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戰與不戰,根本就沒得選擇。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還算是個人才,如果你臣服於我,給我做僕人,我可以饒你不死。」拓跋公子道。

他此次離開拓跋世家,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慕名柳若煙和李禍水的美貌,想要娶她們回去,而這兩人都對自己不感冒,卻對葉風欣賞無比,如果能把葉風收為奴僕,那是對葉風尊嚴的極度踐踏,顯然比殺了他效果更好。當然,自己早已言明要斬殺他,殺了他也不錯。

葉風揉揉鼻子,忍不住笑了出來,道:「我實在想不通你哪來的這麼強的優越感,你的家族確實牛叉,但僅憑這點你就想高高在上,未免太過幼稚了。記得在上古寶藏中,你已經被我打臉好幾次了,現在還不長記性嗎?」

拓跋公子最在意的就是別人提他在上古寶藏中被葉風打臉之事,俊臉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冷聲道:「你這是活得不耐煩了。」

說完,也不等葉風搭話,直接一拳砸向了葉風。

葉風身形一動,飛離船隻,迎了上去。

他聽說柳若煙講過這位拓跋公子的事迹,曾一扇子扇飛了一位『皇道』高手,儘管有藉助法寶的嫌疑,可法寶也是一種實力的體現,在戰鬥中可沒誰規定你不能動用法寶。從他在上古寶藏中對付大手的表現來看,他絕對是一位實力不俗的『皇道』高手。

在他這個年紀進入『皇道』境界,除了那些隱世家族的弟子,浩天大陸根本無人能做到,葉風也做不到。因此,拓跋公子雖然囂張狂妄,但葉風不敢絲毫不敢大意。

頓時,兩人大戰在了一起,拳來腳往,激烈無比,難分伯仲。

兩人的大戰,很快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很多原本已準備仙桃島的修士紛紛停下了腳步,進行圍觀。大家心裡都很清楚,葉風和拓跋公子都是極為強大之人,他們兩人之間的對決,必是石破天驚,不容錯過。

另外,因為葉風囚禁了一干門派的掌門大佬,那些本就和葉風結仇的東原門派之人自不必說,很多和葉風沒什麼仇怨的其他門派之人,也對葉風產生了憎恨之情,至於拓跋公子那更不必說,要不是眾人顧忌著拓跋世家,以這囂張狂妄的行事方式,早被打死幾回了。

因此,葉風和拓跋公子兩人拼個你死我活,是他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當然,對於東原那些和葉風仇怨極深的人而言,他們更希望拓跋公子能夠殺死葉風,除去自己等人的心頭大患。

這一想法已經在他們心頭存在很久了。葉風現在已經成長到了他們根本沒有效辦法扼殺的程度,只能寄希望於比他們更強大實力出手了。

轉眼間,兩人已大戰了三十多個回合。

眾人第一次見識到了隱世家族的精妙絕倫的戰鬥技巧,一招一式,幾乎把戰鬥精微巧妙發揮到了極致,甚至可以用完美無缺來形容。

使用這樣的招式對敵,就算自身實力很差,也會因為招式的原因彌補這種差距,而現實是這些隱世世家的子弟,自幼學習最厲害的功法,擁有最好的資源輔助修鍊,根本就沒有實力弱小之人。

葉風的招式吸收了數量極為龐大的各種戰技,在浩天大陸可以說已經無人出其左右者,他對此也很自豪,可面對拓跋公子的招式時,竟然有著相形見絀的感覺。

心中忍不住感慨了一句:「看來我還真是有些目光短淺了。我一直以為我的招式精妙程度,不弱於任何人,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果然是強中各有強中手,我的路還遠著呢。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可是一個難得的學習機會。好好觀察領會他的招式,對提升自己的實力大有裨益。」

拓跋公子的招式越來越精妙,五十回合后,徹底把葉風壓制住了。見葉風陷入被動挨打的局面,拓跋公子那目空一切的心態更盛了,道:「葉風,現在你應該信了吧,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再給你個機會,放棄抵抗投降,做我奴僕,我可以饒你不死。要知道,我從來不對任何人手下留情的,你是我的第一個特例,你應該感到榮幸,更應該珍惜這個機會。」

