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現在,佔據上風的人是你,你會放我走嗎?」

李初晨的話,可謂是字字珠璣!

山本家族的半步戰尊,聽完之後,臉色狂變。

他也知道,李初晨說的沒錯。

如果現在佔據上風的人,是他,他的確不會放李初晨離開。

眼珠子一轉,山本家族的半步戰尊,又急忙說道:「求你了,只要你放過我,讓我做什麼都行。」

「狗改不了吃屎!」

李初晨淡淡地說道,「留着你,終究是個禍患。你,還是去死吧!」

說完,李初晨也不再廢話。

他手上用力一拉,就聽「嗤」地一聲響,鮮血濺射而出。

山本家族的那個半步戰尊,一顆腦袋,頓時就滾落在地上。

他的眼珠子,還瞪得溜圓,眼裏充滿著濃濃的不甘。

殺了對方后,李初晨又蹲下身子,在他身上搜查了一番。

只可惜,從他身上,李初晨沒有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

也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大人!」幾道身影,突然從黑暗中顯現出來。

他們是獄神殿的精英戰士。

「把屍體收拾一下吧!」李初晨隨口吩咐了一句,然後轉身就走。

等他回到孫家大院的時候,這裏的戰鬥,也已經結束。

三個八星級戰皇,還有一個斷掉一臂的九星級戰皇,全部陣亡。

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

李初晨徑直走到劍神的面前。

他神色凝重地說道:「前輩,事情有點麻煩。山本宮子那個死女人,她很有可能會親自過來。」 第280章被打斷了腿

「也不是,我高考後去領成績單就穿的這件!」齊夢瑤咬牙切齒道,沒想到李橋連她以前穿什麼衣服都沒注意到。

「看我髮型,我剪了頭髮。」最後,齊夢瑤提醒道。

本來在剪完頭髮之後,她第一時間想給李橋看,但當看到李橋這種反應后,她覺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李橋咂了咂嘴,姑娘夠細節啊,仔細看看,劉海是比以前短了那麼幾厘米,估計也就她本人知道自己剪了頭髮吧。

「我就說你今天怎麼看起來這麼漂亮。」李橋應和道。

齊夢瑤下了車,給李橋甩了個臉色。

李橋開上車回家了,以後再遇見這種話題,最好先誇她幾句,然後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林南大學九月初開學,此時八月才剛過了幾天,距離開學時間還早。

