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一聲沉悶夾雜几絲痛苦的呻吟過後,龍身上開始長滿了金色的鱗片!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尖銳的爪子,輕盈的后翼,鋒利的獨角。龍的變身和秦浪上一次看見他變身完全不一樣了,也讓秦浪關注了起來。

「嗖!」一絲古怪的聲音出現在里里拉邊上!「砰!」里里拉還沒反映過來就被狠狠的一腳踢中!直接砸進了土地之中!

賽普魯斯三個狗頭緊緊盯著地面上的那個大坑,詭異的笑了起來,嗜血的他早已經忍耐不住了。

龍變身後直接迎向了尤加,他知道如果不能逼退尤加,他們都得死在這裡!

而秦浪卻是蹲在後面和其中長老一樣,注視著場中的一切!

無能為力!

月落帝國,阿布納斯省,死亡沼澤。

「啊!喝~!」變身後的龍實力大增,抓向尤加的左爪滑過天空,虛空寸寸碎裂!尤加漫不經心的伸出右手,卻閃電般擋住了龍的全力一擊,還抓住了他的左爪。

「恩,不錯!和博爾特沒實體化之前有的一比!哈哈~~很好!」尤加的話,讓站在邊上的博爾特有點尷尬的笑了笑。

「哼!」龍猛的掙脫被抓的左爪爆退三十米后,舒展了下龍翼,凝重的看著尤加。那些長老當然也看出自己的大供奉不是那人的對手,不少人開始慢慢向後退去。

「不虧為魔族四大守護之首,你很強!」

「哈哈~~魔界強者太多,我也只能算是魔族的一個小兵,比起兩大護法,長老院的十大護界者,我真的不算什麼!」尤加意味深長的嘆了口起,想起那些變態,自己還真是對自己失望。

龍回頭看了一眼米麗瑪紗,眼神中有的是落寞和歉意。

「可不可以放他們走!」龍言語中充滿了不甘。

「你認為呢?他們既然來了!你以為我還會放他們走嗎!?」就在龍和尤加談話的時候,一個離的最遠的長老開始向後飛去。「噗!」一聲清脆的破碎聲音隨之而來。滿手鮮血的卡洛滋微笑的站在他們背後,左手已經貫穿了那名長老的胸口。提小雞一般抓著他的屍體,笑道:「遊戲既然已經開始,請遵守遊戲規則,否則……」

「轟!」逃命的長老屍體一瞬間就被卡洛滋化為了血和肉組成的雨。

「這就是下場!」

頓時,眾人噤若寒蟬。

「大哥,我們怎麼辦?我看還我是我自接使用空間轉換把我們弄出去吧!」邁諾斯看到卡洛滋毫不費力的殺死一個神級的強者有點開始擔心了起來。

「等等,先看看狀況,你們靠攏一點,別亂動。」秦浪說完也向路西他們靠近了過去。

「你真的不能放他們走嗎?」龍的言語開始有點顫抖了。

「除非……你們能打贏我!」尤加背負雙手一副天下惟我獨尊的樣子,掃視了眾人一圈。

「呵……是嗎?」說完這句,龍有點怪怪的,回頭又複雜的看著米麗瑪紗。「其實我並不屬於人族!」龍又說出了一個驚天之秘。

「哦?!這我還真沒看出來!賽普魯斯你瞧瞧,他是什麼東西?!」尤加對著正在盯著里里拉掉落地面的賽普魯斯吼道。

賽普魯斯狐疑了看了他們一眼。在它想來。尤加大人一擊把那人殺了不就完了。為什麼搞那麼多花頭。不過,它還是睜開了中間狗頭上的豎眼瞄了一眼。

「額,龍……黃金雲……龍……」賽普魯斯貌似嚇到了。

「對。我是龍族之人!我曾經答應父親永遠不讓人知道這個秘密,看來還是違背了誓言了!」龍又深情的看著米麗瑪紗。

「對不起,米麗瑪紗……」說完,天空之中猛然出現了另一個太陽,刺眼的光芒從龍身上猛的爆發了起來。

「黃金雲龍!」秦浪開始回憶起從失落文明裡拿到的那些資料里的記載。「那不是唯一可以進化成天龍,乃至最強的聖魔龍的龍族嗎?」

「吼!」一聲悠遠的龍吟從龍的嘴裡發出,慢慢的一條猶如六腳蛇一般的金色長龍出現在眾人面前。在龍變回本體后,一團團雲開始圍繞在他身邊,他的氣勢也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境界。