很多希望葉風被打敗甚至被打死的人,臉上浮現出了笑意。要不是葉風太過逆天,多次反敗為勝,他們也不敢確定這次葉風是否敗局已定,很多人只怕早已嘲諷了起來。畢竟他們這麼憎恨葉風,只要有機會,過過嘴癮是必須的。但正因為葉風打贏了太多場反敗為勝的戰鬥,不到最後時刻,縱然他們覺得葉風勝算不大,也不敢表現得太過明顯,免得到時候被打臉。

「我承認你很強,不過似乎還沒有在我面前說這種大話的資格。我勸你還是不要高興的太早,這些年我和很多高手戰鬥過,可從無一敗,而且大部分時候都是逆轉局勢,反敗為勝。你現在確實佔據上風,但也奈何不了我呀,誰勝誰負,最後時刻才能見分曉。」葉風道。

「自信是好事,不過沒實力的自信只不過是貽笑大方罷了。我拓跋世家的手段,我僅僅用了七成而已。」拓跋公子說著,突地招式一變,花樣百出,極盡精妙絕大部分戰技在這招式面前,都得黯然失色。威力比之剛才幾乎增加了一倍。

葉風的眉頭漸漸緊鎖了起來,他發現在自己最擅長的招式上面,竟然被拓跋公子徹底壓制住了。這對他而言,絕對是一個糟糕透頂的消息,他和別人戰鬥能夠反敗為勝,主要依靠的就是他無比精妙的招式和不屈的意志,而現在這一優勢蕩然無存了,而且對方是『皇道』高手,而自己只不過是『人道』境界的修士。心中不禁生出一絲慌亂之情,難道自己這次要輸不成?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在他心中一閃而過,他立刻調整心態,全力應敵。高手對決,心態非常重要。甚至很多時候,良好的心態比實力還要重要,生出怯敵之心,那就等於未戰就輸一半了。

「去死吧。」拓跋公子雙手合攏,自上往下一劈,半空之中出現了一把利劍,寒光閃爍,彷彿能斬裂整片天地,朝著葉風斬了過去。

葉風渾身出現了鱗甲,構建起了無比強大的防禦力量,並全力閃躲,可還是被拓跋公子打得胸口都凹陷了下去,肋骨不知道斷了幾根。

遭受如此重創,他的神情一下子萎靡了下去,臉上出現了頹然之色,戰鬥力銳減。

東原那些和葉風有仇的人皆是長出了一口氣,終於不用有任何猶豫,臉上露都是出了大快人心的笑容。到了現在,他們可以拍著胸脯說,葉風敗局已定,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拓跋公子搖了搖頭,不滿意地道:「竟然沒打死你,真是失敗。不過下一招你就沒那麼好運氣了。哎,我不是沒給過你機會,可惜你太高估自己,現在你除了死亡,別無選擇。」

他這話怎麼聽怎麼讓人覺得欠打。

李禍水動了動嘴角,就想嘲諷拓跋公子幾句,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來,因為現在這情形,葉風看起來確實是必敗無疑,自己根本找不到嘲諷反擊拓跋公子的勇氣。 葉風擦了擦嘴角血跡,非但沒有絲毫懼意,臉上反而露出了笑容,道:「我覺得我還有得選擇。你別得意的太早。我已經找出了對付你的法子。」

很多人忍不住笑了起來,臉上的揶揄之色毫不掩飾。當然,他們也只敢發出笑聲而已,卻不敢說出任何譏諷之語,縱然到了現在,他們已百分百地確定葉風肯定會輸。葉風創造的奇迹太多了,多得讓他們已生出了心理陰影。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了。」拓跋公子饒有興趣地笑了笑,身形化成一道白光,快若閃電,彷彿無盡的刀芒般,不斷劈殺葉風。

天道宮宮主的眉頭,緊緊蹙了起來。他一直都對葉風極有信心,覺得此子非池中之物,任何時候都不能以常理度之,此刻他對葉風也產生了懷疑。拓跋公子現在的招式,比之剛才更加精妙,根本就無法被鎖定,何談打敗他?

