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煜行。」

「嗯,好,我等你。」說完,白茜然滿意的掛斷了電話。華煜行來了,相信他們也不敢怎麼為難她。

看到白茜然一臉高枕無憂的表情,田副校長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說:「白同學,把事情交代清楚了,沒有誰會強行留你下來。你不用急吼吼的找人來接你。」

白茜然心裏一沉,表情僵硬的笑了笑,這話什麼意思。 在馮燁的心中,鮮卑與烏桓不同,雖然對現在的大漢朝廷來說,這兩個異族都差不多。但是對馮燁來說,鮮卑是五胡之一。而烏桓不是,這就是最大的區別。

最起碼在馮燁的心中,烏桓人雖然燒殺劫掠的事情,暗戳戳的也沒少干,固然可恨,但是卻算不上深仇大恨。而鮮卑不同,那可是真的將大漢百姓當成兩腳羊來吃的。

鮮卑在謀算遼東,馮燁也在磨刀霍霍的謀算鮮卑。究竟誰能笑到最後,馮燁只是不屑的笑笑。這次必然要亡其族而滅其種。馮燁絕不給他們成為五胡之一的機會。

張舉那個傻貨,被劉虞打的節節敗退,已經退守漁陽郡了,眼看就離滅亡不遠了。病急亂投醫的他,向四周所有可能對他伸出援手的勢力求救。

馮燁也見到了張舉派出來的說客,說實話,張舉的死活,馮燁並不在乎,只是因為唇亡齒寒的關係,如果劉虞帶著烏桓和鮮卑的大軍,消滅了張舉。

那下一個目標,就必然輪到馮燁了。按理說,馮燁應該去救援張舉,有這傻貨在前面頂著,他就能夠安心的發展。

但是馮燁卻不願意那麼做,沒有其他原因,不爽而已。這天下在其他人的眼中,或許重於泰山,但是在馮燁的眼中,不過是一場遊戲而已,有錢難買我樂意。

讓他去幫助張舉那個傻貨,那絕對不可能。馮燁算了算時間,董卓那個肥肥應該快要進京了。只要等到董肥肥進京,這大漢朝廷,就算是徹底的完蛋了。

等到諸侯四起的時候,誰還能拿馮燁如何?他們難道還能跨過其他諸侯的地盤,過來圍剿遼東嗎?那得消耗多少糧食?就不怕其他諸侯假途滅虢?

至於其他的任何一路諸侯,馮燁都無懼。就遼東這地理位置。任憑過來多少大軍,只要馮燁拖上一拖,到了冬天,就能凍死他個猴。

不幫張舉那蠢貨,但是馮燁卻也不準備在旁邊看著。

馮燁將趙雲叫過來說道:「賢弟,張舉快要滅亡了,劉虞徵調了烏桓與鮮卑兩族征討張舉。正好鮮卑那邊空虛,我準備讓你帶白馬義從去襲擊鮮卑。」

「大哥,太好了,將士們早就盼著出擊的這一天了。」趙雲很是興奮的說道。這段時間他一直都住在白馬義從的營地,與士卒同吃同睡,每天一起訓練。對士兵們的想法,自然是十分的了解。

「這次打鮮卑,就只有你們白馬義從去,我還需要帶著重甲力士守城,免得那張舉敗亡太快,劉虞帶著異族打過來。

所以這次不同於上次,戰利品可能會無法運回來。能帶走的帶走,帶不走的東西也不能留給鮮卑人,一把火燒光。

這一仗不要俘虜,一律殺光。我要一戰,徹底的摧毀鮮卑人的戰爭潛力。將他們徹底的打殘,若是能夠將其滅族那就最好。」馮燁叮囑道。

「大哥,我知道了。」趙雲鄭重的點了點頭,第一次獨立帶兵出征,他心中還是有幾分忐忑的,儘管對馮燁的話有幾分不認同,但是對馮燁的尊敬,還是讓選擇了沒有任何質疑的聽令。

