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萬!」

「一千萬!」

「……」

喊價繼續開始,一浪高過一浪。

「怎麼樣,這噬魔鏡,公子有要的打算嗎?」商雪蓉在紀恆身側說道。

「嗯!」紀恆點了點頭,又是朝著瀾曦,褚雅珺望了一眼,道:「我們要出征千蛇群島,千蛇群島是魔教組織,修鍊魔道,我若擁有這噬魔鏡,確實能夠解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這噬魔鏡能夠吞噬魔氣,我曾在我們教會的古籍中找到一本典籍,名為星月洗魔典,能夠將魔氣凈化成星辰之氣,十分玄妙,若這噬魔鏡能吞噬魔氣,或許星月坊的弟子能夠利用其吞食的魔氣來修鍊。」紀恆說道。

「夫君這般一說,我倒是想起了那本星月洗魔典!」褚雅珺說道。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把這噬魔鏡給拍下吧!」瀾曦說道。

「作為開軸的九品法器,顯然不是一般的寶貝,可能要下血本才行!」商雪蓉神秘一笑。

「雪蓉姑娘這話何意!」紀恆問道。

「據我所知,這一次拍賣會黑蓮教會也有人到來,他們若知道這噬魔鏡對他們有害,勢必會出血本將其拍下來。」商雪蓉說道。

「這樣啊!」紀恆凝眉道。

「那你可知那黑蓮教會之人,帶了多少地晶石來了。」紀恆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黑蓮教會作為魔教中的一等勢力,擁有的財富顯然是不可估量的!」商雪蓉說道。

此時,紀恆雙目朝拍賣台望了過去,只聞得價格一直在蹭蹭的上漲,甚至這一次拍賣,不僅有二等勢力的人,還有一等勢力的人也開始了競拍,其中便有青家的青蓬尊主和青萍尊主。

青蓬,青萍二位尊主所在的雅間中,還有另一人,正是青蔚。

青家三位尊主坐在雅間中,喝著香茗,談著事情,至於競價,則由青萍的一名弟子負責。

「這一次,咱們青家對紫家發難,紫家已將大半的人馬撤入了他們的七個輔世界,只怕我們能夠撈到的便宜不會太多吧!」青萍說道。

「放心吧!只要咱們青家撈到了什麼便宜,絕不會少了二位!」青蔚尊主說道。

「哼,我說青蔚尊主,你把我們夫婦叫來這裡,就只為對付一個法道七重的二等勢力首腦嗎?你是不是把敵人看的太過重要了。」青萍質問道。

「是啊!我還打算殺向紫家重重的撈一筆。」青蓬尊主說道。

「二位稍安勿躁!」青蔚尊主笑道。

「不管如何,你都得給個說法,要我們這些尊主去截殺一個法道七重之人,說出來,你也不怕被人笑話!」青萍尊主說道。

「請二位來對付星辰教會教主,是家主的意思,我也只是奉命行事。」青蔚尊主說道。

「青蔚,你就不要拿家主說事了。你就說說,若斬殺這燕歡,我們能夠得到什麼好處吧!」青萍尊主是個直爽的人,直接便問及斬殺紀恆的利弊。

「若我說,斬殺此子,極有可能讓我青家成為東皇世界的一大霸主呢?」青蔚說道。

「我們青家若能覆滅紫家,本就能成為東皇世界的一大霸主,和斬殺這燕歡有什麼關係,青蔚,你說話可別拐彎抹角。」青蓬說道。

「你們或許不知道,這燕歡身上有一些不是一般實力能夠擁有的寶貝,其中一件,便是能夠煉製出禍蒼戟的煉器爐。」

「能夠煉製出禍蒼戟的煉器爐?不是吧!這禍蒼戟的煉製方法連天涯寶閣都失傳了,他怎麼能夠煉製……」青蓬一番匪夷所思。

「可他就是能煉製,這主要因為他手中的那隻煉器爐,只要我們能夠得到那隻煉器爐,我們也能夠煉製出禍蒼戟來。到時候,我們青家還能不強大嗎?」青蔚神采飛揚的說道。

「一件煉器爐,若能夠煉製出大量高品質的煉器,我們青家確實能夠提升不少實力。而且能夠煉製出禍蒼戟的煉器爐,一定是出自漆雕世家,看來那小子手中的煉器爐非同一般了。」青蓬說道。

