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幫我好好招呼這個貴客。」新郎官吩咐那名族老後面的年輕男子說道。

「請吧。」那男子帶著希正走出去,葉彤眼中閃過一絲失落,婚禮繼續。

一路走出去,可以看到兩旁的侍衛尊敬地給他行禮,眼中充滿熱切的由衷的深深拜服,他就是他們的信仰。

「想必您就是傳聞中不到二十歲就已經突破帝境的火靈體。炎族太子炎都吧。」希正猜測道。

「你無須知道我是誰,如果今天不是我弟弟的吉日,你已經是個死人。死人就沒必要知道了。」對方顯然是對希正的到來很不快。

「你」九鳳不知道怎麼應對了,確實是自己的錯誤,但是他也太狂妄自大了。

「看,那邊的是正哥哥。」酒席之上的最上方,是在萬無天尊等為首的送嫁一方所在之處的說話聲,說話的自然是疆良神獸體葉珊。

「是希正兄弟,他怎麼從裡面出來了?」葉軒經葉珊提醒。也看到了希正。

「品總管,將這三位貴客安排到外圍去。」炎都吩咐著在宴會廳的總管說道。

「這」總管有些犯難了。

「我說的話,你沒有聽到嗎。」炎都大怒。

「是,太子殿下。」總管只得帶著希正三人入座外圍。

「這外圍是安排給下人和僕人的。甚至是招待一些乞丐的。」到了外圍,九鳳才發現不對,憤憤不平地說道。

「沒關係,畢竟我們有錯在先。」希正說道。

「哥哥。可是他們把我們當作乞丐了。」沉莎也憤憤不平。

「只要出嫁的不是靈兒就行,再說這些酒菜還是不錯的。」希正笑著道。看著前廳的葉靈一群人。

「他們怎麼能這樣,把正哥哥安排在外圍。」前廳的葉珊第一個憤憤不平地說道。

「可能是臨時來的。沒多餘的位置了,只能這樣安排。」葉軒也是疑惑。

「我去看看。」葉珊是個急性子,自然不理什麼規矩,徑直朝希正他們走去。葉珊雖然沒有葉靈的美貌,但是也是萬里挑一的絕美女子,引得無數來賓目光從未翻轉過。

「哇,那美女竟然朝我們來了,發達了。我就喜歡這一類型。」九鳳自然也不例外,直接暴露本性。

「小心你的口水和牙。」希正提醒道,葉珊的火爆脾氣,希正是知道的。

「牙?」

「等一下就知道了。」希正笑著說道。

「正哥哥,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你。」葉珊不一會就走到希正面前。

「巧合,巧合。」希正尷尬地回答。

「哇,原來美女認識我大哥啊。」九鳳真的口水直流,太過直接了。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還有別跟我套近乎,一看你就不是好人。」葉珊直接一個勾拳,將九鳳擊飛出去。

「他是我收的小弟。」希正尷尬解釋。

「正哥哥,以後別跟這種人來往。」葉珊直接勸了。

「這是葉珊姐姐。」希正給沉莎介紹。

「元素一族?」葉珊經歷年代久遠,一眼便看出了沉莎的本體,讓希正一驚,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噓,我妹妹沉莎。」希正噓聲介紹到。

