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秦石舉目望去,旋即也是微微意外。

血巫師所指的地方,正是那火鳳被抹殺之處,只見在火鳳的屍首上竟突然自燃,上面噴射出極為不同尋常的火焰。

那火焰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新生之力?

「那是,那是……火鳳的涅槃浴火?」血巫師的心都狂跳幾下,旋即大呼道:「小傢伙,快過去,那是火鳳的本命浴火!如果能將其吸收,你就真的算是發達了。」

「本命浴火?」

「沒錯,之前我和你說過,火鳳一族,浴火重生,這是這片大陸上,千萬年都無人能探索的秘密,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們的本命浴火!如果你能將這浴火吸收,那就等同於擁有了浴火重生之力,這可是天大的機緣!」

「什麼?」秦石張大了嘴:「浴火重生之力?」

「嗯!」血巫師肯定的點點頭,又醒悟道:「我現在終於明白了,為何那火鳳被你擊敗,這丹之化境還沒有散去,原來那火鳳根本就不是這丹之化境的元神!」

「那火鳳不是這丹之化境的元神?」

「嗯,如果我沒猜錯,那火鳳應該就是之前棲息在產生這棵鳳仙果梧桐樹上的火鳳,而且應該是受到了什麼巨大的重創,所以才被迫的潛入進這鳳仙果中療傷。」

「什麼?」秦石瞪了瞪眼,這突然的轉變未免也太誇張了吧?他狐疑道:「那要你這麼說,這鳳仙果的元神會是什麼?」

「就是這浴火!」血巫師斷然的伸手一指。

「這浴火?」秦石驚訝的眨了眨眼,道:「這不可能吧?」

「錯不了,小傢伙,快趁現在,將那浴火吸收,那火鳳正試圖通過這浴火進行重生呢!」血巫師急促道。

秦石眯起眼,儘管他感到不可思議,不過現在也不敢耽擱了,如果真如血巫師所言一樣,那若是讓這火鳳完成重生,他就真的要有麻煩了。

畢竟剛剛與其交手,他已經耗盡了八成之力,如果再讓他重新來一次,他一定會敗在那火鳳手中。

何況,這若真是涅槃浴火,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寶貝,他一個箭步竄下去,來到那火焰之前。

「就是這火焰嗎?」

秦石獨喃聲,緩緩的伸出手去。

唰!感受到秦石接近,那火焰本能的警惕起來,沖著秦石連續噴出幾道光柱,試圖的想要將秦石逼退。

然而,秦石怎麼會輕易放棄?他身軀一閃,眼神火辣辣的盯著那火焰:「哼,還想要抵抗嗎?」 不過秦石並未著急,既然血巫師也說了,這涅槃浴火很可能才是鳳仙果的本源,自然不會輕易的被他吸收。

他笑了笑,突然將黑袍解開,這樣才能讓他更加方便的舒張手臂,當兩隻手臂徹底的伸開后,突然間他猛的上前一步。

「神字訣!」

識海扭轉,乾坤動蕩。

他丹田中,突然有靈力灌頂。

當靈力達到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轉化后,他的靈魂力已經十分恐怖了,若是尋常的九天之境在此,恐怕都不用秦石出手,光是這份靈魂威壓,就能將其給威懾住。

這也是靈魂之力的魅力所在。

「差不多了嗎?」

感受到力量極致,秦石想他現在的靈魂修為,是足矣和咒巔境一較高低的吧,這才滿意的揚了揚嘴角,黑眸一睜,一層光暈,破空而出。

「金紋烙印!」

一道金色符咒從秦石眉心擊出,猛的就撞擊向那火焰上。

「嗡!」頓然,那本來狂躁的火焰彷彿失了心智一樣,一下子獃滯的獨自在原地燃燒起來。

一下子,也溫和起來。

「小傢伙,就是現在!快,吸收掉它!」血巫師跟著道:「以識海為天,丹田為地的將它封在你心脈中!這樣,這浴火,以後就歸你所有了。」

「識海為天,丹田為地嗎?」

秦石點點頭,當即動起手來,一手高舉過頭頂,一手下沉于丹田之下,兩隻手掌成對立面,兩大力量交融碰撞,無形間有斷層形成。

「給我破!」

斷層浮空,秦石沖著那浴火就吞噬下去。

在天香閣第三層的第三間房中,羽月三人瞧見秦石的變化都是驚呆了,前後不過半柱香的時間,從秦石體內已經連續迸射出幾次強光。

那每一次,都是讓他們心生懼色的。

「這小子,好恐怖的力量!」

「他這是怎麼回事?」許清楓好奇的問句。

羽月回應:「他在破鳳仙果的丹之化境!」

「他能成功嗎?」

「不知道,希望能吧。」羽月擔憂的輕哼,他身為劍宗的執法執事,很清楚如果秦石失敗的話,那將徹底的與這鳳仙果無緣。

那樣,他將再無機會。

畢竟,如果秦石都破不了這丹之化境,就算是給他三千萬的劍宗積分,他也不可能做得到吧?

