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你也知道,我爸媽都是那種思想,接受不了什麼假提親,我怕跟他們明說,等到董家村他們說話露餡,誤了小嫂子的家人。」

「我就跟他們說是我看中的人,是去真提親,等小嫂子家人安全回到馬關村,我再找機會慢慢跟他們說。」

「嗯。」背著蘇瀅,秦鋥拉著一張馬臉。

他昨天根本沒去秦大虎家看情況。

他就希望秦大虎說不動父母,還是讓秦建民那東西去。

那東西吸取教訓,肯定再不敢耍花花腸子了。

這樣瀅瀅的家人能好好帶回來,也沒狼子野心的傢伙在瀅瀅面前晃。

可秦大哥他碼的就把自己爹媽說好了,他還能怎麼樣?只能捏著鼻子忍。

「嘿嘿。」只要鋥哥沒反對意見,秦大虎就心滿意足了,又道,「那鋥哥,我現在去鎮上買一下上門提親的東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念念抿了抿唇,臉上未見笑意。

她對自己並不滿意。

這段時間,她確實也努力學了,腰肢挺直,肩膀又窄又薄,脖頸修長,無論是走路、坐卧,還是喝茶用餐,都溫婉優雅,無可挑剔。

但總感覺缺了點什麼。

雲念念想起陸細辛。

陸細辛的儀態並不完美,甚至很多時候都跟老師教的不一樣。

老師說坐下的時候,要腰肢挺直,雙膝合攏后微微偏移客人的一側。但陸細辛從不會如此,她坐下時,腰背並不會挺直板正,而是很隨意,偶爾挺直,偶爾慵懶,甚至還會將一隻腿搭在另一隻腿上。

簡直就是隨意所欲,態度漫不經心。

但這些稍嫌粗魯的動作,由她做來,卻完全不顯得俗氣,反而好看自然,讓人忍不住想學。

想到這,雲念念說出她的要求:「你教給我的動作和要點,都顯得太僵硬,能不能隨性自然一點。」

「隨性自然?」老師愣了一下。

這個要求太籠統了,很難準確判斷雲念念的意思。

老師歉然一笑,柔聲問:「雲小姐想要隨性自然,能否舉個例子,或者具體指代哪個明星的儀態?」

「不是明星。」雲念念搖頭,「古家家主,陸細辛你知道嗎?要她那種。」

陸細辛?老師遲疑。

她知道這個人,但是並沒有見過陸細辛真人,所以並不了解陸細辛的儀態。

思考片刻,老師提出:「雲小姐,您知道琳達老師嗎?她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標杆,琳達老師曾經教過陸細辛紅酒禮儀,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想給琳達老師打個電話,詢問下陸細辛的儀態風格。」

「行。」雲念念點頭。

等到首肯后,老師撥通琳達的號碼,問起陸細辛的儀態。

「陸細辛?」琳達驚訝,「你問這個幹嘛?難道想要學陸細辛的儀態?」

老師輕笑:「聽說陸細辛小姐儀態極好,所以想要了解一下。」

「呵——」聽到這句,琳達輕笑一聲,捏了捏手指,「她的儀態你可學不好,別白費力氣了。」

說著,竟是要掛電話。

「誒!」老師趕緊叫住對方:「琳達老師,您別掛電話。」

「您為什麼說陸細辛的儀態不好學啊?」老師轉頭看了雲念念一眼,將手機公放出聲。

雲念念正在旁邊練站姿,就聽到電話那邊,傳來琳達清晰的聲音:「不是不好學,而是你們學不來。」

「什麼意思?」

琳達笑了笑,舉了個例子:「你知道抽煙吧,對於女士而言,抽煙非常敗好感,但是陸細辛抽煙就不會,不僅不會敗好感,還會令人瘋狂嚮往。還有打架,別人打架是潑婦,陸細辛打架就是颯爽英姿。」

琳達教陸細辛紅酒時,因為她的先入為主,為陸雅晴打抱不平,所以和陸細辛相處的並不好,完全被對方壓制。

可即便如此,琳達也不得不承認,陸細辛的儀態極美。

那種自然隨性是沁在骨子裡的,是與生俱來的貴胄氣質。

旁人,根本無法學。 趙雪看在走廊盡頭徘徊的喪屍被這聲音吸引的有反轉的趨勢,趕緊把寢室門關上,然後把桌子推過來堵住,這才有空側耳傾聽。

不大一會兒一樓響起了歡快的舞曲,當然與其搭配的尖叫聲不能少,中間還參雜著喊救命的聲音。趙雪分不出這聲尖叫是王珍珍發出的還是李彤彤發出的。她趕緊跑到窗檯去看,不大一會兒就看到李彤彤和吳燕從寢室門口沖了出來,王珍珍跟在後面,不過她的腿好像受傷了,一瘸一瘸的,趙雪搖了搖頭,覺得這個王珍珍恐怕跑不出去了。

