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現在魔族剩下的百萬大軍是他們最精銳的軍隊了,他們現在佔領的也都是資源非常豐富的幾個星球,所以如果他們決心堅持至少也能扛個三五年,而我們就算能夠取勝,那麼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大家說是不是?」

「齊帥說的沒錯!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直接說吧,我龍信絕對的支持!」

「謝謝龍信大哥!我要說的是,不管這對決勝負結果,魔族可能都會投降,我已經提出了一個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我們不允許一個大魔神存在!」

「對!絕對不能讓大魔神級別以上的魔族存在!」在座的都認可齊銳的這個條件,

「那其他的魔族呢?」神主問,

「留他們一條活路,只限他們在宰魔星上生存!你們說呢?」齊銳問,

「齊帥!這樣的話用不了多久他們還會有大魔神出現的啊!」龍信說道,

「各位,宰魔星現在已經基本上被破壞,上面的資源極為匱乏,恐怕很難在短時間培養出大魔神,另外我在短時間內還會把宰魔星封印,也就是說就算他們有大魔神出現,也離不開宰魔星,我們還將會對他們進行監管,一旦發現有大魔神出現就採取必要的措施!」齊銳也想過如何控制魔族,說實話他也沒有想好,

「這樣魔族會答應嗎?」

「現在的魔族只想不被滅族,我想任何條件都是可以談的!」

「神主怎麼看?」一個統帥問,

神主立馬否決道:「我不同意!別說三五年就能消滅魔族,就算我們付出十年二十年,也必須把魔族消滅乾淨以絕後患!這可是我們各族萬年大計!」

神主說的的確是很有道理,這齊銳也知道,但如果不接受魔族投降,那麼雙方還會繼續付出慘痛的損失,神族就算戰神也會元氣大傷,需要緩至少一代人。

「神主說的也有道理!的確是如此,與其這麼費勁的監管擔心,還不如直接滅了!」脩離說道,

齊銳低頭深思了一會說道:「你們都是這麼想的嗎?」

「齊帥!魔族沒有任何值得憐憫的地方,想一想我們多少族人被他們迫害,對他們真的應該是滅絕,絕不能給他們修生養息的機會!」一個統帥說道,

「那你們還打算和他們決鬥嗎?」齊銳一想暫時先不說這些了,先看看對決結果再說也不遲。

「當然!這是一次好機會,只要消滅了這些大魔神,我們就能縮短消滅他們的時間!」神主這次也同意了,

「好!那我就去通知他們!你們也準備三十三個神帝境吧!」齊銳說道,

「齊帥!你們不參加嗎?」龍信問,

「我們就不參加了!」齊銳拉著祝無雙和玄琮兒說道,

玄琮兒始終低著頭不去看她父母,齊銳知道她此刻心裡肯定很難過,所以這才拉著她的手給予安慰和支持。

「齊帥不參加怎麼行!我們都指望你呢!」龍信說道,

神主這時候站起身來說道:「齊帥!雖然你負氣離開,還交出了帥印,可眾所周知,你的位置並沒有人取代,這次魔族既然找你談判,就說明你在他們眼裡才是對手,你不參加的確是說不過去啊!」 所有人都希望齊銳能參加這次的對決,最希望齊銳參加的就是神主,他恨不得齊銳在對決中死去,這樣他的寶貝女兒或許就會回到他的身邊。