處於在前端的尤加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讚歎道:「龍族最神秘的一族,果然不同凡響!」「砰!」龍變身完后直接一尾巴抽在了尤加身上,虛空直接爆裂!尤加也被抽進了虛空之中。龍停在原地緊緊的盯著虛空之中的身影。

「咳……不錯的攻擊力!」缺了一條左胳膊,嘴角溢血的尤加從虛空之中冷漠的走了出來,好象這傷對他根本不算什麼!

「你有資格讓我實體化!」尤加詭異的笑了笑,他的右手在虛空之中一抓,一把巨大的斧頭出現在他的右手之中。斧頭中間的黑色寶石開始發出深沉的黑色光芒把尤加包圍了起來。

天空一瞬間又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有在龍附近才能看到對方是誰,因為龍身上不斷的發出金色光輝。氣氛在尤加進入實體化的時候變的異常沉悶,一股股黑色的旋風在眾人身邊吹過,已經很久沒體會到冷是什麼滋味的神級強者們再一次領略到了這個味道。

沒過多久,黑色的光芒爆炸開來,尤加也出現了魔族的實體形態。巨大的蝙蝠之翼,長長的耳朵,一隻銀色的獨角華麗的出現在他額頭之上,他紫色的長發幾乎能拖到了地上。

一身古怪的黑色輕鎧緊緊的包裹著他。和剛才的那副樣子簡直可以說是天壤之別。最為奇特的是剛才失去的胳膊又長了出來,讓龍等人眼神更為沉重了起來。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這裡打架礙手礙腳,我們還是進虛空裡面打吧!博爾特看護虛空之門!」虛空裡面只要真神級別就能在裡面不死,不過要出來得在主神級別以上才能出來,所以一般進去的人都要有人看護虛空的破口,也叫虛空之門。(未完待續……) 博爾特無奈的笑了笑,在虛空之中輕輕一畫,一條百米的口子隨即出現。「大人,這些人都怎麼辦?」博爾特指著其他人,露出一副懶散的樣子。

「隨便你吧!」尤加說完直接飛進了虛空之中,龍也跟了上去。不過在他飛進虛空之時他傳音給秦浪道:「卡莫,這裡靠你了!」

秦浪聽到這句是苦笑了幾下,這些怪物隨便一個都能幹掉自己,靠自己去收屍還差不多!?

小熊在尤加出現之時,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一直到尤加走了后,小熊才回過頭對秦浪道:「老大,這次我們可能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為什麼,你不相信龍嗎?!他們應該實力相當了吧!?」

「你錯了,雖然他們現在都是天神實力,但是魔族四大護法都會天魔化形!那尤加根本沒用自己的真正實力!龍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秦浪猛的向時空亂流里看去,果然龍在尤加實體化以後就有點落了下風,守多攻少。尤加卻好象打了興奮劑,越戰約勇。