果然,三個人又跑出去十多米,成功和男生寢室衝出來的十多個人會合,有個男生拉著李彤彤就往操場的方向跑。從寢室樓到校門口中間有一個大操場,不過趙雪就有些不明白了,都末世了,這些學生還這麼遵守校規校紀嗎,想逃出去非要走大門?她要是沒記錯的話,從寢室後面走,路過圖書館就是院牆了。

這個時候圖書館里肯定沒啥人,那就表示沒有喪屍,從後面走不是更容易點嗎。

趙雪這就有些想當然了,對於普通人來說,學校的圍牆不是一般人能翻過去的,與其去翻那從來沒有涉獵過的圍牆,絕大部分人還是會選擇從經常走的大門逃跑。

「哎呀,小心。」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外面的情況發生了突變。主要是王珍珍受傷,跑的原本就不快,這個時候更是落到了最後,在寢室樓的正前方有一個花壇。別人跑過去都沒事,王珍珍最後通過的時候卻被從旁邊撲過來的喪屍攔住了去路。

「你別光顧著尖叫,趕緊繞過去接著跑。」趙雪在樓上看著直著急,雖然剛剛才和這小女孩發生了不愉快,她還說心眼不好的人沒有好下場,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她還是希望王珍珍能平安,能順利的逃出去。

可是處在危險中的王珍珍卻已經想不到這些了,她張著手像前面的人求救,「啊,彤彤、燕燕救我。」這一聲尖叫,把女生宿舍樓和對面男生宿舍樓里的喪屍都給叫的激動了,一聲聲喪屍的嚎叫彷彿是在回應她一樣。

趙雪看李彤彤回身看了一下,嘴唇動了幾下,也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一群人埋頭繼續往前跑了。

這個時候尖叫聲已經戛然而止,王珍珍被撲過來的喪屍咬到了脖子,再也發不出聲音了。

趙雪就站在窗戶前全程目睹了王珍珍變成喪屍的過程,她告訴自己,這在未來的一年裡就是常態,要是這個都接受不了的話,那就別掙扎了,直接死了算了。

但是她不甘心啊,她還不想死,還想回去見爸媽,那就只能強迫自己快速的接受這個殘忍的事實。

不知道過了多久,被啃的殘缺不全的王珍珍又從地上爬了起來,拖著一條腿,慢慢的圍著花壇轉了一圈又一圈。

趙雪閉了閉眼睛,轉身拿出飯盒,拆開一袋泡麵,她準備吃飽飯後就開工。

她在家殺過雞殺過魚,但是殺喪屍還是新手,她需要摸索還需要不斷的練習,才能熟能生巧,才能在這個世界里生存下去。

吃完飯後,躺下休息了半小時,覺得自己狀態ok了,這才下床準備開工。

趙雪這邊剛剛想有所動作,外面就又響起了嘹亮的歌聲,她趕緊跑到窗戶前往外看,不一會兒就從兩棟宿舍中間看到跑過來的一群殘兵敗將。

她這形容一點不誇張,隊伍里男男女女不少,怎麼也得有百八十個,哩哩啦啦的往前跑,有的女生邊跑還邊尖叫,刺激的到處晃的喪屍嗷嗷的往他們隊伍里撲。

要是隊伍小點,裡面的人還能靈活的躲避,但是現在隊伍太大,人挨人人擠人的,喪屍撲來想躲都沒地方,基本上就是一撲一個準。

趙雪就看這一隊人無組織無紀律的亂跑一通,短短二百米不到的距離,最少已經有四分之一的人被落下,當然落下的大多數是女生。

還有好多留在寢室里的女生男生的拉開窗戶大喊救命,哎呀,這可是真熱鬧,弄的喪屍都不知道顧哪邊好了。

直到這群人消失在視野里,她看著又龐大一圈的喪屍隊伍搖了搖頭,轉身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她順手把吳燕的枕巾拿了起來,走到門口的時候,已經把枕巾包在了她拖布桿的另一頭。

拿起拖布桿對著門上的小玻璃窗比劃了幾下,確定位置后,她用力往小玻璃的正中間砸了下去,可能是因為受力面積太小,也可能是因為木頭桿前端包了枕巾,她砸了三下才把門上的小窗戶砸碎。

