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給我起來,重新再做一遍!」

三十八人才剛剛坐下,耳邊卻傳來一聲大喝,個個面面相覷,隨後都有些不情願的起來重複了一下剛才的整套動作。

再一次完畢后,他們都覺已經到了極限,雙腳已經再無力氣站著,誰知那往日里平易近人的少年如此嚴厲苛刻起來,又要眾人再做一遍。這一次有些人已經表示出不滿,嘴裡碎碎念著,可以望見這十八人都微蹙著眉頭。

「我數三個數,不起來者自行收拾離開逍遙家!」逍遙皓天大喝著,他動用著武氣,讓眾人覺得都不是說笑。

此話一出,他們即便再不情願還是起來重複了一遍,這一次足足花了半個時辰才完成。

在遠處觀望的封玲本以為逍遙皓天會讓眾人停下來休息,沒想到還硬是要他們重複動作,她不禁眉頭一皺,那些人已經耗盡體力。

前後五遍下來,已經有人碎罵出聲,再也堅持不住,還說著離開就離開,不受逍遙家這個罪,聲音沒有任何壓制,顯然他們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逍遙皓天見狀一笑,此時天色也已暗淡,隨後叫那些婢女端上金香玉給他們飲用,他也不發表什麼話語,轉身就是離去,一切的一切這幾人之後自會知曉。

果不其然,第二天,當這三十八人睡醒之後,雖然感覺全身酸疼,卻發現自身不可思議的變化,前身各個部位仿似得到了質的飛躍。

「這我們錯怪少爺了!」

「真是慚愧,昨天我竟然還在心裡罵少爺」

「少爺一番苦心,我等卻如此對待。少爺雖有天資,但若沒有過人的修鍊,又豈會擁有如此妖孽的實力?」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他也不多說什麼,來到這些人的房前,「今日次數增加五次,逍遙家不想留有廢物,不能完成者不配在我逍遙家!」

三十八人已經知曉少爺的良心用苦,當即齊聲喝道:「一定不負少爺所望!我等誓要留在逍遙家!」

這一天逍遙皓天並沒有去觀看,一切都由他們自覺,如若硬要自己強迫規定,那哪一天沒有任何束縛的時候,他們還不反了天?他離開逍遙家,前往那隱藏在偏僻小巷中的鐵匠鋪,同時他還要給牛前輩帶去一個驚喜。

牛德恆一直問自己有沒有寒鐵,如若在拿出一塊,不知他又會有何表情。

可當他拐進一條巷子還未到達目的地時,就被人攔去了去路,「墨凡?」逍遙皓天看清是何人,臉色一沉的說道。

一身白衣手持扇子的年輕男子輕蔑的一笑,「你還認得出本少爺。」

「沒錯,我一直不把你放在眼裡?」

「你…哼!現在馬上向我磕頭認錯,隨後將封小姐送回家,不然…」

逍遙皓天眉頭一挑,「不然怎樣?」

「不然我就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臭小子,封家那個小子,怎會看上你?真是瞎了眼!」

三番五次的被人辱罵,逍遙皓天早已怒上眉頭,如今又聽聞對方如此說封玲,他登時火冒三丈,霜之衰傷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手中,沒有說任何話語,就衝殺了過去。

墨凡一愣,始料未及,可他很快就平靜下來,眼露不屑之意,手一動,五道身影跳了出來,個個長的高大威猛!嘴裡道:「不知死活的東西,讓你嘗嘗墨家機關獸的歷害。」

被五名壯漢圍住,他眉頭一蹙,嘴角卻微微上揚,心中好戰的衝勁升起。

墨凡見對方停住腳步,當即冷笑道:「就憑你這個落魄家族的子弟也想跟我爭?哼哼,簡直是不自量力,你等著吧,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封家那個小子在我胯下殘喘。嘖嘖…想想那畫面就讓人激動。」

人都有逆鱗,而他的一句話就觸摸到了逍遙皓天的雷區,一股強勢的殺氣弘揚而出,瀰漫在四周小巷中,處在這裡的人都為之一顫,冷意襲上心頭。

逍遙皓天已經蓄勢待發,其手上那把霜之衰傷閃閃發亮,猶如虹彩,異常耀眼。

大戰一觸即發,逍遙皓天先發制人,玄技九劍式施展而出,氣貫長虹,。

那五人不甘示弱

霎時間,逍遙皓天身陷危機,被這五人牽制,這還是他第一次面對如此多的同級對手,人數上已經處於劣勢,一時之間是無法扭轉局面,只能勉強的與他們持平。

「哈哈哈…真是廢物!連我的機關獸都打不過,又豈有資格與我相爭?」墨凡在外圍不停的譏諷嘲笑著,「我勸你還是磕頭認錯,或許我會留你一條性命,到時候讓你看著那子在我胯下的表情是如何……哈哈哈。」

逍遙皓天早已怒火衝天,可並未被沖昏頭腦,越是在這樣的困境之中他越是強調自己需要冷靜。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藉助火魔獸之力,畢竟只要它出手,這六人根本沒有活命的機會!

