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小人得志,看他那張得意洋洋的嘴臉!」白虎天驕怒道。

這一句話並沒有加以掩飾,就這樣直接說了出來,雖然被周圍嘈雜的聲音蓋了下去,但是以武神的聽力,仍然能夠分辨出來。

范浪陡然轉頭,望向了台下的白虎天驕,目光如星光,有著一種灼人之感。

他清清楚楚的聽到了白虎天驕剛才那句話,明白這是在罵自己,再加上之前發生過的衝突,新賬舊賬都加到了一起。

新官上任三把火,有了重大突破的武神同樣如此,此時的范浪剛剛鑄成群星之體,胸膛中傲氣凌然,有種一往無前的大勇敢。

「白虎導師,我剛剛破解了星辰儀,獲得了群星之體,暫時還不太熟悉這種體質,你能不能陪我過過招?」范浪當眾提出邀戰,說話的語氣很平靜。他沒有針對白虎天驕的無禮之言斤斤計較,而是找了一個更加簡單直接的理由。

為了一兩句髒話而打架,太掉身份。

為了打架而打架,方顯武神的兇悍本色。

白虎天驕聞言目光一凝,如同猛虎炸毛,整個人瞬息一變。周圍有許多道目光投射而來,要看他如何應對。

「呵呵呵呵……」白虎天驕笑了起來,是那種兇狠的笑容,露出了一嘴的獠牙。

他正覺得憋悶,范浪就給了他一個發泄的出口,讓他如何能不發笑?

他巴不得跟范浪打一場,好好出出氣,甚至冒出了一個大膽的念頭,想要趁機廢掉范浪的群星之體!

要是能把范浪的群星之體廢掉,那什麼氣都能出了。

「范導師,我這個人向來是來者不拒,既然你想要找人過過招,那我肯定奉陪到底。雖然你的境界比我低,但你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不能把你當成下位神看待。我們兩個打起來,並不算我欺負你,你說對吧?」白虎天驕挑釁道。

「那是當然,死在我手上的上位神已經有不少了,把我當做上位神即可。你不用擔心被人說成欺負我,誰要是這樣說你,我第一個不答應。」范浪淡淡道。

「好,有魄力,是個男人該有的樣子。要在哪動手,用什麼規則打,你來決定,我照單全收。」

「擂台多得是,哪個近在哪打。至於規則,學院就有各種現成的規則,隨便挑一個好了,我是無所謂的。」

「好,你帶路吧!」

「白虎導師這邊請。」

范浪鎖定了一處距離最近的擂台,大踏步走了過去,身形時隱時現,每次跨步都能橫越萬丈之遙,腳下星光閃現。

白虎天驕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緊跟了上去,給青龍天驕等三人留下兩句話。

「你們等著看好戲吧!我會把這小子給廢了的!」 白虎天驕口出狂言,揚言要將范浪給廢掉。

當然,這些話是專門說給四象天驕當中的另外三人聽的,而不是公開說的。

玄武天驕老成持重,聞言之後第一個阻止道:「萬萬不可!范浪的身份非比尋常,深受極光神帝的器重,又是金玉真人的高徒,要是他有什麼三長兩短,後果不堪設想。你可以擊敗他,也可以重傷他,但是不能做的太過火了,一定要有分寸。」

「老四你就是這樣瞻前顧後,所以才會老的這樣快,范浪這小子太過可恨,我非得狠狠教訓他一下不可!刀劍無眼,切磋哪有不受傷的道理。再說了,這次是他主動挑戰,周圍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就算被廢掉,也是他自找的。這個官司打到天邊去,我也不怕!」

白虎天驕心意已決,根本不聽玄武天驕的勸告。

作為老大的青龍天驕,倒是沒有出言勸阻,而是提醒了一句:「老二,驕兵必敗,別太自信了,范浪這小子絕非等閑之輩,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對付的。你要是太大意,小心陰溝裡面翻船。」

