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傢伙,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么?」

見到洪炎的表情,那刑總管臉上也是不禁閃過一絲驚訝。這洪炎不過脫凡境的實力,剛剛在面對她那股威壓之時,也僅僅只是一皺眉。而且並沒顯現出任何慌亂之色,由此看來,必定有著不懼於她的底牌。

「靠,小爺可不小,小爺大著呢,你要不要試試?」

洪炎在心裡暗自嘀咕了一句,接著也是眼皮一抬道:「談什麼?談怎麼把我丟進狼豹窩裡么?」

輸人不輸陣,這氣場洪炎可不能輸掉。再說,打不過小爺不是還可以跑么。所以,對這變態女人,洪炎仍是一副弔兒郎當的口氣。

「呵呵,小傢伙,聽說你今天來這,就接連和人打了兩次賭,一次賭的是兩柄玄品靈器,一次賭的是一枚玄品丹藥。」

「怎麼,有問題么?這大概不礙你風暴斗獸場啥事吧!」

「當然,小傢伙,這不礙我斗獸場什麼事,我也只是好奇而已。」

那刑總管微笑著看著洪炎道。

「哈哈,原來美女你是對我有興趣啊。嘿嘿,這個好說,哈哈······」

聽到那刑總管的話,洪炎當即便是哈哈大笑起來。同時也是做出一副饒有興緻的模樣看向了那刑總管。

還別說,這女人,還真讓洪炎有點御姐的衝動。

「大膽,小子,找死!」

洪炎此話一出,那明總管當即又是準備暴起。

這次,就連那一直顯得平靜如水的刑總管臉上都是不禁閃過一絲慍色。只是,很快就被她壓制了下來。

而那叫囂著的明管事也在了看了看刑總管之後,便是消停了下來。

「這樣吧,小傢伙,我們也來打個賭吧!」

「嗯,美女總管也要跟我打賭,不知你想跟我賭什麼呢?」

聽到這刑總管也要跟自己打賭,洪炎也是來了興趣。

「這樣吧,也賭你能不能安然無恙地走出斗獸場!」

「哈哈,就賭這個呀,那美女你輸定了!」

聽到這妞竟然跟他賭這個,洪炎忍不住在心裡一陣狂笑。

他如何聽不出這妞話裡有話的威脅之意。只是,若是他想走,這風暴斗獸場連毛都動不了他一根。

「呵呵,小傢伙,別自信得過了頭了哦。現在你再進斗獸場,可不是原來那麼簡單了。因為你剛剛違禁了,而我們也必須要給那些看客一個交代!」

「哎,這個小爺我自然了解,你就說你拿啥做賭注吧!」

「這個嘛,也要看小傢伙你拿什麼做賭注了。相信我風暴斗獸場絕不會讓小傢伙你失望!」

「哎呀,你早說呀!」

洪炎說著,手一翻,兩枚丹藥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上!」

「聚靈丹,養元丹!」

這兩枚丹藥,赫然也是玄品丹藥,並且一見便知品階還不低。

洪炎一出手又是兩枚玄品丹藥,頓時讓這在場的所有人心中忍不住都是一驚。

就連那一直雲淡風輕的刑總管也是微微動容。這也逐漸證實了她心中的猜測。

「呵呵,既然小兄弟你都拿出了如此貴重之物來作為賭注,那我風暴斗獸場自然也不會吝嗇。

那刑總管微微一笑,緊接著便是輕抬玉腕,一枚比拳頭略小,散發著瑩瑩光澤的青色靈珠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上。

「此乃聚靈珠,靈修將其隨身攜帶,將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雖說這東西只是玄品靈物,但卻也是玄品靈物里比較稀有的。此物也特別適合現在的你哦!」

那刑總管看了看洪炎,爾後便是微笑著道。

「呵呵,勉強吧,雖說這聚靈珠也算是比較稀有的玄品靈物,但其也只是對靈元境以下的靈修有所裨益。刑總管你現在也是用不上了吧!」

不過,洪炎看了看刑總管手上的聚靈珠,卻是淡笑一聲道。

洪炎的話,頓時又讓那刑總管心中忍不住一驚。

洪炎說得一點都不差。她沒想到這洪炎竟然對如此稀有之物了解得也是如此透徹。

「呵呵,小兄弟說得不錯,雖說這聚靈珠相對於小兄弟這兩枚玄品丹藥來說,是稍顯單薄了一點。不過,小兄弟你且待小女子將話說完!」

那刑總管說著,緊接著又是手一翻,一塊溫潤的玉石又是出現在了其手上。

「相信這下總能讓小兄弟滿意了吧!」

「養元石!」

見到這塊玉石,洪炎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這養元石,雖說也只適合靈元境以下的靈修固本培元,但也是非常稀有的靈物。

