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啊!把這狗奴才拖下去,重打六十大板,然後逐出公主府。」

玄安臉色頓時慘白,打六十大板還沒什麼,就算再多幾十大板他也能承受。但是,逐出公主府,對他來說卻是滅頂之災。

他這些年靠著公主府作威作福,不知道得罪了多少權貴和大家族子弟。不過,因為自己是公主府的人,他們不敢將自己怎麼樣。可是,自己一旦被逐出去,那些人哪裡會放過自己。

「公主殿下,奴才這些年盡心伺候公主,公主要打奴才多少板子,奴才都認了,只求公主殿下能給奴才一個機會,繼續伺候公主。」玄安趴在地上,不斷求饒。

玄凰見此,沒有絲毫動搖。

「荒公子,都是奴才不開眼,你就當我是條狗,大人不記小人過。」玄安轉過身,拚命地對著荒神陽磕頭。

荒神陽虛眯著眼,望著此刻和之前完全是兩個極端樣子的玄安,沒有任何錶示。

兩名公主府的侍衛,面無表情地走了過來,將玄安拖了下去。

「都是玄凰管教不嚴,還望荒公子莫要見怪。今日玄凰親自來請公子,公子若是不給玄凰面子,玄凰可是會傷心的。」

「公主殿下,荒某實力低微,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到時候只會徒惹人笑柄而已。」荒神陽搖了搖頭。

「荒公子謙虛了,如今在皇城年輕一輩的武者中,又有誰不知道你的大名。以入天境後期的修為,擊敗通幽境的火靈體。你若是沒資格參加這宴會,那誰有資格。」玄凰笑吟吟道。

荒神陽頓時沉吟了下來,他本來是不想去的。可是,沒想到玄凰居然親自來了。堂堂公主殿下,屈尊降貴到了自己這裡,自己若是再不給面子,那就說不過去了。

這事要是傳了出去,那別人還不知道要怎麼想,雖然荒神陽不在乎別人的想法。但是,少一事總比多一事好。

「哼。荒神陽,公主殿下都親自來了,你莫要不識抬舉。」就在荒神陽思量時,一聲冷哼,從玄凰身旁一名紫衣男子口中發出。

「你是誰。」荒神陽眉頭一挑。

「紫陽宗落星。」紫衣男子道。

「紫陽宗,六大宗門之一。」荒神陽虛眯著眼。

落星望著荒神陽眼中滿是不善,他乃是玄凰公主的追求者,之前聽說玄凰要親自來請荒神陽,他便極力反對。畢竟,以自己的身份,都沒能得到如此待遇,這讓他對荒神陽那是又恨又嫉妒。

「公主殿下,這場宴會,沒有此人也是一樣,那些幽月國的武者就交給落某吧!」

「落公子的實力,玄凰毫不懷疑。但,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幽月國這次可是來了不少人,若是有荒公子,玄凰會更加放心。」

落星聞言,雙拳一握,眼神緊緊盯著荒神陽。

荒神陽並沒有理會落星,望向玄凰道,「既然公主殿下盛情,那荒某就卻之不恭了。」

玄凰聞言,臉頰上綻放出動人的笑容。

梨園乃是皇室的產業,這裡磅礴,大氣,威嚴,不凡,在梨園門口,有不少護龍衛守護。

荒神陽,玄凰公主,落星等人從公主攆上走了下來。

護龍衛見此,紛紛行禮。

一行人走了進去。他們一路,行了足有小半個時辰,來到一處金碧輝煌的大殿,大殿的道路,都是由名貴的妖獸皮鋪成的。

荒神陽一進大殿,便看到了不少熟,顏武,顏戰,水心藍,林苦,秦風雨。

荒神陽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也看到了荒神陽,雙方互相點了點頭,也算是打了招呼。

荒神陽邁步走到了一處空位坐下。

他眼神打量著大殿內,見到了金戈王府玄金,玄麟,還有一些陌生人,這些人一個個氣息幽深,皆不是弱者。

看樣子,這些人都是各大宗門的天才弟子了吧!皇室為了今日的宴會,可是下足了苦功夫。

「你便是荒神陽。」冷漠的聲音從大殿首位處傳來。說話的人乃是一名身穿灰色長袍,頭髮也呈現出詭異灰黑兩色的男子,他身材削瘦,臉色蒼白。

男子話語一落,整個大殿的目光都望了過來。

「荒兄,你要小心此人,他乃是無生門的王獄魂,實力強大,深不可測。無生門乃是六大宗門之首,勢力遍布整個青雲國,可與皇室分庭抗衡。」顏武的聲音傳來,其內滿是忌憚。

荒神陽聞言,心中一凝,能被顏武如此稱讚,與忌憚,足以說明此人的可怕。

「不錯,不知道閣下有何指教。」

「哼,聽說你打敗了炎無盡,還將其踩在地上羞辱,如你這等人,有什麼資格與我們坐在一個大殿內,趕快滾出去。」一聲冷哼傳來,一名臉如刀削,嘴唇細薄,身穿血色長袍的男子突然開口道。