米麗瑪紗在龍變回本體后就痴痴獃呆了,嘴裡一直念叨著:「是我錯怪了你,對不起。是我錯怪了,,」龍族和人族是不可能結合在一起,龍族的能量根本不是人族能承受的……

「我們現在怎麼辦?」路西看到身邊的人都有點不對頭了,也開始著急了起來。

「大不了一死,現在我們只能祈禱龍能戰勝那蝙蝠男!」秦浪眼裡充滿了視死如歸的決心。

「砰!」龍又用身軀硬接了尤加一擊。被擊處龍鱗破裂,溢出絲絲鮮血。當然尤加也被龍猛抓了幾下,身上傷痕反而比龍多了上一倍不止。

「不錯!龍族的龍鱗果然堅硬無比!「尤加看著龍身上的鱗片一臉羨慕,龍自殘般的打法的確讓他大為頭疼。

「不過,你認為這樣就能取勝那就大錯特錯了!」

龍本來想調侃尤加幾句,卻看見一團黑光包圍了尤加,隨後尤加身上的傷痕全部恢復如初。但是,尤加本來鮮亮的銀角也暗淡了許多。

在外面觀戰的人都看到了這一幕,當然心情全跌到了谷地……那四大護法太強大了,光是站在他邊上都有中窒息的感覺。

尤加雖然和龍打個起勁。但眼神卻一刻也沒離開過秦浪身上。未知的危險才是真正的危險!

就在眾人祈禱龍能戰勝尤加的時候,早已經被人遺忘的里里拉,躲在地裡面手裡拿著一個綠色的心形物體,一直猶豫著。

最後。她還是一口把這個綠色的心吃了下去……

暗夜聯合帝國。精靈森林深處。

精靈女皇看著有點枯黃的精靈樹。有點痴痴獃呆。她伸手摸著精靈樹的主幹,看著一片片黃葉隨風落下,嘆了口氣。

「寧靜之心被取走了。我該怎麼辦呢?」彷彿在問空氣問題一樣,精靈女皇盯著精靈樹主幹最上面的一個凹槽,慢慢落下了淚水……

精靈族有五大精靈之心,分別為:寧靜之心,自由之心,和平之心,希望之心,純潔之心。乃是上古時代,精靈族最偉大的一個預言師從一處神秘之地取得的,但經過萬年前與血族,魔族先後兩戰後,純潔之心,自由之心下落不明。希望之心傳言丟失在精靈森林的某處卻一直都沒找到。

只有寧靜之心和和平之心被精靈族保存了下來,寧靜之心一直被精靈樹吞噬在體內除了大長老和自己別人都不知曉。而和平之心就在精靈女皇的王冠之上。

而今寧靜之心也被人取走了,可想而知,精靈族將面臨什麼情景。如果精靈樹枯萎死去的話,永遠將不能在孕育精靈族的德魯伊和自然魔法師,這也是別族不知道的一些秘密。

「里里拉,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精靈女皇當然也猜到了是里里拉所為,但她卻是想不明白,里里拉身為精靈卻是這樣的自私自利。

最後,精靈女皇下了某個決定似的,她把自己王冠上的和平之心取了下來,鑲嵌在了精靈樹的凹槽之中。隨後,精靈樹發出淡淡的綠光,從新散發出勃勃的生機。

做完這一切,她向精靈森林更深處行去……

月落帝國,阿布納斯省,死亡沼澤。

「哈哈哈哈……」虛空里尤加瘋狂的笑聲讓觀戰的眾人陷入了死寂之中。他一隻手捏在龍七寸之處,另一隻手開始一片一片剝掉龍的龍鱗,已經奄奄一息的龍,連發出慘叫聲也有氣無力了。

「偉大的光明之神,您最為赤誠的信徒願意獻上自己的靈魂,來拯救眼前的人!光明神的庇佑!」一聲淡淡的卻極為堅定的咒語從米麗瑪紗嘴裡發出,秦浪睜大眼睛回過頭看著米麗瑪紗化成點點星光向龍飄去。

「奶奶!!!奶奶!……」秦浪慌忙向米麗瑪紗所處的地方飛去,卻為時已晚。最後只能獃獃的看著星光向虛空飛去。

尤加碰觸到這星光的時候,直接被彈得遠遠的,不過他沒有再上來繼續攻擊,而是一臉興奮的看著那星光融入龍的體內。

「吼!吼!吼!」龍的餘光當然也看到了米麗瑪紗的所作所為,他憤怒的咆哮了三聲,碩大的淚水從他巨大的眼眸之中掉落下來!

