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四的這個辦法很好,不愧是智多星,點子就是多,大哥,你看我們怎麼分?」

老二先表示同意老四的辦法,扭頭看向老大魔鳳,關鍵的時候,還是需要他拿主意才是。

老大低頭沉思了片刻,又抬起頭看向鎮魔碑,片刻后說道:「我看,老三和我留在這裡,四天後的這個時間,我們倆聯手毀掉石碑,總舵那裡也同時對人類起攻擊。」

老四魔電點頭道:「好,就按照大哥的意思辦,我和二哥馬上就走,你們這幾天多加小心,千萬避免和人類生衝突。」

魔鳳拍了拍老四的肩膀笑道:「老四,你是出了名的謹慎,我現在算是知道了,放心吧!我和你三個會注意的。」

老大和老三接著隱藏,老二和老四辭別了兄弟二人,朝著魔族總舵的方向飛走。

熊達和熊彪拜別了6青峰,也迅朝著西南方急飛走,天上到處都是人類祖神強者,他們沒必要隱藏行跡,三天後,已經飛到中隕神洲上空。

「四弟你看,人類越來越多了,他們都是飛向鎮魔碑的方向,鎮魔碑其他方向肯定也都是這樣,這次的大戰一定不會輕鬆。」

魔雨和魔電兄弟二人小心翼翼的飛行著,收斂了全身的氣息,看到人類就遠遠的躲開,唯恐被別的人類現了自己。

「二哥,這裡是人類的主戰場,形勢對他們當然有利,不過,我魔族都是以一當十的強者,對上這些人類,沒什麼好怕的。」

「四弟,我們來的時候,路上沒有這麼多人類強者,那時候飛的自然很快,現在你再看看,到處都是人類的祖神,我們的度慢了很多,還有一天的時間,我們恐怕是趕不回總舵了。」

老四臉色憂鬱的說道:「是啊!我還是失算了,二哥,我們快點飛行,再這麼像老鼠一樣躲著,真要耽誤大事了。」

哥倆商量好,不再隱藏行跡,魔祖第六個小台階的氣息釋放而出,化作一道流光飛馳而去。

這哥倆實在沒了辦法,他們只有四天的時間,前三天走了四分之一的路,剩下的一天要走四分之三,不快點根本就不能回到總舵。

「各位人類的祖神,那裡有兩個魔祖強者,不能讓他們跑了,衝上去聯手宰了他們。」

哥倆迎面遇到七個並肩飛來的人類祖神,這七人來自北極神洲的北極宮,兄弟七人號稱北極神洲七君子,都是祖神第四個小台階的修為。

這七兄弟都姓陶,老大名叫陶大勇,老二陶二勇……老七叫陶七勇,陶大勇的一聲斷喝,頓時引起了周圍眾多祖神的注意。

七君子的手中,瞬間都出現了一柄長劍,朝著迎面飛來的兩大魔祖衝去,九人頃刻間大戰在一起。

「各位,陶家七君子和兩個魔祖戰上了,我們也都過去幫忙,痛打落水狗的機會,我們千萬別錯過去。」

七君子身後,還不斷有人類祖神飛來,看到前面突然生的大戰,頓時加快了度,很快投入到戰鬥中。 ?別看陶家七君子都是祖神第四個小台階,但是,對面的兩大魔祖絲毫不懼,魔雨和魔電都是魔祖第六個小台階,根本就沒把衝來的七人放在眼裡。≥八一中文網≤<﹤.≤8﹤1﹤Z≤≦.≦COM

「祖神第四個小台階的,就算是來的再多,在魔祖第六個小台階面前也是螻蟻,你們這七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我現在就打你們回老家。」

魔雨看到七人衝來,手中魔劍頓時亮起來一道漆黑的魔光,對著迎面衝來的七君子迎頭揮斬而下。

魔雨嘴裡說的很輕鬆,但是,一出手就是終極神通,隨著魔劍的揮下,百米長的漆黑劍光朝著對面的七君子迎頭落下。

陶家老大在七人最中間,劍光正好對著他的頭頂劈落,抬頭看著落下的漆黑劍光,神體猛然在半空一頓。

神體被魔雨的終極神通鎖定,肯定避免不了被毀掉一次的結局,但,嘴還是仍然可以開口說話。

「哥幾個,使用終極神通,滅了這個魔祖!」

聽了陶大勇一聲斷喝,其他六人頓時高舉手中長劍,漆黑劍光還沒有落到老大的神體上,六人手中的長劍已經出手。

六柄長劍上同時亮起來一道奪目的劍光,成扇形對著魔雨攻擊而去,空中頓時出現了六道縱橫交錯的炫目之光。

轟!

一聲驚天巨響過後,七君子老大的神體頓時消失不見,一大片猩紅的血霧出現在眾人眼前,眨眼便擴散到萬米之外。

轟!

