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忽然間,一陣火焰點燃的聲音在這片地下陵墓之中響起,牆壁之上不少的油燈,都是在此刻悉數點亮了起來,那些油燈的火光,顯著一種冰冷的藍白之色,幽幽的淡藍色光芒,讓得這片地下陵墓顯得異常的陰森。

「咔嗒……咔嗒……」

一陣奇怪的脆響聲又是毫無徵兆的響起,頓時便是讓得葉天的眉毛一皺,輕吸了一口氣轉過身去,果然便是瞧見,這地下空間中的那些骷髏,此刻已經紛紛爬了起來,而它們每一個的手中,都有著武器——那是他們的陪葬之物,有的是刀劍,有的是斧錘,不少都是已經銹跡斑斑了,當然,也有的顯然品質不低,依舊閃爍著點點寒光。

「真是些惡趣味的傢伙……」

目光掃過這成片的骷髏,葉天臉上也是陡然有著一片厭惡之色生出。

這些骷髏不知道已經是死去了多少年的了,如今卻是還要被這般利用,想想也是讓人覺得悲催。曾經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君王,現如今,卻是淪為這種東西……

翻手取出一塊靈基石,葉天並未打算跟這些傢伙如何交戰,隨手將靈基石拋出去,那火紅的靈基石在半空中翻轉了幾圈之後,便是陡然擴散而開,化為一道龐大的八級法陣,直接是將這一整片的地下空間都給籠罩在了其中!

而隨著大陣的出現,那些個活過來的骷髏,腳一沾地便是立刻燃燒了起來,直接被青玉蓮火包裹而去,走不出三步,便是直接會被青玉蓮火焚化成灰燼。

不出一分鐘的時間,大量的骷髏便已經是紛紛化作灰燼灑落了一地,這些曾經的君王,現如今,當真是連渣子都不剩了。

不過當得葉天正要撤去法陣動身繼續前行之時,這片空間之內,卻是忽然有著數道異常龐大的能量傳遞而出,那滿地的灰燼粉末,居然是無風自動飄揚了起來,朝著那些屍身並未腐壞的屍體處凝聚而去,化為道道詭異的能量融入其中,而與此同時,這整片空間之中的九具屍體之上,便是陡然有著一股能量升騰而起!

那能量的強度,居然是足以媲美涅槃中期!

「呵……原來你們才是真正厲害的傢伙啊。」

目光逐一掃過那九具身體居然是顯露出烏金之色的屍體,葉天等下也是一陣冷笑,想來,這幾個,是被某種手段專門淬鍊成了屍傀,其本身就是這地下陵墓的守墓之人。

而事實也剛好佐證了葉天的猜想,當得這九具烏金色的屍傀,在落入法陣的時候身上也是瞬間被青玉蓮火所覆蓋,但青玉蓮火僅僅是將他們的衣服給燒毀了去,並未對他們的身軀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顯然,這些傢伙的身體,是經過反覆的淬鍊和特殊處理的。

「你們這些傢伙……還真是讓我越發的討厭風墟國了。」

目光一冷,葉天的身影陡然便是閃掠而出,血月刀毫不留情的朝著其中一具屍傀斬去,「噗哧」一聲血肉被割破的聲響之下,那屍傀也是直接倒飛而出!

不過讓得葉天頗為意外的是,那倒飛而出的屍傀並未被血月刀的鋒利給斬斷,其身上也完全沒有血液流出,就連剛才那一刀斬下去,葉天都是感覺到自己就像砍在了一塊乾枯的樹皮上一樣!

而此刻,那被擊飛出去的屍傀,正緩緩的爬起來,扭動著關節個骨骼,讓自己恢復道原樣,其腹部之上那一條刀口之中,能夠無比清晰的看見他的骨骼。

那絕非是人類能夠擁有的骨骼,那是一種完全呈現出烏金色,就如同金屬一般的骨骼! 那龍獲獸的脾氣可不是不好這麼簡單吧!多虧他實力還算不錯,若是實力稍差一點,想必自己的小命此時早就交代在靈獸獵場了。

想到這裡,宮佑冥不得不說,雲凰宮竟是比傳說中的還要深不可測。

宮佑冥跟隨著葉靈的腳步來到偏殿的位置,正準備進去休息,卻看到沐靈夕氣呼呼的趕了過來。

「你怎麼來了?」

沐靈夕見宮佑冥還有臉問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要不是你毫無遮攔的說些渾話,我至於從棲木奶奶的面前逃跑嗎?擔心了那麼久,你還在棲木奶奶的面前讓我丟人,我真想再也不理你了。」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氣呼呼的表情,知道沐靈夕是真的生氣了。

