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身後有人向我們追來了,和我們斬殺的那些人一樣的裝束,看來他們是同夥,三百多人中僅是祖神就有十一位,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快走。」

6青峰突然出的一聲大喝,讓這一百多人頓時大驚失色,十一位祖神啊!其他的不用問也知道,一定都是神君級別的傢伙。

不用說這三百人都殺向他們,只是十一個祖神就要了他們的命,現在必須玩命飛遁,慢了都有危險。

6青峰手中有五行空間圖,還有星際飛舟,乘坐這兩件飛行工具,都能迅逃離身後的追擊。

五行空間圖現在不能用,這張圖只是上品先天靈寶,眾人手中有很多絕品先天靈寶,高級靈寶不能進入到低級靈寶中,是整個宇宙的規則,任何人都沒有一點辦法。

唯一可以使用的就是星際飛舟,只是6青峰不想過早的使用,因為要找到那失蹤的五十人,乘坐星際飛舟十分不便。

還有一點就是,到這來的目的就是歷練,面臨危險就逃走,只會讓人變得越來越膽小,一旦使用了星際飛舟,也會使他們產生依賴性。

眼看就飛到了森林邊緣,身後的三百人越追越近,已然不足百里之遙。

「前面的人站住,到了這裡就是被關進了囚籠,你們走不掉了。」 ?包括6青峰在內,一百三十人都在玩兒命飛行,就算這樣,身後的追兵還是越來越近,眼看著已經不足百里。八一<.

不足百里遠,祖神強者的一聲大喝,所有人都能聽到,只是他的這一聲大喝,並沒有讓這些天才停下,反而飛行的越來越快。

眨眼間,一百多人飛到了森林之中,稍後,三百追兵也到了森林邊緣,馬上停了下來。

「中隊長,他們進到了迷幻森林裡,我們現在怎麼辦?如果讓他們到了森林的那一頭,可就是屬於九號區域了。」

中隊長長嘆一聲道:「唉!迷幻森林是十號和九號區域的屏障,進到了裡面,能夠活著出來的幾乎就沒有,如果他們能夠逃到九號區域最好,那樣就和我們沒有一點關係了。」

在他旁邊,站著一個很會見風使舵的人,聽了中隊長的話,馬上拍起了馬屁。

「中隊長英明,我們都知道怎麼做,如果有人問起這件事,我就說十號區域沒有外人進來。」

中隊長一聽,拍了拍這人的肩膀笑道:「你小子很聰明,以後有機會了,我去找大隊長,提拔你當一個小隊長。」

這個士兵對中隊長的一頓猛拍,中隊長聽著十分受用,本來十分鬱悶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心裡只顧著高興,危險降臨了還不知道。

「你剛才說的是什麼?如果有人問起來,你就說十號區域沒有人進來?是這樣嗎?」

三百名士兵後面,突然傳出一陣冷冷的問話聲,聲音不大,這位中隊長聽到后,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剛坐到地上,馬上又彈射起來,好像屁股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急忙轉身看向問話之人。

當他看見向他走來的夏炎時,兩條腿一軟,噗通一聲雙膝跪倒在地,咚咚咚送的不斷磕頭。

「夏將軍,看在屬下為將軍效勞這麼多年的份上,請將軍饒恕了屬下,從今後,屬下為將軍做牛做馬,也毫無怨言。」

「身為祖神,竟然還是膽小怕死之人,你起來,我不殺你,現在你就帶著你的屬下,到迷幻森林裡抓人去。」

聽到夏炎冰冷的話,中隊長馬上又跪了下來,對著夏炎再次不停地叩頭,一會兒的功夫,額頭上的頭皮都磕沒了,就差嚇得尿褲子了。

「起來,你個膽小鬼,你要是不進去,我現在就殺了你,你去還是不去?」

「我去我去。」

中隊長迅站起身來,現在躲是躲不了了,也許到了迷幻森林,還有一線生機。

這三百士兵都不想進去,他們是沾了這個中隊長的光,此時,在他們心裡,把中隊長的八輩祖宗都挨個問候了一遍。

中隊長不敢再猶豫,站起來就衝進了森林中,一進去馬上就消失不見。

他身後的三百士兵不想進去,扭頭看向站在遠處的夏炎,當他們看到對方冷漠的眼神時,馬上打消了向他求情的念頭,全都向森林中衝去。

6青峰等人衝進迷幻森林時,本來聚集在一起的一百多人,馬上都相互分開,誰都找不到誰了。

迷幻森林深處,一顆顆數十米粗的大樹,都在高移動著,人到了這裡必須格外小心,剛才還空無一物的地面上,突然就有一棵樹移動過來,稍不留意,就會一頭撞在樹上。

而且還有一個十分要命的地方,進入到森林深處后,神識竟然失去了作用,以6青峰祖神第七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竟然掃描不到萬米之外的東西。