再一次的驚天巨響接踵而來,百米長的漆黑劍光不停,在毀掉陶大勇神體的同時,對著腳下的山峰轟然落下。

百米長的漆黑劍光轟然而下,瞬間落到腳下的一座山峰上,高達千米的山峰被這道劍光削平,眨眼的功夫,腳下變成了方圓百里的平原。

無數大小不一的石頭衝天而起,石頭在半空撞擊到一起,一陣陣驚天轟鳴響起,伴隨著石頭撞擊產生的火花,場景如世界末日一般。

方圓百里之內煙塵瀰漫,喊殺聲震天,煙塵中,混雜的無數巨大石頭轟擊在人的神體上,石頭頓時轟然爆碎。

瀰漫的煙塵遮住了人們的視線,六道交錯而過的炫目劍光衝破了煙塵,眨眼便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

七君子老大被一劍毀掉了神體,與此同時,魔雨被六君子的聯合攻擊粉碎了魔體,漫天的血霧頓時和煙塵混雜在一起。

六君子施展的都是終極神通,強行施加在魔雨的魔體之上,差一點要了他的命,等他的魔體完成了重組,神力和靈魂之力所剩不到一半。

殺!殺!殺!

一道道喊殺聲傳來,這裡生的終極神通之戰,吸引了周圍千里之內的強者而來,不待煙塵散盡,數百祖神已經把這裡團團包圍。

魔雨絕望了,他知道憑藉自己的力量沖不出去了,更別說回到總舵完成魔元彪交給他的任務了,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掩護四弟逃走。

虛弱的魔體懸浮在半空,看著越來越近的人類強者,魔雨咬了咬牙,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四弟,我現在的狀態走不了了,我掩護你,你快點衝出去,回到總舵,把你的計劃稟告元彪大統領。」

魔電聽了二哥的話,知道他是不打算和自己一起走了,急忙衝上前來,一把抓住魔雨的胳膊。

「二哥,要走也是我們兄弟一起走,我不能把你自己放在這裡,我就不信殺不出一條血路來。」

聽了四第的話,魔雨頓時急的直跺腳,焦急的說道:「四弟,你號稱我魔族總舵的智多星,這時候怎麼犯糊塗了,你看看周圍的人類強者越來越多,你要是還帶著我,到時候我們誰都走不了,快走!」

四兄弟在一起無數年,此時就是生死離別,雖然不舍也沒有一點辦法,魔雨一把推開了四弟魔電。

「四弟,一會兒我先衝過去,我在前面給你開闢出一條通道,你順著這條通道殺出去。」

魔雨的話還沒說完,人已經向東北方沖了出去,在這個方向,一百多個人類祖神正向他們衝來。

魔雨在向前衝出的同時,魔體猛然膨脹起來,眨眼變成了一隻球型,球型魔體身後托著一串長長的魔力火焰,瞬間衝進了包圍過來的人類祖神中。

在場的都是祖神級別的強者,魔雨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突然襲擊,因此,在魔體急劇膨脹的一刻,立馬以燃燒靈魂為代價,魔體前沖的度驟然間加快了數倍不止。

等到對面的一百多個祖神覺不妙,魔雨的球型魔體已經衝到了他們之中,在自身靈魂之力的牽引下,頓時引爆了魔體。

轟!轟!轟!……

魔祖第六個小台階的強者自爆,其威力遠他們本身施展的終極神通,周圍的一百多個祖神無一倖免,全都被巨大的衝擊波擊碎了神體,方圓數十萬米之內,到處充斥著一百多祖神爆碎產生的血霧。

對戰兩個魔祖第六個小台階的強者,衝上來的這些人,修為最低的也是第四個小台階,他們的神體瞬間便完成了重組。

魔電遠遠的懸浮在魔雨之後,親眼看著自己的胞兄隕落,他的心裡十分悲痛,但,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機會稍縱即逝,只有衝出去,才不辜負二哥為自己創造的機會。

不敢有絲毫猶豫,魔體化作一道血光,瞬間施展了血遁之術,眨眼從剛完成重組的人群中沖了出去。

魔電一口氣飛出去萬里之外,眼看著接近了中洲邊緣才停了下來,虛弱的魔體懸浮在半空,眼神向東北方看了過去。

施展了一次血遁,眨眼飛到萬里之外,現在,魔電體內的魔力,剩下的不到一半,他不是不想接著再飛,只因在他的前行方向上,被兩人擋住了退路。

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接受了6青峰的令牌后,急向鎮魔碑飛行的熊達和熊彪兄弟。

熊達和熊彪兄弟離開了6青峰后,向鎮魔碑飛行的並不是很快,偶然間遇到了自己內心的偶像,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熊達手掌中抓著那枚6青峰送他的令牌,扭頭對身邊的熊彪說道:「二弟,我還以為混沌祖神有多大的架子呢!沒想到和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熊彪也深有感觸的說道:「是啊!這次見到他才知道,竟然真的和傳說中那麼年輕,大哥,你說他真是百萬年裡經過了一萬次轉世嗎?」