不知何時,秦石已經成了羽月的主心骨。

「有變化了!」

突然,許清楓喝聲,三人連忙舉目望去,只見在秦石的肌膚上閃起火色,那火色充滿了蓬勃的生命力,是讓三人都感到折服的。

「好恐怖的生命跡象,這是要成功了嗎?」羽月和許清楓兩人都是狂喜,然而唯獨皓月從旁邊始終輕鬆的靠在牆壁上,在他看來這點小事是不可能難道秦石的。

「他若是連這點坎都過不去,那恐怕就真的要改名道姓了。」皓月嘲弄的搖搖頭。

在三人全神貫注下,那始終閉合的黑眸突然怒張,一道火光流露出極強之色,令那始終裹緊的黑袍都飄動起來。

當火光散盡時,三人這才撇過神來。

「石頭,你成功了?」羽月激動的上前。

秦石自信一笑:「當然!」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羽月控制不住情緒的抱住秦石,他剛才看著秦石體內翻滾血光時,說實話都有那麼幾次動搖了,這一下秦石真的破了丹之化境,讓他怎麼能夠不開心呢?

「行了,別在這裡肉麻,快去取你要的東西吧。」秦石滿臉嫌棄的推開羽月,指向在房間深處的鳳仙果。

望著鳳仙果,羽月口舌乾燥,他期待已久的東西終於到手了,也沒有和秦石客氣什麼,用力的點下頭后就撲向那展櫃。

瞧著羽月猴急的樣子,秦石忍不住笑了笑。

旋即,他內視體內,瞧著在他心脈處,從剛才多出來的那道熾熱火光,嘴角也忍不住的露出滿意。

「難怪說,仙級靈草,不用煉化,光是從丹之化境中走上一遭,就能有極其難得的造化,此言說的果真不假啊。」

如果說,這一次最大的收穫是羽月,那麼其次的定然就是秦石了,通過之前的丹之化境之中,秦石連續得到兩件時間極寶,其一是那古虛之陣,這對他接下來建造爆炎珠中的傳送陣有極大妙處。

第二嘛,自然就是那涅槃浴火,那鳳凰的重生之力,簡直就是賦予了秦石第二次生命,儘管如果可能的話秦石希望他永遠不要用上,畢竟當他動用這浴火之時,也就意味著他戰敗了,出現生命危急了,不過世事無常,多件保命的手段,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

何況,就算不動用,光是這浴火在體內燃燒,就讓他的生命力倍增,人的生機是恆古定數,這種忤逆天道人常的事,是極為罕見的。

光是這份生命力,就讓會他在與人交戰之中多出幾分勝算了。

「小傢伙,收穫不小啊。」

突然,梵音入耳,魯山長老的聲音很是洪亮。

秦石一驚,旋即四目遊走,見皓月幾人並無異樣,才恍然明悟這魯山是僅僅對他一人傳音,輕輕一笑,虛空抱拳:「多謝前輩相助才是。」

「我只是給你適當的點播,能有今日的造化,全是你自己的本事,我也相信奇青不會看錯人,不要辱沒了她的選擇才是。」魯山滿意而笑,道:「我若沒有猜錯,七日之後你便會進入劍閣,當你進入劍閣的時候,多多留意吧,說不定,會有驚喜出現。」

「嗯?」秦石皺起眉:「前輩這是何意?」

然而,他的詢問,並未得到回應,魯山已經收回傳音,這讓他很是無奈的搖搖頭。

不過,這也讓他更加期待,七日之後的劍閣之行了。

他隱約感覺,這劍閣之中說不定真的會給他帶來意外驚喜。

「小傢伙,你進入劍宗了?」血巫師這才知道秦石如今的處境。

秦石聳聳肩,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嗎?

