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小荒也是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唯一的選擇,卻是錯誤的選擇,這真的是不給人活路了。

「呆在以前的地方,那也是一個大的牢籠,這個地方是小的牢籠,實際上都是一樣的,因此,你也千萬不要多想。再說,別人沒有辦法離開,我們就不一定沒有辦法。我要好好的想想。」楊風能感覺出來小荒的愧疚,在小荒看來,一切都是因為小荒所以才出現這樣的情形。但是,這也是楊風的選擇。再說,只有他們還沒有死,那就依然還是有希望的。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絕對的絕路,只是,你走的辦法不對罷了。

「可是,真的有辦法嗎?」小荒不由的問道。

「我想我或許已經想到辦法了。」楊風突然間的笑了起來。

「老大,你想到辦法了?」小荒不由的看向了楊風,剛才自己老大也是嘗試了啊,無論怎麼做,都是沒有辦法讓這個牢籠動哪怕絲毫,怎麼突然間的就有辦法了嘛,而且,自己完全是一頭霧水,根本就是猜不到。

「哈哈,小荒,你忘了我們收服的那團火焰了嗎?他在以前是從來沒有被收服過的。也就是說以前進來的人是直接尋找機關進來的。但是,我們卻是不同的。我們有我們絕對的優勢。」楊風笑著說道,對小荒,他自然是沒有必要遮掩,有什麼就會有什麼的。

「老大,我明白了。你是說,那團火焰特殊,能夠讓這牢籠破掉?」楊風這麼的一提醒,小荒立刻的就明白過來了。

「有可能,我們應該嘗試一番。」楊風笑著說道。這火焰是一種很是特殊的火焰,他擁有禁錮空間的能力,配合上火焰洞的話,禁錮能力強上很多,這種火焰能讓小荒都差點融化,可以想象,溫度是多麼的高。這倒不是說明他比火鳳凰的火焰,還有輪迴之火,或者是蓮花盛焰強,只是都有其特殊性,這團火焰產生在這裡,又和空間有關,很可能就是火焰洞以前主人安排的可以打開這籠子的火焰。因此,其他火焰的威力即便是足夠也沒有用。這必須得方法對頭才行。

楊風立刻的就開始進行嘗試。楊風雖然說對那團空間火焰已經掌控了,但是,這卻不能說明,楊風就能熟練的掌握了,這個傢伙就能認真的聽話了,這中間還是有一個熟悉的過程的,楊風本來是準備找個時間來適應這個過程的,現在看來,這個過程得省略了。這是一種看起來都很是虛無的火焰,能夠引起空間波動。楊風第一次操控,還是顯得有些吃力的。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的起到作用了。

那籠子接觸到空間火焰之後,立刻的就開始彎曲了。這樣的話,就擁有了足夠的空間,楊風也是可以出現了。

「果然有用。」看到這樣的情形,楊風也是大大笑了起來,這個時候,楊風真的是非常的高興。剛才的時候,楊風真的覺得自己的想法是可能有用的,但是,卻不一定有用。如果要是有用還好,如果要是沒有用的話,說實話,楊風自己都不清楚到底該怎麼辦了。因此,楊風的心裏面也是充滿著擔心和害怕的。現在,他成功了,那是非常的興奮,這樣的話,他們終於不用一直呆在這籠子里,不像地下的那些白骨一樣的命運了。

「老大,太好了。」小荒也是大笑了起來。

楊風擔心,他更擔心呢。如果要是死在這裡的話,那一切就都太憋屈了。

他可是堂堂的超級魂獸,如果要是被餓死的話,那該多麼的憋屈啊。在剛才的時候,他就有那樣的想法了。他被困住幾年,以他現在的實力都不會餓死的,但是,如果要是幾百年,數千年的話,那就肯定會餓死的。

好在,這一切都沒有發生。楊風自己走出籠子沒有多久,也將小荒給放了出來。

「老大,我們真的是非常的有運氣啊。」小荒這個時候也是忍不住的感慨道:「如果不是老大收服那團火焰的話,估計,我們真的要被餓死了。當時,收服那火焰是不得不做的難題,現在看來,也是有好處的。」

