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出現,躺在她的床上,松鼠一樣的腮幫子不停的咀嚼著,但是蘋果已經不見了。

「……」琳兒沒有說話,而是睜開眼看了看「它」,繼續閉目養神。

「別這樣嘛!我們還曾是伴侶呢!」「它」咽下了蘋果。

「沒有說你滾,就不錯了……」琳兒輕輕的說道。

「切!對了,你不是離開白靈山了嗎?怎麼又和這小子走到一塊了!」「它」盤腿坐正在她的身邊,看著她的背影。

紅衣露出她的香肩,玉臂纖細,但是極具力量。

她不想回答。

見她未說話,「它」又自言自語的說著。

「不會就因為一個擁抱吧!我也可以給你的!說到底,你還是曾經的那個你,笨蛋一個,相信什麼狗屁愛情。明明已經將九世磨難的記憶解封了,竟然還這麼痴情!」

他有些輕佻的說著。

雖然是這樣,但是他的手一直放在自己的腿上。

「災噩就在玉照山,你也感應到了吧。」

「它」突然很正經的說著。

「要小心哦,等她完成了儀式,你絕對不是她的對手。通天塔一開,你必須躲起來!天神還沒有放棄對你的懲罰。」

「它」突然正經,慢慢的消失。

「……」

琳兒一直沒有回頭。直到現在,她才將眼睛睜開。

看著窗外呼呼吹過的碧綠的落葉。

無話。。 而就在楊真介紹完自己的時候,關小羽接著道:「我是金陵關氏,關家的人。」

「哦??」李翎似乎聽說過金陵關氏,「金陵關氏,那不就是百里家族的附屬家族么?」

關小羽嗯了一聲,有些尷尬地摸著後腦勺:「嗯,正是!」

李翎道:「百里家族,按理說,武丞相不會收取你們這些大家族大氏族的人,該不會是你與武丞相有什麼保證吧?」

確實。

關小羽向武問天發過誓,做過保證,當即笑道:「我已經發誓了,以後我就是夜行司的人,也是武丞相的人。」

「嗯!」隨後,李翎又掃了楊真一眼,說道,「行吧!既然如果,那你們跟我來。」

楊真和關小羽對視了一眼,有些不解。

但是,他們還是緊隨李翎的腳步。

李翎一路前行,繞過正堂,來到後院。

後院呈正方形,中央還有一個小院子,院子周圍都是房屋。

「咱們夜行司有規定,每人一個房間。」李翎指著這些房屋說道,「其中,一號、二號、三號都有人住了,你們看一下想住幾號,那就住幾號。」

關小羽掃了一下,問道:「真哥,你要幾號?」

楊真覺得自己住的地方,最好是越安全越好,他不想被別人夾在中間,於是指著最邊上一間,說道:「我住八號吧!」

關小羽一愣,沒想到楊真不住四號五號,竟然要住八號,但他就想跟楊真呆在一塊,便道:「行!那李將軍,我就七號吧!」

「啥李將軍啊?」李翎笑呵呵地拍了一下關小羽的肩膀,「以後你們叫我李大哥就可以了!什麼將軍不將軍的,太見外了。」

李翎可不傻。

雖然他覺得楊真和關小羽的背景都沒什麼問題,但既然他們是武丞相親自安排下來的人,那肯定不同尋常。

所以,他必須對楊真和關小羽稍微好一點。

關小羽倒是過來人,連忙道:「好好好!哈哈哈!李大哥!以後我們就叫你李大哥!」

李翎覺得關小羽話更多,便應道:「行!既然如此,那以後你們若是受欺負了,就跟我說!李大哥一定替你們做主!」

說實話,楊真不喜歡這種客套話,他總覺得,李翎這不是在討好他和關小羽,而是在討好武問天和燕紅葉。

但看破不說破。

楊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保持了沉默。

關小羽和楊真在一起這麼久,似乎看出了楊真的心思,忙道:「那個……李大哥,我們能去看看自己的房間么?」

「可以!當然可以!」說著,李翎走在前面引路,「來來!小關,這是你的七號房間。」

三人來到七號房間面前,李翎推開木門。

「呱吱——」

木門長叫一聲,被打開了。

霎時間,一股略微發霉的空氣傳來。

這說明,這個房間已經很久沒有人住了。

關小羽頓時有點嫌棄:「哎呀呀!味道怎麼這麼大?」