「記住,為將者,不能有婦人之仁,慈不掌兵,還有一點,鮮卑不能算人,他們是兩腳羊。」馮燁再次強調道。生怕年幼的趙雲心軟,給鮮卑人留下生路。

馮燁站在城頭送走了趙雲和八千白馬義從,看著他們白盔白甲騎著白馬,身後還披著白色的大氅,如同鋪天蓋地的大雪,覆壓整片大地。

不知道正在與張舉拚命的鮮卑人,知道自己老家被趙雲給燒了,會是個什麼反應,想來應該是不會那麼好受的。

馮燁原本以為張舉能夠堅持到冬天的,只要他能夠安心守城,鮮卑也好,烏桓也罷,都是些不善於攻城的騎兵,只要能夠拖到冬天,就算胡人能夠撐住,劉虞那邊也撐不住。

那麼多的胡人,跑來為劉虞打仗,吃他的,喝他的,再拿些兵餉,不過分吧?劉虞的治下就只剩下兩個郡,大漢朝廷這會兒可給不了他支援。他也堅持不了多久的。

馮燁沒想到,他還是高看了張舉那貨。那蠢貨見勢不妙,居然棄城跑了,最後不知所蹤。

馮燁這個時候倒是有些慶幸沒有出兵幫他。要不然還真要被這種豬隊友給坑死了。

「主公,眼看就秋收了,今年咱們遼東四郡糧食大豐收,偏偏這個時候張舉那邊又敗了,咱們還要早做準備才好。

您看,是不是將趙將軍的白馬義從調回來?」跟在馮燁身邊的孫忠小心的提醒道。事實上這不僅僅是他自己的想法,也是大多數官員們的想法。

白馬義從是遼東四郡最強大的騎兵,也是唯一的騎兵隊伍,一旦烏桓與鮮卑進攻的話,憑藉重甲力士守城是沒問題,但是城外的那些即將豐收的糧食怎麼辦?

豈不是都便宜了那些該死的胡人?重甲力士自認不懼烏桓人,但是人家不和他們打,他們也只能看著人家的馬屁股發愁。

去年他們遼東四郡是如何對付烏桓的,早就已經在馮燁的治下傳遍了,現在很多人害怕被烏桓人報復,也是人之常情。

原本這些事情,應該是文官們過來彙報的,但是馮燁治下的主要文官,全部都是生化人,這些生化人從來都不會質疑馮燁的任何命令。

所以有這些擔心的人,就只能找到孫忠的頭上。也就是孫忠能夠在馮燁的身邊說上話。

「放心,我早有安排。不會讓戰火燒到咱們遼東四郡的。咱們很快就要出兵了,你告訴戰士們做好準備。」馮燁安慰了一句說道。他可不是一個被動挨打的人。

趙雲去襲擊鮮卑的事情,其他人並不清楚。

而劉虞的軍隊,一直都在馮燁的海東青監視當中。他們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馮燁都了如指掌。同樣,趙雲那邊的行動,馮燁一直都在關注著。

想來這會兒,鮮卑部落被襲擊的事情,也應該傳過來了。這種大規模的襲擊,不可能封鎖的住消息。就算當時將人都殺了,趙雲他們也沒有時間和經歷去挖坑埋人。

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去襲擊下一個部落了。後來者見到死屍,自然就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馮燁不信那些鮮卑人,在知道了自己部落被襲擊的情況下,還願意幫著劉虞打仗。

「主公,咱們要去打誰?烏桓嗎?」孫忠興奮的問道,去年征戰烏桓,可是讓全軍上下,都認準了烏桓了,一說打仗,就想要打烏桓。

實在是那些戰利品太香了,讓得到甜頭的戰士們,念念不忘。包括孫忠也是如此。去年一仗打下來,直接就發家致富奔小康了。

「不,咱們去打漁陽郡。」馮燁說道。

聽說是漁陽郡,頓時讓孫忠那上漲的慾火消了下去。打烏桓那是異族,他們這些士卒自然是可以隨便搶,戰利品多多。

但是打漁陽就不同了,都是同族,不能劫掠,一場大戰下來,根本就沒啥油水。在孫忠的心裡,哪裡有打異族來的香?

「別鎚頭喪氣的,漁陽可是好地方,張舉跑了,整個漁陽郡的豪族,大多都跟他有關係,那可是數十萬畝土地。」馮燁鼓舞的說道。

「我知道了主公。」孫忠正色的說道。

馮燁看到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下面的士兵會是什麼樣子,看來是時候整肅一下軍紀了。戰利品是應該給,但是卻也不能將軍隊的胃口給養刁了。

現在孫忠他們這個狀態,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如果以後滿足不了他們的胃口,他們會怎麼樣?不過那都是打完仗以後的事情了。

