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頭上話說說就好,真材實料才是王道,誰輸誰贏還說不準呢。」高宇笑。

「說的也是,不過你這手段也太不高明了,損人不利己,這萬一你要是輸了,你以後怎麼待在音樂社?」吳華替高宇分析著利弊,「你就該偷偷的找我,咱們有事好商量,私下解決多好,誰都不耽擱面子。」

高宇從未想過自己會輸,所以此刻吳華說的話,他只以為吳華在怪他不為他考慮後路,但是高宇卻是沒考慮到這點,這會又覺得有些對不住吳華了,於是便勸慰道「輸贏乃兵家常事,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別怕,到時候大不了我給你寫個公告,告訴大夥,你輸給我是你的榮幸。」

吳華聽了差點吐血,這個高宇還真不是一般的人才,連安慰人都安慰的這麼有特色,也是沒有誰了。

高宇以為吳華不樂意,皺着眉頭繼續說道「還不行?不行我再給你弄個獎狀總可以吧?」

吳華簡直要崩潰了,如果不是憑着自己對高宇這段時間的接觸,此刻見高宇說的煞有其事,他都會以為高宇在耍他。

「咳咳,獎狀就不用了。」你自個留着自個用吧,吳華默默地補了一句。

「行,沒事,反正以後還是朋友,我不會看不起你的。」高宇說。

吳華只覺自己再呆多一會,估計不瘋都會給高宇氣瘋,於是便找著借口開溜。

「宇哥,沒什麼事我先走了,女朋友等著呢。」吳華故作小狀,喊著宇哥。

高宇一聽頓時高興壞了,吳華這是看的起他,於是便高興的說道「好,那你忙去,以後多交流。」

吳華想也不想的開溜走了,這個高宇,下次遇着,一定有多遠躲多遠。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聽到吳用的哀聲,晁蓋和武大郎轉頭一看,不看不要緊真是一看嚇一跳啊!

唐四啊,你90級封號斗羅的等級那去啦?

結合吳用剛剛的話,晁蓋連忙把了把唐四的脈!

感知到唐四連武魂都沒有覺醒,晁蓋也是一臉黑。

武大郎卻只是「這……這這」的在那驚著。

唐四在這裏用了兩張好漢卡,等級比武大郎高,所以武大郎沒有看出來,之前的好漢卡到時的時候,武大郎還以為是唐四等級太高,自己看不出來。

而現在好漢卡時間一到,在唐四等級恢復原樣的時候,瞬間就被一直暗中打量他的吳用感應到了。

吳用原本也以為,唐四有什麼厲害的隱秘氣息的方法。

可如何探查,唐四不僅沒有察覺到他的探查,而且連魂力波動都沒有。

又想到六歲武魂才能覺醒后,吳用瞬間心中一涼,連忙把了把唐四的脈。

果然啊,連武魂都沒有覺醒,那來的6歲封號斗羅啊!

真是: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啊!

唐四見他們這樣,手一甩,淡淡的道:「你們莫不是要後悔?」

晁蓋嘆道:「罷,罷,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晁蓋認了命吧!」

唐四看三人一眼,突然仰天大笑,道:「晁蓋哥哥二人我就不說了,你智多星吳用吳學究,加亮先生竟然也還想不通!可嘆也!」

吳用道:「有何可嘆?」

吳用想,哪裏不對呀,他怎麼知道我道號的?

唐四道:「你們方才的所見可是真?」

晁蓋道:「是真。」

唐四道:「既是真,那麼我連武魂都還沒有覺醒,就有本事在一定的時間內擁有封號斗羅的實力,那等我以後成長起來…………」

吳用突然從地上彈起,激動道:「等主公成長起來那將是何等的恐怖!我這才是真糊塗啊!」

唐四點點頭,道:「二位哥哥既然有傷未愈,那還勞煩武大哥拿二塊治療炊餅來。」

「哎呀」

唐四突然驚道:「兩位哥哥,武大哥的臉這是咋回事啊?」

這時只見武大郎的臉,從毛孔中慢慢的流出大量的黑色粘液東西。

吳用也吃驚的說道:「這是他武魂二次變異帶來的好處,十倍的治療效果把他的身體凈化了一遍。而他先前的臉太過那個……,所以現在他的臉變化的也是最早、最厲害!」

唐四高興道:「原來是這樣,武大哥你快去河裏洗個澡,等身體凈化完,洗好了在上來。」

「是,主公。」,話罷武大郎就屁顛屁顛去洗澡去了!