李翎尷尬笑道:「實在是不好意思,這幾個房間都長時間沒有人住,所以,咱們必須好好打掃打掃。」

關小羽沒好氣的問道:「長時間沒人住?李大哥,咱們這裡的人手是不夠嗎?」

「呃……」李翎道,「我們五十二號院,起碼已經有三年沒有新人了。」

「三年?」關小羽砸吧舌頭,「這麼久?」

李翎應道:「是啊!咱們夜行司,銀甲衛根本就不值錢,而且武大人的審核非常嚴格,所以,其他的庭院都有新人,可是還沒有輪到咱們五十二號院。」

「那現在輪到了?」關小羽這是明知故問。

「呵呵呵!」李翎笑得下巴都差點掉下來,「對對對!而且你們一來就是兩個人!這一次,算是咱們五十二號院撿到寶了。」

關小羽嗯了一聲,撇撇嘴,看向楊真:「真哥,你怎麼看?」

楊真苦笑一聲:「還能怎麼辦?自然是打掃啊!」

關小羽當即就笑了起來:「行!那咱們就先幫你打掃!待會兒再給我打掃!」

李翎指了指院子中的那口水井:「那裡有水。」

關小羽二話不說,就跑去打水了。

李翎好奇地多看了楊真一眼,如果剛才沒有聽錯的話,關小羽好像一直都叫楊真為真哥。

可是看楊真和關小羽的年齡,分明是關小羽年齡更大,他為何要叫楊真為真哥?

而且,關小羽似乎還以楊真馬首是瞻。

不由得,李翎對楊真更加好奇了。

趁著關小羽的打水的功夫,李翎問道:「那個,楊真,你在朝中可認識什麼人?」

在朝中,楊真還真不認識什麼人。

不過,盪魔宮的大統領魏徵是楊真的二師兄,這倒是事實。

可是楊真並不想打著魏徵的名號在外面闖蕩。

而且,武問天似乎也不想楊真和魏徵扯上關係。

猶豫再三,楊真終究還是搖頭道:「不認識。」

李翎就奇怪了,楊真沒有什麼背景,沒有什麼來頭,他的身份甚至不如關小羽……可是,關小羽愣是對楊真馬首是瞻,這是咋么一回事?

正想著,關小羽已經打來一桶水,直接就推開了八號房間的門。

「呱吱——」

木門同樣長久沒有打開,發出一聲摩擦聲響,裡面的空氣,也是一個霉味兒。

關小羽擰著水就進入房間,一邊走一邊道:「這房間,也不知多長時間沒人住了。」

既然從楊真這兒問不到什麼,李翎決定從關小羽那裡下手,於是急忙跟上:「小關,我來幫你!」

再怎麼說,人家李翎不僅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還是一個金甲衛,關小羽怎敢勞煩他動手,便拒絕道:「李大哥,別別別!打掃房間這種小事兒,我們自己來,我們自己來就行!」

「唉!客氣啥?」可是人家李翎就是爽快,「以後咱們都是一個庭院的人了,大家彼此都應該相互照顧!」

說著,也不知從哪兒找來了一塊抹布,開始盡心儘力的打掃衛生。

楊真和關小羽也沒閑著,跟著一起動手。

終於,在半個時辰之後,八號房間和七號房間都被打掃得乾乾淨淨,也沒有了之前的那股霉味。

。 第1035章君雷霆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反問出聲,等回過神來,他才顫顫出聲,

「偷,偷走了是什麼意思?君丫頭她,她活了嗎?」說這話的時候,君雷霆自己都結巴了下,但是又忍不住的雙眼之中蹦出希翼的光芒。

此時是夏日,若是屍體,怎可能存放這麼多日?不知為什麼,雖然這話,這想法有些荒謬,但他就是這麼問了出來,也許他也被蕭鳳棲給同化了,一直在心底里相信君丫頭還活著的。

蕭鳳棲自是不會跟君雷霆解釋太多,說不清。

「緋色沒死,但她還未醒來,就被蕭泓宇偷走了。」君雷霆睜大一雙虎目,半晌說不出話來,他不知道是君丫頭沒死這件事讓他震撼,還是蕭泓宇將丫頭給偷走了更讓他震撼,所以好半晌沒反應過來。

「這,這,這怎麼會?丫頭真的還活著……嗚……」等回過神來,君雷霆是真的激動的不行,別以為這些日子他就好過,他也是成宿成宿的睡不著覺,好像這一切都只是夢,醒過來之後他的丫頭便淺笑盈盈的喊他爹爹。