「老大放心,蒼鷹搏兔亦用全力,無論這小子有幾斤幾兩,待會兒我都會全力以赴!」白虎天驕殺氣騰騰道。

「恩,這我就放心了,只要你別掉以輕心,至少有七成勝算。」

「不是七成,是十成!」

白虎天驕信心十足,認為自己穩操勝券。

他這種自信並不是盲目自大,做為極光學院最為頂尖的導師之一,他完全有資格懷揣這種自信。

在眾目睽睽之下,范浪跟白虎天驕雙雙離開,前往了距離最近的擂台。

這樣一場別開生面的戰鬥,人們豈能錯過,不管是有關的人,還是無關的人,紛紛跟了上去,成千上萬道流光當空飛行,場面蔚為壯觀。

不過是幾句話,范浪跟白虎天驕就定下了這場戰鬥。

兩人的身份都很有分量,再加上范浪才剛剛練成群星之體,這註定是一場非同一般的擂台戰,足以挑動人們的熱情。

「這場比試有意思,一個是光芒萬丈的大天才,一個是四象天驕之一的白虎天驕,一個是風頭正盛的新任導師,一個是功底深厚的老牌導師,真不知道誰能贏。」

「范浪的膽子可真夠大的,竟然敢挑戰白虎天驕,這位可是出了名的下手沒輕沒重,跟自己人切磋的時候,都曾經失手打成重傷。」

「呵呵,這可不是什麼切磋,而是關係不和,大打出手。你想想看,四象天驕之前四個人聯手破解星辰儀,結果失敗了,范浪緊隨其後,一個人就成功了。出了這種事,四象天驕該是什麼樣的心情。剛才白虎天驕還說了些不好聽的話,罵范浪小人得志。雙方的關係,算是徹底鬧僵了。等著瞧吧。兩人待會兒打起來的時候,肯定非常凶。」

「傳說群星之體非常強大,這次有機會親眼見識一下了。」

「范浪太小氣了,之前群星祝福降臨,有許多星辰之力分散八方,他竟然把多餘的星辰之力統統引導向了一處,只給那一小部分人吸收,連一點都不留給我們這些旁觀者。待會兒打起來,最好把他打成重傷!」

人們趕往那處擂台,路上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

范浪的速度何等之快,只是隨便走了十幾步,就到了地方。

這是一座懸空的擂台,裡面自成空間,面積非常之大,經過了各種加固,能夠承受住戰鬥的衝擊。

當然,再怎麼堅固的擂台,也有一個承受的極限。

范浪通過龍二連接極光學院的網路,借用了這座擂台的許可權,還選擇了一套現成的比武規則。

這套規則沒那麼多彎彎繞,非常的公平,限制了一些寶物的使用,是那種為了比拼個人實力而制定的規則。

其實這種規則對范浪很不利,他身上的寶物層出不窮,光是空之界就能獨當一面。

限制了寶物的使用,那他就只能傾向於自身實力了。

他之所以選擇這套規則,有多方面的原因,一來是傲氣使然,二來是為了試驗群星之體,三是要讓白虎天驕輸的心服口服,別拿寶物之類的說事。

他前腳到了擂台,白虎天驕後腳就跟上來了。

兩人同處在這座擂台的範圍之內,彼此相距萬丈左右。

白虎天驕瞥了一眼收到的比武規則,隨即就關閉了,像是這種學院制定的通用規則,他早就背的滾瓜爛熟,沒必要多看。

「范浪,我敢保證,你會後悔向我挑戰。」白虎天驕威脅道。

「要是能讓我後悔,那這件事夠你拿去吹一輩子了。」范浪咧嘴一笑。

「你這小子,還是那麼的討人厭,無論是你說的話,還是你的態度。」

「我不是宇宙幣,做不到人人都喜歡。還有,我們是來比試的,不是來吵架的,是不是可以開打了?」

「哼,既然你這麼急著躺下,那我就成全你!」

白虎天驕雙目一凜,身上爆發出無窮神威,原本趴在衣服上的白虎法相,猛然間放大千萬倍,化作了一頭真真正正的白虎聖獸。

一人一虎遙相呼應。

白虎聖獸張開大嘴,凶相畢露,大吼一聲,聲音撼動宇宙。

范浪面沉似水,背後閃現出數以億計的星辰,這些星辰用光線彼此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頭威風凜凜的神龍之形,張嘴發出龍吟,聲音蓋過了白虎的吼聲。

