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蔣震這個人也是有謀略的,只是他的那些謀略太讓人看不上眼罷了。」花秋咧嘴一笑,而林陽也笑著點了點頭:「這種人最適合培養成島主,比較好控制。」

花秋一愣,他沒想到,聖子林陽竟然會和他想的一樣。想到這裡,他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林陽拍了拍花秋的肩膀:「花秋執事,我很看好你,繼續努力,你實力提升上來后,我會推薦你成為長老的。」

花秋的眸子一凝,之前,他一直都認為,林陽不想留在血殿,而且,他之前和林陽有過矛盾,林陽似乎很不待見他。

不過這一次,林陽這個舉動,明顯是在拉攏他啊。

想到這裡,花秋深吸了一口氣。

而戰鬥之中的蔣震卻覺得,自己戰鬥起來變得吃力了很多,因為,這些獨眼妖鼠的實力竟然有所提高。

「五少爺快退回來,魔牙那個女人應該在附近。」花秋的眸子一凝,趕快來到蔣震的身旁,將蔣震救了回來,城主府的人和血殿的人都圍在林陽的四周,不停的用合擊陣法擊潰衝過來的妖鼠,本來夜晚很熱鬧的玄雲島,竟然因為之前城主府中傳出的消息而變得寂靜無比,根本沒有人出來活動。

「血殿的人在做什麼,為什麼不來接應我們?」蔣震的聲音有些沙啞,也有些冰冷,林陽下意識的看向了花秋,花秋苦笑了一聲,然後說道;「聖子殿下,我估計,狄白大人他們肯定是被纏住了。」

花秋的話音剛落,一個陰仄仄的聲音響了起來;「小傢伙不錯嘛,還蠻清楚我們的那些計劃的。不過你這種人,最不能留下。」

一個面容醜陋的齙牙女人出現在了鼠群的背後,她佝僂的身體看上去格外的詭異,還偏偏十分的愛美穿了一個花裙子,看著她頭上戴著的花環,林陽竟然有一種想要作嘔的感覺。

「醜八怪,你是誰。」林陽還沒有開口,蔣震被開口問道。

魔牙的眸子之中射出了兩道殺氣:「小子,你說誰丑。」

花秋暗叫不好,魔牙的脾氣他最清楚了,他一拉蔣震,然後說道:「不要胡說八道,他是魔牙。」

「魔牙。」蔣震咽了咽口水,在外海之地沒有幾個男人不知道魔牙這個人的,甚至一些長得俊俏的男性人族修鍊者竟然會被諷刺,小心成為魔牙的寵物。

據說這位鼠族妖后最喜歡一些長相俊俏柔美的年輕男子,她會把那些人帶回自己的鼠巢慢慢享用,享用夠了后,就直接吃掉。

而蔣震小的時候,就經常被這樣警告。

「知道就好,你這小模樣還真不錯,要不,就跟本后回去吧,本後會好好疼你的。」

魔牙說著,直接閃身來到了蔣震的身旁,蔣震這個時候也顧不上林陽了,瞬間閃開了好遠,抽出彎刀對著魔牙就是一刀。

魔牙衝進人群之中花秋也是一愣,不過他還是第一時間護住了林陽。林陽卻直接一拳砸了過去。

四周的人都圍攻魔牙,魔牙卻一咧嘴,一口咬到了林陽的手上。

轟。

一聲巨響,魔牙的身體飛了出去,不過林陽的手瞬間變成了黑色。

林陽一點也沒對自己客氣,直接用血獄砍掉了手。這讓一旁的花秋和蔣震的臉都抽動了一下。

他們似乎已經看到了狄白和蔣星天怒火中燒的樣子了。而林陽則沖著魔牙一笑:「你就這點能耐。」

魔牙哼了一聲:「這一次你斷了手,下一次,你還能斷什麼。」

魔牙的話音剛落,她的眸子就凝聚了起來,因為林陽的手臂處竟然一點一點的癒合,那隻手竟然又長了出來。 魔牙驚呆了,花秋也好不到哪兒去。就連蔣震看向林陽也一副看怪物的表情。

林陽撇了撇嘴,然後雙眼快速的凝聚:「南明離火瞳。」

轟。

兩團黑色的火焰射向了魔牙,魔牙的身體想要躲開,可林陽的眸子又變成了綠色:「東華絞殺瞳。」

「聖子剛剛用了幾種瞳術?」

花秋背後的鄭青青咽了咽口水,花秋在發獃之中解脫了出來:「似乎已經用過三種了,而且,他應該還有武魂。」

「吸。」鄭青青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說道:「難怪他會成為聖子,我們還真是沒有辦法和他相比啊。」

