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不可阻逆的巨力伴隨一股威嚴浩瀚的規則之力,任憑機皇界主如何強大,一條手臂直接被斬斷掉落,一擊重創。

「該死的,今天我記下了!」

在顧不得其他,機皇界主轉身狼狽逃竄。

「讓你走了嗎。」

盤古身形邁動,冷漠看著機皇界主:「幾大界主之中數你狼子野心深重,也數你們機皇界最不安分,今天其他人我可以放過,唯有你不可饒恕。」

本來騷亂也開始後退的冥魔界主聞言內心大大一松,看了一眼盤古,他揚聲道:「盤古,我冥魔界往後知道該怎麼做了,今天就此別過!」

隨後他直接離開。

巨獸界主立在天空之中,看這立刻扭轉的情勢,他深深嘆息,一邊慶幸自己站對了位置,一邊感概這天地無常:「盤古,今日事怕是用不到我了,我也就此離去。」

事情如此大變,先走才是明智。

「你們不用躲,留在這看著就行。」盤古淡淡道:「等會我有事要說。」

「……」冥魔界主和巨獸界主聞言皆是停下腳步,重新轉身。

盤古扭頭不再理會他們,目光再次落在機皇界主身上后殺機閃爍:「死吧。」

機皇界主深感駭然,開天斧,本源聖物,規則之源頭,被這樣一種東西轟殺他只感覺太過無力,完全沒有抵禦能力,甚至連逃跑都做不到。

似乎預料到了結局,機皇界主不免悲從心來:「盤古,你莫要欺人太甚,你若戰那便戰!」

不再逃離,機皇界主低吼一聲裹挾無窮天威反撲。

「成全你了,一擊殺你。」

盤古全身忽然綻放出刺目神光,彷彿燃起了火焰,熊熊偉力湧入開天斧之中,斧子傾下,破滅規則壯大。

斧光照耀八方,淹沒了一切,將機皇界主整個人淹沒在了其中。

「轟!」

震耳的鏗鏘聲大作,伴隨一陣轟鳴機皇界主的身體徒然倒飛而出,從九天墜落向大地。

可以清晰看到機皇界主被大卸八塊,一身金鐵身軀變得殘破不堪,猶如破銅爛鐵,砸在地上后還引發了一陣陣轟動。

「砰!」

盤古身影從天而降一腳踩在機皇界主身上,這一腳大力,巨響之下機皇界主的身體徹底變成了一堆廢墟。

「吼!盤古,我不甘心!」

機皇界主的聲音從天地之間響徹,憤怒不甘。

盤古冷眼揮動斧頭:「還有餘燼,死!」

斧頭規則揮灑天地間,絞殺機皇界主的生機,緊接著就聽到一陣陣慘叫。

「咔嚓!」

在盤古腳下變成廢墟的機皇界主,那些金鐵軀體上的光暈和神輝一瞬間暗淡了下去。

嘩啦啦。

上億大道忽然傾瀉在天地之間,甚至於一大堆奪目耀眼的神兵,五階、法則階、世界級的神兵都懸浮在天地之間。

「嗡!」

古仙界內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興奮起來,如此一大筆驚人的財富實在太讓人心動。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機皇界中的無數生靈卻是駭然變色:「死了,界主死了,界主隕落了!」

「咕嚕。」

冥魔界和巨獸界的無盡生靈紛紛緊張後退,一個界主級強者就這樣死在了他們面前,並且死的這般乾脆……盤古的實力強的有些變態了。

「機皇界。」

盤古突然揚聲讓整個天地為之一靜:「你們可以不用滅絕,但要生存下去的要求就是融入古仙界之中,成為供人類驅使的工具,如果不能接受那便是毀滅。」

說完他轉頭看向冥魔和巨獸界的界主:「至於你們,等一會吧。」

「好……」

兩大界主只覺得口乾舌燥,機皇界主的屍體還在他們面前,此刻看去只叫他們覺得心驚膽顫,一個和他們一樣強大,爭鬥了無數年的強大存在,今天就這麼荒唐的死掉了……

「唰。」

盤古說完,整個身體的光芒越來越濃烈,很快砰一聲,他身體徹底變成點點星光,從腳底開始消失,如同隕落。

「你這是!」

冥魔和機皇界主又是一驚,看向盤古后充滿了震驚,難道盤古也要死了?

「你們安心等著,很快就好了。」

盤古淡淡看了他們一眼,說完后整個人徹底消失,原地只留下一柄斧頭在靜靜懸浮。

開天斧獨自漂在空中,叫所有人看的漸漸呼吸急促。 ……

地底空間。

盤古帶著許辰出現在一片無盡的黑暗之中,在盤古揮手間金光照耀在這裡驅散了黑暗,露出一段崎嶇不平的地面。

「這是什麼地方?」

許辰環顧四方,看不出什麼奇特之處。

「這是我的墓地,下面是我的屍體。」盤古說道。

許辰眉頭一挑:「下面有屍體?」

他四處尋找,不管怎麼找也沒有看到有任何一具屍體:「在哪裡?」

「你往這裡看。」

盤古帶著許辰挪移,到了一座雄偉的山峰停下道:「這是我的左睛。」

許辰瞳孔一縮,這麼一提醒他果然覺得面前這一座巨大無垠的山峰特別像一個眼睛,甚至能看到閉目的縫隙。

怎麼會這麼大?

