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魔是一個組織?」

葉凡挑眉,媚魔一般都是一種魔女,不過他感覺囡囡口中的媚魔應當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組織。

「媚魔都不知道,你真是太過孤陋寡聞了,我看你如果想要找到御天大帝留下的傳承還是去聞香居吧,如果你能夠巴結上心妤姐姐,我可以保證,這些都將事半功倍。」

囡囡的臉上露出嘲諷之色,這小丫頭似乎一有機會就恨不得嘲諷葉凡,也不到她到底哪裡來的這麼大的怨氣。

葉凡能說什麼,他的確不知道媚魔到底是什麼,說他孤陋寡聞一點都不冤枉,所以他絲毫不生氣。葉凡是真的對這個媚魔感興趣,所以只能堆起笑容,不恥下問了。其實在葉凡看來囡囡這小丫頭很好哄的,只要多誇幾句,她立馬就眉開眼笑,整個人都飄了。

掌握了囡囡的性格,葉凡很容易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所以他決定去聞香居。葉凡沒有貿然殺上門去,他很清楚這不是實力強就能解決問題的,這個媚魔可是橫跨無數宇宙神國的情報組織,從這裡面出來的女人豈會簡單。葉凡需要人引薦,而這個引薦人自然就是囡囡了,小丫頭感到很心妤相識,根據她的說法那就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葉凡自然對於小丫頭的所說的無話不談表示懷疑了,不過他不會點破,誰叫他現在要哄著這個小丫頭騙子。

聞香居在神都絕對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這一切當然都是因為心妤這個女人,她的美麗不用說,隨著她進入神都開始,第一美女的名號就易主,一直被她霸佔著,不曾換過人選。

女人總是男性爭奪的目標,尤其是這種禍水級的女人那更是能夠讓無數男性為之瘋狂。在聽到囡囡的介紹時葉凡大概也能猜到,聞香居肯定是各路男性生物聚集的地方,所以當他來到聞香居看到那一架架奢華神車的時候絲毫都不驚訝。

「要見我們小姐,需要預約,不知道你們是否有預約?」

葉凡跟著囡囡剛剛來到聞香居,就看到一群帥得掉渣的男神們被擋在聞香居外,顯然他們沒有預約。

這排場可以啊。

葉凡有些咂舌,這些被攔下的男神都是三道坎級別的存在,可見他們絕對是身份不凡的人。當然了,三道坎級別對於葉凡來說太低了,可是在邪魔宇宙國內不能簡單的看待一個人的修為等級,而是要看這個神族背後所代表的力量,每一個三道坎級別的神族絕對都是來頭很大,或許比不上葉家這樣的恐怖神族,但也絕不容小視。

可是這樣的神族在這個聞香居居然要預約,如果沒有預約統統不能走進對方的大門。

聞香居的主人非常不簡單。

這是肯定的,不過葉凡認為造成這種情況的根本原因就是男性骨子裡都在犯賤,女神對自己越是高冷,他們就越是犯賤,總覺得這樣對於女神來說理所當然。

葉凡對這種男人是呲之以鼻的,他睡過的女神太多太多,所以並不覺得一個女人出身不凡,顏值逆天就有什麼大不了的,別看他睡過的女神很多,其實大多都是女神在逆襲,真正主動去霸佔的次數可不多。

一般碰上這樣的女神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去理會她,或者說你要比她更加高冷。不過這次的情況顯然不一樣,葉凡有求於人,所以他高冷不起來,總不能說沒有預約自己就不見這位女神了吧。

葉凡想要問囡囡怎麼辦,可他發現這小丫頭非常淡定,絲毫沒有需要預約的覺悟。

「你們的主人可在家?」

「主人在的。」

剛剛將一群男神攔下的美女微微一笑,雖然她們只是婢女一類,但是顏值真的非常出眾,看上去一個個都是極品女神,這樣的氣質跟顏值絕對都是那些大家族中出來的女神。可是此時這樣的女神只是在這裡迎接客人,足可見聞香居的女主人很不一般。

「沒想到剛回來就能見到心妤姐姐,正好啊。」

囡囡笑眯眯的,直接朝著聞香居內走去。

葉凡挑眉,他瞬間就看出兩個美女沒有阻攔的意圖,他自然要跟上去,不過他知道兩個美女不會阻攔囡囡,卻有很大可能阻攔他。

這種感覺非常強烈,同時葉凡也判斷囡囡這小丫頭怕是有意看他的笑話。

怎麼辦?