魔牙被東華絞殺藤束縛,南明離火瞳剛好砸在了她的身上,妖族最怕的就是雷火一類的東西。

南明離火落在身上,魔牙慘叫了一聲,直接變成了一隻獨眼齙牙的大老鼠,對著林陽就噴出了一團的毒霧。

林陽一揮手,一個陣盤出現在了林陽這些人的面前,陣盤上光芒閃耀,將毒霧擋了下來。

花秋和蔣震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本來是應該他們保護林陽的,可是現在,卻成了林陽來保護他們。

「聖子大人,我們還是送你回血殿吧,那邊應該更安全一些。」蔣星天帶著人趕了過來,他們是發現林陽被截殺后才在島主府出發的。

林陽卻搖了搖頭,然後說道;「血殿那邊沒有那麼安全,要不然,狄白前輩他們早就過來了。」

「那怎麼辦?」蔣星天一愣,然後問道。

林陽一笑:「你帶著人去血殿,我們回島主府。」

蔣星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小五,傳我命令,島主府進入一級守備狀態,開啟傳送陣,讓幾位長老去自己家裡辦公,城主府暫時不辦公。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林陽聖子的安全。」

看著逃離的魔牙,蔣震點了點頭:「知道了,父親大人。」

林陽坐在城主府之中笑呵呵的看著面前的情報,他還是太小看了妖族的這些人,這些人的第一目標雖然是自己,但卻集聚了大多的強者去攻擊了血殿。

血殿之中的戰鬥剛剛結束,血殿的兩位長老死在了妖族的手中,而妖族也有三個同級別的強者被留下了,另外一個據說還在被狄白追殺。

林陽搖了搖頭:「有勇無謀。」

花秋一愣,這個評價似乎當年彭飛老祖也給狄白這麼評價過。可花秋的地位太低,根本就不敢去插話。

果然,晚上的時候,狄白受傷的消息傳到了城主府,不過蔣星天還是很委婉的跟林陽說,他還是回到血殿的好。

林陽點了點頭,之前狄白他們如果依靠血殿的陣法,肯定不會受傷和隕落的,但是他們卻應戰了,這也讓血殿損失了兩位長老。就連追擊的狄白也受了重傷。

林陽回到血殿的時候,血殿之中一片狼藉,多數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林陽瞄了一眼狄白蒼白的臉色,然後在懷裡摸出了一個玉瓶,玉瓶打開,丹香之氣在裡邊傳了出來:「前輩,這個是療傷的反元丹,你服下去吧,血殿殿主要來的消息對於玄雲島來說,絕對不是好事兒。我覺得,最近幾天,玄雲島恐怕會更亂起來。」

「我知道。」狄白咳嗽了兩聲,然後也沒有跟林陽客氣,將反元丹服了下去,看著他的臉色好了一些,但臉色依舊蒼白,林陽來到了他的身上:「你是氣血兩虧?」

狄白咧嘴一笑:「我修鍊了這麼多年,經脈和神魂都很強悍,只是身體差一些。你這丹藥很好用,經脈的傷勢基本已經好了,你有沒有固本培元的丹藥,給我來一瓶。」

「還來一瓶,你這種身體根本就不受補,如果知道你是氣血兩虧,我就不給你反元丹了,這丹藥我一共才煉製了三顆。」林陽搖了搖頭,然後張開嘴,一隻血紅色的蟲子爬了出來。

看著林陽的身體之中還住著蟲子,很多人都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這種未知的東西最讓人恐懼。

狄白也不知道這是什麼,但王薇明顯比他有見識一些:「這是蠱蟲。」

「蠱蟲?那種劇毒的東西。」狄白的臉色劇變,看著血蠱爬到了自己的臉上,更是下意識的去抓。

「如果你弄死了它,我就弄死你。」林陽的冷哼聲響了起來,狄白這個時候才意識到,這隻蠱蟲似乎是林陽放出來的。他苦笑著看向林陽,然後說道:「聖子你這是做什麼啊。」

「給你療傷。」

「給我療傷,用這東西?」狄白一愣,就連王薇也是一臉的不解。林陽點了點頭:「我不會害你的,要不然就不會在你的身上浪費反元丹。張開嘴,讓它進去。」

狄白的臉上明顯出現了掙扎,不過血蠱竟然一點一點撬開了他的嘴唇,爬了進去。

看到血蠱進入到了狄白的身體之中,所有人都觀察起了狄白,似乎在想,這蠱蟲會對狄白做些什麼。

可擁有了血蠱的狄白最先感覺到了血蠱的作用,那種讓氣血翻騰快速補充氣血的感覺讓他下意識的**了一聲,然後伸了個懶腰。

「好東西啊。」

林陽哼了一聲:「要不是看你因為我受了傷,我才不會將它放出來給你療傷呢。先讓它在你身體中住上一段時間吧,你再弄一部煉體的功法,肯定事半功倍,你的身體太弱了。」

「老夫謝過聖子。」

狄白這個時候徹底對林陽擁有了好感,先不說林陽的三才毀滅瞳,單單是林陽身上帶著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就足以讓他覺得林陽這個傢伙不簡單。