「嗯,所謂,福兮禍兮,誰也說不清楚,你覺得是禍害,到頭來,竟然變成有用。」楊風也是輕輕的一笑。有些事情,真的是說不清楚。

「不過,現在我們還不能高興的太早。我覺得,我們大概不是那麼輕易的要出去了。這火焰洞顯然是高人留下的洞府。既然進來了,那就得接受考驗。如果能夠通過考驗的話,那一切都好說。如果要是不能夠通過考驗的話,那我們最終也會成為一堆白骨的。」隨即,楊風再次的開口分析道。

「我也感覺到了。不過,我和老大聯手,只要不是神靈出現,還真的沒有什麼可怕的。」小荒很是自信的說道。

對於小荒的實力,楊風也是知道的,那在神靈以下,基本上是無敵的戰鬥力,他說這樣的話,那是有這個資本的。但是,這裡的考驗的對手或許不是一些強者,就像火焰,差點把小荒給燒死,這籠子,把小荒給困住一個道理,有的時候,實力也沒有那麼重要。

「但願不出現意外吧。」楊風輕笑著回應道,這倒不是楊風膽子太小,而是在這個地方,那不得不謹慎。小荒這樣的戰鬥力都差點死兩次,可以想象這個地方的危險程度。

「哈哈哈,歡迎來到火焰洞,真心希望你們能夠活下來,通過最終的考驗。」一道聲音猛然間的響了起來。這道聲音很是粗狂。聽起來猶如雷聲一般,震的楊風耳膜都疼。 ?楊風和小荒都是對視了一眼,真是和他們想的差不多了,果然啊,真正的考驗就要開始了。對於此,他們也是很無奈。

但是,同時,他們也是有戰鬥的慾望的。如果要是能夠通過最後的考驗的話,那肯定是能夠離開這裡的,這也是離開火焰洞唯一的辦法,同時,他們肯定也能得到不少的好處的。當然,他們也都知道,想要達到目標的話,那是相當的困難的。要知道,前面讓他們差點死的竟然都算不上考驗,那真正的考驗該是多麼的恐怖。

「這到底是誰留下的考驗呢?」小荒和楊風小聲的進行交流。

「如果要是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火神。」楊風分析道。死亡之淵那是死神的地盤,火之淵的話,那應該就是火神了。死神是自己被禁錮在那裡了,火神卻是留下了讓人考驗的傳承,難道火神已經死了嗎?在楊風看來,這種可能性不小,死神那是不死之身,殺不死,所以,只能是將其禁錮,火神那就不一樣了。

只是,能被稱為火神,誰能將其殺死呢?火神被殺,死神被禁錮,再加上這九淵之地,楊風忍不住的產生了這樣的聯想,九大強者被殺,或者被禁錮形成了九淵,能夠將他們殺害,或者說能夠將他們禁錮的該是多麼的強大啊。這九淵,到底是什麼來歷?

「火神,聽名字應該很厲害。留下的考驗估計也是非常的恐怖。」小荒忍不住的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次,必須得小心,不得有一絲的大意。」楊風開口道。對於他們來說,就算是小心都不一定能夠通過考驗,如果要是大意的話,那是肯定沒有辦法通過考驗的。

「老大放心吧,我是不會大意的。這裡的危險我也是知道的。我的脾性老大還不知道嗎?我平時經常大意嗎?」小荒不由的也是撅了撅嘴。

「我當然知道,不過是提醒以下而已。」楊風也是苦笑,自己什麼時候有那樣的意思啊。畢竟楊風也知道,相對來說,小荒也是比較聽他的話的。

「你們兩個嚴肅一點。如果要是繼續這樣說話的話,我就會認為你們是目中無人。到時候給你們的考驗將會達到地獄級別的。」就在這個時候,那道聲音差點咆哮了起來,他正在說話呢,這兩個傢伙卻是在不斷的說話,這是不是沒有將其放在眼裡啊。

楊風和小荒聽到這裡,也不再說話了,而且他們該說的話也都說完了。

「你們可知道,我家主人留下的是什麼考驗嗎?」那道聲音對著楊風和小荒說道。

楊風和小荒立刻的翻了白眼,如果我們要是知道的話,那要你幹嘛,你不說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呢。也太高估我們的實力了吧。

「我就覺得你們肯定不知道。」看到楊風和小荒的表現,那道聲音繼續說道。

楊風和小荒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這不都是廢話嘛。這個傢伙,說了半天都沒有說到正題上,這表達能力,那可不是一般的有限。

「大哥,就直接的告訴我們唄。」楊風忍不住的說道。楊風有一種感覺,如果他要是不直奔主題的話,這個傢伙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說呢,因此,他也是勉為其難的詢問了一下。