「米麗瑪紗,為什麼你要這樣傻,米麗瑪紗……」龍撕心裂肺的聲音穿過虛空直達九天。

「啊~~~~~」憤怒的龍,突然一瞬間就把自己一身的鱗片全部爆炸開來,天空之上一條巨大的青龍虛影慢慢的出現了。

而尤加看到了那青龍的虛影也全身戒備了起來,那是天龍。不是他能惹的東西。

青龍的虛影在出現三秒后,直接朝著血肉模糊的龍飛去,隨後兩者合二為一。龍身上的鱗片也在一瞬間全部長了出來,而且更為誇張的是,他的背上居然長出了一對龍翼。

秦浪看到一幕想起了龍曾經說過的「青龍真身」看來龍也被逼上了絕路了,他緊緊的捏起了拳頭,為龍加油……

「呵,有意思,強行進化嗎?!」尤加自以為看穿了龍的舉動后,又傲慢了起來。

「刷!」

他猛然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但轉身卻已經太晚。尤加輕敵的代價就是他的下半截身子被抓得希巴爛。

「啊!~~~」即使擁有重生般的技能的尤加在遭受這樣的打擊后。也仍不住發出陣陣慘叫。

「我要你不得好死!」憤怒的尤加突然大喊道:「出來吧!夜魔!」

一隻巨大的黑鷹突然撕裂空間出現在眾人面前,在眾人沒反映過來的時候朝著尤加撲去!

「天魔化形!」

黑鷹化為一道黑光射入了尤加的體內。

巨大的魔氣開始充滿了整個天與地,即使是龍也看不清被黑色魔氣包圍的尤加怎麼了。

「喲西,那傢伙還真有兩把刷子。居然能把尤加大人逼到如此境地。有意思。夜魔是尤加大人的多餘能量的另一個形態吧?」博爾特開始和卡洛滋聊起天來。

「是啊。四大守護級別以上都有化形的分身,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也能有分身,算了不去想了。看好戲。現在才真正上演,看看尤加大人到底是多麼強大的存在吧!」卡洛滋玩弄著手裡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來的一枝玫瑰。聚精會神的看著虛空裡面交戰的兩人。

「轟!」魔氣四溢,天魔化形完畢后的尤加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巨大的鷹翼,一對烏光閃爍的銳爪,渾身充滿了爆炸般的肌肉,頭上的銀角變成了黑色,渾身被黑色的羽毛覆蓋著,紫色長發被他一爪削短到了耳邊。

「哼!去死!」尤加突然在眾人眼前消失后,出現在了龍的身後。

「砰!」龍閃避不即被尤加一爪抓了個正著,直接飛出了好幾百米,在虛空之中拖出了一條深深的斷流。

龍冷漠的看了一眼尤加,那一擊雖然造成了不小的衝擊,但這樣的強度還能抗住!

「龍嘯九天!」龍張開自己的嘴巴向尤加噴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金色光芒過處,虛空亂流都被絞了個粉碎!尤加眯起眼睛準備閃避……

這時候,遠處觀戰的小熊偷襲般向尤加猛的噴出一口黃色的光芒,天賦技能!「岩之封引!」雖然不能困住尤加很久,但一秒肯定還是行的。

尤加當然也察覺到了小熊的舉動,一種不祥的預感讓他慌忙躲避那黃色的光芒。不過太晚了,他一瞬間就被黃光吞噬,不能動彈。隨後胸口直接被金色光芒穿透,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洞,心臟直接被毀!

「你……」尤加最後顫抖的指著小熊,說不出話來了。魔族就算再生能力超強也不可能會再生心臟和大腦的。所以龍的這一擊,也決定了他的下場。

本來孤注一擲的龍看到了尤加慢慢被時空亂流絞碎的身子后,眼神也慢慢黯淡了下來,喘起了粗氣,剛才金色的光芒完全抽走了他體內所剩無幾的能量。

「米麗瑪紗……」龍在說出最後的這四個字后,身體也被時空亂流開始慢慢絞碎……

「喝!」秦浪猛的向時空亂流扔了幾個能量彈。

「轟!轟!轟!」一心求死的龍根本沒借力逃出虛空,他輕聲道:「卡莫,我能為米麗瑪紗報仇就心滿意足了,現在我也要去陪她了……你能逃命就趕快逃命去吧!」

秦浪只能站在虛空之門外面,眼睜睜的看著龍消逝的身影……

「龍!!!!……」

博爾特,賽普魯斯,卡洛滋在尤加死掉以後,都一臉不可置信,這也太誇張了吧!不過,反映過來后,卡洛滋第一時間向小熊飛去,能讓尤加大人都停頓住的攻擊太有威脅了!