虎嘯,龍吟,各不相讓!

「接招吧!」

白虎天驕大吼一聲,雙手成爪,左右分開,對準范浪用力一抓,身後的白虎聖獸同時行動,揮舞一對鋪天蓋地的大虎爪,對著范浪拍了過去。

這簡單粗暴的攻擊,有著一力破萬法的力量,摧毀沿途的所有,所過之處只剩下了黑色的虛無,什麼都沒了。

「吃我一拳!」

范浪一拳打出,難以估量的星辰之力匯聚到了他的拳頭之上,隨著這一拳打了出去,化作了一個由星光所凝聚的巨大拳頭。

這招名為「皇極燦星拳」,只有身懷群星之體的人才能夠修鍊與施展,否則實力再強,境界再高,也無法學成。

范浪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通過系統把這招學會了,為的就是在獲得群星之體之後用來施展,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雙方的攻勢都屬於追求力量的那種,這次來了個硬碰硬,誰都沒有迴避,甚至連躲一下的念頭都沒有過。 轟隆隆!!!

星光巨拳與白虎巨爪碰撞在了一起,雙方的身形瞬間頓住,引發了一場橫掃所有的大爆炸。

強光綻放開來,周圍的一切都在劇烈震動,衝擊力摧毀一切,化作大面積的虛無。

整個擂台不堪重負,結界崩裂開來,越來越嚴重,眼看著就要不行了。

僅僅一招而已,兩人的交鋒就摧毀了這座擂台。

「不好,擂台要崩潰了,快出手穩住擂台,否則周圍的人都要受到牽連,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快出手製造結界,封住整座擂台!」

「大家小心!」

圍觀的人群一陣大亂,許多上位神強者紛紛出手,聯起手來封印住了瀕臨崩潰的擂台,將戰鬥的衝擊力封在了裡面。

要不是有他們出手,後果不堪設想。在戰鬥結束之前,他們還得繼續維持封印,否則還是要出事。

在極光學院,像是這種能夠摧毀擂台的比武並不多。非是擂台不夠堅固,而是范浪與白虎天驕實在太強!

初次的交鋒,只是熱一下身而已,兩人都還沒有使出全力。

范浪收回拳頭,另一隻拳頭由上至下,怒砸過去,又是一團星光巨拳閃現而出,如同流星墜地,砸向了白虎天驕。

星光巨拳砸到半路,轟然分散開來,化作了一場星光璀璨的流星雨。

白虎天驕神軀一震,施展金屬之道,身邊的聖獸法相由虛轉實,化作了一頭金屬白虎,張牙舞爪,仰天咆哮,硬生生的擋住了漫天星光的轟擊,表面毫髮無損。

猛虎出籠!

餓虎撲食!

虎嘯陰陽!

一爪洞虛!

尾掃星河!

白虎天驕展開一連串強力反擊,反過來壓制住了范浪,將其逼得節節後退。

霎時間,虎嘯聲震耳欲聾,白虎的身影前撲后縱,巨大的爪子來回拍打,犀利的勁氣割裂一切。

「哈哈哈哈,就算你有群星之體又如何?別以為有了個強大的體質,就能橫行宇宙,比你強的人還是比你強!」白虎天驕得意道。

范浪落入下風,卻不急不躁,沒有理會白虎天驕的話,而是在心裡有所盤算。

「大概確認了群星之體所帶來的提升,算是初步的熟悉了星辰之力,接下來該開狂暴跟他打了。」

范浪剛才並沒有開狂暴,只是用正常的十二倍戰鬥而已,所以才落入了下風。

開了二十五倍的狂暴,才是他真正的實力!

