吳雙聲音轉冷,還好,她沒有發脾氣。

「算了,我不逼你了!」雖然是調笑,郝仁也覺得剛才提的條件有點過分,他把手伸給吳雙,「喏,我的手給你!」

「跟你說我不要了,把你的手拿開!」吳雙真的生氣了。

郝仁直接把吳雙的手拉過來,緊緊地攥住。吳雙連甩了幾下沒甩開,只好任由他攥著。然後她慢慢地進入夢鄉。

郝仁則關了手機的照明模式,在吳雙的身邊盤膝坐下,強迫自己入定。

就在郝仁頭頂幾十米處,有一雙眼睛,正盯著郝仁。 蒙的不止是極之強者。<

人類,古族強者一個個眼睛瞪的比燈籠還大,眼下只yàoshi稍微正常的強者都zhidào林風想做什麼了,高空中那巨大的火球就好似一顆燃燒的星辰,蘊藏的能量駭人心悚。

林風,什麼時候擁有如此可怕的天神者實力?

這等火焰強度,火焰控制力,讓的每一個號稱精英的古族天神者為之汗顏,咕嚕的咽下口水,眼巴巴望著這難以置信的一幕,再望向極之大軍,此刻彷如煎熬的地獄般。

亂!


亂到了極致。

原本密集的陣形瞬間崩塌,鬆散,但卻根本來不及,太多強者聚集在一起,想要分開就如撞上一堵堵牆,加上心境紊亂更是茫然沒有頭緒,最重要的是——

他們,根本沒有時間。

從聚集到結束,從祭出九凰蓮座到凝聚火焰,林風所花費的時間不過只是剎那間幾秒。

大火球,已然成型。

不,準確來說應該是超級火球。


直徑超出百米的超級火球,蘊含的並非普通火焰,而是星空層次的頂級火焰——

重生之火。

超級火球內完全能看到一頭頭真實無比的鳳凰,火紅的色彩,雀毛玲瓏,蘊含著初步能力的星座力量,這就是星空層次能力的強大,比之普通攻擊要跨越一個境界,雖說林風尚未成為星空強者無法真正使用星座力量,但就是如此……

已經足夠。

「去吧!」林風沉然而喝,青筋暴露。

面色帶著幾分崢嶸,卻是火焰的凝聚也已是到達極限,哪怕盤古瞳再強,意志力再出色也只能凝聚到這般地步。然。威力已是足夠滿意,用盡所有力量,盤古瞳的精光閃動,操控著超級火球,目標直接鎖定。

正中央!

「呼!」「隆!」「咚!!!」地震天鳴~~

超級火球所在之處,所有本源能量為之消散毀滅。整個空間都是破碎,劃過一道深刻殘痕,彷如鴻溝。速度並不快,但已是足夠,這一刻極之大軍上方的天空都被染成了鮮紅的火焰色彩,見不得天日。

濃郁的火之本源,籠罩整片空間。

末日,來臨了。

駭然的吼聲,暴喝聲。憤怒的咆哮聲歇斯底里響起,但在龐大的超級火球面前就如螻蟻的抗議般無力,星源力的波動在戰場每一處凝聚,每個極之強者都竭盡全力的架起最強防禦,但……

一切,都是枉然。

轟!!!

轟!轟!~~~

驚人的炸裂聲響徹,炸開在戰場正中央,天崩地裂。

這一刻。所有的聲音都被覆蓋,震耳欲聾。氣流的波動甚至傳到遠處人類及古族陣營所在,強烈的衝力和破碎的星源力能量讓的人類強者亦是架起防禦抵擋,更不用身處爆炸中心處所在的威力。

人類強者,震驚了。

古族強者,更是完全懵了。

耳膜都快被震聾,望著前方心跳彷彿都是停止。

沒了。

氣息消失無數。

整片戰場從未有過的寧靜。彷如湮滅。林風高高懸浮在半空,腳下火蓮台的鳳凰亦是有些紊亂,被超級火球的威力波及少許。胸口微微起伏,身體彷彿虛弱脫力,然雙瞳卻是異常的閃亮。

堪稱完美的一擊!

雖然讓自己力量消耗許多。卻是值得。

此刻,極之陣營已是完全陷入崩潰邊緣,超級火球直接砸中的中央區域,就是聖級強者都無一倖免的死去。波及的區域,聖級以下死傷超出九成,就算是聖級強者都受了不輕的傷。

很強!

星空層次的重生之火,強的可怕!

倘若是第八十九重的重生之火,威力就不會如此大,這一點林風很清楚。雖然只是相差一重,但第八十九重的重生之火卻能被抵禦,被消耗,尤其是戰場覆蓋如此多極之強者的星源力,相加不是一個小數目。

但第九十重的重生之火,他們無法削弱!

準確來說,以他們的實力根本沒資格去觸碰削弱星空級別的力量!