「呵呵,行吧,這樣我也放心了,在劍宗之中雖然你應該不會走的太過順利,畢竟你小子無論在哪裡,哪裡都會麻煩不斷的找上門來,但起碼不會被逼到需要我開啟空間之力救你逃離的情況。」

「怎麼?聽這意思,你又要沉睡?」

「也不算是吧,這一次突破,讓我領悟到不少空間之力的奧秘,加上有了這古虛之陣和虛影息環,所以我準備鑽研下爆炎珠的轉送陣一事,不過這畢竟不是朝夕間能完成的,所以我決定要全心的融入其中去,這樣才能夠加大幾分把握。」血巫師充滿興奮的道句,如果能夠完成的話,這是件值得讓他驕傲的事。

猶豫下,說實話,血巫師剛剛蘇醒就又要沉睡,秦石心中是充滿了不舍的,不過他也明白血巫師說的不錯,在虛妄空間中建立傳送陣,即便是對他虛空古魔一族,也是件充滿挑戰的事情,不能大意。

然而,他又不想放棄如此寶貴的機會,所以最終只是長嘆的點點頭:「好吧,我知道,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你儘管和我提出來便是。」

「暫時沒有,如果有的話,我會傳音給你的。」血巫師說道,然後聲音漸漸沉默了,潛入進爆炎珠的盡頭中。

血巫師的沉寂,讓秦石又黯然幾分。

不過馬上,他就被驚醒,羽月此時已經將鳳仙果取下,一臉感激的沖著秦石道:「秦石,這次真是多謝你了。」

瞧著羽月滿足的樣子秦石也是微微一笑,調侃道:「行了,先去給那個讓你朝思暮想的小美女吧,估計她看見你為她尋來這鳳仙果,一定會激動的忍不住投懷送抱吧?」

「嘿嘿!」羽月害羞的笑道:「要真是這樣,那你真是給了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和滿足。」

「別……這話,聽起來怎麼怪怪的呢。」

秦石連忙擺手,惹來後方兩人捧腹大笑,羽月這才意識到他的話略微內涵,連忙尷尬的抓了抓腦袋:「那我,先過去了?」

「嗯,事成了,記得好好招待招待兄弟們。」

「肯定的。」

羽月連忙答應,這才猴急的衝出天香閣,望著那狂奔而去的背影,秦石忍不住的苦笑一聲。

不由間,他又想起了那三個女孩。

如果換做是他,他恐怕也會如此瘋狂吧。

「三位,再給我些時間,我一定會讓我們重逢的。」

「那時候,就是不離不棄。」

秦石在心中想道,也漸漸的收斂心思了,通過這次的天香閣一行,他也多少收穫了一些,如今距離進入劍閣的日子還有七天,他準備要在這七天之中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

「我們也走吧。」

沖著皓月兩人招手,秦石這才傲然的躍起身,三人從天香閣中躍出,一路上直奔著弟子宿舍趕回。

轟隆!

然而,意外降臨的總是突然,在三人行走的路程中,一道驚天的爆鳴聲從萬米外升空而起,一道狼狽的身影如炮彈一般,在一片廢墟之中被生生擊出上千米去,橫跨了半個劍宗外宗的距離,猛的就撞擊在一座劍型山峰的崖壁上。

三人順勢望去,秦石的黑眸猛然一寒。

「羽月!」 以秦石今日的瞳力,足矣看穿萬米外的飛蟲,所以他一眼便看清那倒飛的身影容貌,不正是前腳才和他們從天香閣分開的羽月嗎?

只是,此時的羽月,全身已經被鮮血給沁染成紅色了,在羽月的胸口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劍傷,是深可見骨的那種,看著都讓人心驚肉跳。

「怎麼回事?」

皓月兩人還沒反應過來,羽月有天巔境修為,能將他傷成這樣的,那豈不是域境高手?

然而下一秒咻的一聲,秦石神色緊張,已是遁飛出去。

半秒后,秦石的速度就提升到極致了,那速度是讓所有人都看不清楚的,一道扭曲的紫色奔雷就射入到崖壁上。

剛一穩住,秦石伸手就扶起羽月。

「怎麼回事?」秦石急促的喝聲,他不敢想象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之前還滿臉滿足的羽月,被傷成如此狼狽。

羽月在秦石的懷中連續咳血,身軀不斷的抽搐,很明顯,傷勢已經入骨了,他都沒來得及說話,眼眸中又是閃動恐慌,拼勁體內最後的力氣,一下子就推開秦石。

「嗯?」

秦石所措的踉蹌幾步,當他穩住身時黑眸一寒。

「不!」

他怒喝聲,就見在他剛才后心正對處,也就是羽月此時面朝的方向,一道滔天的火球滾滾落下,猶如被后羿射下的太陽一樣,沖著羽月的胸口就碾壓下去。

砰!

一聲爆響,羽月直接被埋沒在火球下了,連他背後所依仗的劍鋒此時都崩塌開來,層巒疊嶂的亂石四方濺射,而且都是被燃燒成通紅,溫度極高。

一些臨近的劍宗弟子都受到波及。

皓月兩人這時趕到秦石身旁,瞧著前方狼藉的畫面嘴角都抽搐幾下,剛才那火球可不是尋常武學,本來以為只是域境小成的話,或許秦石還能夠應對一二,但現在看來這對羽月出手的,很可能是域境大成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