他想在這困境之中突破自己,沒有挑戰又哪來的進步?這不單單是與這五人廝殺,更多的是與內心的自己交戰。

「砰砰砰…」

沉悶的響聲不斷響起,那五人佔了絕對優勢,大掌不斷揮下,刀芒劍芒也是不斷飛出,劈在砍在那牆壁地板上留下一道道深淺不一的凹痕。

逍遙皓天剛一施展開手腳,左邊就飛來一道掌印,又再次讓自己的動作停滯,這樣的情況一直出現著,感覺極為憋屈,再加上場外那名男子不時的說著話語刺激自己,導致心志越來越亂,他已經完全被限制,如果在不想辦法逃脫,過不了多久恐怕就堅持不住。

「小子,現在求饒還來得及。不然這樣吧,我給你打個折,讓你穿我的破鞋如何?封玲那子我上了之後還給你。」墨凡猙獰著大臉,狂笑著。

逍遙皓天怒髮衝冠,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激,他已經徹底失控,使勁全力將那五人的攻擊抵擋開外,藉助這一空隙的時間,九劍式終於再次揮灑而出。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0章初聞神界

「啾…」

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一名粗漢從他的身後殺來,一道璀璨無比,顯然預謀已久的劍芒橫空出世,震得空間嘩啦啦作響,地面上的細小沙石被席捲而起。

「成了?!」墨凡拍掌大笑道,可笑容還未徹底展開,就凝聚變得僵硬。

「鐺!」

逍遙皓天無所畏懼,渾然不去理會那到劍芒,任由劈在自己的後背上,砰的一聲巨響,他身子蹬蹬蹬的向前踉蹌了數步,只見那衣裳被破開,露出古銅色的皮膚。

出奇的是上面竟毫無血跡,更別說傷到他了。

墨凡顯然一愣,還未反應過來,只覺眼前一道虹光閃耀,隨後便覺得天翻地覆,一人倒地。

外圍觀看的墨凡心中一顫,他不知為何會升起了一絲退意,看著逍遙皓天暗自心驚,額頭竟冒起了汗珠,

突然一到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逍遙皓天如夢初醒般,他不知不覺間已經閉上了雙目,沉浸在這一句話的意境。

他閉眼的動作在墨凡看來卻是認為其已無反抗意識,準備束手就擒,當即大喜,心中的那絲懼意仿似一掃而空,「這就對了,馬上給我跪下求饒,我興許會留你全屍!」

對於外圍的一切逍遙皓天充耳未聞,他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雖然閉著眼睛但還是施展著玄技,與那些人相互抵抗。

四人略微停頓下動作,面面相覷起來。

正是這一個微小的動作!

他猛地睜開雙目,手上的霜之衰傷變幻無奇,九式一併而出!

那一套無法捕捉落腳方位的步法很是神奇,一時之間,被逍遙皓天扭轉了整場趨勢,一反常態,劍芒勢如破竹的席捲而去,所過之處帶起陣陣罡風。

數十道劍芒劃破長空,留下一串串殘影,那四人的身體響徹起一陣陣悶聲,原本完好無整的衣裳瞬息間出現數十口子,精鐵身軀顯現出來。

方才已經將要落敗的逍遙皓天,扭轉頹勢,還將那圍困自己的墨家機關獸給一併斬殺。

「不可能!」墨梵谷呼,可眼前卻真實的發生著。

那場外觀看的墨凡瞪大了眼珠,張大著嘴巴足以塞得下一枚雞蛋,他不爭氣的吞咽了兩下口水,不敢繼續呆下去轉身就跑。

望著那落荒而逃的墨凡射出兩道寒光,渡,每一處落腳點都出乎人的意料,無法捕捉,甚是玄奧神奇。

逍遙皓天怒髮衝冠,倒豎而起,手中長劍迅猛至極,猶如猛虎撲食,又似群狼狂嘯,衝擊著心神。

「你…你…」墨凡回頭一看當即臉色大變,眼看著沒有逃路,背靠著牆指著逍遙皓天說不上話來。

逍遙皓天到了近前,停下腳步。

「你…你想幹什麼?」方才還囂張跋扈的墨家公子此時猶如困獸,沒了爪牙,臉色煞白。

逍遙皓天沒有言語,一步一步的逼近著。

「你不能殺我!你若殺了我,墨家絕不會饒你,甚至連逍遙家都別想存在!」到了這個時候,他能想到的只有這樣強勢,用自己的名頭嚇唬對方,興許能活命。

「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我…」墨凡看著那雙眼眸,不敢再嚇唬下去,轉而求饒起來。「只要你不殺我,今後我將於你交好,墨家會助逍遙家成為大陸第二大家族…是我不該貪圖封小姐,是我懶蛤蟆想吃天鵝肉…」

