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堂主,堂主呢?這樣下去對他可不好。」項少天低聲詢問龍魅兒。

龍魅兒將一切聽在耳中,心中也是焦急,暗暗氣惱秦羽這混蛋為何還不回來。

劉元豐又等了一刻鐘,故意深深嘆了口氣,拱手揚聲語氣多了幾分不忿:「既然秦大食執意不肯相見,那元豐只當秦大食拒絕了,告辭!」

說完,劉元豐重重拂袖轉身就要走。

「站住!」龍魅兒見狀連忙開口,卻又有些後悔,因為她並不知道,如果秦羽在的話會如何處理。

劉元豐腳下頓住,轉頭用詢問的目光看了龍魅兒一眼,蹙眉道:「何事?」他是不認識龍魅兒的,自然更不會認識男裝的龍魅兒。

「我是秦羽的朋友,和他一起回來的,他現在不在這裡。」龍魅兒立刻澄清秦羽不在的事實。

劉元豐再次蹙眉,秦羽在不在他根本不在意,他只是要做給所有人看,讓所有人知道劉家的態度,所以此刻龍魅兒告知秦羽不在,反而破壞了他的計劃。

「哦?那麼敢問秦大食去了何處?何時回來?」雖然心中不愉,但劉元豐還是好言相問。

龍魅兒知道現在只能自己主持大局,心中暗暗揣摩劉家的用意,道:「下午之前定能趕回。」

「如此,那我就在此恭候。」劉元豐心中微動,順勢做出應對,只要他繼續等在這裡,人們就更能感受到劉家的誠意,屆時如果秦羽拒絕,引來的非議就會更大。

「這位前輩,不如裡面坐著慢慢等,如何?」項少天最是穩重,看出了這樣對秦羽不利,於是想將眼前的局面化解。

然而,他又如何是劉元豐的對手?劉元豐用堅決的語氣說了聲不必,然後微微躬身保持著恭敬的姿勢,不再說半個字。

藥王堂眾人都不傻,漸漸看出情況不妙,可他們能怎麼辦呢?總不能替秦羽做決定吧?萬一做錯了怎麼辦?

龍魅兒更是心中暗急:「混蛋混蛋混蛋,你還不趕快給本小姐死回來?」

要不怎麼說龍妹是心想事成呢?心中正嘀咕著呢,就聽旁邊傳來秦羽的聲音:「哎呦喂,這不是元豐大食嗎?站在這裡做什麼?」

藥王堂眾人登時鬆了口氣,龍魅兒下意識差點一聲混蛋喊出口,好在及時咽了回去,否則非尷尬死不可。

「哼,就知道是去接你的雪妹妹。」看到秦羽身邊的慕容雪,龍魅兒不由悄悄撅了下嘴。(未完待續。) ?秦羽居然真的回來了,還真是夠及時的。

圍觀的眾人一看到秦羽,登時大多數都激動起來,秦羽歸根結底是姜國大食,取得辣么大成就,實在給姜國還有姜國所有人大大長臉。

劉元豐沒想到秦羽這麼快就回來了,卻也只能強裝笑容:「秦大食你可終於回來了,我代表劉家攜禮道賀,還望秦大食不計前嫌收下賀禮。」

說完,劉元豐給身後使了個眼色,壯漢立刻將好幾個大紅木箱扛了過來,放在地上發出沉悶的砰砰聲。

「賀禮?什麼賀禮?」秦羽問。

「這裡是白銀十萬兩,不成敬意,還望秦大食不要嫌棄。」劉元豐將紅木箱打開,裡面赫然堆滿了銀元寶,在陽光的照耀下銀光閃耀,晃的眾人眼睛都花了。

美食大陸白銀的購買力是很高的,尋常家庭一個月的開銷也不會超過一兩,節儉些維持三個月生計不成問題。

圍觀的人們大多是普通人,何曾見過這麼多銀元寶,一時間都雙眼發直喉嚨發乾。

藥王堂眾人也大吃一驚,身為食王絕不會缺錢,可十萬兩白銀,依然是很大很大的數字,即便對龍鳴楚顏這種世家弟子來說也不例外。

秦羽目光微微凝滯,沒想到劉家竟然會突然放血拿出這麼大一筆錢,要知道天下第一樓購置店面加裝修營業,所有成本加起來,也就不到一萬五千兩,而此時此刻擺在面前的竟然是十萬兩。