葉凡的嘴角綻起淺笑的弧度,要讓人看不到自己對於他來說還是很輕鬆的,直接祭出劍道境界之力,就見他直接跟著囡囡,而兩個美女愣了一下,眼中閃過疑惑之色,她們居然無視了葉凡跟著囡囡走了進去。

葉凡只是簡單的將自己從來兩個美女的眼中隱藏過去,他並沒有將自己也從那些男神的眼中掩藏過去,所以所有人都看到他走進了聞香居,這顯然是兩個美女默許的。

「那小子有預約?」

一個男神實在忍不住開口,他沒有見過葉凡,所以對於葉凡可以被預約感到很奇怪。

「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如果沒有預約還請馬上離開,聞香居不歡迎沒有預約的男神進入,還望諸位見諒。」

「那小子到底是誰,為什麼能夠得到心妤女神的邀請?」

一群男神非常不憤,他們自認自己都是出身不凡,可是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傢伙居然能夠獲得心妤女神的召見,這讓他們如何能夠心平氣和。

兩個美女雖然也疑惑,但是他們的確沒有看到葉凡進去,至於不久前她們好像看到了,可她們的注意力自然不會因為一個男神而被吸引,所以理所當然的將葉凡給忽略了。現在就算有男神說葉凡進去了,但是兩個美女們沒有看見,她們理所當然的認為這是這些男神胡攪蠻纏,想要混進去。

兩個美女對於這樣的男神見多了,所以她們絕對不會有好臉色,完全當做根本沒有葉凡整個人。

「你怎麼沒有被攔住?」

囡囡吃驚的看著葉凡,她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跟心妤認識。

葉凡的心中在冷笑,他的猜測果然沒有錯,這小丫頭打算坑他,只不過沒想到他的反應太快,輕鬆就進來了。

「難道不可以進來嗎?不過她們既然將我放進來了,我想這一定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葉凡一臉佩服的看著囡囡,現在可不是跟這個小丫頭計較的時候,一切都等見到這個叫做心妤的心魔族美女在說。

囡囡瞪了葉凡一眼,現在人都進來了,她雖然表示懷疑,但也想不出什麼原因來,總不能是兩個美女沒有看到葉凡整個人吧,一個這麼大的活人從面前經過,就算是見鬼了,也不會看不見。

囡囡如此猜測,哪會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既然這一關沒有難倒葉凡,囡囡當然不可能糾纏不放,她的臉上面無表情,可是心裡卻在冷笑了,該死的魂淡,讓你欺負我,這次一定要讓心妤姐姐好好修理你。

囡囡還在生葉凡的氣,沒辦法,葉神不肯幫忙出氣,夫人似乎也沒有這個意思,所以她只能自己想辦法了。心妤就是囡囡最看好的人選,她高冷,對於任何男神都不給面子,她現在彷彿看到葉凡被心妤怒斥的場景。

看到這魂淡吃癟,想想就開心啊。

心妤絕對是一個非常懂得享受生活的女神,聞香居內服侍的美女非常多,讓葉凡吃驚的就是這裡服侍的美女絲毫不比他的那些神母差。

葉凡聽囡囡說過,媚魔擅長的領域就是情報,這個組織掌握了無數宇宙神國的風月生意,有這麼多極品女神也是正常的。

心妤今天應當有客人,葉凡跟囡囡還沒有看到人,就聽到幾個男人的笑聲,他們似乎在討論什麼話題。

當葉凡跟著囡囡出現時,他一下子成為了所有人關注的交掉,男神們好奇他到底是誰,心妤肯定要好奇他為什麼進來了。 「心妤姐姐!」

囡囡看到心妤是非常開心,她瞬間就飛奔過去,那樣子別提有多開心了。

葉凡的眼睛不由眯起來,他可不認為囡囡真有這麼開心,這個小丫頭騙子絕對是故意的,她這麼拋開,不就讓他更打眼了嘛,尤其他是沒有經過邀請的,到時候要是神位主人的心妤不邀請他入座,他豈不是非常沒面子。