「對了,等到秋收過後,咱們遼東四郡,還要再一次徵兵,你做好準備。張舉完蛋了,說不得咱們就要直面大漢朝廷的征討了。

所以我才讓趙雲和白馬義從出去,先解決掉咱們的後顧之憂。我可不想在與大漢朝廷的軍隊戰鬥的時候,後方還要被那些異族偷襲。」馮燁對孫忠說道。

「我知道了,主公。」孫忠應承道。

打仗不僅僅是發財,更有陞官,只有擴軍了,才會有更多的軍官,才有陞官的機會。

這幾年遼東四郡不僅僅是糧食大豐收,士兵們也都求戰心切。上次打烏桓的時候,功勞就大多被白馬義從給拿走了。

重甲力士部隊只做了運輸的工作,擊殺的敵人不多。所以上下都憋著股勁,一直在努力訓練,現在聽馮燁說要打仗了,重甲力士有了用武之地,自然是興高采烈。

果然不出馮燁所料,鮮卑人聽說自家部落被襲擊了以後,頓時就炸窩了,烏桓人去年的慘狀,他們可都看在眼中,還暗中接收了許多烏桓逃亡到他們地盤的小部落。

去年他們還對烏桓人的遭遇幸災樂禍,覺得烏桓人廢物至極,被人打成那個樣子,在自己的地盤上,卻連敵人的主力都沒見到。

沒想到今年就輪到他們了,而且他們的部落比烏桓人要慘的多了,許多烏桓人還有投降當農奴的機會。但是鮮卑卻連個投降的機會都沒有。

許多鮮卑部落的頭人,直接就帶著自己部落的人跑了,連個招呼都沒打。劉虞原本還想要借著烏桓與鮮卑兩族的兵力,直接拿下馮燁,收復整個幽州的。

沒想到鮮卑人直接就火燒屁股一般的跑了。導致他手中的兵力直接減半。

烏桓人早就讓馮燁的遼東郡給打怕了,要不然當初也不會跑去投降劉虞。再加上踏頓剛剛當上首領,還有很多人不服他,烏桓內部也是矛盾重重。

趙雲那邊進展十分的順利,一路燒殺搶劫,收穫十分的豐厚,原本馮燁告訴過趙雲,帶不走的東西就全部燒掉。

趙雲倒是也很聽話,但是麾下的白馬義從們覺得,沒有什麼東西是帶不走的,無論是牛羊牲畜,還是婦孺人口,他們覺得都可以帶回去。

趙雲也沒想要違反馮燁的命令。但是麾下的白馬義從們覺得,沒有什麼東西是帶不走的,無論是牛羊牲畜,還是婦孺人口,他們覺得都可以帶回去。

趙雲也沒想要違反馮燁的命令,只是覺得麾下士兵說的有道理,這些東西,無論是牲畜也好,婦孺也罷,都是可以帶走的東西。

只不過這些東西的行軍速度太慢,趙雲乾脆就兵分兩路,他自己帶著六千人,繼續襲擊鮮卑部落,而另外的兩千人,則帶著戰利品,往遼東運輸。 大雨滂沱的雨林之中,一片足有城市大小的區域幾乎被打成了一片焦土,斷木殘枝或互相傾軋,其間還能看到大量的巨型蜘蛛殘骸。

一名傭兵順著雨水搓洗著鎧甲表面的蜘蛛黏液,同時站在一截斷木高高翹起的樹杈上向遠處眺望著。

這片戰場的邊際之處,還能看到正在撤退的蜘蛛群,那些剛剛還悍不畏死的巨型蜘蛛,忽然間就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連同類的屍體都沒撿,掉頭就跑,撤退得極為乾脆。

那名傭兵面色喜然,不僅是因為他在之前的戰鬥中升級了,還有他們領隊在和斥候簡單交談之後拋出的一個消息。

在這裡廝殺了一個多月,連休整都是在附近臨時建立的營地里進行的,現在他們終於可以回城了!

儘管沒有明說,但他們根據這幾天的戰況,還有剛才那宛如退潮般撤去的蜘蛛群,心裡都已經確定了一件事。

蜘蛛森林爭奪戰,結束了!

「天天吃蜘蛛腿,再好吃也有點膩了,終於可以回卡爾蒂姆了。」

那傭兵從樹上跳下,開懷地對著同伴說著,想到這兩個月積累下來的一大筆傭金,感覺這一趟任務著實安逸。

「你是不是被雨淋傻了?我們的雇傭任務可還沒完,要等這裡完全開墾出來,還不知道要多久。」他的隊友颳了刮手中武器上有些磨損的刃口調侃了一句,卻是顯得有些意猶未盡。

因為有了充足的人手,艾席拉的統一調度讓他們戰鬥起來有種無往不利的感覺,每一場戰鬥都有足以壓制巨型蜘蛛群的戰力,幾乎不見傷亡,也讓這些以往混得有些窩囊的傭兵們越打越有自信。

如果用莫北的話說,那就是有大佬帶飛,排了近兩個月的順風局,那叫一個美滋滋,都忘了自己其實是個青銅了!