隔了幾天,李橋又接到了金燕西的電話,據說金怡馨的留學事項已經定好,地點就在林南大學。

李橋咂了咂嘴,這怕是……早有預謀吧。

……

八月16日,長安城下起了蒙蒙小雨,林嘉茵從睡夢中醒來后,她拉開窗帘,大概是天氣的影響,心情莫名低落了很多。

淘汰賽將在今天開始,這次的比賽不同於校園歌手大賽,其專業程度、競爭之大都要遠超。

只要進入淘汰賽,節目就會進行直播,就有可能被唱片公司看中,走向職業歌手的舞台。

用粉底遮蓋了一下黑眼圈,仔細畫好了妝,林嘉茵去了星光璀璨節目現場。

此時,在節目現場,三位音樂評委早就坐在了他們各自的位置上,這三位音樂評委自然是當今流行樂壇火遍半邊天的人物。

節目主持人在台下補妝,顯然為了今天的節目,他也做了充足的準備。

選手一共有五人,從他們五個人中,將會有三人被淘汰,兩人進入下一階段,當然,說不定還會有一場復活賽,這種模式在當前很火。

林嘉茵去了幕後的換裝間,她換上了那件有些誇張的衣服,打扮了一番后,用粉底遮蓋住黑眼圈。

等她從化妝間出去后,七位舞伴也已經準備好了,她一一過去和大家打了聲招呼。

「我們練習了一個月,就為了今天,我在此先謝過大家了。」等林嘉茵分別打過招呼,她深深鞠了一躬,真誠道。

「放心,我們是專業的。」七名舞伴回應道。

林嘉茵點了點頭,她又何嘗不知道自己請來的舞伴都是專業的,只不過,這次非同尋常。

她本人的音樂造詣自然不低,但現場的人,同樣有著不俗的音樂造詣。

她沒有信心,也因此,她打算把李橋給她創作的《大藝術家》放在第一場,這首歌本就不俗,再加上原創歌曲帶來的加分,一定能進入下一輪。

至於下一輪怎麼辦,那就……再唱一遍吧,反正節目組也沒有硬性要求。

舞台上,似乎一切準備就緒,主持人劉易松站在了舞台中央。

「歡迎大家準時收看每晚八點,由康師傅贊助的星光璀璨音樂選秀節目,我是主持人劉易松。」

隨著劉易鬆開始說話,電視直播已然開始,三位評委老師分別對著攝像頭打招呼。

而這三位評委老師,每一位都是當今月壇鼎鼎有名的人物,除了評委打分,該節目還增加了一個場外觀眾互動活動,場外觀眾也可以打電話進行投票,而觀眾投票會佔據總分數的30%。

在打了一番廣告之後,劉易松終於開始了干正事。

「賽事經過三個月的海選,已經甄選了多位有志於音樂的選手,再經過兩個月的角逐,將會產生本期的冠亞季軍。

下面有請今天參賽的五位歌手上台!」

劉易松說完,音樂切換,鏡頭立刻一轉,五位歌手按照事先的排練依次對著鏡頭招手,目的就是為了給場外觀眾留下一個好印象。

畢竟,場外觀眾手裡也是有分數的。

「各位,自我介紹一下吧。」劉易松說道。

攝像頭開始逐一放在五位歌手身上,每輪到一位歌手,他們就會說一說自己的故事。

至於故事,當然是真實的,只不過為了取悅觀眾,會經過億點點的藝術性改編。

當然,他們都知道事先要編故事,所以早早就準備好了劇本,一個個都說得熱淚盈眶,眼淚止不住的流淌。

輪到林嘉茵時,林嘉茵自然也不例外,她將編好的故事講了出來。

「我出身一個普通家庭,自小熱愛音樂,想要走向樂壇,並為之努力付出了十幾年。

我的音樂老師是一個退役歌手,他曾經的夢想就是走向樂壇,成為魯奕迅老師那樣的歌手,可惜他失敗了。

給我創作歌曲的老師也是一個可憐人,他空有才華卻得不到人賞識,要不是靠人接濟,他可能早就餓死了。

某年冬天他餓急了,偷吃了別人一個烤紅薯被打斷了腿,自此無緣樂壇。

他們自知無法實現自己的音樂夢想,所以我希望能帶著他們的希望,在這個舞台上一路走到底。」

林嘉茵越說越激動,她眼裡閃爍著淚花,甚至流下了眼淚。

在黑起自己老師時她還有點留手,但黑起李橋來,她心安理得,不自覺就替李橋賣了慘。

現場的觀眾也偷偷抹起了眼淚,這麼慘啊,這位歌手,好像比前幾位歌手的身世還要坎坷一些。

「那你今天帶來的歌曲就是這位落魄藝術家創作的嗎?」劉易松十分配合,他問道。

「嗯!」林嘉茵點了點頭。

「好,就讓我們期待這位落魄藝術家創作的歌曲。對了,方不方便告知大家一下,他叫什麼名字?」

「李橋。」林嘉茵淡淡說道。

某電影院里,牽著齊夢瑤手的李橋打了個噴嚏,他擦了擦鼻涕,想著是不是感冒了。

本來打算帶齊夢瑤住酒店的,現在看看,還是先去治感冒吧。

五位歌手各自介紹完畢,接下來就是抽籤環節了,這個環節只決定今天的挑戰順序。

林嘉茵抽到了中間的位置,這個位置也不好說幸運還是不幸運,不過,有李橋給她寫的《大藝術家》,她就有底氣從淘汰賽中脫穎而出。。 此時的荒蕪峽谷仍然處於黑夜之中,但東方已經浮現出一抹肚白,黎明即將到來。