晁蓋讚歎,道:「武大郎兄弟武魂這次變異后,資質不可限量啊!不愧是他的哥哥。」

唐四兩人也點頭贊同。

忽的唐四轉頭問,道:「二位哥哥這搬打扮,想必也是同武大哥一樣,是從中華大陸來的吧?」

晁蓋嘆道:「唉,堂堂極限封號斗羅亡命到此,羞也!」

唐四呀道:「哦,這是何故?」

晁蓋吳用對視一眼,吳用嘆,道:「不瞞主公說,說來話長啊!中華大陸是大世界,不像這邊是小世界!」

晁蓋接道:「是啊,中華大陸強者無數,過往成神的不在少數,因此極限斗羅有很多,魂獸資源很是豐富。」

「魂獸資源豐富到常常出沒到城鎮村坊來害人的地步,高年限的魂獸在哪些無邊無際的大森林裏更是不計其數。」

吳用接着,道:「根據我多年的研究,就好像中華大陸有多少極限斗羅和封號斗羅,高年限的魂獸就有多少一樣。」

「光是我統計在明面上的極限斗羅和封號斗羅就有幾千個。還不算魂斗羅!而魂斗羅強者每年都有晉陞封號斗羅的人。而哪些魂獸同樣如此。」

「但,高年限的魂獸除了被獵殺成我人類的魂環外,很少死去!但人類不同,年年內鬥廝殺,不知死去多少封號斗羅,而有的突破了90成為封號斗羅后,去獲取魂環時卻死於魂獸之手。」

「因此,我中華大陸的高年限魂獸異常之多!」

唐四驚道:「怎麼多!那你們是因何逃避到這邊呢?」

晁蓋接着道:「我們,唉,我是99級控制防禦系封號斗羅、封號、星塔斗羅、武魂、金星寶塔。」

「而先生是99級控制系封號斗羅、封號、智慧斗羅、武魂、天星棋盤。

「還有五個極限封號斗羅,以及一個魂斗羅,我們八人因犯了重罪,被帝國追殺,無處躲藏,因此才下的海,不成想海的這邊還有大陸!」

唐四心知故問,道:「哦,因何重罪,帝國竟然捨得誅殺極限斗羅強者?」

吳用,道:「極限斗羅那麼多,死幾個又有何妨,死去的也已不在少數!」

「我們中華大陸帝國,自有四大極限奸臣封號斗羅后,所有的魂師不論等級高低,都受到他們不同等的禍害!」

「他們實力強大,在帝國做高官,手握重權。手下的極限封號斗羅和封號斗羅更是成百上千!因此江湖中的所有魂斗羅、封號斗羅和極限封號斗羅,膽有不聽他們命令的,就全部暗殺!」

「因此他們搞的天下魂師人心惶惶,所以就很多封號斗羅和極限封號斗羅佔山為王,禍害四方。」

「有的魂師打劫得了金銀珠寶、魂晶、魂骨、靈草、靈藥等貴重物品,就私下獻貢給他們,因此不被他們管治!」

「這一現象一出現,各地的山匪就成倍的增加。導致帝國陷入混亂!」

「而那奸臣蔡京有一女婿,名梁世傑。這梁世傑是個』中書』,也是個極限封號斗羅,他手下收颳了十萬擔珍珠寶貝,稀有的魂獸幼仔、大量的魂晶、以及靈藥和5塊魂骨!」

「這梁中書要把這些寶貝送給蔡太師過生日。我們兄弟想,我們七個極限封號斗羅和一個魂斗羅,不將這不義之財取了,也會便宜他人!」

「事後,不成想那蔡太師憤怒之下,派出大量極限封號斗羅和封號斗羅來追捕我們。沒幾天,我們那個魂斗羅兄弟就被抓住,我們為了救他,被埋伏了!」

「還好我們大多是控制系和防禦系,又有公孫先生的全功能系。又在先生的計謀之下,這才救下了那個魂斗羅兄弟而全身而退!」

「不過我們戰鬥時都受了傷。因此被追殺散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狀況如何,是生是死。而我倆是頭,被重點追殺,無奈之下下了海。」

