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回應他的只有一聲冷哼,但曲滔卻是能察覺出白狼的態度軟化了些。

「前輩,晚輩若是遇到危險,千萬得助我啊。」

白狼沒再出聲,四周再次陷入寂靜。

曲滔見此只能稍稍嘆氣,眉頭也緊鎖起來,他沒再去做無用功,再次盤膝座下,努力調整著狀態。

時間緩緩流失,地上斑駁光影也逐漸變得稀疏暗淡,直至最終消失。

某一刻,曲滔突然再度睜眼,眸光如電掃視四周。

四野闃然,陰沉森冷。

陽光似乎在這一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從密林縫隙間投下的森白月光。

「月障來了。」

他全身緊繃,只覺四周的溫度在這一刻驟然降低,猶如身處寒冬。

密林間出現縷縷薄煙,似薄霧瀰漫,又如水汽蒸騰。那薄煙似是有形,逐漸變得暗淡,存與陰暗之處,似乎是在逐漸彙集。

他悄悄起身,靜靜杵立,柴刀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手裡。

身軀之中內氣震動,柴刀上泛起晶瑩。

「吱吱!」

像是有活物在林間走動起來,給這昏暗之中添上一絲詭異。

驀地,他直覺身上傳來一絲異感,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東西在往身子里鑽。

這一刻,他身子僵直,遍體生寒且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薄煙彙集,在陰影處扭動。

四周悉索之聲也愈發頻繁,似乎在朝他靠近。

(黃山下周又混上推薦了,下周會再次有幾天小爆發,沒辦法更新太快,因為想多混幾個推薦,上架前的這段時間很關鍵,關乎成績,不過從下周開始,每天開始保底兩更。另外,新的一周馬上開始,有票票的請投給黃山,謝謝哈!) 徹體冰寒,身子僵硬,彷彿是被冰凍住了一般,他眼珠子四處轉動,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動彈半分。