更麻煩的是,秦羽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劉家擺這麼大陣勢主動示好,就是為了比他做選擇,如果選擇接受,就等於告訴所有人,他接受了劉家的好意,從此以後和劉家再無爭鬥。如果選擇拒絕,就一定會落人口實,給所有人留下心胸狹隘居功驕狂的印象,再加上劉家暗中推波助瀾,對名聲的破壞可想而知。

「好你個劉家,這種時候居然還要算計我。」秦羽心中暗暗衡量,很快做出抉擇,兩相比較,還是接受更好,反正劉家都已經這樣了,他也沒打算繼續斗下去。

再說,他其實從未主動和劉家爭鬥,一直都是劉家不放過他,現在既然劉家想順勢化解局面,那就借坡下驢好了。

「也罷,這份厚禮我收下了。」秦羽絲毫沒有被金錢迷了心竅的樣子,只看了一眼就移開目光,顯得很大氣很淡然。

「秦大食果然寬宏,元豐敬佩。」劉元豐躬身一緝,心中感嘆秦羽果然是個人物,這麼快就做出了決斷。

「帶我給令尊道謝,順便帶句話,康庄大道在前,莫要再走錯路。」秦羽這話同樣聲音不小,讓周圍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多謝秦大食賜言,元豐一定帶到,告辭!」劉元豐面色微變,再次一緝轉身帶隊離開,只留下兀自閃耀的十萬兩銀元寶。

「已經飯點了,大家一起吃飯吧。」秦羽說完一揮手將所有紅木箱子收走,帶著慕容雪施施然走進客棧,留下滿街吃瓜群眾兀自議論紛紛驚嘆不已。

……

午飯過後,秦羽還有些事要處理,並不急著走,藥王堂眾人紛紛趁機結伴出去逛街尋寶,遊覽王都景色。

龍魅兒興緻勃勃要瓜分秦羽剛剛收入囊中的十萬兩銀子,張口就要一半。

秦羽自然是滿口答應,他的就是龍妹的,就算龍妹全要也沒什麼問題。

龍魅兒見秦羽答應的如此爽快,反倒有點不好意思,連忙將慕容雪拉進來,讓慕容雪拿走一萬兩。

慕容雪差點嚇暈過去,連忙擺手拒絕。一萬兩是多少?她感覺自己掰著手指頭都數不過來。遇到秦羽之前,她是吃了不少苦的,最窮的時候銅板都得數著花,新元佳節都不敢做新衣服。

可是現在,動不動就是萬兩銀子,她真的感覺就像在做夢,就和自己成為了食王一樣感覺好不真實。

對於慕容雪的狀態,秦羽其實是很喜歡的,要是都像龍妹這樣,多少家底也得被敗光。不過慕容雪勤儉由於,卻沒有管理能力,管理家庭財政還是清漪比較合適。

正聊著,外面突然又有敲鑼打鼓之聲傳來,秦羽納悶莫非是店鋪開張,開窗望去頓時徹底無語,特喵的開張個毛線,來的又是劉元豐。

路人再次駐足,許多中午都在,見劉元豐再次率隊前來,不由議論紛紛大惑不解。

「懇請秦大食移步相見!」劉元豐率隊行至客棧樓下,仰頭朝窗前的秦羽揚聲道。

「這廝怎麼又來了?該不會又是送禮的吧?」龍魅兒蹙著眉頭一臉狐疑。

「我去會會他便知。」秦羽說完下樓,很快出現在劉元豐面前。

劉元豐躬身一緝:「秦大食,家父聽了您的話感慨萬千,認為金銀乃是俗物,配不上秦大食的雅量和氣魄,故此特地命我再送來一件寶物,懇請秦大食不吝笑納。」

「哦?什麼寶物?」秦羽同樣心中狐疑,劉玄一那老東西會感謝他才怪,即便太陽打西邊出來他都不信。

「秦大食請看。」劉元豐親自將寶盒捧到秦羽面前,打開蓋子立刻有無數道五色光芒閃耀而出,與此同時還有淡淡的五色氣流從盒子邊緣流瀉而下。

秦羽莫名有種很熟悉的感覺,眼前突然浮現出劉燦的身影,醍醐灌頂說出三個字:「五氣鍋?」

「不錯,正是五氣鍋,希望秦大食能夠喜歡這件食器。」劉元豐將寶盒雙手奉上。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驚呼四起,劉家先拿出十萬兩白銀,現在居然又拿出食器象徵,這出手也太大方了!

