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呢,什麼事?」蘇有容有些冷淡。

「在就叫他出來,跟我走啊,去救我爸的命啊!」

「啥?你說啥?」蘇有容一頭霧水。

張紅梅都流淚了,叭啦叭啦,把情況說了一遍。

蘇有容整個人都懵了。

「你搞錯了吧?宋三喜,哪裡會醫術?你這是」

蘇有容,看神經病的表情了。

張紅梅直接跪了下來:「有容妹子啊,我說的都是真的啊!人家醫生都說了是他,還能有假嗎?快叫三喜兄弟出來吧,跟我去醫院啊,人命關天啊!我給你磕頭啦,以前對不起啦」

磕的砰砰響。

眼淚長流。

蘇有容倒有些心軟,「我說,張老闆,你這有用嗎?宋三喜怎麼可能會醫術啊?你」

話沒說完,宋三喜已來到她身邊。

輕摟一下她的肩膀,「有容,人命關天,我還是去一趟吧!」

蘇有容扭頭,驚呆。

宋三喜,已出來了。

收拾整齊,頭髮還有些濕。

張紅梅在地上跪著,抱著宋三喜大腿,「三喜兄弟,救救我爸呀!以後,你就是我張紅梅的兄弟,是張家的大恩人」

宋三喜打斷她:「不用扯這些了,走吧!有容,不用等我,早睡吧!」

說完,回頭,輕吻了蘇有容額頭一下。

然後,拿起蘇有容的車鑰匙,出門而去。

蘇有容,懵透了。

完全回不過神來。

天啊,宋三喜到底怎麼回事啊?

會炒股,會廚藝也就罷了,還會醫術?

這可是救命的重大手術啊!

他,都啥時候學的?

丈夫,像個謎。

結婚這些年,她第一次,如此不了解自己的丈夫。

不過,他倒是會扎針了。

想來想去,已是一臉苦笑。

坐到沙發上,給大姐打電話過去。

傾訴,也只有給大姐講了。

她的朋友,真的少。

蘇有晴這邊,和丈夫送走妹妹兩口子,也回房了。

杜海平很激動,把要去德國的事情講了。

這傢伙,在床上,拳頭砸得床面砰砰響,太興奮了。

抱著蘇有晴,大吼著他一定會康復的,一定會給妻子幸福的生活的。

眼淚,都滾滾下來了。

最後,居然說:「宋三喜這傢伙,也真是幹了人事,是個好人了。等我恢復了,一定好好感謝他。好好的做連襟,做兄弟」

蘇有晴,滿心苦澀,無奈。

真的感覺,宋三喜變化太大了。

一百萬,說拿出來,就拿了。

他的錢,真的來自股市嗎?

蘇有晴,不太信。

但,他又確實變好了。

蘇有晴,更不敢給丈夫說,她可能懷孕了。

唉,明天等去醫院看看再說吧!

等到妹妹打電話來,杜海平已伏在她懷裡,睡著了,像個幸福的孩子。

蘇有晴一接電話,聽蘇有容說宋三喜去中海第一人民醫院搶救病人,腦子裡都嗡的一聲。

「我的天啊,這怎麼可能呀?有容,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啊!大姐,我也不信啊!你說,他這種人,以前是個什麼樣,哪有功夫去學醫啊,還醫術很高明。」

「可有容,他以前不也沒學做飯嗎?也沒學炒股嗎?」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蘇有容想了想,「大姐,要不要,咱去醫院看看?」

結果,姐妹倆一合計,蘇有晴起床,開著奧迪,過來接上蘇有容。

姐妹倆,真去中海第一人民醫院了 第三章與狼共舞

密林小道之上。

在狩獵本能之下,叢林狼齜牙咧嘴的低聲嘶吼著,繞著林雲,狼步挪移。

而林雲亦是微微側動著步伐,在一陣腎上腺素的分泌之下,全神貫注地注視著餓狼。

一人一狼陷入了對峙之中,誰也不敢先動。

而在黑科技無人機的鏡頭捕捉之下,這一幕,卻是栩栩如生的展現在了林雲的直播間中。

引起了所有水友觀眾的騷動和注意力。

爆炸般的彈幕留言,瘋狂涌動。

「窩草,主播快跑啊,傻愣著干哈呢。」

「樓上傻逼吧,你是想要道士去死是吧,這種時候,人怎麼可能跑得過狼呢。」

「快報警啊,有事兒就找警察(J/C)叔叔。」

「報個毛線警,這種深山老林的野外地區,警察怎麼可能及時趕到。」

「嗚嗚嗚,道士小哥哥,你別死啊,我還等你娶你呢。」

「主播,要不爬上樹去。」

「爬你個頭啊,叢林狼是會爬樹的。」

「你tm是誰啊,一直在拆台。」

「道士哥哥,你一定要活下來啊,嗚嗚嗚。」

……

就在直播間中吵開了天之際,林雲卻依舊是沒有慌張。

將全部心神放到了叢林狼的身上,默默地調動著周身的力量,一口長長的氣息,從林雲的口中吐納而出。

下一刻。

只見一聲狼嚎低吼響起,那頭餓狼已然是猛踏草地,朝著林雲撲咬而來。

刷!

疾風勁草,風壓捲起。

至於另一邊的林雲,雙眼中亦是精光一閃。

凌波微步使出。

腳尖輕輕一點地面,整個人便徑直騰空而起,雙臂展開,猶如那白鶴亮翅一般。

整個身體就像是飛起來了一樣,脫離了地面三米之高。

這一幕,在黑科技無人機的捕捉之下,完美的展現在了直播間的畫面中。

那仿若是電影特效一般的鏡頭,讓整個直播間中的彈幕,為之一空。

這一刻。

沒有水友再發彈幕了,也沒有粉絲再爭論不休了。

只因為,所有的觀眾看客,都驚呆了。

瞪大著雙眼,微張著小口。

難以置信的注視著畫面中飛起來的林雲,不禁開始懷疑人生。

輕點地面,騰空三米。

你這tm是人能做到的事兒?

要知道,現如今的垂直彈跳世界吉尼斯紀錄,也不過才一米二而已。

就在一眾水友的呆愣之中。

鏡頭畫面中的不可思議,還在繼續。

這時,那猛撲而來的餓狼,卻是止不住疾沖之勢,來到了林雲的身下。

而下一秒,林雲卻是驟然身體一沉,周身力量匯聚於右腳,藉助著下墜之勢。

狠狠地一腳踩在了餓狼的背上。

「轟!」

「嗷唔!」

餓狼的身體便狠狠地砸落到了地上,發出了一道沉悶的碰撞聲,餓狼的痛苦哀嚎聲,亦是緊隨而至。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