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大的力量。」

葉晨風早已料到,衝天血柱不是那麼容易破掉,不過他並不氣餒,第二擊動用了天道之力。

「三道天道之紋,攻擊!」

以葉晨風如今的肉體強度,最多控制三道天道之紋攻擊,再多一道,他強大的肉體就承受不住,就要崩裂。

「嗖嗖嗖!」

三道天道之紋撕裂著虛空,切割著一切,直接沒入到了充斥著強大能量的衝天血柱中,直接將血柱洞穿了三個大洞,大量的裂痕在衝天血柱表面蔓延。

「裁決七劍,蝕日。」

就在衝天血柱劇烈搖晃之際,葉晨風整個身子凌空而起,融合了諸多能量的蝕日之劍攜帶著驚人的破壞力,斬破了布滿裂痕的衝天血柱。

「轟隆隆……轟轟轟……」

在天道之紋,蝕日之劍雙重攻擊下,衝天血柱中響起了密集的爆破聲,強大的力量波動著周圍的虛空發生了大面積扭曲。

「金鵬血脈,速度增幅。」

眼看衝天血柱爆炸,葉晨風果斷燃燒金鵬血脈,將自身的速度提升至巔峰,眨眼之間出現在萬米之外。

「轟!」

石破天驚的爆炸聲響起,裂痕越來越多,能量被完全引爆的衝天血柱爆炸了,強大的力量直接毀滅了方圓數里的空間,將地面炸出了一個數百米深的巨坑。

成功擊爆一根衝天血柱,九陰九極陣的立即受到了極大地影響,威力大大減弱,緩解了天古陣的壓力。

這時,葉晨風身子一閃,再次飛到了一根衝天血柱旁,故技重施全力攻擊,藉助天道之紋,擊爆了第二根衝天血柱。

隨著一根根衝天血柱被葉晨風擊爆,九陰九極陣威力急速下降,最終被天古陣一舉擊穿。

「劍塵,快閃!」

九陰九極陣被擊穿,剩下的四根衝天血柱同時出現了裂痕,葉晨風迅速出現在無情殺戮的劍塵身邊,與他撤離了數萬米之遠。

「轟!」

葉晨風二人退去的瞬間,剩下的四根衝天血柱一起爆炸了,強大的力量帶動著整個天古山劇烈的顫抖,宛如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破了,九陰九極陣真的被晨風破掉了。」

聽著耳畔響起的巨大爆破聲,看著消失在天際的九陰九極陣,雪飄零等人長舒了一口氣,露出了一絲激動之色。

「雪老宗主,這葉晨風到底什麼來歷?」

劍凌道人等人對葉晨風的來歷充滿了好奇,很想知道到底是何等勢力,培養出這等驚世駭俗的妖孽。

「聽飄零說,晨風乃是凡人出身,沒有什麼大背景,他能走到現在,全都靠他自己的努力。」雪天池緩緩地說道。

「什麼……凡人出身!」

劍凌道人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事情。

而人群中的姬傾雪,白希雅,看著劍凌道人等人吃驚的摸樣,自豪感油然而生。

不過隨著實力差距不斷拉大,她們知道自己心中的期望已經變成了奢望,她們與葉晨風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一開始知道他的出身,我也很驚訝,但這確實是真的。」看著劍凌道人等人質疑、震驚的表情,雪天池繼續說道。

「雪老宗主,你飄渺山有此人加入,足以保萬年之昌盛。」劍凌道人有些羨慕的說道。

「哎,我現在不求萬年昌盛,只求我飄渺山能渡過這場浩劫。」想到飄渺山如今的處境,雪天池輕輕嘆息一聲,憂心忡忡的說道。

「放心吧雪老宗主,西魔宗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陪你一起去飄渺山對付他們。」乾家家主乾問天第一個表態道。

「不錯,我們決不允許北靈域被西魔宗侵蝕,我更要將冰宮,蛇谷在北靈域除名。」劍凌道人點了點頭,憤恨的說道。

正說著,葉晨風和劍塵以極快的速度飛了回來,與眾人匯合了。

「晨風,如今我飄渺山正遭受以西魔宗為首的西大陸頂級勢力圍攻,你願不願隨我們回飄渺山救援。」雪飄零目光灼灼的看著葉晨風,輕聲詢問他意見。

「願意。」

葉晨風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聽到葉晨風堅定的回答,雪飄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說完,雪飄零等人分別召喚來數十隻巨大的飛行天獸,火速趕往了正被陰霾籠罩,風雨飄搖中的飄渺山。