不知道是受到艾席拉指揮魅力的影響,還是因為母狼身上散發出的荷爾蒙氣息,不少傭兵心裡甚至萌生了轉為正式的鐵狼護衛隊的想法。

「我們之前不還聽說蜘蛛群已經出現受掌控的趨勢么,看剛才蜘蛛退走的樣子那麼反常,應該不像是說來提振士氣的,如果確有其事,那接下來的事情其實也不算太麻煩,反正都有傭金。」

另一名傭兵接過話頭說了兩句,引來同伴們的一片贊同之聲,接著看到附近有人撕開了傳送捲軸,一個藍色的光幕開始凝聚,便趕忙屁顛顛地湊過去蹭傳送門。

回到城中的傭兵隊伍得了暫時解散的命令,便三五為伴地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和一隊穿著統一制式鎧甲的護衛擦肩而過的時候,認出那應該是從卡爾蒂姆城來的,還隨口詢問了一句王都那邊是否一切如常。

這一隊護衛正是莫北派回來的那十幾名魯高因皇宮禁衛,他們在進入庫拉斯特海港的傳送範圍之後,就直接用傳送捲軸回來了,省去了幾天的漂流。

他們聽到詢問之後,都是面色如常地點了點頭,隨即就向著大陣塔的方向去了。

而傭兵們本也就是隨口一問,得到一個肯定的回應,便也不再多想,接著該幹嘛幹嘛去。

魯高因皇宮禁衛們走出一段距離后又忍不住回頭,有些憐憫地看了看那些談論著要拿著傭金如何如何的傭兵們。同時也有些擔心,他們那個在卡爾蒂姆城攪風攪雨的大公要如何解決這些人可能會造成的混亂。

見到布萊克之後,這些人就將莫北一行人到達卡爾蒂姆城之後的一連串列動,完完整整地報告給了布萊克和凱恩等人,聽得這些人是一愣一愣的。

莫北將和凱恩聯絡的傳送捲軸筒交給了幕後操作的佩羅娜,但一直以來,佩羅娜也只是簡明扼要地說明了情況,哪有這些親歷者當面說得詳細。

「這麼短的時間,就能影響整個王國都城的局勢。。。當初就連拉扎魯斯都花了好幾年。。。」

布萊克聽完之後,想起了崔斯特瑞姆的毀滅和坎都拉斯修道院的陷落,但說了一半又覺得這個類比不太合適,就打住了。

「從時間上看,他們現在可能已經和教廷發生接觸了,按照他們之前提出的懷疑,如果最大的危機就是潛伏在薩登科大教堂內部,這也是他們最危險的時候。」

凱恩臉上掛著濃濃的擔憂之色,他之前提出要前往卡爾蒂姆城幫忙,但是被莫北阻止了。

莫北提出的理由連他也無法反駁,像他這種身形都有些佝僂的老頭子,就算經過喬裝打扮,也很難找到一個合理的身份和康拉德一方勢力密切往來,反而是容易給莫北他們招來懷疑。

而且去了之後能幫上多少忙,他也沒有多少把握。

眼下卡爾蒂姆城的局勢大變的消息,怕是要不了多久就會在那些家族護衛以及傭兵之中傳開。

赫拉鐵力提到過要不要單方面阻斷和卡爾蒂姆城的遠程傳送,儘可能拖延消息的擴散,但莫北同樣沒有同意,說是這樣做會讓這些人覺得被刻意蒙蔽了,不利於將來的動員和拉攏。

也好在蜘蛛森林的情況已經有了決定性的近戰,而且康拉德一方的人員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所以這裡暫時無憂。

那些蠱煉的巨型蜘蛛經過不遺餘力的培養,吞食了大量同類和異類的屍體,還有巫蠱藥物的增強,每一隻都擁有極為兇悍的實力。

它們放歸森林不到一個月,原本在蜘蛛森林範圍左衝右突的蜘蛛群就逐漸穩定了下來,從這兩天的情形來看,它們多半是已經成功取代了原本自然角逐而出的蛛后,開始掌控數量依然無比龐大的巨型蜘蛛群。

艾柯這段時間也一直在蜘蛛森林盯著,現在應該正在嘗試著調動蜘蛛群執行各種指令。

而凱恩在聽到這些消息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想調集人手去支援莫北他們。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