轉眼之間,葉風身上多處遭受了重傷,深可見骨,要不是他修為高深,生命力極強,全身的硬度更是匪夷所思,他早就被拓跋公子這化成的白光斬成了碎片。

拓跋公子臉上的得意之色濃得都已經化不開了,現在就算是神仙只怕也不敢說葉風能活下來了。

柳若煙急得『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可卻無能為力。掘墓道人和李禍水都覺得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神情緊張到了極致。而風林子更是嘆了口氣,閉上眼睛不忍再看。

「哈哈,媽的,這小子今天終於要死了,以後咱們可以過安慰日子裡,不用整天擔憂著他徹底崛起后該怎麼辦。」一位東原的大佬長舒一口氣,大笑道。

「美中不足的是拓跋公子以絕對實力碾壓了他,要是拓跋公子被打個半死就好了,論討厭程度這小子絲毫不弱於葉風。仗著自己有幾分實力,出生高貴,目空一切,噁心至極。」又一位東原大佬道。

拓跋公子哈哈一笑,輕蔑而嘲諷地道:「葉風,我賜予你死亡,好好享受吧。」

說著,他手掌化刀,直接朝著葉風斬殺了下去,恐怖的力量,讓所過之處的空間大片大片地崩碎。

反觀葉風,因為受傷過重,生命垂危,行動變得非常遲緩,除了受死似乎已別無他路。

那手掌化成的刀刃,距離葉風越來越近,最終不過幾寸距離。只要下一秒,就能把葉風的腦袋斬斷。

拓跋公子突然覺得心中竟然比預想還要愉快,似乎從出生以來就沒這麼舒暢過。仔細想想,主要是有成就感,斬殺了葉風,可不僅僅報了他羞辱自己之仇,斷絕了柳若煙和李禍水的念想,還有一大好處是將會極大的提升自己的名聲,自己將會因此名傳千古,葉風是浩天大陸公認的有史以來最強的年輕人,這些年攪動了整個浩天大陸的風雲,斬殺了他,這就意味著自己比他還牛叉。

就在這時,他突地發現了情況不對,臉色大變,暗叫一聲不好,就要後撤,可惜已經晚了。

看起來精神萎靡,似乎已經失去了戰鬥力的葉風,眼中突然亮了起來,臉上露出了計謀得逞的笑容,他的右手斜探而出,速度快得不可思議,一把抓住了拓跋公子劈來的手掌的手腕,緊接著身子一個旋轉,化解了拓跋公子劈來的力道,左腳上踢,一下子把拓跋公子踢得飛了了出去是,正中拓跋公子的小腹,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他這一腳可是用了全身力量,對人造成的傷害是極其致命的,踢中的地方又是人體最柔軟的小腹。拓跋公子被這一腳踢中所造成的傷害,差不多頂得上他對葉風造成的所有傷害之和。

「這……」

圍觀眾人全部驚呆了,面面相覷。完全想象不到事情在這一個瞬間,竟然發生了逆轉,拓跋公子被葉風踢飛了!

「這……這……這他媽的也可以?」掘墓道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幾乎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柳若煙臉上露出了笑意,拍了拍胸脯道:「剛才可嚇死我了,看來我還是對葉風哥哥缺乏信心呀。」