唯是個別聖王級強者才有這個能力,但聖王級強者放眼整片戰場又有多少?而且,還有許多此刻為了保命早已逃之夭夭。林風目光落向遠處,以右極使『滸倫』為首的小隊,依舊將皇極甫守的密密實實,正是撤退。


這,都在預料之中。

右極使滸倫的實力並不弱,而且很可能藏著底牌,要想擊殺他,難,越過他擊殺皇極甫,更難。

與其浪費力量卻殺這些難殺的,倒不如像眼下這般殺的痛痛快快!

極,損失何止用慘重兩個字能形容。

簡直是慘絕人寰!



「殺啊!」

「別放過他們,殺光他們!」

「哈哈,來比一比誰殺的更多!!」

……

人類強者,瘋狂了。

一個個強者如利箭般射出,在林風號令下直取極之大軍,身後古族天神者亦是士氣澎湃,興奮無比。損傷慘重的極之大軍隨著皇極甫重傷,左極使『厲敖』身死,最後被林風更是割草般滅絕四分之一強者,此刻只剩下抱頭鼠竄的逃離。

他們,完全失去了戰力。

怕了。


恐懼了。

腦海中殘留著那驚人恐怖的火焰,焚燒著靈魂,雖然超級火球擊殺的只是四分之一的強者,但剩餘的四分之三強者身上許多都帶著傷,每一個更是完全膽怯了。

那個一身黑衣的人類,彷如魔神那般的恐怖,讓的他們駭然。

逃!

瘋狂的逃離,極之強者兵敗如山倒,面對著人類及古族的追殺,連反抗之力都沒有。此刻在他們心中想的只有逃跑,用盡全力的逃跑,他們再不願面對那個男人,那個『神』一般的人類。

極,敗北了。



「贏了!」

「終於贏了!」

「哈哈,我們是最強的!!!」

……


「林帝萬歲!」

「林帝!林帝!林帝!!!」

……

歡呼聲,雀躍聲,響起在戰場每一處。

每一個人類古族強者的臉上都充滿著自豪,興奮,難以言喻的喜悅。這一刻,種族之間的矛盾消失無影,人類及古族同盟享受著勝利的果實,歡呼著英雄的名字,慶祝著這來之不易的一場勝利。

他們,贏了!

…未完待續……) 晨曦微露,峽谷里就響起了各種鳥類的鳴叫聲。

吳雙從夢中醒來,看到郝仁正光著膀子,對著朝霞吐故納新。而郝仁的上衣,就蓋在他的身上。

「他把兩件上衣都脫了,一件給我鋪,一件給我蓋!」吳雙十分感動,急忙翻身坐起,把身上的襯衣給郝仁披上。

「你醒了!」郝仁微微睜開雙眼,問候了一句。

「謝謝你!」吳雙微笑著說道。

「你不生我氣了?」郝仁問道。

「我生過你的氣嗎?我從來就沒有生過你的氣啊!你又沒有做錯什麼,我為什麼要生你的氣呢?」吳雙笑得更甜了。

「是我多心了!」郝仁笑道,他一邊說話,一邊把上衣穿上。

「這件也給你!」吳雙把那一件喬斯的衣服也遞給郝仁。

「算了,這件就不要了!這麼熱的天,再穿兩件,你還怕我不出汗啊!」郝仁說著,將衣服又放回岩石上。

「咦,有個打火機!」吳雙眼尖,一把將打火機撿了起來,「我說怎麼睡覺時感覺硌得慌,原來是個小玩意兒!」

吳雙說著,將打火機一摁,「啪」的一聲打著了火,看來還能用。估計喬斯那小子也是個煙民。

郝仁立即興奮起來:「有了火,我們就不用再吃生的了!你餓了嗎?」說著他跳下岩石。

吳雙搖了搖頭:「現在還不餓,不過,現在也應該開始找吃的。不然,等到餓的時候再找就不好了!」

說著,她對郝仁伸出手:「來,接我一把!」

郝仁笑道:「你昨天晚上都能跳上去,現在不敢跳下來!」

吳雙嗔道:「我昨天晚上跳上去,是你拉一把的好不好!我現在要跳下去,地上太鬆軟,我的鞋跟會陷下去的!」這倒也是,她走到哪裡都穿著一又細高跟鞋,哪怕是殺人放火、竄房越脊都能行,就是從高處落到這種鬆軟的沙地上不方便,非陷進去不可。

郝仁右手高舉:「來,接著我的手!」

吳雙向下一撲,在抓住郝仁手掌的同時稍稍一借力,身子便輕輕落地。

就在吳雙還沒有站穩那一瞬間,郝仁手腕輕輕一帶,吳雙的身子一個前撲,一下子撞進郝仁的懷裡。幸好郝仁並沒有太用力,吳雙只是輕輕一歪就站直了。即便如此,她的****還是觸到了郝仁的前胸。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