「這麼一說,我們夫婦倒是有了些許興趣。呵呵……」青萍聞言,一陣笑意。

「一件煉器爐就把你們高興成這樣,若我說那小子擁有的另外一件寶貝,你們豈不是要瘋了?」青蔚略顯誇大其詞的說道。

「什麼另一件寶貝?」青萍,青蓬聞言,也都伸長了脖子望著青蓬。

「那小子的另一件寶貝,便是古火,你應該知道古火吧!」青蔚尊主說道。

「你說什麼?那小子手上有古火?」青蓬,青萍兩位尊主一陣愕然。

「沒錯,那小子手上不僅有古火,而且還是十三道。」青蔚尊主說道。

「古火,還是十三道!」青萍青蓬聞言,已是驚詫萬分。

「沒錯。正是因為這十三道古火,才使得戰老百萬大軍灰飛煙滅的!」青蔚尊主說道。

「可我得知的消息,怎麼不是這樣?據我所知,瀾戰百萬大軍灰飛煙滅是因為七名龍女!」青蓬尊主說道。

「那燕歡擁有古火,自是知道古火會給他帶來災難,所以,他便將瀾戰大軍的覆滅歸結在七名龍女身上了,加上東皇之人對古火的認知有限,燕歡擁有古火的事情,自然就沒被傳開來。只是,沒有不透風的強,縱然燕歡想掩蓋他擁有古火的事實,那也是不可能的。」青蔚尊主說道。

「如此說來,咱們截殺燕歡,可是給咱們青家立了大功了。」青蓬尊主說道。

「現在青家五名劫位強者,除了青葛沒有回來,其他四名都在對付紫家,家主說了,那小子身上有十三道古火,到時候,十三道古火,我們每人可以領兩道,剩下的七道古火,家主兩道,五位劫位族老每人一道。至於那燕歡身上的其他寶貝也不少,除了那煉器爐,其他的東西,你們可以隨便挑選。」青蔚尊主說道。

「妙極!」青蓬尊主說道。

「被青蔚尊主這麼一說,我都有些期待明日截殺燕歡的事情了。」青萍尊主說道。 「我現在來跟你們說這些,主要都是家主的意思,不過,家主提醒大家,凡事還得小心一點。這一日間,我也做了調查,據前往星辰教會調查的弟子回報,這個燕歡不僅擁有十三道古火,還懂得黑蓮教會的鎮教魔典大焚如是經,懂得操控大焚如是經中的陣法,他利用古火操控大焚如是經中的陣法,恐怖之極。」

「大焚如是經中的陣法,我曾見識過,確實恐怖之極,莫非燕歡打敗瀾戰的百萬大軍,靠的就是大焚如是經中的陣法。」青蓬尊主說道。

「沒錯!那道陣法,名為無盡烽燹燎原大陣,是一道戰場殺伐大陣,這套陣法一經驅動,便會在大軍中形成燎原之勢,沾染火焰者必死。」青蔚尊主說道。

「不過,這套陣法只適合戰場殺伐,不適合單兵作戰。」青蓬尊主說道。

「大焚如是經中的陣法,有攻戰殺伐的大陣,自然也有單兵作戰的陣法。當時星辰教會和瀾淵仙澗開戰,瀾戰為了減少傷亡,孤身前往星月城刺殺紀恆,結果被紀恆反殺!據說,紀恆用的便是大焚如是經中的陣法。」青蔚尊主說道。

