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也,此豈非是盜匪之老師,惡賊之師尊么?」

「呵呵呵,此言得之!」

眾聞言大笑。

「呔,汝家何人?這般肆無忌憚!乃是小瞧吾家不落地星上無人么?」

數十修氣勢洶洶而來,對了不足等七十六俢眾家兄弟大聲吆喝道。

「恁地聒臊也!殺之!」

那魏廬道。


「得令!」

七十六俢眾家兄弟一聲吼,開步往彼等一干數十修撲去,一通廝殺,不過片時,那天台上堆積了數十修死屍。不足觀之嘆息一聲道:

「焚燒之!」

「是!」

一股天火忽生,只是剎那間,地上乾淨如舊矣。

「向大人,差遣好手問一問此間修眾,何地乃是報上傭兵登記備案處耶?」

「是!」

那向忠轉回頭吩咐吳泓幾句,吳泓帶了數修飛馳而去。遠遠兒本還有數家惡修之眾蠢蠢欲動,然觀之那邊大戰發生也疾,結束也速,居然盡數驚得呆立一邊,無有何敢再言語無狀者也。

不足等只是站立天台之邊緣,觀視此間景緻,等得半時,那吳泓至,對了不足道:

「大人,山下之大日不落城中有官家登記備案造冊之地兒,其地便是申請雇傭軍組建之處耶。」

「好!便是往去山下大日不落城中組建新軍!此吾等之第一步也。向忠聽令。」

「是!」

那向忠前行一步昂然道。

「汝統籌一應組建新軍之事宜,大小之事可以專斷!唯記住吾家新軍非但要強悍無懼生死,且要唯吾等之一生之所追,敢於拋頭顱灑熱血而不計報酬者。」

「得令!」

「魏廬聽令!」

「是!末將在!」

「汝乃是肩扛全力操演大軍之重任,往後吾等達成所願,唯汝之大軍為核心也。」

「是!末將明白!」

「姚祥聽令!」

「是!末將在。」

「汝乃是法陣之將軍,當全力領悟吾家法陣之道訣為用,且將其傳授麾下。他日起兵,此關乎勝負之屬也。」

「是!小的明白!」


「吳泓聽令!」

「是!」

那吳泓行出一步,雙手抱拳,躬身聽令。

「所有吾等戰利品及其所得寶物之屬,盡在汝手。何等物事不足,汝當心中有數,一一報上向大人知悉,而後統籌解決之。吾只要汝一聲令下,神材法料源源不絕!」

「是!大人放心,吳泓必不辱使命!」

「諸位!」

「是!」

那七十六俢眾家兄弟齊齊一聲喝。

「吾等此去便是粉身碎骨也!從此無有退路,唯勇往直前,死而後已!」

「大人,吾等生死與共,不離不棄!」

那向忠一聲喝。眾家兄弟齊齊一聲。此一刻那遠處之修眾觀夫此間之武士,居然驚得渾體哆嗦,遠遠兒去了。彼等哪裡知曉,從此後此天台便是謂之瀆神台矣!

從此後此地誕生之一軍便成就了名震三界之瀆神天軍也。

亦是從此時起,那不足終是開始精心組建其瀆神之大軍以為用也。(未完待續。。) 便是七十六俢眾家兄弟一聲諾,盡數下了置生死於不顧之決心時,那神修地諸位主神忽然皆齊齊心間一驚。那大光明神忽然起立,緊緊皺了眉頭,在其神居之所在來來回回不停度步。其坐下伺候大神觀視此貌態,盡數戰戰兢兢,無窮億億計萬年來,何曾有過大光明主神焦慮若斯耶?何曾有過大光明主神居然緊張幾乎腦門蓋兒上有了細密之汗水耶?