「這妹妹我倒是喜歡。」葉珊向來很直接。

「你怎麼認出她的本體來的。」希正小心問道。

「別擔心,我是聞出來的,我長期與元素一族打交道,自然能夠感受出來。」葉珊解釋道。

「哎呀,我的牙。」九鳳咧嘴回來了。

「總管。」葉珊大聲喊了。

「葉珊仙子有何吩咐?」那宴席總管急急忙忙過來聽從吩咐。

「我哥哥和妹妹為什麼安排在這裡?」葉珊不平地說道。

「這這是太子殿下的安排。」總管唯唯諾諾回答。

「我不管,你必須重新安排。」葉珊不理了。

「算了吧,這裡也挺好,你就別為難他了。」希正勸道。

「不行,一定要換。」葉珊可是土匪婆子的性格,軟硬不吃的。

「請您稍等,我這就去與太子殿下說說。」總管擦了一把汗,急急忙忙去前面請示了。

「這火爆脾氣,我喜歡。」九鳳近乎痴痴地看著葉珊。

「什麼,你們為了葉靈姐姐大鬧儀式。哈哈哈哈!」九鳳討好地跟葉珊說起來這裡的緣由,惹得葉珊驚訝而大笑不止。

「不行,我要回去告訴靈姐。太搞笑了,哈哈。」葉珊捧腹回去彙報了。而後,就看到前廳的葉軒等人也都在忍著笑。葉靈也在輕笑,那微風拂柳般的完美笑姿讓希正一陣恍惚陶醉。

片刻,總管回來將希正等人安排在了中廳,從中廳可以反映出炎族的龐大勢力,整個宴會廳巨大無比,竟然容納了幾萬人,而且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大部分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包括九天的諸多新秀,東疆的一些新秀和大人物,西疆也有些前輩。其中包含了希正見過的有天庭的輕煙仙子、曇花仙子、雷晶大師兄、離情公主等。七公主竟然也在列,當初被希正挾持的那位還給希正拋媚眼。中疆姬明浩顯然也在列,位置還相對靠前,竟然與風情姐姐在同一桌。東、中、西三疆的年輕一代的精英幾乎都在這裡了。

「希正兄弟,不打不相識,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白玉神龜柏青竟然主動要結交希正。

「你這人犯賤嗎,我們這裡是最下最次的位置,你來湊什麼熱鬧?」雖然換了位置,九鳳還是很不爽。

「我向來不屑於與他們同流合污,所以反而覺得這裡是至清至凈的地方。」柏青自覺地坐在了沉莎旁邊。

「讓開,這是我的位置。」九鳳強硬地將沉莎拉過希正旁邊,將她保護在自己和希正中間。

「希正兄弟,請問這位小美女怎麼稱呼。」柏青的目的如此一來就很明顯,也很直接了,那就是為了搭訕沉莎,讓希正頓時提高了警惕。

「他是我妹妹,你別打她的主意。」九鳳直接翻白眼了。

「我真的沒有惡意。」柏青碰了一鼻子灰,但是還是不想放棄。

「對了,您的絕殺令清除之後,我們已經很久沒見了,希正兄弟的修鍊速度可真快。」柏青岔開話題。

「你也不賴,七魂巔峰,突破至靈帝指日可待了。」希正客套寒暄。

「兄弟過獎了,終究還是您的手下敗將。」柏青接話說道。

「你這就過謙了,您的防禦世間罕有,絕對是修鍊史中的一朵奇葩。」希正也是有一茬沒一茬地搭話,不過希正一向對自身的防禦力非常自信,但是與他一比,自愧不如,這柏青單就防禦力方面,確實是奇葩。

「你們別說了,我聽的煩。實話告訴你,想要追我們家莎莎,門都沒有。」九鳳打斷了兩人虛偽的對話,直接表明態度。

「這位兄弟,我真沒有惡意。」柏青無辜地說道。

「吃菜吃飯,你別說話就行。」九鳳下達了死命令,這柏青倒是也很聽話,竟然真的不再說話。(未完待續……) ?第一百零一章天生靈族群雄會

按照規矩,上菜敬酒等等走完一系列程序,在座的人都自顧地吃吃喝喝,喧喧鬧鬧。吃飽喝足之後,該走的走,該留的留,都在虛偽的敷衍。

看葉靈沒事,希正也就草草吃完,帶著九鳳和沉莎先行離開。

炎城裡最有名的是麒麟天炎,麒麟天炎是一種火系植物果實,形狀如同一簇火焰,萬年一熟,數量極少,可以說是絕美的奇珍異果。對於火系修行者來說,是最佳的補養品之一,當然對其他系的修行者也是有極大的裨益。

而要想吃到麒麟天炎,就必須去一個地方,那就是希正三人現在的地方焚天閣。這焚天閣不是一般的酒樓館所,它是神獸麒麟族的族地門戶,也是火麒麟一族的重要組成部分。儘管現在的經營者只是他們族委託的僕人而已,卻是讓人生畏,無人敢在其中鬧事。