但齊銳卻執意要當個看客,他這樣做是有用意的,包括神主在內還以為他還在生氣。

到了決鬥這一天,神主是親自帶著所有神帝來到指定的戰場,在這裡並沒有多少觀眾,神帝與大魔神之間的對決可以說是毀天滅地,也沒有人敢來觀戰。

齊銳帶著身邊的幾個神帝境過來觀戰,偌大的星球上只有不足百人,而這些人每一個都是最頂級的修者。

大魔主已經和齊銳溝通好,他也已經命令下去,所有的大魔神全力以赴應戰。

對決打的非常激烈,神主也是派出了最強的神帝,雙方几乎是你勝一場我勝一場,而且每一次對決結束都會有一方至少重傷,兩邊重傷的情況居多。

三十場對決之後,神主親自出馬和大魔主對決,這一場打的那是昏天黑地,最後大魔主獲勝,神主只是受了點輕傷。

這是大魔主沒敢下狠手,因為畢竟是神族領袖,這要是被自己重傷或者打死,那魔族肯定就完了。

神主也知道大魔主手下留情了,這反而讓他心裡不是很痛快。

「還比嗎?」大魔主沒有問神主而是聰明的去問齊銳,因為魔族早就知道齊銳和神主之間有嫌隙了,這樣更會抬高齊銳的威望,現在這對魔族是很有好處的。

「這次的對決你們三十三位大魔神還剩下十二個沒什麼損失的,而神族也還剩下九個……」齊銳正說著,龍信在一旁說道:「齊帥!您這邊不是還有八個神帝境!」

龍信的意思很明了,那就是說只要齊銳這邊出手,那麼魔族的大魔神也就全都留在這裡了,這樣一來剩下的魔族就任由宰割了。

齊銳微微一笑說道:「我之前說了,我們不參與這次的決鬥!我看你們還是繼續吧!」

「齊帥!如果繼續,我們這邊九個估計也剩不下了!」龍信並不理解齊銳為什麼坐視不管,

「齊銳!你是故意讓我們兩敗俱傷吧!」神主突然有種上當了的感覺說道,

「神主這是什麼意思?」齊銳的確是有想法,但卻不是這個,到現在為止神帝雖然敗的多,但沒有一個死亡的,他們受的傷齊銳很簡單的就能治癒,這兩敗俱傷讓齊銳一時間沒有明白什麼意思。

「原來這是你的詭計!你不參加就是為了讓我們和魔族血拚,而你卻保留了實力,其實你根本不用這樣,你要是相當神主我可以讓賢的!」神主也是所有事情都想起來腦子一熱說道,

「神主!你的想象力還真是蠻豐富的!」齊銳被神主的話氣樂了,在場的這些神帝恐怕也只有他才會這麼想。

「神主!齊帥絕對沒有這個意思!」玄琮兒都聽不下去了說道,

「琮兒!那他是什麼意思?」

「神主!難道你沒看到神帝到現在並沒有死亡的嗎!而大魔神卻已經死了四個!難道你忘了齊銳是丹師!就這些神帝受的傷對他來說還不是很簡單!」玄琮兒說道,

聽了玄琮兒這麼說,那些受傷的神帝也都釋懷了,的確是如此,齊帥可是丹聖!修者最嚴重的傷就是武魂破損,可齊帥又是鑄魂大師,這就是說沒有他治不好的傷,那還怕什麼。

神主再一想可不是嗎,一時間羞臊的不知道說點什麼好,自己的形象瞬間就崩塌,所有的神帝都明白原來神主很忌憚齊銳奪他的神主位!

如今這些神帝也大概猜到齊銳為什麼當初不辭而別了,原來真的跟神主有關係。

大魔主這時候再次的問齊銳說道:「齊帥!你的意思還是讓我們繼續嗎?」

「那就是繼續吧!我想最好你們一方沒有再戰的能力為止!」齊銳一點也不擔心的說道,

「好吧!我們聽你的!」大魔主繼續太高齊銳,

接下來神帝和大魔神再次對決,雖然剩下了九個還有戰鬥力的神帝,卻是打了十三場,最後除了神主之外全都重傷,齊銳並沒有著急給他們療傷,而是對神主說道:「神主!你還可以再戰嗎?」

神主帶來的包括龍信和脩離這些神帝全都重傷不能再戰,魔族那邊還有再戰的能力但他們可不敢亂來,因為齊銳這邊有八個神帝境都沒出手呢,如果他們亂來必然會被這些神帝境扼殺。