連忙賠禮道歉道。

「別生氣了,剛才我不是見到你一激動,忘了旁邊還有人在,結果就隨口說了出來,以後我不說了還不行嗎?」

就在這時,葉靈卻是好奇的看著宮佑冥,然後問道。

「你說了什麼?竟是讓少宮主這般生氣?」

沐靈夕見葉靈那一臉好奇寶寶的樣子,生怕葉靈也知道了。

連忙解釋到。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讓我很生氣的話,你就不要問了。」

葉靈見沐靈夕一臉的緊張,臉上的神情更加迷惑了。

正準備問問宮佑冥什麼是讓少宮主生氣的話時,就被沐靈夕給打斷了。

「剛才我好像聽到棲木奶奶在叫你,你快去看看吧!」

葉靈一聽棲木奶奶叫他,再也顧不上自己剛才的問題了,連忙轉身朝主殿的方向飛了過去。

宮佑冥見沐靈夕那一臉緊張的樣子,頓時好笑的道。

「其實你不用那麼害羞,以後等我們成了親,你總不能躲著不見他們了吧!」

沐靈夕看著葉靈離開的背影,剛鬆了口氣,卻聽到宮佑冥這樣說,頓時不樂意了。

「那也是成婚之後,現在就是不行。」

宮佑冥見沐靈夕的怒氣再次飆升,心虛之下,身體一個趔趄朝沐靈夕倒了過去。

沐靈夕正準備好好的教育教育,某個讓自己顏面無存的傢伙,結果就看到宮佑冥的身體頓時朝自己倒了過來。

大驚之下,沐靈夕連忙扶住了宮佑冥的身體,心中不由得懊悔不已。

她明明知道他的身體受了傷,竟然還只顧著跟他鬥嘴,若是傷勢加重了,她簡直要恨死自己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急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宮佑冥!你沒事吧!你別嚇我!我再也不生氣了還不行嗎?」

宮佑冥原本就只是想嚇嚇沐靈夕,沒想到竟是將沐靈夕嚇哭了。

看著沐靈夕臉上那洶湧而下的淚水,宮佑冥連忙從沐靈夕的懷裡站了起來。

「別哭!別哭!我沒事,我這不是跟你鬧著玩嗎?」

沐靈夕正擔心不已,結果卻看到宮佑冥沒事人似的站在自己面前。

心中的擔憂和憤怒頓時無處發泄。

「好啊!宮佑冥!你竟然敢騙我,虧我還為你擔心不已,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了。」

說罷,沐靈夕直接轉身,朝著自己的寢殿走去。 葉天的眉毛在這一刻也是略微的皺了起來。

這些屍傀的身體強悍程度,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其皮肉已經是異常的堅韌了,血月刀的鋒利,都沒能一刀完全斬斷,其骨骼就更是堅硬的不像話,血月刀根本沒在上面留下絲毫的痕迹!

而這些屍傀,也是完全沒有痛覺,完全不會感到恐懼,這樣的東西,數量成群,也是個頗為恐怖的東西了!

葉天目光略為複雜的望著這些傢伙,心中也是頗有些煩躁。他不想在這裡浪費太多的靈氣能量,再往後,還有司馬桀那傢伙的存在,葉天深知自己必須留下足夠應付司馬桀的戰鬥力,然而,眼前這些傢伙,卻是煩不勝煩!

「嘶……」

忽然,其中一個屍傀的口中,開始發出一道毒蛇一般的嘶聲,葉天連忙轉過身去,便是瞧見,那屍傀的口中,居然是有著一枚暗藍色的火球凝聚著,隨著按屍傀上下顎猛然咬合,那火球直接是被他咬碎了去,旋即,其口鼻之中,便是有著大量的暗藍色火焰噴吐而出,直接是形成一道粗壯的火柱,朝著葉天奔涌而來!

熾熱!滾燙!

葉天第一時間便是從那暗藍色的火焰之中感受到了這樣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得葉天頗為的吃驚。

如今完美融合了炎玉,擁有青玉蓮火的他,已經許久沒有從什麼火焰之中感受到過高溫的存在了,哪怕是涅槃強者使用出來的火焰手段,對他而言也不過是如同溫熱的白開水一樣的溫度,完全無法構成威脅。

然而,那暗藍色的火焰,卻是有著極端的高溫,甚至要比青玉蓮火的溫度更高!