焚天閣只有四層,但是每層高達十米以上,層間寬闊,廣袤無垠,如身入另一片天地。第一層被標註為「欲界」,第二層為「色界」,第三層為「無色界」,第四層被稱為「三界之外」。

希正三人被他們的侍者帶入了第三層「無色界」,聽聞他們看人很準的,只有是被帶入「無色界」和「三界之外」的,才有可能吃上麒麟天炎這種美味神物。

互金巨子 沒想到無色界與樓下兩層差別巨大,樓下是正常的酒樓形式,無色界則是花園式的蘭亭樓閣,美不勝收。到處都是鳥語花香,仙女飄飄而侍。

「人還真齊。」希正靈識一掃,發現這第三層的無色界已經來了很多人。

「那不是希正兄弟。」一聲驚喜輕呼,來了一大群熟人,正是葉軒一夥。

「你們是新娘子的娘家人。應該多陪陪新娘子。」九鳳看到美女,習慣性地套近乎搭訕。

「沒事,有族裡的幾位族老在呢,我們出來透透氣。順便來看希正兄弟,剛剛在宴席間,都沒好好說上話。」葉軒倒是直接。

「葉軒大哥看來進步很大啊。」希正看到葉軒的修為已經到了八魂三層天了,可謂是神速。

「跟你們這些變態比,我們是望塵莫及。只有努力修鍊。」葉軒笑著道。

「你就是葉靈妹子的親哥哥吧。」九鳳不由地問道。

「正是,您是他們說起的九鳳兄弟吧。」葉軒客氣回答。

「那你跟我們老大還『兄弟兄弟』的叫個不停?你們不是大舅子與妹夫的關係嗎,直接稱呼就可以了。」九鳳這是故意的。讓希正一陣無語。葉軒身後的葉靈顯然也聽到了這話,不自然地羞紅了臉。