「原來,這裡竟然是一處迷宮一樣的所在,不但神識失效,而且還沒有了方向感,怪不得這裡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

6青峰站在一顆大樹邊,嘴裡喃喃自語著,他覺得這次麻煩大了,不是他麻煩,而是隨他進來的其他人麻煩了。

有一點6青峰十分肯定,如果這裡的士兵也跟進來,他們這一百多人中,肯定會有人隕落。

森林外,夏炎看著這三百人竄了進去,時間過去了很久,仍然站著沒動,眼神盯著前面的森林,口中一言不。

「夏炎將軍,我覺得您剛才做的有些過頭,他們畢竟都是我們這裡的士兵,進到這片森林裡,還不一定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可以肯定的說,他們應該都不能出來了,那一百多個外來人,都有越級戰鬥之力,這些士兵不是他們的對手。」

還真是讓夏炎說對了,6青峰他們這一百三十人,都是隕神星最傑出的天才,對上這裡的單個神君士兵,都有取勝的把握,退一步講,就算不敵也能全身而退。

以前對戰那三十名士兵時,是因為雙方的人數比例懸殊,還有就是這裡是一個陌生的地方,誰都不知道還有多少這樣的士兵,他們都想戰決。

此時的這片森林裡,6青峰一方的人,並不知道有人追了進來,但是每個人仍然加著小心,特別是現了這裡的怪異后,更是倍加小心。

彥軍是進入到這片森林后,第一個和這裡的士兵對戰之人,他現在是真神初期巔峰的修為,他遇到的對手是一個神君初期的士兵。

彥軍進來后,順著大樹的間隙飛向前奔跑,當他現大樹在飛移動后,試圖飛到樹頂,從空中飛出這片森林。

經過了試驗后,他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他現,這裡不能飛行,和神之樂園裡的某些區域一般無二。

神體穿梭在森林之中,前面當著的一顆大樹,突然移動到數十米之外,他正要利用這個空隙越到前面去,在他眼前驟然間衝出來一人。

此人身穿銀甲,手中提著一桿長槍,低著頭,根本就沒有現迎面而來的彥軍。

彥軍手中握著長劍,看到這人的一刻,揮動長劍,毫不猶豫的殺了過去,長劍直刺對方眉心。

長劍刺出的光芒,頓時引起了這個士兵的注意,猛然抬起頭,當看到是陌生人時,馬上就猜出,正是他們要尋找之人。

「你們是哪裡人?都是因為你們,害的我也要來到這該死的地方,你一個小真神,幹什麼不好,偏偏到這裡給我們找麻煩。」

這個士兵一看,對方竟然只有真神初期巔峰修為,心神頓時為之一松,在他眼裡,對方就是一隻小蝦米,用兩根手指就能掐死他。

看著刺來的長劍,他在神體躲開的同時,嘴裡還有著閑工夫說話,手中的長槍,不慌不忙的對著刺來的長劍挑了過去。

這傢伙自以為是神君初期的修為,根本就沒把對方放在眼裡,在這種玩兒命的打鬥中還這樣,他是嫌自己死得早了。

一劍沒有刺到對方的眉心,長劍猛然向下迴旋,眨眼來到對方腰部,對著他的腰部橫掃而去。

彥軍這一劍驟然加,頓時殺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再要躲開已經來不及了。

噗!