「當然了,人家混沌祖神可是有大毅力的人,不像我們這些小祖神那樣目光短淺,為了和魔祖抗衡,竟然不惜萬次轉世。」

「大哥,你說他是怎麼修鍊的,傳說他這一世還沒有一百歲,竟然都是祖神第三個小台階了,我們兄弟修鍊了數萬年,才達到了祖神第三個小台階,人和人還真是沒法比啊。」

老大熊達嘆息道:「是啊!混沌祖神是百萬年不遇的天才,不是我們這樣的人所能揣摩的,走吧!我們快點到鎮魔碑,傳達祖神大人的旨意去。」

「大哥,我聽說百萬年前,是祖神大人豎立的鎮魔碑,據說久觀鎮魔碑三字,可以領悟無上劍意,可惜碎裂了,早知道這樣,前些日子就應該到那裡去瞻仰一番。」

「二弟,前面飛過來一個魔祖,看樣子施展了血遁,一定受了不輕的傷勢,我們上去截住這人。」

二人正在邊飛邊聊,魔電突然出現在二人的視線之中,此時,正向他們迎面飛來。

老大說完后,右手抓著的令牌交到左手,右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柄靈寶長劍,老二熊彪也不怠慢,手中也瞬間握著一柄長劍,眼神向對面看去。

「對面的魔祖,你還真是好大的膽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還敢明目張胆的飛,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魔電剛從血遁中停下,馬上就聽到了熊達的一聲斷喝,沒有理會圍過來的幾個低級祖神,頓時向傳出聲音的方向看去。

魔電只是看了對面一眼,當他看到對方的修為時,心裡簡直是鬱悶的要死,他說什麼都不會想到,這次出來,先是敗在低階祖神手裡,接著又被這些小祖神攔截。

魔電手裡抓著一柄魔劍,指著兄弟二人吼道:「你家四爺沒空搭理你們,趕緊滾蛋,否則我馬上宰了你們。」

老二熊彪嘿嘿冷笑道:「你現在的狀態,也想殺了我們?你這個該死的東西,今天你是走不了了。」

「好好好」

魔電連說三聲好,怒極而笑道:「你要和我死磕,我就成全了你,臨死前先宰了你。」

別看他施展了血遁后氣息衰弱了很多,這熊氏兄弟二人還真不是他的對手,只見他手中魔劍一揮,一道劍光對著熊彪激射而去。

轟!

一聲驚天轟鳴響起,熊彪剛看到對面的劍光攻來,下一刻自己已經被劍光擊中,神體頓時轟然爆碎成一片血霧。

「第六個小台階的魔祖,修為果然可怕,靈魂氣息衰弱到如此程度,我等仍然不是對手。」

魔電一劍把熊彪斬成了血霧,借著對方神體重組后短暫的失神,從熊彪身邊迅沖了過去。

眼看魔電就要逃走,還沒等他來得及再次施展血遁之術,熊達左手握著的令牌猛然高舉起來。 ?眼看魔電就要逃走,熊達真著急了,急忙把左手中握著的令牌高舉起來,渾厚的神力瘋狂的湧入令牌之中。≧>八一中文≦<≤.≤8<1<Z≤﹤.COM

當初6青峰說的輸入一絲神力,熊達早就忘到了一邊,此時,他把這塊令牌當成了擊殺魔電的最後手段。

這塊令牌到底管不管用,熊達心裡也一點底都沒有,只是想到了6青峰的赫赫威名后,他才決定孤注一擲。

很快,讓熊達驚訝的一幕出現在眼前,海量的神力輸入到令牌后,這塊神晶精髓令牌頓時生了變化。

本來十分純正的金色令牌,瞬間變成了乳白色,在他把令牌對準了正準備施展血遁的魔電后,一道醒目的乳白色光芒激射而出。

這道乳白色的光芒,只是在熊達眼前一閃,以他的靈魂之力,也只是勉強看到了這道光芒的激射而出,根本就沒有看到光芒的運行軌跡。

乳白色光芒射出的瞬間,只聽到萬米外的魔電凄厲的慘叫一聲,魔體瞬間向腳下的山峰墜落而去。

令牌射出這道乳白色光芒后,頓時再次恢復成原本的純正金色,彷彿剛才射出的光芒只是產生的幻覺一般。

熊達神體懸浮在空中,剛才所生的一切,彷彿是在夢境中一般,很久才定下神來,神識迅向魔電墜落之處掃描而去。

魔電的魔體墜落到腳下山峰的峰頂,魔祖第六個小台階的修為,就算是死後墜落到地面,也不會有一點損傷。

神識在魔電的魔體上來回掃描,的確成為了一具名副其實的屍體,沒有一點魔電的靈魂存在。

「僅是祖神大人的一塊令牌,就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如果是祖神大人親臨,手段又會達到什麼程度?」

