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神秘人發出了一陣大笑,「看來,你已經認定的事情,我說什麼你都無法相信了,也罷,你要那麼想,也隨你。」

「這麼說,你是承認了?」凌傲天心中一動。

神秘人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看向凌傲天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殺意。

感受到神秘人眼中的殺機,凌傲天心念一動,開始與在外面的本體溝通起來,他很清楚,神秘人的實力極強,單憑自己的意識之體,是不可能對付得了對方的。

由於時間倉促,凌傲天的本體沒來不及跟守在外面的人打招呼,便沖入了民宅之內。

神秘人靜靜地看著凌傲天將自己的本體與意識之體融合,這才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小子,不要那麼緊張,雖然我想殺你,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神秘人略帶戲謔地說道。

凌傲天愣了一下,從神秘人的話語當中,他能感覺到對方確實不想在此時與自己動手。

「你的目的是進來打探情況,現在,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你走吧!」神秘人下起了逐客令。

離開,這怎麼可能?凌傲天知道,眼前的這個神秘人與煽動滅殺聯盟發動戰爭的幕後黑手必定有著莫大的關係,此刻,急於知道事情真相的他又怎麼如此輕易便離開。

「影仆,趕他走!」似乎是看出了凌傲天不願離開,神秘人朝著他身邊的老人吩咐了一聲。

聽到神秘人的命令,那名被叫做影仆的老人朝凌傲天逼了過來,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請!」影仆朝凌傲天作出了一個讓他離開的手勢。

「想讓我離開,你還沒那資格!」凌傲天傲然站立,將自己的氣勢散發了出來,迎向了影仆。

兩股氣勢撞在了一起,影仆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驚異之色,顯然,凌傲天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覺得有些意外。

「好小子,果然有些本事!」影仆說了一聲,手上多出了一柄長刀。

「好言勸你離開,你竟然不識趣,那可別怪我手下無情。」影仆抖了一下手中的長刀,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從他手中的長刀上散發了出來。

凌傲天平靜地看著散發出強大氣息的影仆,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殘劍。

影仆手中的長刀一陣抖動,帶著無比凌厲的氣息朝著凌傲天掃到。

凌傲天的臉色非常平靜,手中那銹跡斑斑的長劍透過那讓人眼花繚亂的刀光,平平刺出。

簡簡單單的一劍,卻讓影仆的臉色大變,他的實力不弱,自然一眼便看出凌傲天這一劍的不同凡響之處。

感覺到凌傲天這一劍竟然直接破開了他的重重刀光,朝自己襲來,影仆趕緊向後退去。

然而,在影仆的卻下一動的瞬間,他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因為,他明顯能夠感覺到,他自己雖然在不斷地後退,卻始終沒能拉開與凌傲天殘劍的距離,相反的,那柄銹跡斑斑斑的殘劍,正在一點一點地朝自己靠近。

面對著凌傲天殘劍上所帶來的巨大壓力,影仆發出了一聲怒吼,手中的長刀瘋狂地揮動起來。

當!影仆的長刀如願地撞上了凌傲天的殘劍,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緊接著,影仆的身體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向後退去,重重地撞在牆壁之上。

寵妻無度之強娶世子妃 「影仆,住手!」神秘人抬手制止了從地上站起來打算再次沖向凌傲天的影仆。

「主人!」影仆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羞愧之色。

「你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對手!」神秘人說道。

見神秘人出手制止了影仆,凌傲天也不再追擊,而是把目光落到了神秘人的身上。

「你到底是誰?」一開始的時候,凌傲天也認為神秘人是破滅之主,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卻意識到,眼前這個神秘人絕對不是破滅之主,那麼,這個神秘人到底是誰?