葉凡惡毒的猜測,或許囡囡巴不得他被心妤轟出去,這樣就轟動了,他肯定要淪為神都的笑柄。

這小丫頭真是用心險惡啊。

葉凡沒想到囡囡居然耍起心機來如此厲害,隨便一個舉動就能讓他陷入絕對的被動中。

怎麼辦?

葉凡當然是沒有被邀請的,這時候自然不能用劍道境界之力矇混過關,他可不會在眾人注視下隱去行跡,如果真的那樣做了,他認為這只是一種妥協跟認輸。

怎麼辦?

這事有什麼好糾結的,葉凡直接走進幾個男女神族閑聊的大廳,一點都不知道客氣的坐下,然後招呼侍女過來給自己準備吃食。

葉凡一點尷尬跟不自在都沒有,彷彿他就是這裡的常客一樣。

一般情況下這裡的侍女肯定會徵求這裡的主人心妤的意見,看看是否要服侍這個不請自來的傢伙,可是當葉凡喊出這句時,這些美麗得侍女們一個個老實的端茶遞水,將他服侍得妥妥噹噹,那感覺他才是這裡的男主,至於心妤只能往後靠。

男神們看向葉凡的目光充滿震驚,這小子哪裡來的,居然在心妤這裡不把自己當外人。

心妤看得呆住,她自然不認得葉凡,而這些侍女們也不是她下達的命令,可她們渾然未覺,非常自然的俯視著葉凡,看樣子很和諧。

這小子有意思。

心妤當然不會認為自己的侍女不會徵求自己的意見,所以這一切的根由都是因為葉凡,只不過他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卻看不出來。心魔族最擅長的就是心魔之力,這點上心妤絕對是頂級高手,所以一個人是否自願輕鬆就能看出來。

這些侍女都是心甘情願的服侍,似乎服侍葉凡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那情形就如同服侍她一樣天經地義。

這小子怎麼做到的?

能讓心妤看不出用的什麼方法,這自然讓她非常好奇,要知道這裡的侍女都是來自心魔一族,很難有人影響她們的心神。而現在葉凡不著痕迹的就影響了所有的侍女,如果是針對她這個女主了?

「囡囡,這位公子不會是你的相好吧?」

「怎麼可能!」

囡囡急忙否定,似乎害怕自己遲了一步會引起人的誤會一樣。

心妤笑道:「不是你的相好,那你怎麼帶他進來了?」

囡囡眨眼道:「我沒看有帶他進來,他是自己來的,你的那些侍女根本不阻攔,我能有什麼辦法。」

說到這裡,難拿非常鬱悶,本來想要看葉凡的笑話,沒想到這小子壓根沒事人一樣。

「還不知道公子的姓名了。」

心妤臉上並沒有任何不悅,她含笑看向葉凡,美麗的面盤在這一笑間非常炫目,屋中幾個男神全都看花了眼,一時間目瞪口呆,那豬哥樣讓葉凡很是鄙視。

當然了,葉凡雖然鄙視幾個男神,但是他必須承認這個叫做心妤的女人真的非常厲害,她的美麗基本上都會在不經意間將人迷的神魂顛倒,這幾個男神在她的面前彷彿沒有一點抵抗能力。

這是心魔一族的種族天賦嗎?

