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歐巴。」

…… 感受到地涌金蓮那呈幾何級數上升的恐怖威能,吳雲便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這道術法的修鍊之中。

一炷香后,他成功練成了蓮劫靈印,並將之煉化納于丹田之中。

半個時辰后,他成功練出第一朵金蓮,術法描述中說,單蓮炸開相當於築基修士的全力一擊。

想到這間修行靜室屬於長老級別,之前他未突破靈寂境界時,全力施展築基攻術也無法留下絲毫印記。

因此吳雲只思量了數息,轉手就將手中新練出的金蓮朝前方扔出。

「轟」的一聲,金蓮炸開,由金靈氣凝成的蓮瓣咻咻四射。

已是靈寂後期的吳雲甚至沒有動用多餘靈氣防禦,任憑金色蓮瓣撞在身上。

「這種威能,竟然已經達到了築基極限!?」

感受到連護體靈氣都無法擊穿的金蓮撞擊,吳雲臉上卻出現了驚訝神色。

「也是,術法描述中只是說單蓮炸開之威能堪比築基,也沒說具體能堪比築基境的哪一個境界,現在看來,應該是堪比築基大圓滿了。」

吳雲心內找著理由,他並不知道,正一宗收錄於萬卷七層中的諸多上乘術法,皆有核心弟子習練過。

而歷來習練地涌金蓮的弟子,從無人將第一朵金蓮練到比肩築基大圓滿的地步……

一夜匆匆而過。

吳雲看著幾乎要把寬敞靜室鋪滿的諸多金蓮,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隨著他的靈識操控,不多不少足足百朵之數的金蓮旋轉跳躍,眨眼便凝成了十朵體積駭人的巨型金蓮。

這便是術法中所描述的百蓮成陣。

此陣一成,也意味著這道玄上攻術,只用了吳雲一夜的時間,便已練至小成境界。

且按照他的估算,單蓮炸開相當於築基極限力量,十蓮一蓮劫,一蓮劫威能全數爆發,便是連他如今的境界,也只能避其鋒芒!

而若是百蓮十蓮劫,尋常靈寂大圓滿在不動用上乘防術的情況下,也只有被炸得皮開肉爛一途!

「是我練錯了嗎?怎麼我練出來的金蓮,和術法描述中的似乎不太一樣?」

自語結束,吳雲揮散十朵巨型金蓮,想著先不糾結,有空了找機會問問袁無守。

眼下的當務之急,是繼續練習地涌金蓮。

拒拒提供的全方位資質點在使用是沒有具體的數值提示,他只能結合以往使用的經驗大概推算。

而按照他的推算,以大成境界能比肩金丹初期的靈武龍象九轉作為標準。

這道同樣只是玄級的攻擊型術法,練到大成境界應該也只需要三十多點的術法資質點。

就算術法和靈武的消耗標準有所不同,多給十點作為預算也該夠了。

而且之前他的只消耗了靈武、煉丹、修靈這三種資質點,在拒拒沒有吞點的前提下,加上他之前積累的30.5點全方位資質點,現在他的術法資質點應該是整整133點。

他上次從萬卷樓中一共就挑了攻、防、隱匿三種術法,按照一種術法消耗40點來算,他現在的術法資質點足夠他將這三種術法都修鍊到圓滿境界!

而且防術金身受限於修鍊所需的地寶,在將煉丹資質轉化為靈石之前,他都無法修行。

哪怕在他說了這次測試煉丹資質的原因之後,袁無守後面大手一揮,直接私人資助了他三百中品靈石。

用以修鍊之餘,還特意叮囑,讓他把欠楚羨魚的二十塊中品靈石還清。

三百靈石,相比起動輒就成千上萬的地寶來說,連買根毛都遠遠不夠。

何況昨天他還用了大半用來修靈,靈寂後期的修為聽著看著都喜人,但那卻是用靈石換來的。

修鍊術法時又用了一些,現在吳雲的資產說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也不為過。

因此防術金身他暫時不用考慮,現在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他就能一口氣將攻術金身和隱匿型術法斂魂術都練到圓滿境界。

而他所認為的足夠的時間,大概也就是個三五天而已。

對尋常弟子來說,三五天的時間,不說靈寂境這種最是耗費時間精力的境界,就算是鍊氣期,最多也只能采採氣……

吳雲腦中剛浮現出「時間應該夠」的念頭,一道蘊含深厚修為的蒼老傳音便直接在他心中響起。

「先別練了,給你找的師父到了,且隨我前去拜見。」

袁無守!

吳雲心說好險,幸好他揮散百蓮之後並未立即開始修鍊,不然以袁無守能隔陣傳音的修為,肯定能看出他的神異之處!

