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你工作去吧,我也要上班了。」

掛斷電話后,季知意看向坐在辦公椅上的人。

此時的莫景衍已經一掃方才的陰霾,一臉的和風霽月,眼神那叫一個蕩漾。

「師兄還有什麼事要吩咐嗎?」季知意有些好笑地看著他。

「沒了,你出去吧。」莫景衍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手一揚,就讓她走人了。

季知意:「卸磨殺驢!」

【小劇場】

婚後的一天,季律師就「晚餐該吃什麼」這一重要事項和顧先生進行了深刻而又激烈的探討,哦,其實他們就是吵架了。

事後,吵輸了的季律師心裡非常不爽,第二天,趁著顧先生不在家的時候,她拎著貓九九的貓繩準備離家出走。

季律師帶著一隻貓一臉苦兮兮地敲開了紀辭的家門,準備蹭吃蹭住。

可她沒有料到,她一把屎一把尿帶大的貓九九在短短的時間內已經完全叛變了,就連貓窩都搬到顧先生的陣營去了。

晚飯的時候,一人一貓看著餐桌上紀辭準備的色香俱全的饕餮美食,季律師口水都快流到桌上了,而已經胖成一顆球的貓九九則懶散散地瞟了一眼,藍色的大眼睛里看不到一點想吃的慾望。

季律師拿起它平時最喜歡吃的小魚乾逗它,它卻是看也不看,索性還閉上眼睛假寐。

紀辭覺得它可能是生病了,旁邊的莫景衍卻若有所思地看了季知意一眼,然後不動聲色地走進了書房。

沒過多久,顧先生找上門來了,手裡還拎了一包小魚乾。

季律師看見走進來的顧先生后,眼神甩都不帶甩一個,抱著懨懨的貓九九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原本安安靜靜地窩在季律師懷裡的貓九九看見來人的時候,大眼睛瞬間就亮起來了,激動地「喵~喵~」直叫,兩條小短腿開始四處亂蹬,想要掙脫季律師搭在自己貓身上的手。

季律師眼睜睜地看著懷裡吃裡扒外的小東西掙脫自己,屁顛屁顛地朝顧混蛋的方向一路蹦去,整張臉都黑完了……

當晚,在神奇潤滑劑貓九九的助攻下,顧先生順利把離家出走兩小時四分鐘的季律師哄回了家。 太古仙力,如潮湧動,起伏不息,蓋壓下來,讓一方天地,仙道受制,眾仙的實力至少要被削減兩成。

但是,江寂塵身處太古仙力之下,如沐神光,猶有神助,力量至少可以提升一成。

如此,此消彼長之下,難怪江寂塵擁有如此的自信。

江寂塵傲然開口,沒有掩飾,眾仙可聞。

「狂妄的傢伙!」

「自不量力。」

「哼,一會爭奪太古仙寶,他若敢出手,我必斬他。」

很多實力強悍的奪寶隊伍,聽到江寂塵的話,臉色都變得萬分的難看起來,於是,直接如此放言道。

一群飛影奪寶隊員,正欲出手,圍殺向江寂塵。

「不急,就讓他多活一陣子,我們先搶奪太古仙寶要緊。」

「這一次降臨的太古仙寶,絕非凡品,我們不容有失。」

但是,華雲飛這時候卻出言阻住了他們。

其實,這個時候,華雲飛也是恨極江寂塵,很想直接出手,當場擊殺江寂塵。

不過,華雲飛卻知道,這次降臨的太古仙寶,對他太過重要,不容有失。

所以,為保萬無一失,華雲飛暫時隱忍了下來,放過了江寂塵。

「可是,這口氣我咽不下。」

但被江寂塵一巴掌抽飛的那名飛影奪寶隊員恨恨地說道。

華雲飛道:「放心吧,只要拿到了這件太古仙寶,那小子,還不是任由我們拿捏。」

「在混亂星域中,他逃不出我們的五指山。」

最終,華雲飛等人,也都把注意力放在太古虛空之門上,暫時沒有再針對江寂塵。

至此,所有的人,都死死的盯著太古虛空之門,想等著太古仙寶的降臨。

轟!