「我是誰,以後你自會知道,不過,現在,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就不陪你玩了,我們以後再見!」神秘人顯然沒有說出自己身份的打算。

「想走,沒那麼容易!」為了弄清楚神秘人的身份,凌傲天自然不願就此放對方離開,見對方有了離開的意識,他腳下一動,擋在了神秘人的身前。

「我真的不想與你動手!」神秘人的眼中浮現出一絲無奈。

「這可由不得你!」凌傲天緩緩舉起了殘劍。

「主人,你先走吧!」影仆擋到了神秘人的前面。

「算了,影仆!」神秘人制止了影仆,看著凌傲天,「既然你執意要與我一戰,那我便如你所願!」

隨著神秘人的話音落下,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感覺到神秘人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凌傲天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手中的殘劍也緩緩地舉了起來。

神秘人的身形一晃,朝凌傲天逼了過來。

好厲害!凌傲天瞬間便意識到,這名神秘人的實力絕不簡單。

神秘人顯然沒有與凌傲天耗時間的打算,就在他朝凌傲天逼近的一瞬間,他的身前出現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劍光!凌傲天心中一驚,神秘人手上並沒任何武器,但他發出的劍光,卻是無比真實的。

神秘人的劍術修為已經達到無劍勝有劍的程度,凌傲天不敢大意,流雲三式瞬間施展了出來,迎上了神秘人發出的劍光。

當!

一聲清響傳出,凌傲天的劍擋住了神秘人的劍光,但是,他的身形,卻被那劍光上蘊含的強大力量震得向後退了一步。

「不錯的劍法,但是,對劍道的理解還不夠!」神秘人淡淡地說著,腳下一動,身前出現了數道劍光。

凌傲天深吸了一口氣,神秘人的劍法修為遠勝於他,真氣的修為上,自己同樣也不及對方。

「結束吧!」神秘人一揮手,數道劍光閃電般朝凌傲天襲了過來。

看到襲來的劍光,凌傲天的臉色凝重無比,手中的殘劍開始不斷地揮動起來。

當!凌傲天的殘劍撞上了第一道劍光,在劍光上的強大力量的作用之下,他的身體被逼得向後退去。

雖然當過了一道劍光,但剩下的幾道劍光已經到了凌傲天的身前。

「再不動用你的分身,你必死無疑!」神秘人的聲音響起。

凌傲天雖然在不斷閃避著那幾道劍光,卻能感覺得到那幾道劍光中所蘊含的那種不達目的絕不停止的氣息,聽到神秘人的話,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心念一動,第一分身出現在他的身旁。

第一分身出現之後,當即揮動著手中的殘劍,朝著其中的一道劍光撞了過去。

當!

在第一分身的攻擊之下,一道劍光應聲而碎。

再次毀掉了一道劍光,但是,凌傲天的處境並沒有好轉多少,在他的身前,還有兩道劍光正散發著濃濃的毀滅氣息朝他襲來。

凌傲天與第一分身再次出手,花費了一番功夫之後,那兩道劍光終於被他擋了下來。

威脅解除,凌傲天的臉上並沒有任何喜悅之色,因為,在與神秘人的交手中,他已經敗了,而且是敗得極慘,神秘人僅僅只是出手了兩次,卻已經逼得他用盡了全力,若是那神秘人要殺他的話,現在的他,恐怕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后,凌傲天無奈地看著早已空蕩蕩的房間,早在自己竭力擋住神秘人的攻擊的時候,神秘人與影仆早已經離開了房間。

帶著失落,凌傲天走出了民宅。

「傲天!」「天哥哥!」「凌兄弟!」

眾人朝凌傲天迎了過來。

「你們沒事吧?」凌傲天關切地問道。

「我們沒事,但是,那兩個人已經離開了!」鳳青衣有些慚愧,本來眾人一直在屋外守著,打算阻止民宅之中的人離開,可是,就在剛才,那兩人從房中出來,眾人卻連攻擊都沒來得及發出,對方便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沒對你們出手,已經是值得慶幸的事了!」凌傲天嘆了口氣。