「小子。這個問題問的好。」讓楊風沒有想到的是,那道聲音如此的說道,聽那聲音,對楊風的問話還是相當的欣賞的。這讓楊風那個汗啊。這樣得問題竟然也能被稱為好問題?他一下子有些難以轉彎了。在他看來,這個問題誰都能問的出來的。

「同時,也問到了點上。」緊接著,那道聲音接著說道。這都不算什麼,關鍵是這個傢伙緊接著說了上百句楊風提這個問題很有意義的話,但是,卻沒有具體順他們要經歷的到底是什麼考驗。這讓楊風和小荒7忍不住的翻了無數的白眼。他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堂堂的火神竟然找了這樣一個傢伙來替他做事,找傳承者。這火神的眼光也真的是夠離譜的。楊風和小荒竟然都有一種想要入睡的感覺,睡覺可要比這個傢伙嘮叨不休有意義的多了。「考驗的第一關,要聽我說話,認真的聽。要領會我說話的意思。如果不能做到認真聽我說話的話,不然的話,這一關就無法通過。你們就只能死。」猛然間,那道聲音如此的來了一句。

這道聲音就好像是一道驚雷一般,一下子就讓楊風和小荒再也不敢不聽這個傢伙說話了。這句話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雖然說他們都感覺這個考驗實在是太扯了。雖然真的不想聽這道聲音說話,但是,為了通過這一關,他們必須得很是認真的聽。要知道,如果要是無法通過考驗的話,那絕對是死路一條啊。

這個傢伙實在是能說,喋喋不休的,而且,說的全都是廢話,聽的都感覺到噁心,這個世界上,能把廢話說的讓人噁心,那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這方面那也是達到了出神入化才行。

最讓楊風噁心的一點就是,他還必須得裝作聽的很是認真,臉上還得堆著笑容,完全就是一副很是受教的樣子。

相對來說,楊風還是好上不少,小荒比起楊風,在這方面的忍受力肯定不足,幾次都差點的爆發,都是強忍了下來。實際上,如果不是楊風在他身邊的話,他估計也是忍受不下來的。這個時候,楊風就是他的參照物,楊風能做到,他也能做到,他不能因為自己而把楊風給連累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道聲音終於是停了下來。楊風和小荒也是鬆了一口氣,同時,他們也是對視了一眼,不容易啊,這一關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你們兩個還是表現不錯的,尤其是人類小子。更是讓我滿意。那聽話的態度,真是認真。」那道聲音停了一會後繼續說道,這個時候就不像剛才那樣喋喋不休了。他卻不知道,剛才的時候,他說一句,楊風的心裏面實際上也是暗罵一句,早就亮這個傢伙罵了無數次了。當然,楊風肯定是不會給這個傢伙說的。

「這是因為你說的實在是好聽,引人入勝,說的很有道理。所以我就著迷了。」楊風厚著臉皮說道。小荒差點直接的大笑出來,自己老大,這實在是厲害啊,這個時候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如果是他的話,這種話那是絕對說不出來的。

「哈哈,說的好,那你覺得我說的哪句話最好。」那道聲音聽了楊風的話之後,那是興奮的說道,楊風的回答真是說到他的心坎裡面去了,實際上,他就是這麼想的。

小荒不由的看向了楊風,意思是老大,傻眼了吧,沒有想到人家這樣的問,看你到底該怎麼回答。如果回答不出來,那就是自己找麻煩了。這個傢伙說的全都是廢話,哪一句是出彩的啊。

楊風輕輕的一笑。好不為意。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他奶奶個老天這句話說的最精彩。」楊風笑著說道。這個傢伙,說這句話的頻率很高,每說一次都很激動。要知道,楊風回答的是這個傢伙覺得精彩的句子。不是楊風覺得哪句話最精彩。

「哈哈哈。說的很對。看來你真是很認真的聽我的話而且還和我的看法一致。」 總裁前妻不下堂 那道聲音聽了楊風的回答,很是興奮的說道。

「我準備給你一個機會,投機取巧的機會。如果你要是哪一關無法通過的話。可以大聲的喊出來,就算你通過。」那道聲音隨即說道。

「好。」楊風立刻的答應了下來,這對於他開始,絕對是好事,真是沒有想到,竟然有這樣的收穫。

「老大。」小荒也是不由的看向了楊風,眼神當中也是充滿了佩服,這也行啊,真不愧是自己的老大。

楊風對著小荒笑了笑,他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好處。

「現在,第二關。你們準備好了嗎?」就在這個時候,那道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但是,聲音響了之後,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了。