……

「太上長老,我飄渺山護宗大陣就要被破了,我們該怎麼辦?」

看著承受不住西魔宗等勢力兇猛攻擊,布滿裂痕的護宗大陣,留守飄渺山的三長老立即找到了坐鎮飄渺山的雪松琴,焦急的說道。

「時刻準備開啟傳送陣,一旦護宗大陣被破,立即將我飄渺山年輕弟子傳送出去,剩下的人隨我血戰到底。」雪松琴臉色冷峻的坐鎮飄渺殿主位上,聲音渾厚的說道。

「血戰到底。」

聽到雪松琴的話,不少心智不堅的飄渺山長老、護法臉色蒼白了一分。

在巨大的實力懸殊面前,血戰到底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不少人更是產生了叛變的念頭。

支離破碎的護宗大陣又堅持了半天左右時間,終於支撐不住以西魔宗為首的各大勢力高手猛烈攻擊破碎了。

「啟動空間傳送陣,將我飄渺山年輕弟子傳送走,保我飄渺山最後的血脈。」護宗大陣破碎的瞬間,拄著龍頭拐杖的雪松琴立即飛出了飄渺大殿,拿出了傳訊珠,大聲命令道。

「嗡嗡嗡!」

雪松琴話音剛落,飄渺山中映射出一道道傳送之光。

耗盡所有的傳送石,飄渺山二百多名潛力不俗的年輕弟子傳送出了飄渺山,各自逃命去了。

「雪松琴,好手段,沒想到你飄渺山竟然儲存了這麼多傳送石。」

二百多名年輕弟子傳送出飄渺山的瞬間,一道黑色身影撕裂著重重空氣,以驚人的速度出現在飄渺主峰,威猛霸氣的說道。

「魔風雲,你果然來了。」

看著身穿黑色雲紋長袍,腳踏蛇皮長靴,五官刀刻般稜角分明,一雙眸子迸射寒星,凜凜身軀中散發著威震天下般霸氣的中年男子,雪松琴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而魔風雲正是西魔宗主,西大陸第一人,一級戰獸皇巔峰高手。

「雪松琴,如果你們放棄抵抗,乖乖打開飄渺仙境,我可以做主不殺你們。」魔風雲背負著雙手,居高臨下的看著雪松琴等飄渺山高手,霸道的說道。

「哼,休想,我們就是戰到最後,也絕不會讓你們沾染飄渺仙境。」雪松琴冷哼一聲,視死如歸的說道。

「雪松琴,你大限將至,自然不畏懼生死,但他們卻有大把大把的時光可以揮霍,更有突破封皇之境的可能,讓他們陪你一起共赴黃泉,是不是太殘忍了。」魔風雲聲音渾厚的說道。

無敵的氣勢給人一種我主沉浮,所有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中一般。

「哼,魔風雲,你不用蠱惑我們,我們生為飄渺山的人,死為飄渺山的鬼,我們誓於飄渺山共存亡。」雪松琴冷哼一聲,強勢的回應道。

說話之際,以西魔宗為首的各大勢力高手飛了過來,出現在了魔風雲身後,可怕的氣勢讓留守飄渺山的長老、護法感到了窒息,心靈顫抖。

「真是這樣嗎?」魔風雲嘴角微微上翹,鋒利的目光掃視向了表情不一的飄渺山眾長老、護法,聲音渾厚的說道:「你們誰願歸順我西魔宗,我不但饒他不死,還讓他們加入我西魔宗,地位與在飄渺山一樣。」

魔風雲話音剛落,不少心智不堅的飄渺山長老,護法內心動搖了。

不過沒人挑頭,他們也不敢做出頭鳥,忍住了心中的衝動,等待著。

「怎麼,你們不相信我的承諾?」

魔風雲眼神突然變得凌厲,他身上的氣息陡然間提升到了數倍,不可匹敵的戰意以他身體為中心,朝著四周蔓延,再蔓延,籠罩了二十多名飄渺山長老、護法。

感受著魔風雲身上湧現的可怕氣勢,飄渺山眾長老、護法有一種老鼠見到貓的感覺,呼吸都變得困難。

「我在問你們最後一遍,你們願不願臣服我西魔宗,這是你們最後活命的機會,錯過,別怪我不給你們機會。」

魔風雲居高臨下的看著一名名目光閃爍的飄渺山長老,護法,下了最後通牒。

「我,我願意歸順西魔宗!」

因為親孫子被葉晨風殺死,心中一直怨恨飄渺山的三護法高宗延一咬牙,第一個站出來,迅速走向了魔風雲等人。

「我也願意。」

有高宗延挑頭,數名畏懼死亡的飄渺山長老、護法紛紛選擇了背叛,跟隨高宗延來到了魔風雲等人身邊。

很快,二十多名留守飄渺山的長老、護法,有九人選擇了背叛,把雪松琴氣的臉色鐵青,身子不由得顫抖起來。

「高宗延,你們幾個叛徒。」雪松琴怒視著高宗延等人,冷冷的說道:「從今往後,高宗延他們九個,將是我飄渺山死敵,一經遭遇,殺無赦。」

「魔宗主,求你保護我們。」

觸碰著雪松琴等人森然的目光,高宗延等九人恐懼了起來,額頭上冒出了一層冷汗,立即求助於魔風雲。

「哈哈哈,雪松琴,你們是不是還不清楚自己的處境,今日過後,北靈域將沒有飄渺山。」魔風雲大笑一聲,狂妄的說道。

飄渺山之劫,來臨。 「魔風雲他們交給我來對付,你們不要戀戰,全力向後山突圍,利用飄渺屏障,儘快離開飄渺山。」雪松琴佝僂的身子突然挺拔了起來,身上散發的氣息也變得凌厲,傳音叮囑道。