而且,林陽這一次拿出了珍貴的丹藥和蠱蟲,明顯是和血殿站在了一邊,沒有像以前一樣推遲這個推遲那個的。

「不用客氣,我有事兒要交給你辦。」林陽瞥了一眼四周的那些人,王薇等人先是一愣,然後連忙出聲告退。

看著他們都離開了,林陽坐到一旁客人的座椅上:「狄白前輩,你對這一次的刺殺怎麼看?」

「還能怎麼看,他們肯定是害怕聖子你成長起來,那樣他們就慘了,所以才會過來出手的。」

林陽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說的不是這件事兒,我說的是,玄雲島,作為血殿在海外之地最大的島嶼,也是血殿的根據地,防禦太弱了。」

「防禦太弱了?」狄白一愣,然後他沉默了起來:「其實,防禦的事兒,一直都是蔣星天在做的。」

「蔣星天他也是血殿的人,就憑你和蔣星天的關係,他就算不願意承認,他也是血殿的人,而萬妖山的人肯定不會願意放過他的。」

「聖子你說,怎麼辦吧。我就是一個會修鍊和戰鬥的粗人。」狄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看了一眼狄白,然後點了點頭:「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我要權力,我要能夠掌控整個玄雲島,這樣,玄雲島才能夠安全起來。」

「掌控整個玄雲島?」狄白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我不以為什麼事兒呢,沒問題。我去跟蔣星天說。」

「你回來。」

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我還沒說完呢。」

林陽與狄白商談關於玄雲島權力歸宿的問題,狄白和蔣星天都答應了下來,他們現在最懼怕的就是林陽對血殿沒有歸屬感,林陽願意抓住權力,他們也願意給林陽權力。

而魔牙離開玄元島后,看著背後的傷口咧了咧嘴:「剛剛圖騰境界就能夠打傷我,看來我們都小看了你啊,林陽。不過你打傷了我,絕對不會這麼算了的。我聽說,老章魚最近回來了,不知道他願不願意發動一次墨潮。」

林陽接管了玄雲島的權力,第一天,他就召集了血殿和島主府的所有煉器師開始煉器。

最初的時候,那些煉器師都覺得林陽一個血殿的聖子,將他們全都召集了起來,根本就是耽誤他們的事情,要知道,他們每一天煉製出的寶器和法器都能夠換來不少的玄元。

可是當林陽將圖紙遞給他們的時候,他們都痴迷了,因為這是一種他們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大型陣法。

「聖子大人,這東西,我真的能夠煉製出來嗎?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煉器師,並不懂法陣。」一個煉器師激動的看向林陽,然後說道。

林陽一笑:「放心,不懂法陣的人,都可以來我這裡,我會將他們需要煉製部分的法陣傳授給他們。」

法器師的法陣向來不傳除了弟子之外的人,在林陽這裡,似乎並沒有那些規矩,就連那些法器師眼睛也都紅了,拚命的想要多接一部分的活。

所以,最近血殿之中的弟子發現了一個怪事兒,那就是玄雲島上的煉器師們沒命的幫林陽煉製著東西,而卻都是一副任勞任怨的表情。

「林陽這個小子不愧是我血殿的聖子啊,竟然能夠讓這些高傲的煉器師如此的服服帖帖,而且林陽似乎給了他們報酬,他們煉製東西只要材料,連玄元都不要,這簡直就和低等的奴隸差不多了。」狄白一笑,然後說道。

「是啊,最主要的是,連我們城主府的人如今也都成了血殿的人,話說,他不會是想要做玄雲島的島主吧。」蔣星天喝了杯中酒,然後問道。

「一個島主算什麼,他以後是血殿的殿主,你個老小子,可不要多想啊。」狄白瞪了一眼蔣星天,蔣星天點了點頭。

慕先生,我會乖 林陽被血殿發現后,就被定為聖子,一直林陽對血殿都不冷不熱的,似乎這一次萬妖山的刺殺,讓林陽和血殿碰到了一起。

而林陽忽然對玄雲島的掌權,著實讓很多人變得不安很多,但是林陽一直都沒有動手的意思,反倒是讓手下的人開始煉製東西,至於他們要煉製什麼東西,很多勢力的人都開始打探,但卻什麼也沒有打探出來。