葉風對著倒在地上的拓跋公子笑了笑,道:「拓跋公子,現在你該相信我找對付你們的法子了吧。」

拓跋公子臉色變得難看到了極點,自己都已經做了好誅殺葉風,揚名立萬的準備了,沒想到竟然陰溝裡翻船,在即將殺死葉風之際,被葉風抓住機會,打成了重傷。

憤憤道:「這隻不過是我一時疏忽,掉以輕心,著了你的道而已。只要我警惕一點點,就根本就不可能打傷我。」

「不錯。」葉風並非不否認這個話題,他確實是利用了拓跋公子覺得勝券在握,對自己掉以輕心的時機。

拓跋公子修為比自己強,招式比自己精妙,掌握的戰技之強大更是自己不能比擬的,自己和他一比,簡直就如同叫花子比闊少般,沒有任何地方比得過。面對這種局面,似乎註定必敗無疑,採用常規方法肯定是必須的,唯有巧妙地利用對手的輕蔑心裡,才有可能看到取得勝利的那麼一絲希望。

所幸,他成功了。現在拓跋公子的所受的傷比自己還嚴重那麼一點,兩人的實力差距,已經不再像剛才那般,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

拓跋公子環顧眾人一眼,更覺丟臉,冷聲道:「你用陰謀詭計沾了點便宜,那又如何。我要斬殺你依舊易如反掌。」

他右手一翻,取出了那把摺扇。

看著這把摺扇,柳若煙等人心裡都忍不住咯噔了一下,他們都還清楚地記得,當初在龍謝兩位島主舉辦的酒宴上,拓跋公子用這把扇子,一扇子打飛了一位『皇道』高手。

這把摺扇所能發出的能量到底有多恐怖,根本無法想象。可以說,葉風最艱難的時刻,現在才開始到來。而如果他拿不出能抗衡的相應法寶,接下來的戰鬥已經沒得打。 主意已定。

接下來的幾天,顧佳蕊便開始潛心撰寫起劇本來。甚至為此,都沒有怎麼同韓以諾去約會了。

要知道,他們二個可是在熱戀期,之前也是一直膩歪在一起的。

索性韓以諾很是通情達理的表示,他會全力支持顧佳蕊的事業與工作。顧佳蕊忙的時候,他就不吵她了。

只是每天會適時打電話過來,對顧佳蕊噓寒問暖,然後鼓勵顧佳蕊繼續加油。有什麼好吃、好玩、好用的,韓以諾也會第一時間想到顧佳蕊,巴巴的給她送過到顧家來。

縱使是頂著顧佑斌警惕與警告意味十足的一張嚴肅臉,韓以諾也是絲毫不改,更兼風雨無阻。

當然,韓以諾也不會那麼傻,單就只送些好吃、好玩、好用的,給顧佳蕊也就罷了。

本著愛屋及烏的原則。他每一次來,除了給顧佳蕊帶東西以外,還會帶來一大堆顧父、顧媽喜歡的東西。

對此,原本就很是看好韓以諾的陳婉心,對他是越發的滿意了。

「老公,小諾這孩子,還真的是挺不錯的。若是咱們佳蕊能夠同他一直好下去,一起奔結婚,也是很不錯的。小諾這孩子,可是個很不錯的結婚對象哦,」

這天,韓以諾才剛剛送了東西,告辭離開,陳婉心就滿心歡喜、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道。

她是越看韓以諾,越覺得順眼。都已經開始將韓以諾當做自己的未來女性人選了。

嗯,若是將來,他們家佳蕊,真的同小諾這孩子修成正果,結為夫妻,這怎麼看,怎麼都是一樁美事兒啊。

哈哈——

一旁的顧佑斌,正一手撫弄著手中那個,做工精緻的小煙斗,嗅著其中,剛由韓以諾親手裝進去的新鮮煙絲。

原本,他是於心中,暗嘆一聲,這小子還算有心。也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出來,他好這一口,居然巴巴的給他送了來。

正在這時,聽到了陳婉心的話,顧佑斌的眉頭,便是禁不住一皺:

「老婆,你這都是在想些什麼呢?佳蕊才多大?韓家小子又才多大?他們才屁大點兒年齡,還是個半大孩子呢。結什麼婚?你不覺得現在講這些話,實在太早、太滑稽?有意義么?嘖——」

顧佑斌睨了陳婉心一眼,一臉的不甚贊同。

其實,這些天籟,通過與韓以諾的相處,顧佑斌已經遠沒有最初那會兒,那麼排斥韓以諾了。

據他觀察,這韓以諾,確實是個不錯的好孩子。

他甚至已經默許了,自家閨女同這小子的戀情。

只是,談婚論嫁什麼的。就……

這二人,還都是孩子呢。

現在就說這些,合適么?