此人名叫吳殺生,出自六大宗門之一的血煞宗。他和炎無盡算是交情匪淺。

荒神陽臉色頓時一寒。

「吳殺生,若是以荒兄的實力,都沒資格坐在這裡,那誰還有資格。」秦風雨眼神一眯,慢悠悠地開口道。

「秦風雨你要幫此人,此人品行不端,擊敗了炎無盡,還羞辱於他,試問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和我等宗門天驕並列。」吳殺生毫不示弱。

「我也贊同吳兄的意見。」落星看了一眼荒神陽道。

大殿中寂靜無聲,許多人都冷眼望著這一幕,並沒有出聲。

「哈哈,哈哈。」便在此時,一聲大笑,從荒神陽口中傳出。

「你笑什麼。」吳殺生臉色一寒。

「我笑你賊喊抓賊。你血煞宗的名聲向來不好,也不知道是用多少人命堆積出來的。你渾身煞氣,死在你手中的武者肯定不少吧!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居然說我品行不端,不配坐在這裡。這不是笑話是什麼。炎無盡想殺我,卻是不敵,我留他一命,已經夠仁慈了。」荒神陽冷笑道。

「不過,有件事我倒是很好奇,那炎無盡到底是你父親,還是你爺爺呢?他一有事,你就如此為他出頭。」

荒神陽話語一落,大殿內許多人臉色皆是一變。

「放肆,我與你不死不休。」吳殺生猛然站了起來,眼中滿是寒意,身上血袍無風自動,一道道煞氣瀰漫整個大殿。

眾人只感覺渾身一寒,恍若來到了九幽殺獄。 大殿內的氣氛,在一瞬間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吳殺生一步步向著荒神陽走去,充滿寒意的聲音,響徹整個大殿,「我要讓你為之前的話,付出足夠代價。」

「就憑你。」荒神陽不屑道。「有什麼本事,就儘管拿出來。」

眼看兩人便要大打出手,這時玄皇一站了出來,「吳兄還請息怒,荒神陽乃是舍妹請來的,我事先並不知情。今日請諸位來,便是為了應對幽月國的挑戰,若是我們自己人在這裡先打起來,那不是惹人笑話嗎?還望吳兄能給我一個薄面。」

「好,既然太子殿下開口了,這件事我暫且記下,等宴會之後再與你清算。」吳殺生寒聲道。

「不自量力,你若是自認為比炎無盡還要厲害許多,那就儘管來吧?看到你,就讓我想起了他,一開始也和你一般,不可一世。最後呢?也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而已。我也會讓你嘗嘗,在腳下的感覺是什麼。」荒神陽毫不示弱地冷笑道。

「你。」吳殺生眉頭一豎。

「兩位到此為止吧?」玄皇一望了荒神陽一眼,眼中滿是不悅。

荒神陽心中冷笑,這玄皇一擺明了是偏袒吳殺生。看樣子,自己今天晚上的確是來錯了。

「啟稟太子殿下,幽月國三皇子還有年輕一輩的高手到了。」有一名侍從進來稟告道。

話語一落,一行人便走了進來。

這些人個個龍精虎猛,眼神犀利,氣息深沉,一看便知道不是等閑之輩。

「哈哈,古兄請。」玄皇一大笑地迎了上去,對著為首一名風度翩翩,手持玉扇的男子道。

此人,正是幽月國三皇子,古月。

「太子殿下有禮了,早就聽說青雲國年輕一輩高手如雲,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古月大笑道。