「到底是女人,都喜歡這些閃閃發光的東西!」

洪炎忍不住在心裡感嘆了一句。

「嘿嘿,沒想到刑總管拿出的物件和我竟有異曲同工之妙。好吧,那就這麼定了。快說吧,接下來我的斗獸你們會怎麼安排?」

按我們斗獸場的規矩來說,一般違禁在他人斗獸時強行出手。事後都會增加一場烈度在三倍以上的斗獸,而且是死斗!也就是說,接下來你將會面對三頭高出你實力稍許的凶獸。並且你還要斬殺所有的凶獸,才能走出斗獸場。畢竟,那些看客是我們的衣食父母,我們需要給他們一個交代!」

「呵呵,三頭么?」

洪炎輕笑著看向那刑總管道。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既然我和小兄弟你打了這個賭,若是我再如此而行的話,難免會讓小兄弟你誤認為這是我為贏得賭局故意刁難,送你入死局。所以,就減少到兩頭吧!」

不過見到洪炎臉上的表情,那刑總管又是輕笑一聲道。她以為這洪炎是覺得她這是刁難他。殊不知洪炎那廝是在算再宰三頭入靈境實力的凶獸,自己能賺多少經驗值幸運值什麼的。

「不用,不用,三頭就三頭吧。小爺怎麼會讓美女你對不起你的父母呢。哦,口誤口誤,應該是衣食父母。嘿嘿!」 「哼,不知天高地厚!」

洪炎的話,讓那在場的所有人都大感意外。

那明管事更是極為不屑地看了洪炎一眼,在他看來,這洪炎簡直太狂妄了。別說三頭,就是兩頭就足以要了洪炎的命。

就連那一直覺得洪炎有所依仗的刑總管,也是覺得洪炎現在有些過了。

「小兄弟,要不要再考慮下我的提議?」刑管事溫婉的道。

「哎,美女,不用那麼麻煩好不好。小爺我向來光明磊落,敢作敢為,是個有擔當的人,怎麼會讓美女姐姐你為了我壞了規矩呢。就這樣吧!」

「哼,刑總管,這小子既然要自己去送死,就讓他去好了!」

那明管事此時也在一旁道。他現在是越看洪炎這廝越憤恨。恨不得立即將洪炎丟進那凶獸群中去,讓其死無全屍。

「小兄弟,看來你很自信。既然這樣,那就如你所願吧。」

那刑總管見洪炎堅持,也不好再說什麼。

「那就快安排吧,小爺我趕時間的!」

洪炎急不可待地催促道。

這傢伙現在滿腦子都想著儘快在這裝完逼,好回去升階了。

「明管事,那你就去安排一下!」

「是,刑總管!」

明管事一聽刑總管的話,忍不住在心裡陰笑一聲。當即邊便是領命而去。

「走吧,小傢伙,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

當洪炎與刑總管等人來到那斗獸場中時,那明管事已是將一切準備就緒。

「吼吼~!」

在那寬大的斗獸場,三頭體型碩大的狼豹正瞪著猩紅的血眸,齜牙咧嘴地徘徊在場中。不時發出一兩聲顫人心魄的怒吼。

這狼豹,體長數丈,豹身狼頭,看起來就像洪炎前世非洲大草原之上的鬣狗放大版。其在這雷晶帝國也算是種凶名昭著的惡獸。或許,一頭狼豹還好對付,但是若是超過兩頭,便會極為難纏。因為這狼豹乃是群居性凶獸,靈智也不低,他們一起出擊之時,分工明確,配合極為默契。

一般入靈境靈修,遇上一兩頭,還可勉強一戰,但是若是三頭以的話,就算是入靈境七八階的靈修,也只能退避三舍。

「嘿嘿,小子,希望你能活著出來!」

那明管事看著洪炎,陰冷一笑道。這三頭狼豹,可是他為洪炎送上的大禮。這幾頭狼豹,不僅是這斗獸場中最兇悍的,而且還因為同屬一母,自幼便生活在一起,所以配合起來也特別默契。最重要的是,剛剛這明管事還在其身上做了手腳。只要洪炎一進場,便會讓這幾頭狼豹發狂。