嘩啦啦的聲音,讓走廊里拖沓的聲音越來越靠近。

趙雪深吸口氣,雙手握住手裡的拖布桿,心裡不斷的給自己鼓勁,外面的已經不是人了,殺它能賺積分,積分多了,她就能回家,爸爸媽媽還在家等著她呢。

她要是死了,爸爸癱瘓,媽媽心臟病,兩個人就沒活頭了,所以她必須活著回家。

等小窗口出現那噁心巴拉的喪屍面孔時,趙雪毫不猶豫的用力捅出刀子。刀子確實扎到了喪屍的頭上,但是在紮上的那一瞬間,她就明顯感到了卡頓,這運氣也是沒誰了,第一刀就不知道扎到了哪塊硬骨頭上,居然沒扎進去。

就在她想手上用力,看能不能加把勁,讓拖布桿頭上的匕首穿透障礙直達目標的時候,喪屍的爪子已經順著小窗戶伸了進來。

趙雪心想壞了,也顧不得目標了,趕緊的一隻腳踩著寢室門,雙手用力往回拔刀。第一次戰鬥,總不能敵人沒消滅,反倒讓敵人端了自己的老窩吧。

好在老天爺還沒想趕盡殺絕,她的拖布桿順利收了回來,最主要的是上面的匕首雖然歪了,但是沒掉。

測試結果出來了,用枕巾布綁著匕首確實不太結實,自製長矛失敗。

趙雪確定門堵得非常嚴實,一半會兒外面的喪屍進不來,她這才放心的拿著自己的長槍走到窗戶邊去修理。

因為手裡工具不全,她轉了一圈也只能再劃開床單去綁匕首,寢室里並沒有鐵絲這類可以固定的材料,換來換去不是布就是布,棉布和腈綸在固定匕首上,真的差距不大。 大戰一觸即發!本來晴朗無雲的空中,突然飄來朵朵黑雲,凝聚於頭頂之上,似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讓人心中壓抑。

此時場中的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都在等待著大戰的開始。

而最讓人關注的,就是龐沂南與水丞所在的高台了。畢竟劍道宗師這個名頭,太過引人注目。

現今的修行界,劍道宗師如同鳳毛麟角一般,大多數都只是聽說過罷了,有幾人見過活生生的劍道宗師?

更何況,還是如此年輕的宗師。之前在修士小鎮傳出來的消息,更是讓許多人不相信。

無極門,那可是當今的大宗門之一。論綜合實力也就比頂級大宗弱一點而已。

結果高層卻全都隕落於修士小鎮,而兇手正是前方高台之上的那個年輕宗師。

這無疑給龐沂南增加了許多的關注,畢竟他們也想確認一下,這個年輕的宗師是否有傳聞中那般勇猛。

此時此刻,龐沂南與水丞對面而立,一時間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過了片刻,龐沂南那獨特的溫潤嗓音響起:「水道友,請吧。」

說完這句話,龐沂南右手中光華一閃,一柄如夜空星河一般的長劍出現在手中。

隨著長劍的出現,龐沂南的氣勢也逐漸攀升,一身化身後期的修為爆發出來!

隨後,一股渾厚的劍意伴隨著化身後期修為,猛然衝天而起,擊散了空中凝聚的烏雲,露出了烏雲之後,那明亮耀眼的陽光。

隨著劍意的衝起,場中響起陣陣的,連綿不絕的劍鳴之聲!

所有人都心中震驚,因為他們知道,這是劍道宗師的標誌!世間萬物皆可為劍!

而後,龐沂南手持長劍,望向水丞。

水丞依舊面無表情,只是在龐沂南的劍意衝天而起之時,瞳孔猛然縮了一下。

這時,水丞淡淡開口:「龐道友修為高深,劍道無雙,當真令人佩服。能與龐道友一戰,也算了卻一樁心愿了。」

說完這話,水丞的氣勢也猛然爆發出來,竟然與龐沂南不相上下。

而後,他單手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片藍光閃過,身前出現了十八顆拳頭大小的藍色珠子。

這十八顆珠子剛一出現,整片空間都變的潮濕起來。

而空中的水元素也變得異常活躍,紛紛主動的向著珠子之中凝聚而去。

而後水丞開口道:「這十八顆定海珠乃是我的貼身寶物,為頂級法寶,距離仙器也只差了一步而已,龐道友要小心了。」

水丞話音剛落,雙手在身前一合,而後口中念念有詞。隨著水丞的動作與口訣,其身前十八顆定海珠猛然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藍色的耀眼光芒,將整片高台之上的空間鋪滿。在被藍光覆蓋的空間之內,水靈氣異常濃郁、活躍。這是水丞的主戰場!

而從外望去,已經看不到龐沂南與水丞的身影,只能看到一片藍色!

還好高台周圍都有陣法守護,不然在場之人恐怕都逃不過這藍光的覆蓋。

但是身處藍光範圍之內的龐沂南,只是挑了挑眉,而後便抬起手中銀星一劍揮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