「喝!」卡洛滋手裡的玫瑰一眨眼變成了一把紅色長槍。閃電般射向小熊,務求一擊必死。

秦浪一瞬間衝到小熊身前,全身能量集中一點,準備硬接這一擊。

「叮!」一聲清脆的響聲過後,卡洛滋的長槍直接被一道綠色的光芒擊飛了出去。而那道綠色的光芒也是從地面而來。

「誰!?」卡洛滋怒喝一聲,緊緊盯著地面。

忽然,一道綠色的光柱從里里拉陷入的地面中,直射而出!能量充滿了和諧,寧靜的味道,本來魔氣漲滿的天空也在綠色光柱的照耀下。慢慢褪去。

一身綠色鎧甲。帶著一張綠色面具,拿著一把如鳥飛翔的巨弩的怪人從大地中飛了出來,飛到近處的時候,眾人才發現她背後還有一對如薄紗一般的雙翼。

「喲。你也會變身!?」賽普魯斯豎眼瞄了一眼發現是剛才被自己擊入地面的女人後。漫不經心的取笑道。

回答他的是一道綠色的光芒。直接穿透了他的左胸膛。賽普魯斯摸了一把自己掉出來的鮮血,舔了一下道:「實力大增嘛?有意思!我本來以為那什麼龍死了之後,沒什麼可以玩的了。看來我錯了!」

「哦嗚!」賽普魯斯三個狗頭,開始發出狼嚎一般的叫聲!

變身!地獄三頭犬!

暗夜帝國,精靈森林最深處。

「瑪爾大人……」精靈女皇向著一座大山跪拜了下去,表情至誠無比。大山被一個魔法陣守護著,即使是精靈女皇也休想踏入其中,她連結界什麼樣子也看不見。

「哦,布蘭妮,很久沒看見你了,怎麼?找到我的孩子了嗎?!」大山上傳一聲飄渺不定的聲音,卻能清晰的傳入精靈女皇的耳朵裡面。

「很抱歉,瑪爾大人,我不知道您孩子的下落。可是精靈樹裡面的寧靜之心已經被……被人取走……我該怎麼辦呢?」精靈女皇不敢說是里里拉取走的,她也怕瑪爾大人發怒。

「呵呵,你說的是里里拉吧,沒事,那是我吩咐的……她此去凶多吉少。我吩咐她帶上寧靜之心,月落的幾個魔族十分的強大!讓她帶上一來寧靜之心的屬性可以安撫她火暴的個性,二來寧靜之心可以凈化魔氣,萬一她不敵還可以藉助寧靜之心逃命……」淡淡的聲音卻代表了無比的威嚴。

「可是,使用精靈之心的人,將永遠停留在自己的實力階段,不能在有所進步了!里里拉如果使用的話,那她這輩子也算完了!」精靈女皇也不想失去一個強大的戰友。

「里里拉的心境相信你也看見了,她這樣的人只有高強的實力,卻沒有使用這樣實力的大腦,所以停留在那個階段對她也算是一種最好的下場!」淡淡的聲音充滿了毋庸置疑的感覺。

「那精靈樹怎麼辦?現在雖然用和平之心重新讓它恢復了生機,不過沒有寧靜之心,治標不治本!」精靈女皇還想說些什麼,卻發現一道綠色的光芒沖大山上飛馳而來,她輕輕的接住后,一顆比和平之心,寧靜之心能量更為豐盈的精靈之心出現在了她手上。

「希望之心!?」精靈女皇吃驚的看著手上的精靈之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