「老大,這第二關是什麼啊。」小荒不由的問道。

「看我的。」楊風這個時候也是笑了。

「尊敬的大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第二關可以開啟了。 大佬每天被迫營業 感謝大人給我們充分的準備時間。」楊風淡笑著說道。

對於這個傢伙,楊風算是看出來了,一點高手的風範都沒有,希望你奉承他,了解了他的心態,那就一切好辦了,就像現在,

「恩,小子很有禮貌。我很滿意,那就開啟第二關了,給你們提示,這第二關主要考驗的是你們的速度,速度對於任何強者來說都是非常的重要的。你的速度快,你的保命速度就越強。而且,你的戰鬥力也會倍增,速度不如人,那就只能是靶子。我還告訴你們一點,想要過關,你們必須得突破你們現有速度的極限。」聽了楊風的話,那道聲音很是受用的說道。 ?這也說的太明白了,這個傢伙也真的是實誠。

但是,這說了用處也不是很大。

因為,想要突破自己的速度極限,那難度可是很大的。

完全是靠自己的,這完全是靠自己的。

有些時候,提示一番之後能夠恍然大悟,有的時候,提示也沒有多少的用處,你還得自己能做到才行。

這就好比,提示你神靈能通過哪一關,那不是廢話嗎?你得成為神靈才行。

就像磨天塔最後一關的考驗,能夠擊敗神靈,你就能通過,這樣的提示那也是很明顯了吧,關鍵是,你還得能做到才行。魂帝巔峰,戰勝神靈,那怎麼可能?真正的神靈,那可是有神之領域的,在這神之領域裡面,那就是無敵的。就是半神巔峰都無法和神靈進行抗衡。別說是魂帝巔峰了。楊風一直在想辦法呢,卻一直沒有辦法。

想要戰勝神靈,那要麼你能夠在沒有神之領域的情況下,抵抗住對方的神之領域。這是不可能的。要麼就是在對方沒有施展神之領域的情況下直接的將對方給擊殺了,這更是不可能了。第一,神靈的防禦力怎麼可能那麼差,一下子被你給秒了,第二,神靈施展神之領域就是一瞬間的速度,隨時都能展開,你有出手的時間嗎?根本就沒有。而且,這裡還有一個前提,你的各方面條件達到神靈,除了神之領域之外,這都夠難了,再加上剛才的兩個難題,這讓楊風都感覺到絕望。

想要通過磨天塔最後一關。

難,真的很難。難得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相比較而言,這裡的第二關就沒有那麼的困難了。

僅僅是速度突破極限,在壓力之下,他們完全是能夠做到的。

楊風和小荒隨即墜入了地下。

「嗷嗚。」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神靈嗎?」楊風的神情一變,以楊風和小荒現在的戰鬥力,他們聯手,就是半神極限也沒有資格逼迫他們逃竄,只有速度提升一個等級,那就是神靈,可是,面對神靈的話,那他們的速度提升一個等級的話,真的有用處嗎?

因為即便他們的速度提升一個等級,在神靈的面前,依然是笑話。以小荒的速度,或許速度上提升七八個等級,或許能和神靈媲美,以楊風現在的速度,就算是提升十幾個等級估計都不行。

不過,他們很快的就有了答案。

果然是神靈,只是他的速度比限制了。

這個神靈的身體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追逐楊風,一部分追逐小荒,兩者的速度也是不一樣的。一個速度比楊風的快上一些,一個比小荒的速度快上一些。

而且,都開著神之領域。

這樣的話,只要被神之領域所接觸的話,那結果就不言而喻了。「

楊風和小荒都是立刻的迅速的逃竄。

這個時候,他們還真的是必須在短時間內將他們的速度提升到一個新的階段,不然的話,他們就真的死了。

楊風的速度那是相當的快,比風的速度都要快。

但是,追在他身後的那頭青蛇更是快,他們之間的距離也是在不斷的縮小著。

「靠,短時間內提升一個速度等級,沒有想到時間是如此的短暫。在這樣短的時間內,怎麼可能呢?」說實話,楊風這個時候,那是徹底的無語了,但是,楊風根本就沒有時間多想。如果一會兒落下了,估計就不行了。