「古兄過獎了,幽月國的高手,也是令人生畏。請。」

隨後,幽月國一行人落座。

兩方寒暄了一陣,隨後,幽月國一名位置靠後的男子站了出來,對著所有人拱了拱手道,「在下萬岳,通幽初期,想要領教一番青雲國諸位的厲害。」

玄皇一見此,眼中露出笑容,隨後道,「既然幽月國的諸位有意,不知道我青雲國誰願意出手啊!」

大殿中十分安靜,並沒有人回答。

玄皇一見此,臉上笑容不變,靜靜等待著。

「既然沒有人願意出戰,那就由我來吧?」玄金站了起來。向著萬岳拱了拱手道,「金戈王府,領教。」

萬岳取出一把長刀,玄金則手持大戟。雙方都十分默契地沒有使用靈器。

玄金一步步朝著萬岳行去,陣陣金戈聲傳來,似乎將眾人帶進了一片浩大的戰場,一股大氣磅礴的鐵血氣息對著萬岳沖了過去。

萬岳眼神猛然一縮,先發制人。

一股刀意從他體內釋放出來,他凌空斬出數十刀。

每一刀都無比可怕,刀芒洶湧,如一掛掛從天而降的星河。

玄金一聲厲嘯,陣陣刀兵碰撞,廝殺聲,從體內傳出。

他揮動大戟,劈斬而去,一道道恐怖的刀芒,不斷碎裂。然後如煙花般爆碎開來。

兩人瞬間戰在了一起,刀芒,戟氣洶湧澎湃,每一次的撞擊,都令人心驚動魄。

毫無疑問,萬岳的實力非常強悍,在幽月國,那是千里挑一的天才。

他和玄金戰了足足上百回合,隨後被其一戟斬飛了出去。

「我輸了。」萬岳臉色難看地走回了幽月國的所在地。

「接下來還有哪位想要一戰。」玄金意氣風發地道。

「我來。」一名身材壯碩的男子走了出來。

男子手持巨斧對著玄金沖了過去,一百多招后,他也步了萬岳的後塵。

接連進行了三場比試,幽月國完敗。

此刻,幽月國眾人的臉色都十分難看。

「這便是金戈王府的金戈戰訣嗎?果然強大,名不虛傳。這金戈戰訣乃是初代金戈王於戰場上領悟而出的,剛猛,霸道,殺氣十足,威能恐怖。若是能大規模傳下去,運用。到時候,青雲國的軍隊便能所向披靡了。」古月拍手讚歎道。

「古兄過獎了。」玄皇一笑道。

「哼,我幽月國的臉,都快被你們丟盡了。」一聲冷喝傳來,一名身材高瘦的鷹勾鼻男子躍眾而出。

那三名敗在玄金手下的男子,紛紛慚愧地低下頭。

「幽月國林雷,讓我來試試你的身手。」

玄金臉色一凝,他感覺此人實力非常可怕。

林雷走過之處,大地輕微顫抖起來,一道道炙烈的雷光從他體內湧出,他腳下猛然一踏,雷光如電蛇般躥了出去,所過之處,噼里啪啦地聲音響起,一片焦糊的味道傳來。

雷屬性武者,大殿內青雲國的高手,臉色皆是一凝,雷是最具攻擊性的力量,威力強悍,非常可怕。

「呵呵,既然林雷出手了,金戈王府的那一位就得敗了。」古月笑道。

「古兄何以見得。」玄皇一問道。

「林雷乃是雷靈體。」

玄皇一聞言,眼神猛然一縮。

一道道恐怖的雷電對著玄金沖了過去。

玄金臉色一變,身子極速後退,不想沾染絲毫。

林雷身軀一動,便朝著玄金涌去,他速度極快。雷電是以攻擊,破壞力,和速度著稱的。

「好快的速度。」玄金大驚失色,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林雷便出現在他面前。

他渾身上下雷光閃爍,猶如上古雷神降臨,炙烈的雷光凝聚在一起,化為一隻雷蟒,林雷一拳擊出。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玄金將大戟橫在胸前。

雷蟒轟然撞在上面,玄金髮出一聲悶哼,瞬間被轟飛十幾米。

他渾身狼狽無比,有著一股焦糊的味道。大戟之上,一道道雷光,閃電肆掠。

玄金臉色十分難看,腳步向前一踏,便要再次出手。

「你不會以為,我的攻擊那麼好接吧!」林雷眼中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玄金忽然臉色一變,之前湧入他體內的那些細小雷電,在一瞬間聚集起來,然後紛紛爆炸。

玄金臉色慘白,接連噴出數口鮮血,單膝跪在了地上。

大殿內的眾人臉色微變,這林雷的攻擊當真是詭異至極。

玄麟見到玄金受傷,臉色一變。

玄金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緩緩站了起來。 「就憑這便想擊敗我,還不夠。接我金戈戟法。」話語一落,玄金便施展出了金戈王府的一種絕學。

戟法大開大合,剛猛霸道,威力驚人,氣浪如虎。

震耳欲聾的金戈咆哮聲傳來。

林雷臉色一凝,取出一雙鐵鎚,一道道雷光將其覆蓋。

我爸和我男友都重生了 「雷神錘。」

兩人都施展出了各自的絕學,巨錘和大戟毫不猶豫的碰撞在一起。

恐怖的轟鳴聲,猶如九天神雷在虛空中炸響。

戟光,錘影碰撞在一起。

十數擊后,玄金的身軀被轟飛。

「二哥。」玄麟見此,臉色一變,趕忙沖了過去。

「我來會會你。」落星猛然站了起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