而那刑總管在看了看場中的幾頭狼豹,眉頭不禁一皺。爾後便是看了一眼身旁的明管事。不過,卻是沒說什麼。

「哈哈,不錯。我可以進去了么?」

洪炎兩眼放光地看著那斗獸場中的幾頭狼豹,大笑一聲,便是向著身旁的刑總管道。

現在的洪炎有著小仙的幸運祝福加成,其的戰鬥力少說也有入靈境兩三階,所以他根本無懼這幾頭狼豹。

「隨時可以~!」

刑總管點了點頭道。

「哈哈,小子,要不要留下點什麼話~!」

那明管事也是哈哈一笑,向著洪炎道。

「嘁,還是你自己留下點什麼話吧,不然哪天翹了連話都沒留下!」

不過,面對那明管事的譏諷,洪炎卻是眼皮一抬,反唇相譏道。

「你······」

「快把他丟進去,丟進去~!」

見到洪炎出現在了這斗獸場,那些看客又開始叫囂起來。

「哎,小不點,你不該為救我把命搭上的!」

此時那絡腮鬍一臉悲色。洪炎是因為他才觸禁。原本,洪炎被帶走,他還抱著一線希望,現在見著場中的三頭狼豹,看來這洪炎必定是生還無望了。

而那刀疤臉則是默不作聲,面無悲喜。只是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儲物靈器。哪裡,有著洪炎剛剛給予他的回元丹。

「哈哈,那小爺去也,等等再聊~!」

聽著那些看客的叫囂,洪炎卻是轉頭向著那刑總管眨眼一笑,隨即便是縱身一躍,跳進了那斗獸場。

「吼吼~!」

而那幾頭狼豹陡然見到一道人影躍入場中,當即便是一陣怒吼。很快便是散開,分三個方向將洪炎牢牢包圍在中央。呲著那宛若尖刀般的長長獠牙,緊緊盯著洪炎。

「一會這小傢伙要是不敵,我們就準備出手救人吧。給他個教訓就夠了,不能讓他死在這裡!」

那刑總管此時也是微蹙著雙目緊緊盯著那斗獸場之中的情形,渾身隱隱有著靈光閃現,似乎已準備好隨時出手。

這洪炎,一出手便是一堆一堆的玄品靈器,玄品丹藥,彷彿這些東西在他那裡就宛若大白菜一般廉價。不用想其也是有著一定背景之人。先不說與這樣的勢力交惡,會給他們風暴斗獸場帶來無盡麻煩。就是錯過與這麼一個有著極大背景之人交好,也是他們風暴斗獸場一大損失。

而且,她還很懷疑,這洪炎背後有著一名玄品以上的煉藥師。

若是這樣的話,那麼她就更不能讓洪炎死在這裡了。

「啊~刑總管為什麼要放過這小子?」

在聽到刑總管的話后,那明管事瞬間便是不甘地道。

「哼,你在那狼豹身上動了手腳,是么?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不過,那刑總管此時卻是陡然對著他冷哼一聲,厲喝道。

在刑總管的這一聲厲喝之下,那明管事的臉當即便是唰的一下白了下來,額角不自覺地冒出了冷汗。

「我也是看那小子太過狂妄······」

「住嘴。晚點再跟你算賬。一會要有變故,你們救人,我去對付那三頭狼豹~!」

不過,刑總管此時卻是懶得聽那明管事解釋,冷哼一聲吩咐道。

「是~!」

聞言,那胡管事與明管事趕緊點頭稱是。

而此時,斗獸場之中,幾頭狼豹已是伺機而出。先後向著洪炎撲了過來。

「哈哈,來得好~!」

洪炎大笑一聲,隨即便是猛地一步跨出。手一翻,那柄泛著黝黑色光澤的開山刀已是出現在了其手上。

「吼~!」

三頭狼豹之中,似是為首的那頭此時已是撲到洪炎身前,而其餘兩頭也是奔著洪炎身後兩處要害而去。 「凌溪!原來你真正的目的,是我體內的至尊龍脈!」

君寒從床榻上坐起,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