細碎的聲音漸漸靠近身後,他感受到了一股森冷,似乎要從身後將自己籠罩。

「給我動啊!」

他在心中吶喊,控制體內的內氣瘋狂涌動,渾身肌肉綳起,將粗布衣衫撐的臌脹。

此時看上去,他像是在瑟瑟發抖。

「嗚……」

耳邊傳來一聲雜音,彷彿惡鬼在嗚咽低泣,那種森冷氣息愈發明顯,似乎在頸間流轉,激地他起一身雞皮疙瘩。

驀地,他渾身突然一僵,一隻慘白的手搭上了他的肩頭。

這不似活人的手,骨瘦嶙峋,皮色森白卻骨節粗大,彷彿骨色,上面指甲纖長,泛著烏光。

是那在月光下活動的人形屍骸。

曲滔都不知道這東西是何時出現的,似乎月光一起,這東西就現世了一般。

心中一急,他咬牙就想再次開啟迅捷屬性提升,但那枯手卻是順著他的肩頭往下,一直摸到了他的胸口。

餘光看見一個身影出現在身側,也是慘白之色,頭顱上五官全無,看起來詭異非常,身上皮包骨一般,胸口那肋骨更是根根清晰。

這詭異存在似乎是在打量他,一手搭在他胸口,來到他身前,與他貼面而立。

曲滔稍稍心顫,這東西實在讓人心驚,便是以他的膽量,此時也忍不住頭皮發炸,只覺一股冷意順著脊背直達天靈。

若是正常時他一定會趕緊退開,但此時他卻被一股異力控制著動彈不得。

詭異屍骸的枯手彷彿是在感受他的心跳,甚至還做出側耳親聽狀,時不時歪頭「打量」他,讓曲滔覺得莫名發毛。

「動起來!給我動起來!」

曲滔在心中怒吼,內氣隨著他的念頭,在體內瘋狂震動,一點點的將異力推出體外,就像是一種身體爭奪戰,最終隨著內體猛然的爆發,異力被祛除出去。

這一瞬間,曲滔便動了,與此同時,詭異存在腹部的口器大張,發出一聲嘶啞吼叫。

「嗚!」

這聲音就像是用刀刃在一塊生鐵上使勁兒掛,激起的聲音讓人耳膜發酸。

曲滔急速而退,在沒有用提速卡的情況下,爆發出了最快速度。

往後一躍就是兩丈,與那詭異存在拉開距離。

人形屍骸似乎察覺到了他身上生人的氣息,身子猛然一矮就趴伏在地,如野獸一般爬行,速度更是不慢,一個撲躍就出現在曲滔面前。

曲滔躲避的同時也注意著不遠處,那團隱藏在陰影處的存在。

這兩者都很詭異,為月色之中獨有,常人難以理解的存在。

見詭物撲來,攜懾人的煞意,嚇人的樣貌更是使人頭皮發麻,若是普通人遇到此物,指不定都會被嚇破了膽。

曲滔已經穩住心神,自然是不再懼怕,此時身旁一直縈繞著一股莫名的異力,還要往身子里鑽,但不知為何,被內氣趕出去之後,就暫時無法重新進入他的身軀。

他心知這應該是月華抗性的原因所致,此時便將大半精力放在眼前的詭物身上。

擰身,頓步,提刀,劈砍。

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在往常劈柴時早已將此印刻進骨子裡。

身軀緊繃如弓,力如弦,勁如箭,手中刀便是那能破開一切的利器。

這一刻他凝聚全身氣力,朝前斬出。

「嗤!」

昏暗之中銀光一閃,撩起一抹精芒,如電急逝。

「噗!」

一刀入肉,斜斬入頸,詭物的頭顱頓時就被拋飛出去,遠遠滾落在地上。

四千斤巨力自然不凡,但曲滔臉色卻是變了。

就見頭顱落地,但詭物卻是絲毫沒有停頓,探手朝他抓來,手上的指甲猶如利刃般,在他躲避開的瞬間,在他胸口劃過。

頓時胸前衣襟被撕裂掉一塊,胸前出現幾道淺淺的血口子。

若不是他在緊要關頭退了一步,這一下就能將他的胸口也破開,須知以他此時的皮膚堅韌程度,就是普通刀槍都已不懼,但這詭物卻是輕鬆就能傷及皮肉。

詭異,而且還很強大,這是曲滔面對著東西的直觀感受。

更讓人心驚的事出現了。

那原本掉落出去的頭顱,此時居然咕嚕嚕地在地上翻滾起來,速度著實不慢,朝他快速滾動而來。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曲滔如此想著的同時,卻是絲毫不退,神色堅毅,再次舉刀,凝聚全身氣力,刀身熒光流轉,刀芒貼合這刀身而動。

再次跨前一步,手中刀也攜巨力落下。

「嗤!」

如斬破敗革。

詭物自右肩而下,斜過左腹,被其一道斬為兩節。

枯骨般的身軀斷開,剩餘的身體依舊直立,被斬下的一截卻是掉落在地上,曲滔凝眼望去,卻是沒去他的傷口看到半點臟器存在,似乎早已消融。

就見那原本被斬落的頭顱,剛好滾到落地的半截身軀上,頓時就脖頸相連,原本的傷口消失無蹤。

恢復能力驚人。

「這樣都能接上?」

曲滔有些驚了,心下一狠,便又是數刀斬出。

這詭物著實詭秘,卻也不知無法傷到,既然能斬破,哪怕有著悚人的恢復能力,也設法將其徹底斬殺。

數道瑩芒急逝,在詭物還未有新動作之時,就將它給斬成數塊。

跟剛才一樣,散落開的殘屍一樣樣的拼湊在一起,硬生生的又將它給拼成了一個整體,甚至曲滔都沒在其身上發現半點傷口。

「鬼東西!當真詭異,看看到底是你恢復的快,還是我斬的快!」

曲滔深吸一口氣,在詭物撲來的瞬間與之錯開,而後手中柴刀狂舞,密不透風之下簡直潑水難進。

一刀!

