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並未全速而行。」林風雙眸盯著舞音,心中很清楚。

連半點吃力感覺都沒有,舞音疾馳的速度一點也不算快,雖是達到星域級巔峰標準,但無論從她的氣息涌動還是身體語言都能感覺得出,她僅僅只是保持著五至六成的速度,甚至還不到!

「是保留實力,為呆會戰鬥做準備么?」

「還是……」


林風雙眸閃動,望向身旁林戰。

很巧!

舞音如今的速度,剛好與林戰100%全力疾馳的速度相持平。

「特意遷就大哥?」

「不對,舞音的實力比大哥要強足足一等!」

感應很清晰。

林風眼眸閃動,心中清楚。

大哥實力如何,自己一眼望去便能看透,但舞音……

則不然。

「若在平時,她遷就大哥的速度還說的過去。」

「但眼下明明她師兄身陷險境,作為師妹是不是應該全力以赴?以她的實力,多一個大哥和少一個大哥幾乎沒什麼分別,但她偏偏『遷就』大哥一起,這其中會不會有些…怪?」

「應該不會。」

林風心中暗忖,抿了抿嘴唇。

雖感疑心,但自己寧願相信兩人是感情極佳的緣故,並不願往壞的方面去想。

「但事發時,舞音似乎有點太冷靜?換做其他人,在收到訊息的第一時間恐怕就會立即趕去。」

「也許是我遭遇的陰謀太多。所以…疑心太重。」

「應該只是小事。」


林風點點頭,輕吁一口氣。

自己,不應該懷疑這未來大嫂。

嗖!身影如電,疾速而馳,然林風眼眸粼粼,閃動著微微精光。

想是如此想。但自己始終有顧慮。

「快到了!」舞音輕抿著嘴唇,透射出一分粼粼戰意。

確實很冷靜!

林風眼眸閃動,心中暗凜。

有些東西騙不了人,舞音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氣質,都能證明她並非一個柔弱女子,而是獨當一面。假如她確實是真心對大哥,能娶到一個這樣的妻子也是大哥福氣,但若不是……

「那她接近大哥,恐怕另有目的。」

「舞音她。相當危險。」

林風心中輕忖。

轉頭望向大哥,眼眸微爍。

舞音自己不知道,但大哥這一次確實動了真情。

「希望是我多想。」林風暗道。

「不過,還真是巧,我才剛見大哥,就發生這種事。」

等等!

生若夏花 ,瞳孔放大。

猛的望向前方的舞音,望著那件白色緊身衣飾。腦海中頓時浮現出另一道身影——

剛進入神跡之地時,自己所遇到的那白衣殺手!

「不會?」林風猛的一頓。

面色微變。霎時想起南宮夫人給自己的紙條。

白衣會!

之前,刺殺自己的殺手,不也是身著白衣?

白衣會,白衣會,會不會這個殺手組織的殺手,行動時所穿都是『白衣』。故而以此命名?

「怎麼了,老弟?」林戰眼瞳閃動,很是敏感。

他,同樣具有星穹瞳,感應能力相當強。

「沒事。」林風微微一笑。瞬時將情緒壓至心底。自己也想猜錯,但種種跡象告訴自己,這似乎並不是巧合,而是一個『局』,一個精心布置的局,而他們的目標,似乎是……

自己!

猛的搖頭,隨即閉上眼睛。

啪!睜開雙眸,林風面色變的正然。

不管是與不是,如今都不再重要,也無謂再考慮那麼多。

難道自己現在揭穿她?

萬一不是又如何?


再者,自己並沒有證據,僅僅只是猜測而已。

轉過頭望著林戰,見得大哥那副焦迫不安,感同身受的模樣,林風心中更是一痛。假如舞音真的是白衣會的殺手,那大哥這一次顯然是被人利用,世上最傷的並非**上的傷害,而是心靈。

「是與否,到了便知。」

「就算是真,就算此次是鴻門宴,是龍潭虎穴又怎樣?」

「有何可懼!」

林風眼眸綻亮,毫無所懼。

自己雖非聖者,但如今的實力,已然到達聖級!

「噢?」林風雙眸一亮。

氣息的感應,自己隱約感覺到周圍環境的不同。

空氣中的本源能量相當活躍,空間氣流很不穩定,越是往前而行,感應越深刻。哪怕相隔如此之遠,自己都能清晰感覺到遠處所發生的事,決不會錯。

「果然是戰鬥!」

「有五道氣息。」

「全部都是星域級巔峰強者。」

消失的五秒鐘

每一個剎那,都在接近。

腦海中,彷彿有一幅地圖,清晰刻畫著每一個武者所在,甚至乎連他的實力,所動用的本源能量自己都能感應!這種感覺是之前所沒有的,卻是此次鳳凰命盤的進階所至。

感應能力,強大十倍不止!

「聖者的感應能力,也不過如此?」林風眼眸爍爍。

之前,自己只能感應火之本源能量,但眼下,五系皆通!


神獸之血,地命星盤的全部點亮。

「就在前面!」舞音連喝,臉上閃露出擔憂表情,似乎並不是假。

「或許是我多疑了。」林風心之暗道,隨著舞音連是跟上,見的大哥林戰氣喘吁吁,卻是以100%的速度疾馳趕路。對他來說負擔不小,未戰便已敗了一半。

「大哥!」林風瞬時一喝,白光閃動。

林戰微怔,條件反射般接過那道白光,觸手柔軟,香氣撲鼻。攤開一看。林戰雙眸頓時綻亮,「地階四品,晚隅果?」心之所動,林戰暗感奢侈,一顆地階星果少說都要好幾萬星晶,但如今……

顧不得那麼多!

一把塞入口中,嚼都未嚼,林戰便吞落下肚,哪來得及品嘗味道。

瞬間。耗去的星力完全補足,更是滿溢暴漲!

「厲害!」林戰極為震駭。

然這剎那的時間,前方舞音和林風已是沒了蹤影。

嗖!林戰連是趕了上去。

終於趕到!

舞音前腳踏入,林風後腳進入。

這是一座巨大的玉石宮殿,處處可見翡翠的玉色,如今卻是四分五裂,到處都是被破壞的痕迹。玉石宮殿內,五個武者分成三大陣營。一組為兩個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的男子,手持長劍。而另一組是一男一女,雙刀合璧,配合的天衣無縫。

唯一獨立的,是一個俊秀的白衣男子。

貌若潘安,手持長戟,舞的密不透風。防禦極佳。

兩大陣營一邊相互制約,一邊伺機取那長戟白衣男子的性命。

但,並不容易。

三方鼎立,形成微妙平衡。

「師兄!」舞音雙目通紅,抽出佩劍。劃過一道閃電般的步伐,瞬時趕向戰場。

她的目標,正是那長戟白衣男子!

「又是白衣!」林風心猛的一跳,目光炯烈。

不詳的預感,越來越濃烈。

眼前的戰鬥並非虛假,白衣男子身上亦受了不輕的傷,處處危機,但……


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整件事,太巧!

一次巧合,或許是真的巧合。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