「那會是什麼陣法?」青蓬尊主問道。

「什麼陣法我也不知道。畢竟當初看到燕歡使出陣法的人不多,所以無從查起。」青蔚尊主說道。

「瀾戰擁有神格,其盈天戰意訣恐怖之極,居然被人反殺了,看來那燕歡擁有的陣法非同一般。」青蓬尊主說道。

「所以,這一次圍堵燕歡,咱們一則要小心謹慎,二則需要好好籌謀一番。」青蔚尊主說道。

「看對面的雅間中,那燕歡居然出價了。看來他對這噬魔鏡十分感興趣!」青萍尊主說道。

「星辰教會臨海,一旦四境之亂興起,星辰教會便會首先遭到攻殺,這噬魔鏡對星辰教會顯然有極妙的用處,他們出價也是理所當然。」青蔚尊主說道。

青家三位尊主說話間,拍賣場的競價已經來到了九千萬。

青家人雖然沒有出價,但青家人也觀察到,出價的人,除了燕歡這邊,還有另一處雅間中的人。

「和燕歡競價的人是什麼人?」青蓬問道。

「我感覺到,那雅間中隱約有一絲魔氣溢出,那雅間中不會有魔教的人吧!」青萍凝眉道。

「是不是魔教中人,推算一下不就可以了。」青蔚說話間,掌心一動,擺弄起了一隻羅盤。

一番推算下來,青蔚凝眉道:「沒錯,那些人正是魔教中人,東海五大魔教,這些魔教中人,應該是黑蓮教眾。」

「黑蓮教眾,他們可真是大膽,居然敢跑到紫雲城來。」青萍咬牙道,作為紫雲川子弟,顯然對魔教恨之入骨。

「即是如此,等他們出了紫雲城,咱們也一併將他們給誅除了。」青萍說道。

「青萍,你不覺得此時的競價有些火藥味嗎?」青蔚說道。

「火藥味?」青萍尊主問道。

「我看明白了,競價的人是魔教之人和燕歡,燕歡似乎不惜一切代價想得到那噬魔鏡,已經將價格抬到了一億五千萬,魔教之人似乎身上沒有足夠的地晶石,已經沒有繼續出價了。」青蔚尊主說道。

「看這情況,這些魔教之人是路過紫雲城,所以才在此競價,不然他們手上應該有足夠的地晶石。」青萍說道。

「我想,這些魔教之人雖然競價不過,但絕不會罷休!」青蔚說道。

「青蔚尊主的意思是,這些魔教中人也可能會在燕歡等人走出紫雲城的時候,去堵截燕歡。」青萍問道。

「沒錯!所以,我有了一個想法!」青蔚說道。

「青蔚尊主的想法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吧!」青蓬問道。

「沒錯!這個燕歡來紫雲城,太過張揚了。他和黑蓮教會競價噬魔鏡,我看他就是找死。」青蔚說道。

此時,紀恆花了一億五千萬的地晶石借貸,得了寶貝,可也算是耗費巨大了,所幸,這噬魔鏡在四境之亂到來之時,能夠派上大用場。

黑蓮魔教眾所在的雅間閣樓中。

十幾道人影,正在相互商議著什麼,這十幾人唯獨一人坐在椅子上,這人蒙著面紗,似乎不願讓人看見他的面目,但此人身形瘦削,長發如瀑,卻是個女子。作為黑蓮教會的女性,卻擁有絕對的權利,絕非一般人,黑蓮教會唯一符合此女特性的一人,也就只有黑蓮教主的弟子容璃。

此女正是容璃,容璃帶著黑蓮教會的弟子秘密前往紫雲城地界辦點事情,正好路過紫雲城的天涯寶閣,便打算看看天涯寶閣中有什麼寶貝,沒想到這開軸的寶貝便是一件對魔教極為不利的九品法器噬魔鏡,所以容璃便打算將這噬魔鏡競拍下來,怎奈他們所有人身上的地晶石加起來,也不過一億四千萬。