「我就不需要再戰了吧!」

「好!既然如此,那就是神族敗了!大魔主!你有什麼條件可以提出來了!」齊銳說道,

「齊帥!我們想議和!」大魔主揚聲說道,

「休想!你們魔族想的也太好了!現在是我們佔優你們不想再戰,我就想問問要是現在優勢的是你們的話,你們會放過我們嗎!」神主問道,

「神主的氣量果然是不如齊帥啊!」大魔主這時候還是不忘挑撥一會下,

「你找死!」

「哈哈哈哈!玄神主!你覺的現在的你是我們幾個大魔神的對手嗎?」魔族這邊除了大魔主之外還有四個始終沒有戰鬥過的大魔神,其中就有殃刑和鳯央,神主連大魔主都打不過,更別說他們聯手了。

「齊銳!你到底想幹什麼?」神主越看齊銳越生氣,怎麼說現在他也應該是幫著神族,可他卻像個局外人一樣。

「神主,你覺的我想幹什麼?」

「你想保護魔族!?」神主忽然想起鬼族和妖族,現在這兩個族群對齊銳那是死心塌地,難道齊銳也想拉攏魔族!

「保護!?神主可真會說笑啊!要不你問問魔族最恨的人是誰好嗎?」齊銳笑道,

「那你為什麼置身事外的態度!?」

「那是因為我說的你們不聽!所以就讓你們來解決了啊!」

「你還是想放過魔族!」神主想起之前齊銳說的把魔族安置在一個苦寒之星上的事情,

「神主!如果繼續下去神族也將會損失很大!何必呢!」

「不行!我說過,就算我們神族大軍全都死光也必須要消滅魔族!」 齊銳見神主說的這麼堅決又看了看其他受傷的神帝,他們也都是這個意思,看來對魔族的仇恨一時半會是無法緩和的。

「既然神主和各位都這麼想,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你們繼續吧!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你們保重!」說著齊銳帶著他的人就要離開。

神主和那些受傷的神帝一看可嚇壞了,因為齊銳一走他們不就成了氈板上的肉任魔族宰割了,此時就算一個大魔神就把他們屠了。

「齊帥!你這是要扔下我們嗎?」龍信簡直不敢相信齊銳會這麼做,

不只是龍信,就連神主也都大吃一驚,神族這邊只有他還能一戰,但面對大魔主和四個始終沒有動手的大魔神,他怎麼可能是對手。

看到神帝們都用驚愕的眼神看著自己,齊銳一臉不解的問道:「我之前就說過,這次的對決我是不會參與的,我們來就是看熱鬧,現在勝負已定,我也沒有興趣看下去了,難道還不許走了嗎?」

「齊帥!你們一走,我們怎麼辦?」龍信問,

「什麼你們怎麼辦?難道你們來之前沒有往最壞處想嗎?」

來的時候這些神帝還真都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但現在讓他們這麼死顯然是不甘心的。

「齊銳!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啊!」神主明白齊銳的意思了,他是怪自己這邊不聽他的,

「神主!各位大能,我可沒有威脅你們,我這次只是個牽線搭橋的,本來這事情就應該你們自己解決啊!」齊銳是一臉冷漠,

「齊帥!你這樣做我們之前的努力不是全都白費了?」脩離表情痛快失望的問道,

「怎麼可能!神族沒有你們一樣會安然無恙,別忘了我們這邊還有不少神帝境呢,就眼前這些大魔神已經不是我們的對手!!」齊銳微微一笑說道,

「齊銳!你還說不是想借魔族的手除掉我們!」神主舊話重提的說道,

齊銳輕嘆一聲說道:「現在隨便你怎麼說!」

「齊帥,你能不能先給我們療傷?」龍信現在也擔心齊銳不管他們問道,

「不能,我現在給你們療傷豈不是對魔族很不公平!」

「齊銳!你居然同情魔族!?」龍信也不可置信的說道,

「我沒有同情他們!這是一場公平的對決,而且是條件的,那就是雙方絕對不死不休,可是到現在為止魔族那邊對你們全都手下留情了,即便是他們那邊死了幾個大魔神,他們對你們下手也是有分寸的,這足以說明他們的確是想何談,可你們不依不饒,非要把魔族全殲,既然這樣我還管什麼。」齊銳語氣冰冷的說道,