驀然,太古虛空之門炸開,無盡太古仙符浮現,映照諸天。

一面太古銅鏡出現無盡太古仙力的中心。

剛剛,所有的太古仙力和異像,都是來自這一面太古銅鏡。

「這、這是太古乾坤鏡。」

「映照諸天,洞察萬物,這是進入太古仙界尋找機緣的必備太古仙寶。」

「只有擁有了此鏡,才能進入太古封印仙界,尋幽探秘。」

四周的奪寶隊,紛紛失聲驚呼道。

顯然,所出現之物,可以讓任何人都感到瘋狂。

江寂塵得到了太古傳承仙道,關於太古仙界諸多秘事,也極是了解。

所以,他自然了解太古乾坤銅鏡的妙用了。

太古乾坤銅鏡乃是太古仙人,尋找機緣寶物必不可少的裝備。

擁有此寶,便可以輕易的尋到機緣藏寶之地,並且,通過太古乾坤銅鏡,可以在太古仙禁中,尋找生路。

所以,太古乾坤仙鏡,便是在太古仙界,都是無比珍貴之物,更不要說是現在了。

「此鏡,我一定要得到。」

「他是屬於我的,誰也別想奪走。」

「誰敢跟我爭,我就殺誰。」

所有的修仙者,都為之瘋狂。

他們看到太古乾坤銅鏡出現,便怒吼著,不顧一切的衝上虛空。

一個個奪寶奪隊,紛紛出動,各顯神通,只為奪取到太古乾坤銅鏡。

這時候,蒼狼公子站在一邊,羨慕地看著虛空中的太古乾坤銅鏡。

顯然,對於太古乾坤銅鏡,他也非常想得到,但是,他卻不敢出手搶奪,確實如蕭軍所說的一般,只能在一邊看著。

畢竟,他們的奪寶隊伍,人數雖多,但太過弱小,若是敢上前爭奪,那隻能成為炮灰的存在。

「這位公子,實是不好意思,剛剛騙了你,還想拉你入我的戰隊,但我並無惡意。」

「而你也看到了,我的戰隊弱小不堪,必然容不下你這樣的存在。」

「剛剛,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見識過了江寂塵的恐怖實力,蒼狼此時小心翼翼地對江寂塵道歉。

他可是生怕江寂塵追究起來,抬手之間,滅盡他的戰隊,那就不妙了。

想想,自己剛剛竟然還要維護江寂塵,便覺得有些可笑。

對於蒼狼,江寂塵倒也並不討厭。

他微微一笑道:「不必在意,倒是你,難道不想奪取太古乾坤銅鏡么?」

「另外,我剛才跟你說的話是認真的,我同意加入你的蒼狼戰隊。」

什麼?

蒼狼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根本無法相信。

這個強悍至變態的新人,要加入自己的蒼狼奪寶隊,是認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這…….這……..!」

蒼狼激動得語無倫次,幾乎說不出話來。

「不必太激動,另外,今日你們只需要在一邊看著,這太古乾坤銅鏡,由我奪來即可。」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他只似在說著一件很平常的事。