所以,最後,這噬魔鏡便被紀恆以一億五千萬的高價競拍了過去。

「這一次,若非路過天涯寶閣,身上的地晶石不夠,咱們非得將這噬魔鏡拍下不可。」容璃怒道。

「表姐!你放心,咱們現在的地晶石雖然不夠,但明日的九品炎晶石絕對不會錯過。」鴻公子說道。這一次,容璃出來辦事,顯然也帶來了他的表弟鴻公子。

「燕歡手上擁有古火,九品炎晶石對他大有裨益,只怕明日的競價,他勢必對九品炎晶石競價,所以,不管如何,這九品炎晶石都是我們的,咱們黑蓮教會的大焚如是經研製各種焰火,最需要的便是炎晶石,尤其是這種九品品質的炎晶石。」容璃說道。

「這個燕歡,就是個瘋子,噬魔鏡根本就不值一億五千萬,他偏要褚家一億五千萬,只怕明日競價九品炎晶石,他會更瘋。」鴻公子說道。

「在暗鱗界,我輸了他一場,致使我黑蓮教會撤出暗鱗界,如今來到東皇世界,四境之亂興起,我想我和他之間遲早還有一場戰鬥,到時候,我要徹徹底底的贏了他。至於當下的競價,也算是更好的了解了一下他。對了,明日咱們能夠弄到多少地晶石。」容璃說道。

「我們黑蓮教會在紫雲城有一座秘密錢莊,錢莊中約有千億地晶石的存儲量,只是今日那錢莊莊主不在,得明日才會回來,若能拿到地晶石,應該有八百億左右的地晶石。」鴻公子說道。

「嗯!這個燕歡雖然成就了二等勢力,他手上擁有的地晶石絕不會超過十億,咱們拿出八百億足以壓死他。」容璃說道。

容璃說話間,雙目已然朝紀恆所在的雅間中望來,這個時候,紀恆的雙目也正好對著容璃所在的雅間,二人四目相對了一眼。

紀恆一眼便認出了容璃,不由得一陣冷笑,心中暗念:這世界可真是太小了。

「夫君,怎麼了。」褚雅珺在紀恆身側問道。

「遇到老熟人了,和我們競價之人,不僅是黑蓮教會的人,我和她還在暗鱗界遭遇過。」紀恆說道。

「父親之前跟我說起過你們在暗鱗界的戰事,當時,在暗鱗界主持大局的魔教之人,是黑蓮教主的得意弟子容璃。莫非,那雅間中的魔教領頭人,就是容璃。」褚雅珺說道。

「這個容璃,不是個簡單人物,當時,他們在撤離的時候,差點就受到了血蓮暴綻陣法的衝擊。」紀恆想了想說道。

「我也聽說過容璃,這個容璃在黑蓮魔教大有名氣,是黑蓮教主最寵愛的弟子。此時,他只怕也認出了夫君,知道夫君就是當日在暗鱗界致使他們敗北的主要人物。」褚雅珺說道。

「知道又如何,這裡是紫雲城,誰都不能在此動武,否則便會遭到護城大陣的誅殺。」紀恆冷聲道。

「夫君說得也是,不過,明日的九品炎晶石對這些黑蓮教會之人十分重要,他們勢必會不遺餘力的競拍。」褚雅珺說道。

「明日,為我們競拍的人可是狄威,狄威出手,我們也不怕輸,九品炎晶石,我們勢在必得。」瀾曦說道。

「狄威還在吧?」紀恆問道。

「公子放心!狄威一直都在咱們紫宸樓休息,再說,浩大公子是個守信之人,他讓狄威留在這裡競拍炎晶石,狄威絕不會離開。」紫羽說道。

「那就好!不然以我們手上的地晶石,若和這些魔教之人競拍,也不見得能將九品炎晶石給競拍下來。」紀恆說道。 上午,紀恆將開軸的噬魔鏡給競拍了下來,下午,紀恆又是將兩件壓軸的寶物給競拍了下來,出價分別為三千萬地晶石,和八千萬地晶石,其中一件寶物是一顆丹藥,名為金剛佛骨丹,是一件交戰時的一次性消耗品,一旦吞服,便可化作金身,達到金剛不壞的效果,不過一旦吞服,藥力持續的時間只有半個時辰。