秦羽卻心中冷笑,看起來是大方,實則暗藏玄機。上次和劉燦對決,利用超級美食系統的特殊能力複製出五氣仙鍋,劉家並不知道他的五氣仙鍋是假的,所以在明知道他有五氣仙鍋的情況下,還送來五氣鍋,就是為了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利益。

「這口五氣鍋不是劉燦的嗎?」秦羽問。

「此言差矣,此鍋屬於家族,他只有使用權,現在他已經不再需要。」劉元豐道。

「原來如此,那我就收下了,替我再謝令尊,祝他早日康復修為再進。」秦羽說完,接過寶盒轉身走進客棧。

劉元豐忍不住笑了,心中暗想:「秦羽啊秦羽,你已經收了兩個,我倒要看看第三個你怎麼辦!」(未完待續。) ?先送十萬兩銀子,秦羽收了,正好用來投資建設自己的美食帝國。

再送食器五氣鍋,秦羽也收了,他還沒有一口鍋類食器,五氣鍋正好可以填補這個空缺,而且五氣鍋有調和五氣的作用,用來燉湯能夠讓味道更佳柔和醇香,營養也會更加豐富。

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劉家已經達到了目的,卻不料只過了不到一個時辰,劉家的送禮隊伍就又來了,而且這一次盛世更大,吹奏的樂曲也更加歡快,甚至隨行的僕役都穿上了彩服,儼然一副婚慶嫁娶的樣子。

「劉家到底搞的什麼鬼?」秦羽推窗望去,看到的不止是劉元豐,還有一定豪華大轎,正停在客棧門口。

龍魅兒站在秦羽旁邊,也看到了這個轎子,莫名心中感覺有點不舒服。

「難道他們又來送禮嗎?」慕容雪喃喃地說,一臉懵比完全不理解劉家到底在想什麼。

「正所謂再一再二不再三,現在已經再三,看來這才是真正的壓軸大禮。」秦羽說完朝下走去,他倒要看看劉家這次還會送什麼好東西。

客棧門口,路人再次駐足圍觀,由於是下午,所以圍觀的人比之前兩次加起來還多。

「家父之命實乃無奈,還望秦大食能夠見諒。」劉元豐率先開口客客氣氣先發制人。

好歹也是來送禮的,當著眾人的面,秦羽也不好多說什麼:「玄一前輩還真是大方,只是不知這次又是何禮?」

「元豐敢保證,這件禮物絕對比之前兩件加起來更有價值,秦大食請看。」劉元豐說完,親手掀開豪華大轎的帘子。

所有人都湊著往轎子里瞧,看清后登時或吃鯨或驚艷,都禁不住瞪大了眼睛,只見轎中竟然端坐著以為秀麗絕倫的美貌少女,無論容貌氣質還是身段,都是萬里挑一上上之選。

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能坐在劉家的豪華大轎之中,其身份不言而喻。

「這是何意?」秦羽登時蹙起眉頭,心中隱隱猜到,卻感覺大出預料。

龍魅兒更是冷哼一聲沉下臉顯得很不高興,她已經完全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果然,只聽劉元豐笑道:「家父將秦大食你贊為百年來姜國第一俊才,如此俊才卻至今尚未尋得終身伴侶,實乃天下之憾事,故此家父下令,選出族中樣貌才華最優秀的女子,送與秦大食為伴,以全天下之憾。」

請問賜言,周圍登時驚呼四起,什麼情況,第三個禮物竟然是人!

這是要招女婿的節奏嗎?招別人也就罷了,招秦羽是不是有點太不可思議了?難道劉家忘了自己是如何從美食世家的位置上跌落的嗎?