「凌小子,你這話什麼意思?要不是那兩個傢伙太溜滑,我們絕對可以攔住他們的。」聽到凌傲天的話,幻影魔王不服氣了。

看到幻影魔王那一臉不服氣的樣子,凌傲天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傲天,你與那人交手了?」鬼王問道。

凌傲天點了點頭:「我輸了!」

眾人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凌傲天的實力,眾人可是一清二楚的。

看著眾人一臉的無法置信,凌傲天苦笑了一下,把先前與神秘人交手的經過跟眾人說了一遍。

聽完凌傲天的敘述,眾人沉默了,如果按照凌傲天所說,這個神秘人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程度,這樣一名強者,若直要對他們出手的話,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傲天,這人是什麼來路?」許久之後,鬼王問道。

是什麼來路?凌傲天久久沒有說話,陷入了沉思當中。 看到凌傲天陷入沉思當中,眾人都沒有說話。

許久之後,凌傲天抬起頭來,看向眾人,說道:「我們走吧!」

走,去哪?眾人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去找滅殺盟主!」凌傲天微笑著解答眾人的疑惑。

找滅殺盟主,眾人更加不解了,滅殺的總部,可是守衛森嚴,他們這麼大搖大擺地去找滅殺盟主,這不擺明了讓人家來圍攻嗎?

「傲天,我們這麼去找滅殺盟主,真的合適嗎?」鳳青衣問出了眾人的疑惑。

「如果說是在之前,我肯定不會這麼貿然前往滅殺聯盟總部,不過現在嘛,我倒是覺得直接去找滅殺聯盟的盟主,才是最好的辦法。」凌傲天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自信之色。

見凌傲天如此自信,眾人臉上的不解之色更濃了,倒是暗黑龍主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若有所思之色。

「看來,你是從那名神秘人身上發現了什麼了。」暗黑龍主說道。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如果我所料沒錯的話,那名神秘人便是滅殺盟主!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實際上是在等著我們。」

「等豐我們?他知道我們要來。等我們幹什麼?」一連串的問題從鳳青衣的口中問了出來。

凌傲天微微一笑道:「他等著我們的目的,我現在也不清楚,不過,如果我所料沒錯的話,應該與推動滅殺聯盟進攻東大陸的幕後黑手有關。」

「傲天,你真的這麼有把握?」鬼王有些擔憂地看著凌傲天,「要是那神秘人真的是滅殺盟主,我們這樣找上門去,會不會是自投羅網?」他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那神秘人的實力實在太強,他們之中幾乎沒有人是他的對手,要是神秘人真的想將他們一網打盡的話,那他們的處境可就艱難了。

「前輩,若是那神秘人真的想對我們出手的話,根本就不需要那麼麻煩。」凌傲天無比肯定地說道,與神秘人交過手,他自然清楚,若是對方真的想要解決掉他們的話,完全可以直接出手的,他能確定,憑著神秘人的身手,他們中幾乎沒有人能逃得掉對方的襲殺。

見凌傲天說得如此肯定,鬼王也不再多說什麼,一行人略微準備了一下之後,便直接朝著滅殺總部而去。

「站住,滅殺聯盟總部,閑雜人不得亂闖!」眾人趕到滅殺聯盟總部,一名護衛將他們擋了下來。

「怎麼辦?硬闖嗎?」鬼王小聲地問道。

「就那麼一名小小的護衛也敢擋住我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殺了算了!」幻影魔王說道。