另一件寶貝也是一件一次性消耗品,名為雷雲子,是一件一次性爆炸性物品,一經爆炸,可以毀滅一座城池,其威力之強勢只怕不亞於紀恆驅動的流火炎爆瞬滅大陣。

紀恆花費三千萬地晶石和八千萬地晶石分別購置這兩件寶貝,也算是高價了。

這些,開軸,壓軸的寶貝全部被紀恆購置走,可看得其他人一陣眼紅。

時間一過,便到達了第二日。

第二日,早上,紀恆一行人早早的來到了拍賣會場,這日,狄威也早早的到來了。

「狄老,今日開軸的寶貝極有可能就是九品炎晶石,你覺得競拍下的勝算有多大。」紀恆問道。

「我家公子既然答應了要幫燕教主拍下那九品炎晶石,自然說話算話,不過,我家公子也確實給出了一個拍賣的底線,那就是一千億地晶石。」狄威說道。

「我聽聞浩大公子拍賣場從未輸過。一千億地晶石?也算是夠闊綽了。」紀恆說道。

「我家公子說了,這一千億地晶石若是競拍不下,便將這一千億地晶石送給燕教主,以示燕教主對鮫女的施救之恩。」狄威說道。

「狄老這麼說也算是公道了。」紀恆說道。

「只要雷藏那條瘋狗不在這裡,我用一千億拍下這塊地晶石,還是有信心的!」狄威說道。

只在這時,拍賣場的中央,一股極強的灼熱之氣,朝著四方四溢了開來,一些修為低下之人,承受不了這股灼熱之氣,也都渾身冒汗。

雖然寶物被一塊錦帕罩住了,但可以看得出來,這件寶物定是九品炎晶石,只有九品炎晶石才可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灼熱之氣。

這時,商雪妮已來到了拍賣台上,朝著拍賣場四周的人群掃視了一遍,而後便將遮蓋在寶物上的錦帕給揭了開來。

只當商雪妮將寶貝揭開的那一刻,可把周圍人都給驚住了,這拍賣台上放著的竟不是九品炎晶石,而是一隻火紅色的小狐狸。

這隻小狐狸,有著火紅色的皮毛,靈秀的眼睛,由於被籠子罩住,他不停的在籠子中跳躍,試圖掙脫這隻籠子而去。

「這隻小狐狸,名為烈日炎狐,生活在火山之中,以吞食熔岩為生。屬於七品靈獸,懂得御獸之人,若將其馴化,定能成為自身的一大助力,其身體中強大的炎力,對提升火屬性的功法大有裨益。」商雪妮說道。

紀恆聞得這烈日炎狐,不由得一笑,心念,這烈日炎狐可是只好寵物,若能競拍下是再好不過了。

紀恆也知道,黑蓮教會的鎮教寶典為大焚如是經,他們的人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也多,顯然對這烈日炎狐有著覬覦自信,不過,昨日一場競拍,容璃出價到一億四千萬就沒有繼續競價了,顯然,他們手中的地晶石不夠用,所以,紀恆相信,今日只要他繼續出價一億五千萬,定能將這烈日炎狐給競拍下來。

「公子修鍊大焚如是經,這烈日炎狐對公子應該大有裨益吧!」紫羽在一邊說道。

「這烈日炎狐對於火屬性修鍊者都大有裨益。」紀恆說道。

「那夫君是要將這烈日炎狐給競拍下來了。」紫羽問道。

「沒錯,天涯寶閣給我這麼多的借貸,若不用完,實在是有愧天涯寶閣的這一份好心!」紀恆笑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