兩刀!

三刀!

一道道銀輝急逝,一抹抹刀光飛舞。

在這頃刻之間,他就斬出了上百刀,沒有一處刀痕是相合的。

「嗤!」

刀芒遽然一縮,卻是曲滔直接用刀身拍在了詭物身上。

就見詭物瞬間炸開,散成漫天殘塊,最大的也不過拳頭大小而已,最小的簡直可稱為齏粉。

「噗!」

碎塊激散而出,被曲滔蘊含內氣一擊給打的潰散,瞬間散落一地。

借著暗淡月色,他看見那些碎塊在輕輕顫動著,似乎又要融合在一起拼湊起來。

但下一刻,這些碎塊卻突然炸開,化為寥寥青煙,其色暗沉,而後逐漸彙集在一起,變作一團陰影般的詭異存在。

「這……這東西……」

他大驚,眼前之物,可不就是那存與陰影處的霧態存在么。

此時他也總算明白,這種東西到底是如何出現的了。

陰影般的濃霧在扭曲著,似一團濃墨在地面上顫動。

驀地,墨色濃霧一縮,而後瞬間撲躍而出,其速快若驚鴻,在曲滔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直接覆蓋在其身上,將他緊緊包裹住。

而此時,曲滔臉上甚至還帶著一抹驚詫,只是表情已經凝固。

在這一瞬間,他動彈不得,身上寒意比月障初現之時更甚,異力入體,將內氣壓縮在身軀一角。

就見他身上的衣衫在逐漸消融,一片片變得破爛不堪,當詭異的陰影霧氣觸及皮膚之時,皮膚也出現一塊塊的紅斑,漸漸滲出血絲。

林中廢墟,將一切都看在眼中的白狼起身,口中低語:「這小娃娃看來的確不懼月障,但卻無法躲過月障之中殘物侵蝕,救還是不救?」

就在它糾結之時,突然一聲驚天巨吼從林間傳出,瞬間整個密林都在輕顫,粗木上的枝丫嘩嘩作響,葉兒撲簌簌落下,猶如被狂風吹過一般。

再看曲滔這邊,那纏繞在他身上的詭異黑霧,卻是被這一聲巨吼震散,被強烈的氣勁絞的七零八落,音浪滾滾之下,而是將殘存的陰影給震散於無形。

巨吼持續片刻方才落下,曲滔劇烈咳嗽兩聲,而後就是劇烈的喘息。

就在剛剛,他全身不能動彈,身體內更是被異力控制,甚至身軀隱隱都要有了變化,那是一種磨滅生機的力量,彷彿是要將他徹底改變成一種死體一般,僵硬無比。

在無比危急之時,他只能勉強將內氣湧入喉間,想也不想的就吼了出來。

巨吼之下,異力消散,陰影般的黑霧被絞滅。

此時他無比慶幸自己搶在白狼之前斬了那巨猿,不然在剛剛那種情況下,他絕無活下來的可能。

那異力太詭異了,哪怕是被音浪震散之後,此時又凝聚在他周身,要往其身子里鑽。

黑霧消散之處,有一張白卡落下,在昏沉夜色之中泛起一絲熒光。

三兩步上前將之撿起,就見一面人形素描,另一面有字。

「月華親和力(永久性)+7。」

「啪!」

曲滔直接將至拍在身上。

白光炸開,融入身軀,身上的寒意頓時消散,暖流開始在身體之中流動。

「呼……」

到了此時,曲滔才覺得好受不少,帶暖流散去之後,那異力再度出現,只不過比方才要少了那麼些,異感沒有那般強烈。

「果然是跟月光有關。」

「不對,這張是月華親和力,並不是抗性,似乎這親和力要比抗性更有用。」

這麼想著,他將視線投向最開始處的那團陰影,眸中閃過一絲莫名光彩。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