凌傲天抬手制止了想要動手的幻影魔王:「你想送死自己去,可別拉上我們,若你覺得你能夠戰勝滅殺盟主的話,儘管動手。」

聽了凌傲天的話,幻影魔王不開口了,他很清楚,滅殺盟主既然能夠輕鬆擊敗凌傲天,那麼,他肯定也不會是其對手。

「那我們就這麼等著也不是個事啊!」鳳青衣皺起了眉頭,這裡可是滅殺聯盟總部,要是真的惹出一群強者來進攻他們的話,他們的麻煩可不小。

「放心吧,他已經知道我們來了,肯定會派人來接我們的。」凌傲天平靜地說道。

「喂,你們幾個,還不快滾!」在凌傲天他們小聲交談的時候,那名護衛見對方竟然沒有半點反應,開始大吼起來。

聽到那名護衛的大吼,凌傲天回應了他一個微笑。

本來是一個禮貌的微笑,可是,在那名護衛看來,卻是赤裸裸的挑釁,於是,那名護衛大吼了一聲,抽出了身上的佩刀,朝眾人沖了過來。

那名護衛的實力並不強,也不過尊級巔峰而已,但是,他卻很清楚,這裡是滅殺的總部,一般人肯定是不敢動手的,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向凌傲天他們衝過來時,沒有絲毫的猶豫。

凌傲天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

「雖然我們不方便在滅殺聯盟動手,但若有人想要找死,我也不介意送他一程。」

凌傲天那冷冽的聲音,讓那名狐假虎威的護衛瞬間清醒過來,當他發現在他碳前的全是聖級強者的時候,一股冷汗,自他的脊背滲了出來。

凌傲天說得沒錯,這群人雖然不方便在滅殺聯盟總部門口殺掉滅殺聯盟的人,但是若是自己作死,主動上前找麻煩的話,他們稍微防禦一下也是說得過去的,到時候,萬一對方一個防禦過當,要了自己的小命,那他可連說理兒的地方都沒有。

想清楚這一點后,那名護衛停了下來。

場而,變得尷尬起來,那名護衛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想要後退吧,覺得丟臉,想要前沖,又沒有足夠的語氣。

「住手!」一個聲音,讓呆在原地幾乎要哭出來的護衛如蒙大赦。

一道身影,從滅殺聯盟內部走了出來。

那名護衛鬆了口氣,趕緊退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朝著來人行禮:「屬下參見大人!」

來人朝那名護衛冷哼了一聲,直接越過了他,來到凌傲天等人跟前。

「你們來了!」

凌傲天微笑著看著這名與他交過手的老人,微笑著點了點頭:「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影仆點了點頭,說道:「自然可以,諸位請隨我來!」

在影仆的帶領下,眾人沒有遇到任何阻擋,便進入了滅殺聯盟總部之中。

穿過數條長廊之後,影仆停了下來,指著長廊盡頭的一個小亭子道:「諸位,大人在那邊等你們!」

凌傲天朝著影仆點了點頭,帶著眾人越過了他,朝著亭子走去。

涼亭之中,一名男子靜靜地坐在當中,在他身前,擺放著數杯熱茶,熱氣騰騰,散發出濃濃的茶香。

「貴客臨門,有失遠迎,請喝茶!」見眾人到來,男子微微一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示意眾人坐下。

凌傲天也不客氣,直接帶著眾人,到亭子內坐下,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才把目光落到了男子身上:「滅殺盟主,我們既是貴客,閣下之迎接的儀式也未免過於寒磣了吧!」

男子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年輕人,人還真不簡單,竟然猜到了我的身份。」

凌傲天同樣抱以一個微笑,說道:「我確實猜到了閣下的身份,但是,卻沒有猜到閣下的處境。」

聽到凌傲天的話,滅殺盟主身子猛地一顫,看向凌傲天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可置信之色:「你看出來了?」

「堂堂的滅殺聯盟盟主,竟然想要見人也得偷偷摸摸,甚至連身份都不敢直接透露,除了他的處境並不樂觀外,我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了。」凌傲天微笑著說道。

滅殺盟主看了凌傲天許久,才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我終於明白那個人為什麼要讓我見你了,年輕人,你確實不簡單,竟然能夠憑著自己的所看到的,把事情猜得如此準確。」說到這裡的時候,滅殺盟主臉上那層遮擋著真實面容的薄霧漸漸散去,一張極為英武的中年男子的面龐出現在凌傲天的眼前。

不過,在這一刻,凌傲天已經對滅殺盟主的外貌沒有什麼興趣了,他更為好奇的是滅殺盟主口中的那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