轟!!!

范浪開了狂暴程序,整個人就跟換了個認識的,磅礴的力量從體內爆發開來,每一個毛孔都在往外噴吐能量,如同成千上萬顆恆星同時噴發。

提升的不止是力量而已,還有防禦力、生命值以及速度等等,這是全方位的提升。

連群星之體也在狂暴的加持下大幅提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白虎天驕感受到了范浪的實力變化,臉色微微一變,這才想起了一些相關的傳聞。

傳聞范浪擁有一種臨時提升實力的特殊手段,能讓自身實力翻倍增加,與之前判若兩人。之前敗在范浪手上的強者,都是這樣栽跟頭的。

現在,白虎天驕可以親身驗證一下這個傳聞了。

「吼!!!你能提升實力,那我就把你的實力打壓回去!」

白虎天驕大吼一聲,抬手一招使出,周圍天地間的溫度驟然降低,連虛空都被白色的寒氣凍結,形成了連綿不絕的冰封。

這種冰封非比尋常,連神力都能凍結,要是實力不夠,會被直接凍成冰雕。

范浪感受到寒意入侵體內,但是並沒有被封印住,他當空縱橫來去,直接粉碎沿途的堅冰,根本擋不住他。

一顆本命星辰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上,體積猛然放大,被他當做了武器使用,硬生生的推向了金屬白虎。

本命星辰是武神的重中之重,每一顆都是心肝寶貝,不會輕易拿出來用掉。

有了群星之體就不同了,可以輕輕鬆鬆的塑造出一顆本命星辰,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樣憐惜,少一顆根本無關緊要。

本命星辰的體積超過了金屬白虎,如同一枚特大號的炸彈,轟然爆炸開來,威力之強,將金屬白虎炸得皮開肉綻,飛了出去。

這頭金屬白虎與白虎天驕本命相通,一者受創,另一個也會跟著受損。

白虎天驕的唇角飆出一縷鮮血,心中更是一驚,范浪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與之前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差的太多了,用他的看家本領都壓制不住。

「我就不信了!」

白虎天驕一人一虎同時展開猛攻,從兩邊夾擊范浪,他本人的體積猛然放大,化作了一尊半人半虎的巨人。

面對夾擊,范浪對著頭頂一拳轟出,身邊星光綻放,化作一頭巨大無比的神龍法相,環繞著他盤旋飛升,擋住了周圍所有的攻擊。

劫數·絕命劫!

范浪守中帶攻,施展出萬古境以上才能施展的劫數,手上匯聚星辰之力,形成了一團白色光球,光球由大變小,消失不見,再放大成為一團黑色光球,整個過程快如閃電,在瞬息間就完成了。

原本與金屬白虎形成夾擊之勢的白虎天驕,忽然生出一種威脅之感,接著就見范浪破開空間,憑空出現,手上催動一團黑色光球,對著他劈頭蓋臉的攻了過來。

這絕命劫本身就已經非常致命,再加上星辰之力的注入,更是威力倍增。

白虎天驕不敢硬接,但也沒有被嚇跑,而是施展巧妙身法,避開了范浪的攻擊,然後出奇制勝,一拳轟向了范浪的腦袋。

范浪來了個以傷換傷,翻轉手上的黑色光球,拍在了白虎天驕那巨大的神軀之上,而他自己也被對方一拳轟中。

雙方同時宣洩力量,承受了對方的攻擊,碰撞所產生的波動呈現環狀一圈圈的擴散開來。

整個擂台再度受到挑戰,外面那些強者們要全力而為,才能將戰鬥的餘波封印在裡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