彷彿,對於他來說,奪於太古乾坤銅鏡,不過是小事一件罷了。

「太、太好了,公子,以後,你、你就是蒼狼戰隊的老大。」

蒼狼終於平復一些心緒,然後,立刻讓賢,認江寂塵為老大。

其實,他的蒼狼奪寶隊之所以如此弱,主要也是因為隊中缺少至強的人物。

若有江寂塵加入,帶領他們,那他們號稱最弱的蒼狼奪寶隊,便不會是最弱了。

「你既然叫了我一聲老大,好,那我就受下了。」

「我決定把蒼狼奪寶隊,帶領成為混亂星域最強大的奪寶隊伍。」

「什麼飛影、無劍、殞月,統統都讓他們靠邊站。」

江寂塵狂傲無比地道。

如此豪言壯志,驚得蒼狼面無血色。

實是,這個新人太生猛可怕了,剛來,便要讓混亂星域最強的三人飛影、無劍、殞月靠邊站。

「以後,韓爺我就是你們三老大了。」

「嗯,這是你們的二老大。」

韓青骷髏這時候湊上來,開口說道。

蒼狼更感無言,但是,看到江寂塵默然不語,顯然是默認了。

「見過,二老大、三老大!」

蒼狼此時竟然很識趣地道。

他倒覺得,蒼狼奪寶隊,能否倔起,便要看眼前三個新進之人。

哪怕當中有兩個是骷髏,但也絕不敢小瞧。

同時,蒼狼還讓一群蒼狼奪寶隊員過來,認這三位新老大。

這邊,認老大認得好不熱鬧,那邊,爭太古乾坤銅鏡爭得熱火朝天。

(本章完) 江寂塵站在一邊,看著虛空中,眾仙正爭奪著太古乾坤銅鏡。

不過,太古乾坤銅鏡如此高級別的存在,顯然是有靈智的存在。

此時,它竟然趨弱避強,極速逃避,讓眾仙的抓捕落空。

何況,任何修仙者出手欲收走太古乾坤銅鏡,都要受到干擾,畢竟,誰都想獲取太古乾坤銅鏡,不可能讓別的奪寶隊奪走。

所以,一有人想獲取太古乾坤銅鏡,便會成為眾矢之的。

因此,有些人甚至拿到了太古乾坤銅鏡,還來不及高興,便直接被眾仙同時攻擊,直接打爆了。

於是,太古乾坤銅鏡立刻又變成了無主之物,在虛空之中穿梭。

虛空之上,實是因為爭奪的人太多了,爭鬥激烈到極點。

所以,縱然如華雲飛帶領的飛影戰隊,也未能一下子奪到太古乾坤銅鏡。

但他們無疑是最強的一個奪寶隊伍,但凡敢阻他們者,都被當場擊殺。

若能一直保持這種狀態,最後,這太古乾坤銅鏡必然會屬於華雲飛的飛影奪寶隊的。

而江寂塵他們,則在一邊,與蒼狼、韓青、小灰他們一起,看著虛空之中的戰鬥,並不著急出手,完全一幅袖手旁觀,只看熱鬧的樣子。

這個時候,這片天地的四周,也出現了許多仙人。

這些仙人,也只是圍觀著,沒有參與到虛空的爭鬥中去,他們其實,都是屬於各個奪寶隊的接應人員,關鍵時記,給自己的奪寶隊員進行接應。

當然,也因他們的仙道修為太弱,無法參與到爭奪戰鬥中去。

他們在看著虛空中激烈的大戰,自然也看到了江寂塵、蒼狼一行人。

「嘿,蒼狼奪寶隊果然是最弱的奪寶隊,永遠都只能作壁上觀,根本不敢出手,也沒有出手的資格。」

「這麼弱的隊伍,若敢出手,直接會被碾壓成渣吧。」

「還有那新進小子,剛剛囂張無比,放言日天,然而,卻只是雷聲雨點小,現在,看到戰鬥如激烈恐怖,便立刻慫了,也只能站在一邊看著了。」

…….

一眾圍觀者,此時在看著虛空中的奪寶大戰,同時也在一邊嘲笑著江寂塵、蒼狼一行人。

對於他們的嘲笑,江寂塵並不在意,依舊是冷視著虛空,觀看著戰況。

「老大,我們什麼時候出手?」

暗中,韓青骷髏傳音問道。

「不急,待他們殺到最後,正覺得花落他家,塵埃落定之時,我們再出手。」

「爭奪寶物,其實如同混亂戰場爭名次,你開始幹掉再多的人,也根本無用,你只需干第二名,你就是第一了。奪寶物亦如此,你只需要從最後奪到寶物的隊伍搶過來,寶物就是你的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