「來呀,傳史惑來見。」

「是!」

一修飛馳而去。半日後那主神史惑覲見父神大光明。行禮畢,那父神道:

「惑,汝可已然感知?」

「是!父神在上,史惑不才,願意為誅叛先鋒,便是大海撈針,亦要將那廝斬殺!」

「嗯,惑之一出,吾心下大安!汝可以相機行事,先斬後奏!汝亦可以以吾之名義調遣諸父神兵馬大能以為用!」

「是!吾史惑定然不負父神所託,鞠躬盡瘁,肝腦塗地乃罷!」


「何肝腦塗地耶?吾要汝大功告成時,三界同慶!」

「是!大功告成,三界同慶!」

那史惑手中持了父神大光明之神牌,傲然飛馳而去。大光明觀其模樣,嘆口氣道:

「五行諸大神帝聽令,著爾等獨立行使監察大權,有感逾越,不聽號令者斬殺之!無論何人!」

「是!然主神吾父,若吾等監察得別家主神有異動則何如?」

「呵呵呵,問得好!主神之力豈是爾等可以用強!報上來即可!」

「是!若是偶遇新晉之主神則如何?」

「呵呵呵。報上來!不過爾等亦不必嫉恨,他日必有爾等成就主神之時候也。」

「是!多謝吾主父神!」

那五行神眾一行五修歡歡喜喜急急往去。

「星使大神何在?」

「屬下在!」

「著汝調遣麾下,往去西方極樂界現在我佛處,告知其小心行事,勿得有任何閃失才是!」

「是!」

那大光明父神仍舊這般來來回迴轉悠,忽然其收住腳步,大聲道:

「星使大神聽令!」

「是!小神在此!請父神吩咐。」

「令三界吾家暗樁即日起時刻準備激活其身份,唯我家號令而動!」

「是!」

「此事了得,不可稍有閃失!」

「是!父神您放心,小神知曉厲害!」

亦是此是。那三女神國中。嫦兒與風兒忽然齊齊睜開雙目,詫異對視一眼。

「似乎是吾家哥哥之氣息!」

二人同時開口道。而後兩人幾乎齊齊震驚對視,雙目中閃爍了萬千般心思,萬千般情懷。

那嫦兒顫抖了聲音道:

「風兒。定然是不足哥哥已然開始了其大計也!」

「決然無錯!只是姐姐。吾二人當如何?」

「此事唯靜靜兒等待!一則吾家哥哥無有真實之消息。二則大光明神已然差人發了令諭在此。稍有異動,其麾下星使等必然會有所覺察也。」


「然吾二人便這般等待么?」

那風兒問道。

「正是此大亂將起,風雨飄搖之時候。吾等何不訓練出一支強軍,屆時可以為吾家哥哥一把助力也。」

嫦兒道。

「嗯,有理!此時便是吾等練兵,料來眾家主神亦是勿得言語呢!只是此一軍須得唯吾二人之號令行事,萬莫使他修染指也!」

「嗯!風兒,汝曾貴為仙界大帝,此帶兵之事兒乃是汝家之專長。此時得需妹妹親為!」

「是!姐姐放心!」

太陰神國,那太陰主神收了大光明神之令諭,一言不發,只是點一點頭道:

「曉得了!」

而後竟然閉目不再語。

待得大光明神之星使歸去,那父神太陰深深吸一口氣道:

「汝滅殺吾家知己戰神,滅其滿門,消亡其星宇!毀歿其星宇億萬之無辜修眾!那時何其惡毒也!父神!哼!哼! 驚世駭婚:神祕小嬌妻 !……」

且說那不足等飛身而下此天台,踩了五彩祥雲降落此巨峰之山腳下,一條大路道平整且直,一眼可見其直至通向了那所謂大日不落城之正門。

「大人,弟兄們久無有這般開心,此次入城吾等盡可往去酒樓小聚可乎?」

「嗯,便如諸位兄弟之言。」

一干七十六俢眾家兄弟圍攏了不足正行間忽然眼前突兀現出三百惡修,圍攏了不足等一干大能。其首領前出道:

「爾等大約乃是初次臨此大日不落星宇吧!一干規矩需得吾等為汝教上一教!可有做主之頭兒么?」

向忠觀之行處,傲然道:

「吾家弟兄雖初次光臨,然一干規矩卻然無需道友等教習,盡數知之!道友此次過來乃是欲取常例錢,只是按規矩,取之不成,恐有大憂!道友可已然想好?」

「哈哈哈……吾恨天大神頂天立地之真漢子,何曾懼於他人?便是大光明那廝,吾又何懼?」

那首領大笑道。

「好!吾等二人對賭一把!若爾等勝過吾家弟兄,則吾一眾弟兄盡數為汝之麾下,從此後惟命是從!若爾等不勝則何如?」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