一劍從此人腰部橫掃而過,此人的神體瞬間被斬為兩半,這傢伙也真狠,神體都變成兩半了,上半身仍然握著長槍向彥軍刺來。

眼看長槍就要刺到自己咽喉,彥軍剛收回刺出的長劍,猛然向身前一劃,試圖擋住對方刺來的一槍。

同時,神體迅向後倒退,直奔身後的一顆大樹撞去,沒等長劍遇到長槍,槍尖已經到了眼前。

彥軍絕望了,再想躲開根本就來不及了,長槍刺到眼前的同時,神體也轟然撞擊到身後的大樹上。

眼看彥軍就要一命嗚呼,緊貼他身後的大樹突然移動了,眨眼就移動到左側十米之外,刺來的一槍頓時落空。

即將到來的生死危機,促使他體內的經脈高運轉起來,只聽體內嘭的一聲響,全身的經脈瞬間擴張了數倍不止。

彥軍突破了,真神初期的修為,竟然在此時突破了,對方的肉身毀掉,一槍刺空后,靈魂體瞬間遁出泥丸宮。

彥軍神體滑落到移動的那顆大樹下,雙眼微閉著,已經進入到突破之中,但是,他只是來自二流門派的弟子,沒有突破修為需要的大量神晶。

這時,在彥軍對面數十米之外,一顆大樹瞬間移動起來,眨眼就到了幾十米之外,大樹原來停留之處,迅衝出來一人。

這是一個身穿銀甲的士兵,當他衝過來的瞬間,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對面大樹下的彥軍,抬頭看見了漂浮在頭頂的靈魂體。

「你真廢物,竟然讓一個真神初期的人毀掉了神體,也算你命大遇到了我,不然非死在這裡不可。」

說完,又看了看對面的彥軍,嘴裡嘿嘿一陣冷笑道:「你突破的可真不是時候,還沒體會到真神中期的美妙感覺,就要做我的槍下之鬼。」

「是嗎?到底誰是誰的槍下之鬼,還不一定呢。」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彥軍靠著的大樹後傳來,隨後,6青峰突兀的出現在此人對面,手中端著神火蛇矛槍。

沒有理會對面這人,大手猛然一伸,一把抓住了漂浮在空中的靈魂,握在掌心迅揉搓著,一會的功夫,就變成了一顆靈魂之晶。

看到6青峰狠辣的手段,對面的這人心裡頓時駭然,手中的長槍都險些出手。

處理完這具靈魂體,這才看向對面的士兵,冷笑道:「你別著急,馬上就輪到你了。」 ?6青峰剛對這位士兵說完,馬上就想到了一個問題,來到這顆陌生的星球后,對這裡還很不了解,急需弄一具靈魂體來搜魂。>≥八一中文≦<﹤.<8≤1﹤Z≦<.≦C﹤O≦M

搜魂這件事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對面的這個神君中期士兵,在他眼裡已經變成了一具現成的靈魂體。

想到這兒,6青峰看著這個士兵,再次說道:「剛才毀了你同夥的靈魂,太可惜了,竟然忘記了搜魂,不過有你在這兒也一樣,毀掉你的肉身再搜你的靈魂。」

聽對方說要對自己搜魂,這個士兵真的害怕了,他十分清楚搜魂的後果,生不如死的感覺,還不如現在就殺了他呢。

他想和對方拚命,馬上想到了對方抓取靈魂體的一幕,沒有遠對方的實力不可能抓得到,略一比較后,馬上放棄了這個念頭。

還有就是,他看著6青峰手裡抓著的神火蛇矛槍,槍尖上突突的冒著漆黑的神火,想到被神火焚身,心裡就是一陣毛。

「我和你商量一下兒行不?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只要你別殺我就行。」

6青峰一聽,笑道:「想要讓我不殺你很容易,那就看你說出來的東西對我有沒有用,你說說看。」

這個士兵一聽,馬上說道:「有用有用,我說的肯定都是你不知道的。」

不用6青峰審他,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甚至他有幾個老婆,哪個老婆生的男孩女孩都說了出來。

這傢伙說完,期待的眼神看著6青峰,希望對方可以饒他一命,看著6青峰久久不說話,他的心裡就像是百爪撓心一樣。

6青峰不是在考慮殺不殺他的問題,此時,他正在想著士兵說出來的很多信息,雖然沒用的信息很多,用得到的信息同樣不少。

「那個,我可以走了嗎?」

士兵戰戰兢兢的說著,6青峰停下思考,抬頭看著對面臉色蠟黃的士兵。

「走?我看你就別走了,雖然我不再對你搜魂,但是,也要滅了你,留著你總歸是一個禍害。」

看到6青峰突然露出來的殺機,士兵短暫的失神后,馬上就要轉身逃走。

他的度,怎麼能和6青峰相提並論,神火蛇矛槍一抖,一步衝到對方面前,一千隻槍尖瞬間到了他眼前。

噗!