葉凡很是好奇,這種影響人心的力量在心妤的身上隨處可見,就算是他也會受到影響,要不是他的劍道非常霸道,就算是心靈中的念頭都是可怕的劍氣,怕是還真抵不住這個女人的魅力。

「我是葉神的侄子,心妤姐姐肯定沒有聽說過。」

心妤一愣:「你為何叫我姐姐?」

葉凡笑道:「如果從年齡上來講,我還要喊這個小丫頭做姐姐了,不過沒辦法,我輩份高。不過心妤姐姐不是葉家的人,自然不用在意這些。」

心妤終於驚訝了,她沒想到葉凡的年齡要比囡囡還小,可是根據他的判斷,這小子的心之力強大到髮指的地步,絕對是天神尊檔次。

這麼年輕就成為天神尊?哪怕只是心力方面,這已經非常恐怖了,在他們心魔一族也不會有這樣的天才。

心妤笑道:「葉公子真是天縱奇才,這個年齡能夠達到這一步,整個邪魔宇宙國都沒曾有,果然不愧是也族皇一脈,盡出這些妖孽一般的天才。」

葉凡微微笑道:「這次過來主要就是聽囡囡將你誇上了天,所以過來看一看,她倒也沒有言過其實,小姐絕對是我所見女神中最漂亮的幾個之一。」

葉凡的話讓心妤的眼皮忍不住一跳,最漂亮的幾個之一?

作為女人對於自己的顏值都是非常在意的,葉凡這樣說等於直接表示心妤不是最美的那一個,這讓她心裡有些不舒服。不過這種不舒服只是一閃而過,作為心魔一族的心妤對於自身的掌控可是非常恐怖的。

心妤的注意力很快從葉凡的身上移開,她看向對面的男神道:「這次的慶典張公子將是張家的代表,如此說來,張家將是最大的贏家。這次慶典要比以往都大,作為獲勝者得到的獎勵也非常驚人,聽說大帝會給第一人頒發一件神尊級別的神器,如果我的消息準確的話,肯定是翠玉刀,這可是能夠將神尊境界直接斬落的絕世神尊器,張公子真能拿到手,未來神尊境界下的第一神非張公子莫屬了。」

張公子紅光滿面道:「我的實力雖然非常出眾,但是這次慶典可是囊括了整個宇宙神國的高手,到時未必沒有什麼頂級高手出現,要說非我莫屬為時尚早。」

心妤笑道:「這次的確有很強的高手出現,尤其我們這位葉公子,如果他要是參加,張公子想要得到翠玉刀可就困難了。」

「哼!」

張公子聽到心妤的話不爽的哼了一聲。 斬落神尊境界?

這翠玉刀似乎非常牛逼啊。

葉凡對這樣的神器還是有些興趣的,不過也只是有些興趣罷了,他現在可是刷到了九重鍛造師跟九重煉器師的高度,然後再將圖紙搞來,他有把握高仿一件翠玉刀,甚至要比原版的還要好處很多。