一隻長著四隻翅膀的變異靈魂獸四翅天雀浮現出她的身體,四翅扇動間掀起了陣陣颶風。

雪松琴自始至終都沒想犧牲眾人,她之所以這麼說,目的正是想要剔除異己,只有這樣,飄渺山才有重新崛起的希望

「太上長老你……」

三長老等人沒想到,雪松琴竟然想犧牲自己,給他們離開創造機會,心中十分的感動,但卻沒有一人自私逃跑。

「你們必須離開,然後想辦法聯繫天池,飄零她們,讓她們不要回來送死,只要你們都活著,總有復仇的一天。」雪松琴焦急的傳音道。

「可是……」

「沒什麼可是,你們不要讓我的犧牲毫無意義,更不要讓我死不瞑目。」

說完,雪松琴將一顆龍眼大小,通體乳白色的丹藥吞到了肚中,最大程度提升實力。

「雪松琴,看來你還是不死心,既然這樣,我就讓你見識下,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有多大。」

雪松琴雖然是半步封皇強者,藉助乳白色丹藥,實力又暴漲了一大截,但半步封皇強者與真正的封皇強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單單一顆丹藥根本無法彌補。

「轟!」

沒有凝聚魂翼,憑空站在虛空之上的魔風雲突然轟出了一拳,一顆宛如流星一般,拖著熾目之光的拳芒飛射而出,以超越光速的速度,轟擊向了臉色凝重的雪松琴。

「流月劍!」

「飄渺凌九天!」

感覺到這一拳的可怕,雪松琴立即取出了飄渺山兩大鎮宗之寶之一的上品天器流月劍,施展下品道技迎了上去。

宛如銀河瀉地般的飄渺劍芒擊中了魔風雲轟來的驚世拳芒,爆發出巨大的震動聲。

「咔嚓!」

一道清脆的破碎聲響起,雪松琴全力劈出的飄渺凌九天承受不住魔風雲一拳之擊,破碎了。

可怕的拳芒碾壓了飄渺劍芒,餘威不減的轟擊向了雪松琴,逼迫她不得不進行閃避。

但在雪松琴閃避的瞬間,魔風雲虛立在半空中的身體突然模糊了起來,瞬移一般出現在雪松琴頭頂,泰山壓頂般的一掌拍向了她的腦袋。

「飄渺天鍾!」

關鍵時候,雪松琴召喚出了飄渺山唯一一件天寶飄渺天鍾,擋在了頭頂,硬憾了魔風雲一掌之威。

「嗡!」

飄渺天鍾劇烈一顫,釋放出震耳欲聾的鐘鳴聲,近在咫尺轟擊向了魔風雲,不但化解了他的殺招,還將他震退了。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給我突圍離開。」雪松琴看向了飄渺山三長老,傳音催促道。

「我們走!」

三長老一咬牙,帶著眾人迅速向飄渺山後山飛去,想要藉助飄渺山自然屏障,擺脫追殺。

「追,不要讓他們跑了。」

飄渺山三長老等人突圍逃跑之際,以西魔宗為首的各大勢力高手立即追殺他們。

「咚咚咚……」

就在這時,視死如歸的雪松琴突然擋在了他們身前,將全身的魂力注入到飄渺天鍾內,全力將它敲響。

頓時,一道道穿雲裂石般的鐘聲響了起來,在虛空中形成了密集的聲波,宛如奔襲的潮水,席捲向了西魔宗等勢力高手。

「啊啊啊……」

雪松琴乃是半步封皇強者,她全力敲動飄渺天鍾發出的聲波威力極大,不少普通的絕代王者被震得頭痛欲裂,七孔流血,紛紛在半空中摔下來,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萬化黑蓮!」

聽著巨大的鐘聲,魔風雲露出了惱怒之色,大量的魔氣在他身體中瀰漫出來,瞬間凝聚出一朵漆黑如墨,緩緩綻放的黑蓮,撕裂著滾滾襲來的聲波,撞在了漂浮在雪松琴頭頂的飄渺天鐘上。

「轟!」

一股巨大的爆破聲響起,像是天雷在半空中炸響,震得整個飄渺主峰地動山搖,萬化黑蓮中爆發的魔氣將飄渺天鍾震飛,將雪松琴從半空中震落到了地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