杜克在投降方面還是相當守信用的,剩下的一百多名阿爾法精英衛隊士兵都把自己所有的武器丟到了地上,舉起雙手。

這之中大部分都是再社會化士兵,對最高級指揮官唯命是從。這個時候大規模再社會化改造的弊端就顯現了出來,當一名高級指揮官倒戈以後,他能夠立即命令他的部下放下武器或者下達停火指令。

而即使是有人正拿著槍對著一名再社會化士兵的頭,只要他的長官讓其放下武器停止反抗也會毫不猶豫地照做。

再社會化士兵的腦內被寫入了絕對忠誠於聯邦的致命,但他們其實並不理解什麼是忠誠——畢竟,炮轟塔桑尼斯聯邦議會所在的理性大廳也開始說是忠誠的一種。

「別給我耍什麼花樣,我知道你的手下還有兩名幽靈特工。」奧古斯都帶著手下的士兵闊步走向已經放下武器的阿爾法中隊士兵,邊走邊說。

幾秒鐘以後兩名懷抱重狙大槍的幽靈特工就顯露出身形。在些許的猶豫之後,他們也放下了武器。

身著白色指揮官裝甲埃德蒙·杜克從垂頭喪氣的阿爾法中隊士兵們走出,他身材魁梧,裝甲上有著金色雄鷹的徽章。

「希望你的承諾值得這個價碼。」杜克沒有摘下他的頭盔,只是走到奧古斯都的面前把自己的配槍連同槍套一起丟到對方的腳邊。

「我已經向所有部隊的頻道下達了投降的命令,但陸戰隊的人不一定聽從我的命令。如果海軍陸戰隊不願意投降,那你就是幹掉他們我也沒有什麼意見。」

「我的承諾任何時候都算數。」奧古斯都看向士兵的法拉第下士,後者立即命令革命軍士兵收繳阿爾法中隊的武器並命令他們脫下自己的動力裝甲。

「今天,我犯了一個大錯。」杜克瓮聲瓮氣地說:「我鑽進了你的陷阱。」

「而這個陷阱其實並不難看出來。」奧古斯都看著杜克說,他不想發表勝利者的長篇演說:「歸根結底,你一直都在把革命軍當作戰鬥力低下的農民起義軍。」

說完奧古斯都就命令革命軍士兵重新登上運輸船,而杜克也被法拉第下士押解著一同上了船。

運輸船在平坦的沙地上起飛,推進器掀起風沙,隨著不斷升高,邊緣籠罩著一層白色光芒的地平線逐漸變成了曲線。這裡距離瓶頸口要塞不到兩英里,用不了多久奧古斯都就看到了還閃爍著光芒的主戰場。

杜克沒有說謊,除了局部地區仍有交火以外,荒蕪峽谷主戰場已經重新安靜了下來。

瓶頸口陣地的革命軍守軍識別出了運輸船的身份,並沒有開火。即使是這樣,奧古斯都所在的運輸船竟然找不到哪怕是一塊可以落地的地方,只能暫時地降落在一座已經被轟得只剩下鋼架結構的指揮中心附近。

在運輸船燈光能夠照耀得到的地方,到處都可以見到被炸毀的地堡和簡易的模塊化組合建築。每一座被摧毀的地堡都像是半個被燒焦的雞蛋殼,被認為是堅不可摧的合金鋼板早已支離破碎。

被丟下的武器、鍍銅的子彈殼、深陷在鐵鏽色沙質土壤中的磁軌炮炮彈脆片以及讓奧古斯都不忍目睹的肢體殘骸,這些殘骸上依舊包覆著滾燙的動力裝甲甲片,既有阿爾法中隊的白色也有革命軍的紅色。鮮血融入了瑪·薩拉紅色的土壤中,像是回歸了它本來的身軀。

在地堡和由大炮犁出的彈坑裡,到處都能夠看到堆疊在一起的屍體,動力裝甲上千瘡百孔,即使是有著鎧甲一般的防護,還是有人被重型機炮和大口徑的磁軌槍打成了篩子。阿爾法中隊與革命軍的士兵以扭曲地、近乎於擁抱但實際上槍口和刺刀相抵的詭異方式死去,死者難以計數。