如果是這樣,那豈不是……

他往右邊看去,還可以看到一座同樣的山峰,那是右眼。

「這!」

許辰放眼看向天地,廣袤的大地無邊無際,這些全部都是盤古的身體?!

「你所見之處皆是我的軀體。」盤古點頭。

許辰沉默,如此巨大的軀體實在太罕見了,這比巨獸界中的生靈還要巨大的多。

「你再來看這裡。」

盤古再次帶著許辰挪移,又到一處地方后停下:「這裡是我頭頂,你日後要把這裡封印。」

「嗯?」許辰訝然:「那需要什麼樣的實力?」

盤古自己都封印不了,讓他來封豈是容易做到的?

「你日後會知道的。」

盤古說著帶著許辰再次挪移,指向下方道:「這裡是我的心臟同樣要封印,這兩處地方是力量和執念存在的地方,必須封印才能以絕後患,你記下沒有。」

許辰點頭:「記下了。」

「那就好,現在我們回去吧。」

……

外界。

瞧著就在眼前但沒人看守的開天斧,所有人躍躍欲試。

冥魔和巨獸兩大界主同樣有些口乾舌燥,沉默等待了許久后不見盤古有任何動靜,兩大界主對視一眼均是看向後方的一些強者,暗暗點頭。

似乎得到他們的允許,冥魔和巨獸界中分別走出一個強者,皆是世界級守護者,兩人如電光一閃到了開天斧面前,伸手抓去。

「嗡!」

一人動而牽百人,百人引萬人,只是一瞬間而已周圍無數的人便紛紛奔向開天斧,場面頓時大亂。

「哼!」

天地間驀然一聲冷哼傳來。

不見人影動,開天斧自行亮出斧刃,奪目金光一瞬間淹沒了所有人。

農民醫生 「嗤啦!」

一連串肉身被撕裂的聲音清晰響起。

伴隨著宛若煉獄中的無數哀嚎,斧光散去,天地間灑下成片支離破碎的屍體。

血染紅了山河大地。

「嘶!」

後面未到的人全部倒吸一口涼氣,所有人紛紛停下了腳步,心驚退卻。

冥魔界主和巨獸界主瞳孔凝縮,一個深深嘆息讓自己打消了種種念頭在原地默默等候。

不等多久。

一片金光閃耀,盤古帶著許辰突兀的出現在開天斧面前。

人群頓時一陣騷動。

盤古看向眾人,冷淡一笑:「貪婪是你們最愚蠢的地方。」

冥魔界主和巨獸界主沉默不語。

盤古再度道:「好了,我回來有事要和你們交代。」

所有人目光聚集在盤古身上。

冥魔和巨獸界主抬頭,眯起眼睛道:「什麼事?」

盤古環顧四方,最後目光落在了許辰身上。

「往後便不再有所謂的三界四界之分了,天下都歸我古仙界,而你們皆要聽從許辰號令,也就是他。」

盤古指向許辰。

世人色變。

冥魔和巨獸界主更是臉皮抖動。

冥魔界主語氣森寒:「盤古你沒有搞錯吧,讓我們聽從一個晚輩的號令?你當我們是什麼!」

「這有點過分了。」巨獸界主臉色陰沉:「盤古,一直以來我當你是盟友,如今你這般羞辱我?」

盤古擺手。

開天斧從天而降,落在冥魔界主面前令其當即臉色蒼白:「冥魔,在我眼中你不過是一個螻蟻。」

「你!」冥魔大怒。

盤古不理他,轉頭看向巨獸界主:「巨獸,這不是羞辱,稍後我會將一切傳承給許辰,包括開天斧也包括與你們相當的實力。」

「傳承?!」巨獸界主眼神變幻:「你這是什麼意思?」

冥魔界主本來猙獰的臉龐也在這一瞬獃滯,看向盤古后充滿了疑惑和猜疑。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他去做。」

盤古話到這裡,淡淡道:「總之我提醒過你們了,往後如何你們看著辦吧,你們可以走了。」

「你把話說清楚!」冥魔界主低喝:「你是不是大限將……」

嗡!

開天斧力劈而下。

「啊!」

凄厲的慘叫響徹九天,冥魔界主一條胳膊斷裂,血灑青天。

開天斧之威一覽無遺。

盤古冷漠道:「還不走?」

「……」

冥魔界主身體顫抖,驚懼之中帶著震怒,狠狠看了盤古一眼,又盯了許辰一眼后直接轉身:「冥魔界,跟我走!」

「唉。」

巨獸界主嘆息一聲,轉身帶著巨獸界生靈離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