然而,卻也有聰明之輩很快明白了劉家的用意,心中暗嘆這招實在太絕了,如果能把秦羽招為女婿,就相當於劉家贏得了最終的對決,之前損失的一切都將慢慢彌補回來,甚至失去的世家頭銜,也會因為秦羽的功績和影響力,以及未來做出的貢獻失而復得。

從另一個角度想,這何嘗不是劉家對秦羽的畏懼和肯定呢?劉家怕了,劉家退縮了,劉家認輸了!

秦羽同樣明白了劉家的用意,暗道這招好絕,如果他答應,劉家的好處簡直不要太大,如果不答應,劉家非但不會丟面子,反而會博得好感和同情,反之他卻會被部分人詬病。

「詩韻,還不出來見過秦大食?」劉元豐轉頭對轎中美人使了個眼色。

轎中美人輕隆廣袖紗裙,緩步而出,站在劉元豐身邊,如水明眸看了秦羽一眼,隨即立刻玉靨泛紅低眉垂首,盈盈一福聲音細柔宛若春藤繞樹好生動人:「見過秦大食,詩韻形容粗陋,還望秦大食不要嫌棄。」

端的是好一個大家閨秀,圍觀的男子幾乎都為之神奪,愈發覺得秦羽好福氣,若是自己能遇見這種美事,便是少活十年也願意。

秦羽卻半點喜色都沒有,蹙眉道:「此事不妥,萬萬不妥。」

劉元豐問:「為何不妥?莫非秦大食當真嫌棄我家詩韻鄙陋不成?」

「那倒不是,只是我與詩韻姑娘素未謀面雙方互不了解,貿然如此實在不妥。」秦羽找借口。

「秦大食此言差矣,詩韻對你可是再了解不過,你登上食經的文章,以及剛出版的度量新編,詩韻都有字字研讀細心收藏,更時常念誦你的豐功偉績,對你崇拜的不得了,是不是?」劉元豐說完轉頭問劉詩韻。

劉詩韻雙頰更紅,微微頷首道:「秦大食天縱奇材,詩韻傾慕已久,今日一見,果然人中之龍英姿不凡。」

嚯,這一唱一和的,秦羽都分不清真的假的了,該不會這劉詩韻真的看上他了吧?這到底算哪門子事?

秦羽沒有猜錯,事實的確如此,劉詩韻在劉家年輕一輩中也算佼佼者,眼高於頂至今沒有意中人,在她眼中,只有秦羽這種奇才才配得上她,奈何秦羽是家族仇敵,和她根本一點可能都沒有。

然而現在情況不同了,劉家需要和秦羽緩和關係,劉詩韻聽聞自己被選中之後,頓時喜不自勝,既能幫到家族,還能給自己找個好歸宿,實在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秦羽眉頭蹙得更緊:「還是不妥,一則我與詩韻姑娘之間並無感情,二則人非草木之物,豈可送來送去?令尊的做法,實在有失考量。」

「秦大食此言差矣,若詩韻不願,家父自然不會強迫,家父做此決定,是爭得了詩韻同意的,既然詩韻同意,又何談強迫之說?依我看,秦大食還是看不上我家詩韻吧?」劉元豐斂去笑容,語氣稍微轉冷,一下子就將話題說到了無法緩和的地步。

「秦大食,真的是這樣嗎?」劉詩韻抬起頭,眼神哀怨,俏臉紅霞瞬間褪盡,一副很受打擊很受傷的樣子,她在大庭廣眾之下表露心跡,已經將自己置於無路可退的境地,如若秦羽拒絕,她當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PS:藥王被表白了,怎麼辦?好方……再過幾個小時就新年啦,新年碼字的苦比作者菌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也希望本書來年更好~)(未完待續。) ?人會下意識偏向弱勢的一方。