晁蓋接着,道:「本心想我兄弟二人,在海上不是餓死,就是被他們追到殺死,亦或是餵了海里的大魚!誰想那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唐四唏噓,道:「竟是如此這般危機坎坷!」

晁蓋道:「還不知道我那幾個兄弟現如何了!」

唐四道:「這個你放心,他們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唐四心想,這事不是吹牛,咱可是是有系統的男人!

「嘶」

這時只聽晁蓋一個驚吸聲,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

只見武大郎雙手捂著臉走過來,雙手白嫩不似之前粗糙!

PS今天合同應該到了,就要改狀態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哎呦!燙死我了。」王二壯的手被灼的通紅,血玉被他從手中甩了出去。

然而血玉並沒有落地,反而漂浮起來,逐漸升空越過祭壇,停到巨蛹的上方。

片刻后,巨蛹開始跳動,一下、兩下、三下,速度越來越快,石柱上的鐵鏈也跟着瘋狂的抖動,柱體也逐漸出現裂痕,看樣子馬上就要斷裂。

「小姑娘快走,這就要塌了。」

王二壯說完,扛着曹軒先跑出了石柱的範圍,越如雪緊跟其後。

轟隆~!

一聲巨響回蕩,石柱終於承受不住壓力而坍塌,巨蛹卻沒有被壓在下面,而是掙脫身上的枷鎖,懸浮在空中,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那外面的蛹皮正在一點點的脫離。

這時候,兩人腦海里同時收到任務提示。

【匈奴王后的封印已被解除,離持有血玉者的追殺,還有30分鐘,現在開始計時!】

剛看完腦海中的任務提示,廢墟中好像有什麼東西飛了過來,王二壯下意識的伸手一抓,定睛一看,愣了一下。

「卧槽!這血玉怎麼自己飛回來了,這可是個要命的東西。」王二壯說完便想扔出去,誰知道這東西就像粘手上一樣,怎麼丟都丟不掉。

「還賴上老子了,這下怎麼辦,我不是死定了嗎!高材生你快醒醒!這都是你惹的禍,你要自己抗啊!老子倖幸苦苦救你,你TM害老子背鍋。」

看着王二壯哭喪的臉,越如雪害怕對方一氣之下,將曹軒扔下甩手不管,便趕緊勸道:「二壯叔,現在計時已經開始了,我們應該抓緊想辦法離開這裏,一會倒計時結束,誰也跑不掉,你先別着急,等曹軒醒了,我相信他一定有辦法完成任務。」

「對!先離開這裏再說,我就不信了,一個匈奴娘們能翻天了不成,我還怕你。」

眼見王二壯從悲觀的情緒走了出來,越如雪的擔憂頓時少了一大半。

兩人開始在密室里尋找出去的路,所幸密室的空間不是很大,兩人在祭壇後面沒多遠的距離,發現一座朝天梯。

那梯子是木頭做的,看起來非常老舊,而且寬度很窄,也沒有保護的扶手,因為照明燈的亮度不夠,兩人根本看不到上方通向何處。

「這梯子不會走着走着塌了吧!」越如雪試着用腳跺了一下,發現還是挺結實的,並沒有出現裂痕。

「小姑娘,你給我照着,我扛着曹軒先上去先試試。」

一步、二步、三步。

嗞噶!

木梯發出的聲音讓王二壯停住不敢動了。

「好像不太行啊!這才第三階,如果爬到一半掉下來,不得摔個好歹的啊!」

越如雪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就在兩人開始猶豫的時候,後方祭壇的方向發出稀拉的響聲,巨蛹的外殼開始一點點剝落。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