因為,就連那些煉器師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煉製出來的東西,到底有什麼用。 林陽掌權后的第五天,林陽需要煉製的東西全部都煉製了出來。看到那些十分疲憊的煉器師,林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你們這些天都十分的努力,我很高興,東西都煉製了出來,你們也都成為了法器師,我更高興。今天,我會兌現我的承諾,我將傳授給你們一個叫做亂舞的陣法。」

林陽快速的將陣法亂舞的陣圖傳授給了那些煉器師和法器師,這些人本來疲憊的樣子瞬間消失了,取代的是臉上的狂熱。

看著那些煉器師和法器師狂熱的樣子,一直都跟隨在林陽身旁的高雪柔看向林陽說道:「林陽哥哥,其實,我二哥以前也做過煉器師的學徒,他能成為你的弟子嗎?」

「哦,高耀學過煉器?」林陽一愣,然後說道;「等有時間,我會看一看他的根基的,如果有這個天賦,我想我會願意收他為徒的。」

安排好了煉器師的事兒,林陽找到了狄白,而狄白的臉色並不好看;「殿主大人遇到了拉提斯,兩個人打起來了,恐怕殿主大人要被拖上一段時間,不過血殿的另外一位殿卿馬遙會過來與我一起保護你的安全。」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的安全問題不是問題。他們想要殺我,並沒有那麼容易,我是來找你要人的。」

「要人?你還要什麼人,那些煉器師被你徵用的事兒現在好多人都在跟我抱怨。如果你再不放他們回去,恐怕玄雲島都要大亂了。」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放心吧,他們馬上就可以回去了。」

林陽放走了煉器師,可那些煉器師回去后就宣布了閉關,這讓玄雲島想要尋找煉器師的人又唉聲嘆氣起來。而林陽又開始封閉了港口,然後開始帶著島主府的私軍在島上秘密的開始布置起了什麼。

「這個林陽在搞什麼?你們順風樓難道一點消息都沒有嗎?」古松看著身旁的楊鑫皺了皺眉頭問道。

古松很是氣憤,他之前去了金鵬一族的金家,可向來保持中立的金家老祖並沒有給他面子,按照金家老祖的話說,金鵬一族的人被煉製成法器?那是不可能的事兒,而金家的金鵬一族向來都是金色的羽翼,暗金色的金鵬羽翼,他們聽都沒有聽說過。

所以,古松就這麼被言語諷刺了一頓,然後被請了出來。

楊鑫搖了搖頭:「順風樓也不是什麼都知道的,而且,林陽這個人謀略過人,就連我順風樓的兩位煉器師回來也是對他倍加推崇。」

「我不管,你必須要調查清楚,魔牙給我傳訊說,她去找老章魚了,如果發動了墨潮起不到一點作用,那我們萬妖山付出的代價可就大了。」

楊鑫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如果你們能夠攻破玄雲島的話,我門順風樓需要三分之一血殿的庫存。」

「可以。」古松先是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不過你們也要動手。」

「那是自然。」楊鑫咧嘴一笑,他對血殿庫存之中的那件東西可是期盼好久了,而且,順風樓已經和血殿鬧翻不止一次了,血殿不也沒有對他們順風樓動手嗎?血殿雖然被稱為血影大陸的第一勢力,那也是在很多勢力都願意站在他這一邊的情況下。

如今,萬妖山和幽木皇朝的人都想要對血殿動手,他們順風樓也很想過來分一杯羹。

「你最近在做什麼,島上現在傳的風言風語的,說你要將島嶼弄沉。」狄白看向林陽,然後問道。

林陽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然後說道:「消息是那個勢力傳出來的,知道嗎?」

狄白一愣,然後看向了身旁的王薇,王薇一笑:「是順風樓。」

「哦,順風樓,他們和我們血殿的關係怎麼樣?」林陽皺了皺眉頭,他第一個接觸的勢力就是順風樓的人,所以對順風樓還是印象很深刻的。

狄白的臉色明顯變得難看了一些:「不怎麼好,難道順風樓的人也想要對血殿動手嗎?」

「派人監視起來,告訴蔣星天,將那些對血殿有想法的勢力,都盯起來,再過幾天,就算他想要鬧出什麼事兒來,我們也不怕了。」

聽了林陽的話,王薇和狄白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都點了點頭。

林陽和狄白他們的簡單會晤后,林陽又開始在島嶼之上布置起了很多,最顯眼的莫過於島嶼岸邊上多的一些閣樓,這些閣樓有五層高,很像是瞭望塔,不過林陽並沒有讓人在閣樓之上做瞭望。

而林陽他們正在建築閣樓的時候,一個船隊靠在了玄雲島的岸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