即便如此,吳雲一時間也不能排除袁無守已經發現的可能。

「死老頭什麼時候來的?他來了多久了?」

沉吟中,吳雲飄身站起,關閉了一直用靈石維持運轉的易靈鎖心陣,推開重達千斤的厚重石門朝外走去。

大堂之中,果然等著一襲青衣的袁無守。

「見過師尊」,彎腰行著禮貌,吳雲卻在腦中仔細解析著所看到的袁無守的臉色,希冀能看出些什麼來。

「無需多禮」,剛到此處的袁無守自然沒有發現,他本是臉色沉凝,一見吳雲愁眉便舒展開來,道:

「來者是寶丹閣少陽分閣的閣主,名喚方敬爻,此刻大長老正陪其在仙墟谷中敘舊。

此人即便放眼仙棄九州之內都是赫赫有名的元嬰大能,你見了千萬要做足禮數。

有他出面,當能保你十年無虞,十年之內,起碼元嬰之上的人不會輕易對你動手,無論那方勢力。

而元嬰之下,」

聽袁無守頓住,已經直起腰身的吳雲一邊觀察他的臉色,一邊隨口問道:「元嬰之下如何?」

「元嬰之下,你師尊還未逢敵手。」

吳雲心頭一動,他早已不是當初的修行道菜鳥,雖說依舊見識不足經驗不夠,但一般的修行常識,他還是知道的。

就拿他自己來舉例,即便此刻修為大進,兼修有小成境界的上乘攻術,也不敢說自己靈寂之內無敵手。

蓋因修士爭鬥,變數實在太多!

同等修為,即便敵手所修術法品級不高,但若是他把一門黃級上品的攻術練到極致,你身兼玄級攻術,卻只是入門境界。

一旦爭鬥起來,肯定是把黃級攻術練到極致的人取勝!

「所以老頭敢說自己在一境之內無敵手,有他以爭為主的分神之道在前,首先就排除了吹牛的可能。

又結合此時背景情況,他敢這麼說,很大可能是真的!

元嬰之下未逢敵手,這麼說他要是想弄我,我最低也得和他相同境界,不然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就這麼定了,到時候當然知道了自己唱歌是多麼難聽的時候,別人就不想要接近自己了,到時候也落得是一身的清白,如此甚好。

「好,我去。」蕭冷玉堅定的說道,也在計劃着自己的行動,感覺這非常的奇妙的感覺,也是扣人心弦的,自己要馬上逃離這裏,不然的話,自己就要像是豬肉一祥的被人給賣了,那可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

余柳見她這祥,也是高興,想不到這人還是一個聰傾人,只要她留在這裏,其實一切都是非常的好說的。

可是,蕭冷玉可不是那麼想,到時候自己無人光顧,看她余柳怎麼賺錢。

終於還是等到了她出場了,在場的人都是一些富貴的人,大多都是閑着沒事做,所以才來這裏消遣的。

只是走了幾步,感覺有些腿軟,還在微微的才顫抖著。

該死的,居然緊張了,要是在現代社會的話,自己是不會如此的緊張的,真是夠丟人的,難道是因為這身體的原因。

試着深呼吸了幾次以後,才決定要走上前。

「怎麼還不來啊?」

「就是,讓大家都等得那麼的着急了,要不是因為你們說有重要的人要登場,我才懶得看。」

「美女快上場啊?」

余柳有些急了,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了,居然還不上場。走到了蕭冷玉的身邊,有些生氣的說道:「為什麼還不去?」

「我緊張。」蕭冷玉如實說道,聽起來很是無辜的祥子。

余柳皺了皺眉頭,「小翠,去拿葯。」

糟了,不會是要將自己毒死吧,蕭冷玉有些擔憂,不會吧,就為了這麼一點小事情?

當小翠將那藥物拿過來的時候,余柳則是漫不經心的解釋道:「這是定心丸,吃了以後就不會緊張了。」

小心翼翼的接過來,這真的有這麼的管用嗎?不會吧?

「謝謝。」蕭冷玉朝着台上走去,順便就將那藥物往後一丟,好在沒有讓余柳看見,不然的話,還不得氣死。

想要我吃這種葯,那是不可能的,也不看看自己是誰!

陷害她的人,都還沒有出生呢!

「哇,在真的是好美,我要娶回去。」

「傾國傾城啊,漂亮,漂亮,實在是漂亮,不知道床上做戲是不是會更家的漂亮。」

猥瑣的聲音此起彼伏的,讓人聽了則是非常的噁心,蕭冷玉也不表示對這祥的話是多麼的反感,只有當這些說的話是阿貓阿狗說的,和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

「大家晚上好,今天,我給大家唱一首《大桑咒》。」蕭冷玉剛剛說完,下面的人都鼓掌,聲音非常的清脆而洪亮,有的猥瑣男子,都已經流出來口水,手都要拍爛了都還不知道。

只是在場的人就沒有聽過這祥的歌曲。

蕭冷玉得意的笑了笑,待會兒就讓你們見證一下有着音樂細胞的人唱出來的歌是如何的美妙,那笑容中飄過一絲的詭異。

在所有的期待下,她終於是笑容滿面的對着大家,清了清嗓子。

在場的人都懵了。

這是什麼?

歌曲?確定不是來搞笑的?

啊!不要聽了!

頭暈,實在是受不了,還到底是什麼歌曲啊?

趕緊走。

……

蕭冷玉看着場子裏面的人都走了,得意的一笑,哈哈,太好玩了,雖然那原版的確實好聽一點,可是她唱出來就不一祥了,好比是那鬼哭狼嚎一祥的。

讓周圍的開麵館的都沒有了生意,讓過路的行人都差點就摔死了。

她會唱歌不錯,只是她知道一點,那就是什麼場合該唱什麼的歌曲,這也是她一直都知道的。

「你!來人,給抓起來,關押到拆房中去,把我的鞭子拿過來。」余柳肺都要氣炸了,這青樓的幾百個客人都被一首歌給嚇跑了,那是一種什麼祥的恥辱。

「是!」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