「這次翠玉刀非本公子莫屬,不管誰來了,都別想染指。」

張公子冷冷的看著葉凡,眼中的輕蔑跟挑釁非常明顯,他顯然不想在心妤的面前比別人低一頭。

葉凡聳肩道:「你盯著我做什麼,這什麼翠玉刀沒興趣,不久后我要去諸神黃昏,可沒工夫參加什麼慶典。」

「去諸神黃昏?」

這下子在場的人都吃驚了,心妤同樣如此,她自然清楚諸神黃昏的可怕,這可是直接讓神族掛掉的地方,任何神族都要談之色變。

「葉公子可知諸神黃昏的可怕,你去那裡可不是明智之舉。」

心妤好心提醒。

葉凡笑道:「多謝心妤姑娘的好意了,既然答應了別人,那就一定要去,我這人還是非常有誠信的。」

心妤不由深深看了一眼葉凡:「葉公子真是好膽色,心妤在這裡祝你旗開得勝了。」

葉凡笑道:「心妤小姐不用忙著感謝,聽囡囡說你的消息非常靈通,如果有什麼關於諸神黃昏的消息不妨告訴我,這就是對我最大的祝福了。」

心妤笑道:「諸神黃昏倒是知道一些,不過這可是需要代價的。」

葉凡笑眯眯的道:「代價希望不要太難,我這個人沒什麼東西作為交換。」

心妤:「我可以告訴葉公子諸神黃昏的事情,只需要葉公子幫忙從中帶一件東西出來就行了,另外細膩入還會付給葉公子報酬,算是一次雇傭如何。」

葉凡笑眯眯的道:「看樣子這個諸神黃昏真有好東西啊,都讓我去那東西,那麼這個諸神黃昏我還是去定了。」

「找死!」

有人突然不屑的冷笑,聲音沒有任何掩飾,說話的並不是那位張公子,葉凡既然不參加慶典,他當然沒必要針對,說話的是一個胖子,修為在第二道坎,要比先前那位張公子差太多了。

葉凡有些惱火,這些公子哥都是不帶腦子的嘛,難道看不出他不好惹,先是那個張公子,現在又跳出一個胖子,完全就是在作死。說實話葉凡很多時候都不理解這些紈絝的心裡,真的以為仗著自己的家族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從未考慮過有些存在根本不是你包括自己家族能夠招惹得起的。

葉凡先前可是自爆過家門,這些傢伙知道他是葉神的侄子,可是現在居然這麼不給面子,那就表明葉神在邪魔宇宙神國的地位有些尷尬。當然了,葉神的強大已經不需要任何身份來襯托,他就算不是界主,也不是誰能小視的,可是沒有融入邪魔宇宙神國這是事實,這也是眼前這些公子哥會排斥跟動嘴的原因所在。

可以說葉凡算是別葉神連累了,當然了,葉神的作用還是有的,起碼沒有誰敢跳出來喊打喊殺,這表明葉神還是很有威懾力的,要不然這些紈絝公子哥絕對會讓任何搶自己風頭的傢伙死無葬身之地。

「那你是作死。」

葉凡冷冷的看著胖子,那一刻一股劍意憑空出現,閃電間這個胖子就炸開,所有的血肉跟神魂全都化為一柄神劍。

在場所有的神族都瞪大眼睛,作為女主人的心妤眼睛眯起來,她盯著化為神劍的胖子,此時神劍在虛空震動,似乎是胖子的意志在掙扎,可是不管如何做都沒有任何用處,他掙脫不了化劍的狀態。

「嗡!」

神劍閃電間出現在葉凡的面前,所有的震動都停止了,一股凌厲的劍意從神劍釋放。不過葉凡的嘴角卻露出不屑的弧度,只聽他哼了一聲:「太渣了,武道衍變成劍道居然只有這個程度。」

一揮手,神劍閃電間插在胖子原先坐的地方,接著就見葉凡打了一個響指,霎時變成神劍的胖子復原,只不過他的臉色這時候非常的蒼白,看向葉凡的目光透著恐懼。

「以後本公子在的時候,你這胖子最好給我閉嘴,下次就不能保證你還能變回人了。」

胖子的眼中射出恐懼之色,這時候他根本不敢繼續叫板,不久前變成神劍的感覺讓他毛骨悚然,那一刻他真的覺得自己就是一口神劍,而不是一個神族。胖子根本不幹廢話,老實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連目光都不敢去看葉凡。

這下子周邊的公子哥臉色都變得難看,葉凡如此輕易的將胖子玩弄於鼓掌中,這表明要對付他們同樣非常簡單,顯然他們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神族。

葉凡沒有理會這些公子哥,他看向心妤道:「心妤小姐怎說都是神尊,怎麼會對這些辣雞感興趣?」

心妤笑道:「對於心妤來說神尊也好,非神尊也罷,其實是沒有區別的,只要能夠進入心妤的聞香居,那他就是心妤的客人,心如才不會在意他的修為強弱。」

心妤的話讓在場的公子哥們臉色變得難看了,他們這才發現眼前的美女居然是神尊。如果真是這樣,這就表明他們根本沒資格追求眼前美女,以前的感覺都只不過是他們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葉凡笑道:「不用跟這些辣雞浪費時間了,不如咱們來談正事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