心中驚駭之間,葉天立刻便是朝著一側閃掠而開,那暗藍色的火柱,追著葉天掃射了一段之後方才消散而去,而那暗藍色的火柱掃射之間,所過之處的岩石,頓時便是融化而去,順著牆面流淌而下!

「幽海靈火?!」

涅槃尊者的聲音,忽然便是從葉天的腦海之中響起,在葉天的印象中,可是極少聽見涅槃尊者發出這樣的驚駭之聲的!

「尊者,榕兒,那暗藍色的火焰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比青玉蓮火的溫度還可怕?」

葉天也是頗有些急切的開口問道,而就在他開口詢問的時候,那九具屍傀的口中,居然都是凝聚起了那暗藍色的恐怖火焰!

等不及涅槃尊者和榕兒的回應,葉天便是身影飛快的律動了起來,九道火柱,像是一片密集的火焰大網一般朝著葉天籠絡而來,在速影和飛燕符全面運轉之下,葉天的速度也是猛然飆升到極致,方才是從那火網的縫隙之間傳了過來,而即便是沒有接觸到身上,光是挨著一下,葉天便是依然清晰的感受到,那讓得他皮膚一片火辣的恐怖高溫!

「葉天哥哥,這幽海靈火,是火焰靈氣的極致狀態,要比青玉蓮火還要高上一等,無論是溫度還是破壞力,都達到了火焰靈氣的極致狀態了,即便是你想要掌握,至少也還需要一塊火屬性的生息靈晶才有可能!」

榕兒也是第一時間為葉天解釋道,身為生命氣息凝聚而出的靈體,榕兒對於這東西也是有著不小的忌憚,榕兒本身的屬性偏屬於木屬性,這種東西,對她來說克制效果可是不下於死氣!

「小子,這些屍傀有古怪,高溫對他們是無效的,試著用你的冰體與他們交戰,幽海靈火的溫度極其恐怖,不要有所保留,不然這些屍傀會給你帶來不小的麻煩!」

涅槃尊者此刻的語氣也是頗為的急切,顯然,這幽海靈火的恐怖之處,涅槃尊者是極為清楚的。

點了點頭,葉天身上的氣息也是飛快地發生了變化,冰屬性靈氣能量瞬間佔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自葉天的身體之中,都是有著道道森然的寒氣涌動而出!

左手手臂猛然凌空一揮,數枚玄霜符便是出現在了葉天的手心之中,相比起靈冰符,玄霜符的寒冷更甚,此刻,葉天也是直接將那數枚玄霜符朝著一個屍傀揮灑而去!

嗖!嗖!嗖!

數道破空之聲下,那數道玄霜符直接是朝著其中一具屍傀破空而去,而與此同時,那屍傀的口中也是再度噴射出一道幽海靈火的火柱,直接是與玄霜符猛然接觸!

而讓得葉天頗為驚駭的是,他發射出的總共七枚玄霜符,居然是在與那暗藍色火柱接觸的瞬間,便被蒸發了三枚!餘下的四枚,還有一枚被那幽海靈火的餘溫融化而去,只有三枚玄霜符真正落在了那屍傀的身上!

三枚玄霜符引發的一陣小型的冰雪風暴,瞬間將那屍傀給吞噬而去,當得那冰雪風暴擴散而開的時候,那屍傀也是完全的被冰封了起來!

「小子,趁現在,打碎他!」

瞧得這一幕,涅槃尊者立刻是催促道,葉天也是當即反應,身影飛快的朝著那屍傀撲去,手中直接是有著一股幽幽的靈氣能量凝聚而去,那許久未曾動用過的殺招,虛沌之印,此刻也是瞬間便凝聚了起來!

如今的葉天早已是不同往日,虛沌之印,也早已不是那個需要葉天全身釋放靈氣能量方才能使用的殺招了,如今的虛沌之印,更像是一種掌法一類的靈術,只需葉天手掌印下,便可將恐怖的衝擊之力完全壓縮在一個很小的範圍之內!

「嘭!」

一聲巨響,陡然之間便是在這空間之中響徹而起,虛沌之印引動的恐怖衝擊,直接是向那屍傀給震得飛退而出,其身上的堅冰,也是瞬間破碎而去,隨之破碎的,還有那屍傀的身體!