楊風和小荒一個個的都是顯得很是狼狽。

他們將速度都是發揮到了極限,而且,都服用了強力疾風丹。

但是,他們還是和青蛇的距離越來越近。

「老大,你怎麼樣了。」小荒對著楊風開口道。

「不行啊,我的速度已經到了極限了,想要提升,那基本是不可能的,最起碼短期內是不可能的。如果要是有十天半個月的時間,或許還行。但是,在一會兒的時間之內這怎麼可能嘛,就算天賦再強,也是沒有可能的。

「老大,難道咱們就這樣完了嘛,和對方戰鬥是絕對不行的。被追上就完了。可惜,我的絕招在這裡竟然一點用處都沒有。真是太憋屈了。」小荒很是無語的說道。一身本領施展不出來啊,對於他來說,神靈之下那是沒有敵手的,但是,偏偏碰到的就是神靈。

「必須要再次的提升我們的速度,一定有辦法的。看天花板上。」楊風隨即開口道。

他就知道,這樣的考驗不可能沒有任何提示的。

畢竟,想要在短時間內憑空的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一個階段,就是讓神靈來都難。

那個傢伙也是的,給楊風提示,也不提示天花板。

在天花板上,有一幅幅的畫面,給楊風產生了震撼。

正是教導一個人快速的提升速度的辦法。

楊風看到之後,給楊風的觸動很對。

因此,這裡竟然在講奧妙。

奧妙竟然會用這樣的方法傳下來。

「老大,我也竟然感覺到這對我也是有幫助,這雖然是火系的奧妙。但是,在速度方面卻是有一致的地方,所以,我也能夠領悟一些。」小荒看了天花板之後,也是興奮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們總歸是能夠參考一下的,領悟起來的速度就會大大的提升,不像剛才的時候,那完全是一籌莫展,一點辦法都沒有。

火神留下來的,那自然是火系的奧妙。這能讓人速度恐怖增加的就是火行術奧妙。據說,領悟了火行術,那速度甚至可以達到瞬間移動。如果楊風能夠領悟到火行術奧妙的皮毛的話,那楊風現在的速度最起碼能夠提升速度,這一關過去,那完全是輕而易舉的。

當然,短時間內領悟火行術奧妙非常的困難,即使是領悟到一些皮毛也是相當的困難。

但是,楊風需要的僅僅是提升一倍的速度罷了,不用領悟奧妙,他只要掌握提升的方法就差不多了。這相對來說,就簡單的多。

這就相當於時光回溯是時間後退的雛形,楊風距離領悟時間後退奧妙的皮毛都相差很大的距離。但是,擁有了時光回溯,那楊風就能讓時間暫時的後退。

這兩者的道理是一樣的。

楊風想領悟到關於速度的一個招數,相當於火行術的雛形就行。

楊風一般的快速的跑著,一邊看著天花板。

天花板上的圖畫就好像是活的一樣,給人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一團團的火焰不斷的爆發,形成了一道道的波浪線,那種波浪線在一瞬間就變直了。這讓楊風有一種很是特殊的感覺,他覺得自己碰觸到了什麼,但是,卻一時發現不了。

在這之後,又是一個人在進行著演練,他走一步,就走了很遠,這步伐裡面充滿了特殊的韻律。楊風開始一步步的進行模仿。

但是,根本就沒有用。

你沒有理解,你僅僅是模仿,你根本就達不到。

但是,模仿是理解的基礎。

只有做的多了,才有可能在那麼一瞬間領悟。

這其實和讀書是一個道理的。

有的時候,你一直都不懂,只是慢慢的看書,但是,猛然間,你就會領悟,哦,原來如此,我怎麼以前的時候都沒有明白。

對於自己的能力,楊風是相信的。

只要時間足夠,楊風肯定是能夠理解的,將自己的速度大幅度的提升。但是,能不能在青蛇的神之領域將其覆蓋之前進行領悟,那真的很難說。這要靠自己的領悟能力,同時,還得依靠一些運氣。

楊風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在這種情況下,不能著急,著急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老大,我領悟了。哈哈。」就在楊風一邊以極限速度逃避,一邊研究的時候,小荒的聲音響了起來。

小荒的速度猛然間的飆升了數倍。很明顯的超過了後面追他的青蛇。

「老大,我來幫你。」看到追著楊風的青蛇距離楊風也是越來越近。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