奧古斯都知道,一名經過戰火洗禮的軍人興許早已經對這樣的景象而感到麻木。奧古斯都已經見過了許多的死亡,死神已經從他的手裡帶走了他曾經的戰友和成千上萬的戰士,而他能夠做的就只有埋葬他們。

是奧古斯都把這些年輕人從他們的家人身邊帶了出來,他們以為追尋著元帥一定會走向光明和希望,但到頭來卻葬生在一個自己以前甚至都從未聽說過的邊緣世界,與他們溫暖美麗的故鄉克哈Ⅳ幾乎沒有半點相像之處。

在運輸船的燈光之中,一名破碎的、被濃煙和火染黑的紅色旗幟迎著峽谷中自晨曦中襲來的微風飄揚。

當奧古斯都走向運輸船的時候,杜克已經被卸下了動力裝甲,雙手被繩索緊緊地捆住一起。他隻身著著一套單薄的、可塑性面料製成的海軍作戰服,披著一件革命軍的深灰色軍大衣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飛船中的革命軍立即湧向幾乎已經淪為廢墟的陣地,在塌陷的地堡和工事牆廢墟里搜尋著可能的倖存者。

奧古斯都聽不到哪怕是一聲的哭泣或者哀嚎,在運輸船燈光能夠照耀得到的地方,只有死亡。

「在那裡,那下面還有活著的人!」這時,凱瑞甘從隱形狀態中現身,指引著革命軍士兵挖掘一處坍塌的廢墟。凱瑞甘的心靈感應能力能夠幫助她發現那些埋藏在廢墟里的倖存者,即使是大腦在無意識狀態活動能夠探測得到。

趕來參加戰鬥的革命軍工程團的SCV們立即在他們擅長的領域展開營救工作,他們使用太空工程車的熔槍切開地堡上的金屬,再用動力夾把埋在親自的生還者夾出來。工程團里的SCV都是技藝嫻熟的工人,他們的年齡都在三十至四十歲之間,少有年輕人。

無論是在聯邦陸戰隊還有革命軍中,能夠在各個戰場修建模塊建築和在車間里焊接坦克的工程團們SCV們都被譽為「為陸戰隊們端紙尿褲的父親」。

「突破這個見鬼的要塞可花了我不少的時間,這裡的叛軍比我想象得要頑強太多。」站在奧古斯都身後的杜克在這個時候說:「在這之前,我簡直無法想象有什麼軍隊的士氣能夠比得過再社會化士兵,使得他們在被幾近摧毀以後還能夠保持頑強的鬥志。」

「聞所未聞。」

「我的戰士有堅定的信仰。」奧古斯都在看到那名被救起的革命軍士兵被炸斷的雙腿上,心中立時湧上哀傷。這名士兵即使挺過了疼痛、失血和感染,下半生也不得不依靠改造義肢生活。

奧古斯都能夠做到,就是把更多因戰爭致殘的戰士送回尤摩楊。這些戰士將在新斯蒂爾靈的軍營和軍事學院訓練新兵和未來的軍官。

「而且,每一名失去家園的克哈人都是渴望復仇的孤魂野鬼。」奧古斯都說:「而你不會懂得這一點。」

「就是讓你摧毀生養你的塔桑尼斯,你也不會有半點的猶豫。」

杜克剛想反駁些什麼,一身紅色裝甲的泰凱斯和哈納克就帶著幾名裝甲上滿是傷痕和燒灼痕迹的革命軍戰士來到了奧古斯都的面前。

「我們打光了十四個營。」哈納克是生性跳脫的人,但他此刻還是難掩哀傷。他語氣兇狠,像獅子一樣咆哮。

「但我敢說,阿爾法中隊的雜種死的人比我們多得多。」

「喲,杜克上校。」儘管剛剛才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泰凱斯看起來還是相當的快活。他一見到杜克就眉開眼笑,善意地對對方說。

「又見到你了,你這條毒蛇。」 「阿止,我愛你。」

他低喃出聲,聲音纏綿悱惻,薄唇落了下去。

女子仰著頭露出好看的脖頸,男子俯身……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