有戲!

葉天心中當下也是大喜,看來這些傢伙並不懼怕鋒利的刀劍,反而是這般狂猛的衝擊力,更將容易將他們摧毀而去!

「小子,快!把那傢伙身體里掉出來的那塊藍色碎片拿下!」

正當葉天心中略微驚喜之時,涅槃尊者也是忽然開口道。目光望去,葉天便是立刻發現,那屍傀的體內,正有著一塊細小的藍色碎片掉落而出,那東西看上去和炎玉差不多的質地,想來,那東西赫然便是火屬性生息靈晶的碎片了!

身影飛掠,葉天立刻便是將那碎片抓在了手中,從手心傳來的,赫然便是一股滾燙的觸感,以及濃郁的火靈氣能量!

「解決他們,將這些碎片全部收集起來,這東西,絕對對你有著巨大的提升!」

感受到那碎片的可貴之處,涅槃尊者也是心中大喜,這種東西,若是能夠多收集一些,讓得葉天體內的青玉蓮火進化成幽海靈火,那麼葉天的戰鬥力,絕非是一星半點的提升,其絕對能夠出現一個質的飛躍!

此刻,葉天的心中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這屍傀,看來也並非是那麼的恐怖,找對方式便是了,他心中的擔憂,也是終於能夠放下來了。

葉天之前甚至在想,若是尋常手段真的無法將之解決,那也就只能拼著一些龐大的消耗,將這些東西收入無限乾坤之中設法消滅了,不過現在看來,尋常的手段,還是能夠有辦法將之解決的。

心中安然下來,葉天方才是開始照著剛才的方法,對這些屍傀發起不斷的攻勢,很快葉天也便是發現,這些屍傀,就只會噴吐火柱,倒是剛才被這幽海靈火唬住,有些自己嚇自己了……

片刻的功夫,葉天便是靠著速度與玄霜符,虛沌之印等手段,將那剩下的八具屍傀紛紛解決而去,而在葉天的手中,也是多出了九枚藍色的晶石碎片。 「好啊!宮佑冥!你竟然敢騙我,虧我還為你擔心不已,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了。」

說罷,沐靈夕直接轉身,朝著自己的寢殿走去。

宮佑冥哪能讓沐靈夕就這樣氣呼呼的離開,頓時出聲說到。

「不理我也好!反正這裡也沒人幫我治傷,到時候落下病根,倒是不用再拖累你了。」

沐靈夕聞言,不由得腳步一頓,卻是再也走不動了。

若是宮佑冥的傷勢真的嚴重了,那她豈不是要後悔死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硬是壓下心中的怒氣,轉過身,沒好氣的說到。

「要是讓我知道你騙我,你就死定了。」

宮佑冥就知道沐靈夕不會真的不管自己,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輕笑這說道。

「一會看見了可不許哭啊!」

沐靈夕在聽到宮佑冥的話后,心中頓時緊張不已。

「傷在哪裡了?快讓我看看。」

宮佑冥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卻是輕輕的將沐靈夕攬入了懷中。

輕聲在沐靈夕的耳邊說到。

「不如我們先進去再說?」

沐靈夕一聽,這才意識到他們現在還在偏殿的門外,臉上頓時一紅。

在看到宮佑冥那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之後,沐靈夕沒好氣的白了宮佑冥一眼,悶聲說到。

「還不快走?」

宮佑冥聞言哪還敢怠慢,頓時身影一閃,兩人就來到了偏殿之中。

剛一進入內室,沐靈夕就一臉擔心的看著宮佑冥。

「傷到哪了?嚴重嗎?」

宮佑冥知道肯定瞞不過沐靈夕,只得實話實說。

「其他的都還好,只有被龍獲獸不小心燒傷的地方還一直無法癒合。」

沐靈夕一聽,就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她所用的火焰應該就是雲凰一族說獨有的雲凰之火了,那種火焰最是奇特,無論什麼物質,都能焚燒殆盡。而且往往是靈力越充足,燃燒的越徹底。

宮佑冥現在能暫時壓制住雲凰之火的燃燒,已經是不容易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更是擔心不已。

「傷的重嗎?快讓我看看。」

一邊說著,沐靈夕直接著急的用手拉扯著宮佑冥的衣襟。

結果衣襟牽動了傷口,宮佑冥不由得輕哼一聲。

沐靈夕見狀,就知道宮佑冥傷的不輕,手上的動作更加的輕柔起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