「這有什麼?老公你還不知道吧。小諾那孩子,是米國公民哦。在米國,十六歲,就已經是法定的結婚年齡,可以結婚了呢。換句話來說,小諾那孩子,都已經到了可以結婚的年齡了。」

誰知,迎上顧佑斌的責怪眼神,陳婉心不僅絲毫不以為意,還反而直接爆出了一個『大料』來。

而顯然,對於這個『大料』,顧佑斌此前並不知曉。

是以…… 葉風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他雖沒見過拓跋公子使用這把摺扇的情形,但他聽柳若煙說過。

他很確定這把摺扇不可能每一次都扇出能打飛『皇道』高手的力量,畢竟『皇道』高手作為浩天大陸最強的存在,能打飛『皇道』高手的力道之大,可想而知,那種力量絕對不是可以任意發出的,可誰也不知道著摺扇什麼時候會發出那種力量。

不過他也不驚慌,他手中的古劍可不是吃素的,不管從哪方面比,也不會比摺扇差。只要運用好古劍,他倒也不怕在法寶上吃虧。

遂淡淡道:「看來我也得施展出全部實力了。」

拓跋公子滿是嘲諷意味地道:「你還有實力未曾施展?那我倒很想見識見識咯。」

天道宮宮主等人都是一奇,他們對葉風知根知底,他們實在想象不出葉風還有什麼手段沒施展了呀。

葉風沒再說話,凌空盤膝而坐,寧心靜氣,周邊的天地本源力量,潮水般地向他涌了過來,彙集到他體內。

他準備把修為提升一個小境界,正所謂一境界一重天。進階之後,將會使得綜合實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不論是出手速度、身體靈活性還是其他方面,都是成倍甚至幾倍地增強。以自己目前的實力,無法和使用摺扇的拓跋公子抗衡的,必須再次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且這裡屬於仙桃島範圍,天地本源力量極為濃郁,可以滿足他進階的條件。

「他這是要進階了嗎?這進階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有人感慨萬分地道。

「我都已經麻木了,他創造的奇迹太多,總是一次又一次地挑戰我們的想象極限,刺激我們的心肝。這小子就不應該出現在這世界之上,因為世界上的生靈不可能有這麼逆天的呀。」又一位修士道。

這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頓時都覺得心情有些複雜了起來。

這些年來,他們見證了葉風太多的奇迹,葉風彷彿就是一個為創造奇迹而生的人。對別人來說,窮盡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創造出一兩個奇迹,而對於葉風來說,他的一舉一動,似乎都有可能創造奇迹,奇迹彷彿就是他生活的一個部分。

拓跋公子微微一愣,他雖嘴上趾高氣揚,不把葉風放在眼裡,但他內心深處,卻也不得不承認,葉風真的很強,自己這麼年輕能把修為提升到『皇道』境界,是因為自己所在的家族,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資源支持,而且自己還得到過天大的奇遇。這些日子他對葉風有過了解,論修鍊天賦和臨機應變的能力,自己似乎確實有所不如。

同時,他心中又惱怒無比。任何修士都無法容忍對手當著自己的面進階,這是對自己赤、裸、、裸地羞辱。他作為拓跋家族公子哥,向來目空一切,就更不能容忍了。

嗤鼻哼道:「提升一個小境界又能如何?就算讓你進階到『皇道』境界,依舊不是我的對手。你徹底激怒我了,今天你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你當著我的面進階,這是在小看我嗎?我馬上就讓你知道死是怎麼寫的。」

他摺扇一揮,一道白光斬向了正在進階的葉風。

葉風對此早有防備,他背上的古劍自行飛出,迎上了那道斬來的白光。『碰』的一聲,古劍和白光相撞,古劍一陣顫動,而那白光卻被徹底擋住,消散無形。

很多人忍不住相互對望了一眼,拓跋公子的摺扇的力量他們都見過,那絕對可以用恐怖來形容,葉風手中的古劍竟然把那摺扇打出的力量擋住了!