劉家從美食世家跌落受到重創,劉元豐三番送禮恭恭敬敬甚至有點低聲下氣,再加上劉詩韻是個女的,而且是個美女,此時此刻劉家給人的感覺就是弱勢的一方。

「不會吧,如此美人居然還不接受?是不是傻?」

「該不會真的看不上吧,這麼出眾的美人都看不上,眼界的太高了吧?」

「不不不,依我看秦羽肯定還對劉家心存嫌隙,所以才不肯答應,你想啊,之前對壘那麼頻繁,這要是突然變成一家人,還真是挺怪的。」

「有道理,看來劉家的禮是白送了……」

眾人議論紛紛,許多人都覺得秦羽有點太狠心,面對如此美人也不知道憐香惜玉,當然也有人覺得秦羽做得對,否則變成親家以後肯定麻煩。

見劉詩韻紅了眼眶,秦羽登時好煩,劉詩韻是出眾,可他對劉詩韻一點感覺都沒有,他根本不可能接受劉詩韻,不可能接受劉家的這份禮物。

可是,現在的情況真的很尷尬,苦肉計加美人計的影響力真的有點大,處理不好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

偏偏便在這時,劉元豐再進一步,嘆了口氣道:「秦大食,你若實在不願意那就作罷,詩韻咱們回去吧,別怨秦大食,只怨你自己沒有這個名!」

說完,劉元豐一副惋惜感嘆還有點悲憤的樣子轉身就走。

「秦大食,我劉詩韻並非隨便之人,今日同意此事,只因仰慕秦大食天降奇才,既然秦大食瞧不上我,我也不會強求,只希望秦大食你能找到心愛的人兒,快快樂樂過一生,告辭!」劉詩韻說完,紅著眼眶轉身回到轎子里,快速將帘子拉上,不想讓人看到自己掉淚的樣子。

這一下,更是嘩然之聲四起,劉詩韻或許沒有裝,或許說的都是真心話,卻讓秦羽的處境更加尷尬。

「站住!」秦羽一聲冷喝,特喵的他也是夠了,老子忍你一次兩次,絕不會忍你三次,正當老子任你擺布不成?

「秦大食言辭冷冽,莫非還不夠嗎?」劉元豐停下腳步,卻沒有轉過來。

「劉元豐,你少跟我在這裝腔作勢,真以為我看不透你們心中的算盤不成?」秦羽冷笑一聲,揚聲對所有人道,「諸位,我知你們之中,肯定有人對我拒絕懷有不滿,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不要被某些別有用心之人利用了你們的同情心。劉家之所以來給我送禮,並非是真的想與我和解,而是想示弱示好,化解現在的尷尬處境!」

眾人聞言都漏出思索之色,那些早已看透的人則暗暗點頭,同時吃驚沒想到秦羽竟然敢當眾說破。

劉元豐霍然轉身,同樣沒想到秦羽會說破,這根本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常理出牌?呵呵,秦羽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憑什麼要按常理出牌?再說,他從來都不是個落於俗套的人,誰不給他面子,他就不給誰面子,想打了他的臉全身而退,休想!

「秦大食,我們劉家先給你送十萬兩銀子,又給你送食器,再給你送美人,可謂已經誠意到極點,你這樣說未免太過分了吧?」劉元豐不用裝,他是真的有點惱。

「你非要這樣說隨你,可我要說的是,我從來沒有主動和你們為敵,是你們主動和我為敵,即便如此,我此次回來也沒有落井下石的打算。倘若你們真心誠意送我禮物與我和解,過去的恩怨我完全可以既往不咎,可你們卻在送禮之中還暗藏陰謀詭計,實在讓我失望透頂。」

頓了頓,秦羽一揮手光芒閃爍,大紅木箱和寶盒全部落在地上:「這兩件禮物你也帶回去吧,從此以後你們劉家如何,與我沒有半點關係,如果再敢對我用計,我秦羽決不輕饒!」

說完,秦羽頭也不迴轉身就走,管你劉元豐還要如何辯駁,管你旁人怎麼想,他在乎嗎?呵呵,想用民意脅迫他,做夢去吧!

劉元豐沉著臉,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他完全可以順勢讓劉家顯得更冤枉更弱勢,可秦羽最後撂下的話,卻如一柄劍懸在他的頭頂。他不禁暗暗自問,自己是不是真的用錯了方式呢?

便在這時,轎子中忽然傳出劉詩韻的聲音:「秦大食且留步!」

「劉姑娘還有何事?若要辯解大可不必,省的浪費功夫。」秦羽停下腳步,同樣並不轉身。

劉詩韻紅著眼睛掀開帘子快步出來,質問劉元豐:「四叔,秦大食說的是真是假?你當真另有所圖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