「你這人怎麼這樣沒羞沒臊,我家姐姐的名節可不是你可詆毀的。」葉珊趕緊護主救援。

「這有什麼,我老大娶你的靈姐,我娶你,不就是好事成雙么。」九鳳說起這話來是誰也堵不住的。

「找打。」葉珊可不是善類,直接將九鳳一腳踹出去。

「怎麼回事?」這裡的仙女侍者趕緊過來阻止。

「沒事兒,小夫妻打打鬧鬧。」九鳳爬起來直接開涮了。

「這裡不容許私鬥,如果再出現這樣的事。我會請你們出去。」侍者嚴肅地警告了。

「行,不會了。」九鳳頓時嚴肅而斬釘切鐵地答應道。

「嗯哼。」葉靈身邊的那老者不滿地哼了一句,萬無天尊這老頭一直都跟著葉靈,把她當成了寶貝了。寸步不離,幸好他們是族親,不然希正還真擔心他是否是個老色鬼。

「老祖宗,看我們怠慢你們了。快來坐坐坐。」九鳳反應倒是敏捷,趕緊給眾人讓座。

「咦,你們都在啊。」這時。一個如同天籟夜鶯的聲音傳來,不是別人正是與希正離別多年的水靈體風情。沒想到柏青和姬明浩竟然也和她在一起。

「情兒姐姐,多年不見了。」希正叫道。

「你是你是小希正?」風情愣了一下,瞬間反應過來了。一把將希正拉過去看這看那。

「風師姐,你們認識啊?」葉靈看到風情如此熱切地與希正打招呼,不由地問道。要知道,風情在九天之中,號稱冷美人,一心只顧修行,沒有跟任何人有如此熱切的問候。

「是啊,我和小希正很早就熟悉,我還抱過他呢。」風情解釋道。

「抱抱過。」九鳳一陣傻眼。

「哦,她很小的時候,我抱過他來著。」風情見有些不妥,趕緊解釋道。

「姐姐,你最多就比他大兩歲,他很小的時候,你也很小啊,你們是青梅竹馬來的?」九鳳這人就好這一口,希正趕緊跺他一腳。

「不要干站著,坐下點吃的吧。」葉珊趕緊岔開話題。

風情倒是沒感覺什麼,拉著希正坐在希正旁邊,一直說著希正和她離開之後的事情。

「今天來的人可真齊。」風情同時不停地給希正介紹九天的人物。

「正中位置坐著的,是炎族太子炎都,天生火靈體,八魂五層天。也算是本地地主。他旁邊坐的是火龍族太子敖曲,實力很強。」

「正東方向,天庭年輕一代的梟首雷晶大師兄,天生雷靈體,八魂五層天。實力超群,未曾一敗。」

「東北方向,西疆佛家最具盛名的護法大士釋沫兒,天生光靈體,八魂四層天。旁邊坐著的是西疆西方教的聖子、聖女。」

「西方教?」希正打岔問道。

「西疆分兩個教眾,分別是佛教和西方教。」風情解釋到。

「正北方向,歐陽風,天生風靈之體,八魂三層天。師從未知,派別未知,為人獨傲,不善於與人結交。」

「正西方向,金烏一族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金無命。天生金靈體,八魂四層天。」

「西南方向,北疆鬼域鬼族勾魂手魅靈兒,天生暗靈體,八魂四層天。」

「還有我們這正南方向最多,阿正的天生死靈之體,葉靈天生全靈體,我的水靈體,姬明浩師兄的天生力體,現在只缺天生土靈體和天生木靈體尚未出現在世間。不然。在這裡湊齊了。」

「葉軒兄,你們葉家是不是出過背叛者?被逐出家門的?」這時,姬明浩不知怎麼突然問道。

「你這什麼意思。」如此一問,氣氛頓時降下三度。

「沒有別的事情,只是隨便一問。」姬明浩接著轉移了方向。

「你是否知道些什麼?」葉軒大聲問道。

「萬無天尊在此,我想葉族的事情,他應該最清楚不過了。」姬明浩將矛盾轉向了萬無天尊。

「祖爺爺,您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是不是關於我們父母的事情。」葉靈向來敏感。葉軒與葉靈兄妹多年來一直苦苦想要打探父母的事情,但是一直未果。

「哎。你們都長大了,我也沒有必要在隱瞞什麼?其實,九天雖然說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攻守同盟,但是也沒有像表面那樣相親相愛。彼此之間也會有摩擦。當年。你的父親因為族間兄弟的摩擦,出走東疆,拜入了人皇一脈,繼而與在人皇的同門師妹相結連理。當然那時。族裡都很開心,因為人皇一脈就算不屬於中疆天庭系統,卻也是九天同盟的。婚後。兩人一直在葉家居住,不久便生下了你們兩個。」萬無天尊緩緩而道。

「這些,為什麼我們不知道?」葉軒急切地問道。

「就在你出身以後不久,上任掌教天尊的火焰石突然被盜了,同時你的父母也從中疆回到的東疆。一切證據顯示,是你的父親背叛了中疆,將火焰石盜走送給了東疆人皇一脈。當時,掌教天尊大發雷霆,當即與東疆人皇一脈劃清界限,並派重兵在邊境備戰。戰爭一觸即發,好在西疆的幾位佛祖前來勸停,人皇宮將火焰石歸還了上任掌教大天尊之後,戰爭才得以倖免。」萬無天尊講述道。

「此事影響巨大,掌教大天尊直接下令中疆境內封殺你的父母。同時中疆各大族對葉家開始疏遠,迫於壓力,當任葉族族長下令,將你的父母逐出葉族,永世不得回朝。並下達了封口令,任何人不得在議論此事。」萬無天尊一口氣講完。

「所以,這就是我們問遍了中疆也問不到我們的父母情況,甚至連姓名都不知道的原因。」葉軒激動地久久無法平靜。

「這姬明浩小哥倒是對我們葉族很感興趣啊。」 寵寵欲動:老公別太壞 萬無天尊有些生氣地對姬明浩說道。

「萬無天尊前輩多慮了,晚輩只是聽我義母提起過葉族的事情,加上我義父姓葉,所以才由此一問。」姬明浩趕緊解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