葉風這把古劍的來歷大家都很清楚,乃是從圓月地宮皇家林園禁忌之地眾取得,當初圓月帝國的先祖曾留下遺訓,誰能取出這把古劍,便把圓月帝國的皇位繼承人之位讓給他。後來葉風從禁忌之地中取出了古劍,很多大人物都來看過,除了堅固無比外,並無其他特別之處,現在看來,似乎遠沒那麼簡單。還有一點,不知葉風用什麼方式,得到了什麼奇遇,已經補好了古劍。

拓跋公子一怔,眉頭不由得蹙了起來。他這一扇子並未動用扇子的全部力量,但他自信足夠斬殺葉風,如果葉風動用兵刃來阻擋,也肯定可以把他的兵刃震斷,萬萬沒想到的是,讓這把樣子古樸的利劍,竟然擋住了自己用摺扇扇出的力量。

撒旦老公十惡不赦 他咧嘴一笑,道:「有點意思。看來你這把古劍倒有些來頭,出乎我意料的堅固和詭異。不過當著我的面進階,你如果成功了,我的臉往哪裡擱?我倒要看看我的下一擊,你如何接下。」

說著,他右手猛地用力一扔,手中的摺扇直接砸向了葉風。這乃是他這把摺扇所能發揮的最強威力,如果被打中,就算是『皇道』高手也有著很大的死亡概率。

萬萬沒想到的是,古劍實在是太強,和摺扇撞擊之後,非但抵擋住了摺扇的全部攻擊力量,還沒任何損傷。

拓跋公子的臉色徹底變了。這把摺扇是他的最大底氣之所在,葉風竟然有可以抗衡這把摺扇的寶物。自己和他繼續戰鬥下去,誰贏誰輸可就不好說了。如果他進階成功了,天地大道之力會自動修復的他傷害,到時候他將會變成一個徹底健康的人,而自己卻無法做到這一點,到時候局勢只怕就得逆轉了。

這時,以葉風所處地域為中心,方圓三百里範圍內,天地本源力量都出現了枯竭狀態,全部被他吸收了個乾乾淨淨。仙桃島的龍謝兩位島主又是驚嘆又是心疼,驚嘆的是葉風進階竟然要這麼多天地本源力量,就連很多『皇道』高手也比不了,心疼的是他們費了很多心血,才使得仙桃島周圍的天地本源力量變得濃郁起來,被葉風這麼一吸收,一切又得重頭開始了。

葉風長出一口氣,心中更加空明,開始全力衝擊『人道五段』之境。此時他已經吸收到了足夠進階的天地本源力量,欠缺的是對天地大道,本源法則的感悟。只要有了和『人道五段』境界相匹配的感悟,那自然便能進階『人道五段』了。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他腦海中不斷閃爍著《仙化經》中關於天地大道的闡述,用心體悟著天地大道最本源的奧秘。

拓跋公子見葉風距離成功進階只有一步之遙了,不禁心慌了起來。葉風進階成功的話,一則自己將會大丟面子,二則戰局將會徹底逆轉。進階狀態乃是人最虛弱的狀態,如果連進階狀態都奈何不了一個人,等他進階成功后,怎麼可能還能奈何得了他。

他不斷把摺扇扔出,想要斬殺葉風,可每次都被葉風控制古劍擋住,不能傷及他分毫。一邊進階,一邊控制古劍對敵,乃是一心二用之法,天下能用此法之人極少。葉風非但用了,還用它來對付無比強大的拓跋公子,單憑這份膽量,就足以讓人不得不服。

「啊……」拓跋公子仰天長嘯,身形暴漲,化身成了一尊遠古戰神,高達五六丈,頂天立地,彷彿一拳能把蒼穹砸一個窟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