逍遙皓天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動,他心中早已下了殺心,不管對方說什麼做什麼都不能影響,更別說改變。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這一巴掌將墨凡打懵了,他從小到大嬌生慣養,從未如此被人打臉,當即勃然大怒,可剛要說什麼,臉上啪的一聲響又是一記。


這條小巷子里一時之間傳盪起連綿不絕的打臉聲,直至最後一連串悶聲響起后,才徹底安靜下來。

墨凡大臉通紅腫起,猶如豬頭,被打的可能連他媽都不認識,十幾巴掌過後,嘴鼻只剩出的氣,再無進的氣。

逍遙皓天拿起墨凡的空間戒指,意念進入其中,看到裡面很多好東西,還有一本秘籍,那心裡就是一個字「爽」。

同一時間,墨家大亂。

離開小巷子后,逍遙皓天快步向那間偏僻的鐵匠鋪走去,如今可算是徹底得罪了第一家族與宗門,雙方之間恐怕已經無法再調節,現階段要快速提高逍遙家整個實力,以備與他們的一戰。

「牛前輩可在?」逍遙皓天向正揮著鐵鎚大汗淋漓的老二問道,其還沒有回答,自己耳邊就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他莞爾一笑后就步進裡屋。

「小子,那墨家小兒可是墨家家主的寶貝兒子,這下可好,二個第一你得罪了。」說這話的時候,言語看似責備,可他的眼神底下卻閃過一絲笑意。

「前輩,你都知曉了?」

「你這小子太猖狂,我能不看著點嗎?」

逍遙皓天聞言心中感動連連,自己與這男子只打過幾次交道,也都還是有求於對方,沒想到其卻在暗中保護自己,心中頓覺有愧,手腕一翻,一塊礦石出現在手心中,閃爍著寒光,還有絲絲涼意散發而出。

本來是背對著他的牛德恆,猛地轉過身來,望著那塊寒鐵流露出如同看見一絲不掛美女的眼神,瞪大了眼珠子。

「這…這是…」他捧過這塊礦石,如獲至寶一般,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他不知是出於習慣還是真的頭疼,一手揉捏著太陽穴,一手指著那少年,「你…你…你…」

逍遙皓天不以為然,「前輩,這是晚輩的一點心意,還望笑納。」

話罷之後,他轉身就走,可被攔了下來。

牛德恆一臉凝重的指著寒鐵,「這些可都是有價無寶!隨便一塊就能引來各大勢力誓死爭奪!」

弦外之音一聽便知,逍遙皓天重重地點了點頭,堅定表示自己的心意。


中年男子眉頭跳動,他縱橫數十年,心中所願就是為獲得這寒鐵,如今擺在眼前,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到最後,「這些東西又是你無意獲得?」

逍遙皓天笑而不語,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牛德恆緊皺劍眉,他越發覺得眼前的逍遙皓天神秘如深淵,對方身上到底還隱藏著什麼秘密?他所碰上的奇遇又是什麼?

逍遙皓天給他帶來的一切衝擊,他都以奇遇來先入為主,若不是這樣,那又有什麼可以解釋?

「小子,你可知道神界?」他終於平靜下激動的心情,恢復了常態問道。


「神界?什麼神界?」逍遙皓天茫然無知。

見其如此表情,牛德恆又不禁疑惑加重,難道不是自己所猜測那般?這小子不是碰上了來自神界的奇遇?

一切的一切都得不到解答,他的內心如有萬千螞蟻在爬動噬咬一般難受。

逍遙皓天見中年男子不理會自己,他又再次問道:「前輩,什麼是神界?」被人勾起好奇心,然後得不到解答,這種感覺並不好受。尤其是看著對方慎重的表情,顯然這個真界不簡單。

「這些你日後自會知曉。還是好好考慮一下要如何應付未來幾天將到來的暴風雨吧。」頓了片刻后,牛德恆又道:「那天機宗不知是被誰偷襲,傷了元氣,這才拖延了如此長的時間沒有收拾你逍遙家,不過我最近聽聞,那個老傢伙與他的師侄似乎已經有所動作。如若讓他們知曉你殺了墨家子弟,甚至有可能會聯合起來…」

逍遙皓天也早已猜到這些,在一旁點著頭,「前輩,不知墨家實力如何?有幾名武皇強者?」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