一蛇矛槍刺進了士兵的眉心,神火湧進對方泥丸宮,瞬間湮滅了他的靈魂。

扭頭看向身後的彥軍,此時,他還坐在那顆救了他一命的大樹前,臉龐扭曲著,體內經脈中的神力明顯已然錯亂。

這就是沒有神晶的結果,6青峰手疾眼快,掌心中瞬間出現兩塊神晶精髓,抖手向彥軍身前甩去。

同時,迅對圖靈五行傳音道:「五行,把這人弄到神晶大殿,他正在突破,你給他準備足夠的神晶,再選一間靜室供他突破。」

傳音完畢,彥軍也消失在背靠著的大樹下,6青峰手提神火蛇矛槍,迅離開了這裡。

經過在神之樂園裡一年多的歷練,除了最後突破的幾人以外,其他人都到了突破的邊緣,只要機緣巧合,隨時都可以突破到下一級修為。

在這片不知道有多大的迷幻森林裡,隕神星的天才和這裡的三百士兵,正在進行著一場捉迷藏般的遊戲,雙方一旦相遇,必定是一場生與死的激烈廝殺。

其實,6青峰等一百三十人,相距並不是很遠,只因這裡無端的被屏蔽了六識,加上每棵大樹都在毫無章法的移動,相互間感知不到而已。

此時,在6青峰左前方千米之外,同樣在生著一場激烈的大戰,大戰的一方是四個二流門派的弟子,他們的對手是一個神君巔峰的士兵。

其中一人是吳能,他在這些二流門派弟子中,屬於實力拔尖的幾個之一,和彥軍的修為一樣,同樣處在真神初期巔峰。

吳能一進到這片森林,馬上就現了這裡的詭異,但是,他明白一點,只要不停地向正前方奔跑,就會和追兵越來越遠。

正在玩兒命向前奔跑,突然,本來空無一物的前方,一顆大樹移動過來,直徑幾十米的大樹擋在面前,就像一堵牆。

正要轉身向大樹移動過來的方向而去,誰知道從那個方向突然衝過來一人,此人手中提著一桿長槍,身穿銀色甲胄。

「中隊長可是把我們害慘了,好事沒有我們的份兒,壞事總也跑不了我,到了這個鬼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這是一個神君巔峰的士兵,在他衝過來的一刻,嘴裡還在不停地咒罵著,對他們無端的沾了中隊長的光,心裡很是不滿。

看到這人的瞬間,吳能心裡頓時一沉,這個士兵的修為遠高於他,弄不好,今天要交代在這裡了。

「哦?這裡還有一個,還是從外面進來的,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我也不會來到這個鬼地方,現在我就宰了你,帶著你的屍體去邀功請賞。」

等這人站穩了神體,一抬頭就看到了對面的吳能,嘴裡頓時一陣陣冷笑起來。

吳能沉著臉,長劍緊緊地抓在手中,聽了對方的話,並沒有理他,只是長劍斜指地面,隨時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一戰。

「你們這些外來人,修為不高,表現的倒是很沉著,看看我動手了,你還能不能保持沉著。」

這個士兵說完,手中長槍一抖,迅向吳能衝殺過來,數百隻槍尖瞬間刺到吳能身前。

神體一閃,迅躲開長槍的正面攻擊,對方的長劍筆直的向前刺去,長槍刺出的度過快,想要收回都來不及了。

噗!

一槍剛好刺到移動過來的一顆大樹上,一尺多長的槍尖,全部刺到樹榦之中,一下子竟然沒有抽出來。

這樣的好機會,吳能怎麼會輕易放過,長劍直奔對方攔腰橫掃而去,眼看就要一劍把此人腰斬,這傢伙急眼了,神體猛然一擰,長槍竟然在這時候抽了出來。

「哈哈,外來人,我還要謝謝你,沒有你的一擊,我的槍尖還在樹里插著呢。」

這傢伙頓時來了精神,雙手托著亮銀長槍,迅向吳能衝來,雙手一抖,剛要一槍刺向吳能,身後突然出來一股恐怖的殺機。

身後突然出現的這人,也是一個二流門派的弟子,他一衝過來,立馬看到了這個士兵沖向吳能,根本就沒做任何思考,揮劍就向士兵身後刺去。

受到前後夾擊,這傢伙絲毫不懼,挺槍刺向吳能的同時,右腿猛然抬起來,直奔身後之人踹了過去。

不愧是神君後期的修為,這一腳出腳如電,身後之人的長劍還沒刺到,大腳丫子已經狠狠地蹬在了他胸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