當熊達使用令牌將魔電斬殺時,熊彪的神體剛好從短暫的失神中恢復過來,親眼看到這一幕,他更是呆立在原地,竟然連腳步都不能移動了。

好半天才清醒過來,急忙飛來到熊達身前,驚訝的眼神緊緊地盯著大哥手中的令牌。

「大哥,祖神大人給的這塊令牌不同凡響啊!雖然令牌本身的材質也很珍貴,但遠比不上大人留在裡面的神通。」

熊達激動的盯著令牌說道:「祖神大人真是好手段,怪不得大人只是囑咐我輸入一絲神力即可,原來這裡面還大有玄機,就是不知道還能施展幾次這樣的神通。」

「管他呢!」

熊彪不在意的說道:「不能指望著令牌中的神通相救,那對我們沒有好處,只要還能激出大人的靈魂氣息,到了鎮魔碑后,完成大人的任務就行。」

「二弟所說極是,我們馬上趕往鎮魔碑,完成祖神大人交給的任務才是要大事。」

魔電號稱魔族總舵的智多星,他的計劃不但沒有實現,還因此搭上了自己的性命,總舵和鎮魔碑里的魔祖聯合之事,明顯是不可能實現了。

熊達和熊彪迅飛向鎮魔碑,此時的魔族總舵里卻是亂作一團,魔雨和魔電的隕落,使得命牌大殿里連續傳出嘭嘭兩聲悶響。

守護命牌大殿的是一個魔君,看到命牌碎裂的是魔雨和魔電,急忙奔跑如飛一般來到大殿稟報。

魔元彪聽后,頓時咆哮道:「可惡的人類,竟然殺了我手下最得力的兩員大將,不知道鎮魔碑碎了沒有。」

坐在下面的項虎聽后,急忙站起來說道:「魔鳳和魔雷也許進入了鎮魔碑,相信消息很快就能傳來。」

魔元彪大吼道:「項虎,都是你出的好主意,非要和什麼隕神星的人類大戰,為了給你大哥報仇,無端的隕落我兩員大將,他媽的值得嗎?」

項虎也不敢示弱道:「是我的問題我承擔,回到魔域后,我會向魔祖人如實稟告,就算大人賜死也毫無怨言。」

「哼」

魔元彪冷哼道:「魔祖大人賜不賜你死還是小事,大戰還未開始,我先隕落兩員大將,這是很不吉利之事,就怕我們都死在這裡,再也回不到魔域,到時候,你還怎麼向魔祖大人稟報?」

項虎當即針鋒相對道:「你身為這裡的大統領,魔祖第八個小台階,竟然如此懼怕人類,我現在真懷疑你的修為是怎麼修鍊出來的。」

一個大統領一個特使,在大殿上相互咆哮,兩千個魔祖在一邊看著,他們看著二人噤若寒蟬,沒有一人敢上前勸解。

兩人越說越來勁,漸漸的偏離了主題,兩雙拳頭緊握著,顯然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樣子。

「項虎,我怎麼修鍊的不關你的事,我只知道你這個魔祖第七個小台階,在我面前不是對手,我怕不怕人類你也管不著,反正讓我的數十萬屬下白白送死不行。」

項虎氣的臉紅脖子粗,手指指著魔元彪叫道:「很好,魔元彪,你就等著人類滅了鎮魔碑下的同族后,再來收拾我們就好了。」

西隕神洲的沙漠之地里,半截鎮魔碑仍然矗立在那裡,當初鎮魔碑剛開始碎裂時,有五千多人類強者離開了這裡。

僅僅過去了幾天的時間,鎮魔碑周圍的人類強者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現在,距離魔族四兄弟商量好的計劃還差一天,鎮魔碑周圍已經圍攏了數十萬人類的祖神。

魔鳳和魔雷兄弟二人還隱匿在百里之外的虛空,密切關注著鎮魔碑的變化,此時的鎮魔碑晃動的越來越厲害,明顯是一副很快要倒塌的樣子。

兄弟倆沒有著急衝過去毀掉石碑,也是希望鎮魔碑能被地下的同族擊毀,這樣的話,他們也就避免了親自攻擊石碑面臨的危險。

其實他們不知道,鎮魔碑的碎裂和劇烈晃動,並不是地下的同族在攻擊,而是6青峰當年設計的壽命到了,此時看眼就要壽終正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