「齊帥!別走,有什麼事情咱們再好好的商量啊!」一個神帝央求道,

多數神帝都開口央求齊銳留下,他們實在不想這麼死去。

「你們都不希望我們走嗎?」齊銳問,

「請留下來吧!齊帥!」

「好吧!既然你們都不想我們走,那我就留下繼續看你們決鬥到最後!」齊銳說完給大魔主丟了個眼色,那意思就是可以殺一些神帝。

齊銳早就和大魔主說好了,即便是殺也不會傷及要害,齊銳可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他絕不會讓這些神帝有任何損失,這麼做全都是想儘快結束這場戰爭。

齊銳已經徹底明白乾坤玲瓏塔十二層那位域主說的話,尤其是眾生平等這個詞,他認為可以留下魔族一些血脈,讓他們傳承下去,只要自己當了域主,他就可以保證從此以後這片星域不再有大規模的戰爭。

齊銳他們留下讓這些神帝心裡踏實了很多,但他們現在哪裡還是魔族的對手嗎,結果最後一個神主也再次失敗。

當神主失敗之後,大魔主做出了一個讓在場所有神帝都膽寒的事情,那就是立即讓剩下有戰鬥力的大魔神包圍了已經沒有還手之力的這些神帝,一副要趕盡殺絕的樣子。

「大魔主你要幹什麼?你難道真的想被滅族嗎!」齊銳一臉怒氣的問道,

「齊銳!我看出來了,這些神族根本就不會給我們魔族活路,與其如此我們不如先斬草除根,只要消滅了這些神帝,我們或許還有翻盤的機會!」大魔主說道,

「你覺的可能嗎?」

「當然有可能!」大魔主說著揮手就殺了幾個重傷的神帝。

「齊帥!救我們!」龍信他們立即呼救,現在只有齊銳能救他們了。

大魔主殺了幾個神帝哈哈大笑:「齊銳!我殺了這個神主,憑你的威望必然會成為神族新的領袖,到時候我們再決一死戰吧!」

「大魔主!放了他們!我實話告訴你,我從來沒有想過當什麼神主!如果你再殺他們我發誓一定會將你們滅族!」

「齊銳!我要是不殺他們難道我們魔族就不會滅族嗎?」

「這個!……」齊銳無言以對的看著神主和龍信他們,

「齊銳!你看!這就是魔族真正的嘴臉!」

「我們什麼嘴臉!為了保留住我們魔族血脈我們這些大魔神都願意自決!可你們不依不饒非要對我們趕盡殺絕,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血戰到底!看看我們魔族會不會戰死到最後一個族人!」

「大魔主!你還是好好想想吧!」齊銳勸道,

大魔主再次動手殺了兩個神帝,說道:「不用想!我決定和你們血戰到底了!」

「住手!有什麼事情咱們好商量!」齊銳不敢靠前,因為現在那些神帝全都被大魔神包圍,隨時都有可能被他們屠殺殆盡。

「商量!齊銳!我之前還以為你能做主,但現在看來你根本就幫不了我們!那還商量什麼!」

「大魔主!我們戰一場如何,如果你敗了就把這些神帝放了,如果我敗了,他們就任由你處置!」

「我現在就可以任意處置他們,你的這個賭注未免太小了吧!」

「你想要什麼?」

「不過你想要和我決鬥本身就是非常有價值的賭注,因為只要我戰勝了你,那麼神族我們就沒有忌憚的統帥了!」大魔神說道, 聽了大魔主的話,在場受傷的神帝心全都涼了半截,因為齊銳修為最高不過神帝四重境左右,而這個大魔主可是相當於神帝八重境以上了。

如果齊銳和他對決肯定不是對手,一旦他也重傷或者死亡,那這些神帝全都別走了。

很多神帝覺的這次應戰簡直有點兒戲,這等於完全被魔族佔盡了優勢,早知道如此都不來了,直接開戰不就得了。

但齊銳卻輕鬆的笑道:「你想殺我可沒有那麼容易!再說我早就有準備,你們要是敢亂來,我保證三個月之內滅你魔族!」

「難道你還有準備不成!?」

「你說呢!?你可知道我手下有多好神帝境?」齊銳問。

「十幾個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