可他也親眼見證了丫頭的死亡,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這輩子他都忘不掉。

然而現在,丫頭還活著?他不知道蕭鳳棲用了什麼方法,但這事情蕭鳳棲一定不會騙他,所以他相信蕭鳳棲的話。

「小裴,謝謝你,謝謝你……」君雷霆紅著眼,激動道。太過於激動開心便忘了眼前人的身份,小裴便喊了出來。

可猛一抬頭看到蕭鳳棲消瘦的臉頰,眼底淡化不去的黑眼圈,那種深深的落寞感和絕望感讓君雷霆的心口也一窒息,君丫頭被蕭泓宇給偷走了。

這真是……

「這個蕭泓宇真是,他想幹什麼?他太自私了!」本是性情中人,君雷霆當即就憤怒出聲。

他是父親,是一路見證了君丫頭跟小裴之間感情的人,小裴對丫頭的呵護寵溺,丫頭對小裴的付出和心儀,更甚至最後連命都可以交付出去,可見其愛的多深,這種情況下,怎還會有人拆散他們?

他的丫頭優秀善良,得人青睞這是自然,可蕭泓宇這樣做算什麼?但同時君雷霆心中也驚駭,蕭泓宇竟然放棄了皇位,放棄了一切,偷走了臻兒……天!

「小裴,你別太難過,你既然說臻兒她沒事,等她醒來,自然會回來的,會回來找你,會來找我這個爹爹的,你別太難過。」君雷霆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蕭鳳棲,只能將心裡話說出來,可這些話聽在蕭鳳棲的耳朵裡面,頓時心都碎成一片片,那雙死寂般的眸子更添絕望。

「我怕她找不到回家的路……」是啊,怕她回不來了啊。鳳凰浴火重生,一切皆為重新開始,過往種種煙消雲散,她還記得他嗎?

還能找到回家的路嗎?明明想好了,陪在她身邊,等她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是他,記起的第一個人也是他,愛上的第一個人依舊是他。

可他等了七七四十九天,卻在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刻被人捷足先登。如何不絕望?

如何不恨呢?

「怎麼會呢?丫頭怎麼可能不記得回家的路,如今你是這大夏的皇上,她自是知道你在這裡,而且她的家也在這裡,她的父親,祖母,哥哥妹妹都在,怎麼會不回來呢?就怕蕭泓宇……」。「嗯!」夢瀅點了點頭,「楚秦神王,你人真的是太好了,處處為別人着想。」

「這句話,我可不愛聽。」楚秦回道,「聽起來,像是舔狗。夢瀅,你應該記得吧,波塞冬曾經追求過你。」

「嗯!」夢瀅回道,「不過,我拒絕了他!」

「為什麼呢?」楚秦饒有興趣道。

「他……太粘人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636征服寒冰女神 在強烈的壓迫感籠罩之下,這兩名武術教練瞬間住了口,互相無措對視起來——

「最終打贏的那兩名教練將作為那兩位客戶的保鏢隊長,隨行出差,每月工資翻倍,十倍。」

領導的聲音壓得很低,隨著他墨鏡之下的雙眸,定在了擂台中正在廝打的兩人時,他語氣便越發低沉:「裡面有一個教練要輸了,你們兩個上去一個頂上去吧。」

「領導,是真的十倍嗎?每個月?」一名方臉棕色頭髮的教練禁不住誘惑,躍躍欲試,原本工資就不算低,再翻個十倍,那一年就能到手一套房子,打死也值了!

方臉的教練轉過頭去,他看著身後領導,他墨鏡下高貴精倫的鼻尖和輪廓精緻的唇瓣,驚艷了方臉教練一臉,方臉教練語氣慢吞吞道:「領導,是每個月十倍的話……我先上。」

領導的唇角輕輕翹起:「是十倍,但要拼盡全力,我要選出最好的,保護那位女客戶。」

「是誰在外面說話?」姚窕壓低聲音,從觀眾席上轉過頭去,也許是角度問題,看不見外面聲音的來源。

「怎麼了?」霍天也側過頭來跟著看過去。

「沒——事……」恍然間姚窕看著外面走又進來一個保鏢,壯健的身體方方的臉,他走向了擂台,還跟擂台上面的兩個人稱兄道弟的。

緊接著鼻血流太多的那個絡腮鬍光頭,狼狽不堪得被打下了擂台。

留下了大塊頭和剛站上來的方臉大漢開始切磋。

換句話來說,是兩人開始互相殘殺……

姚窕顫著纖長的雙睫,在卧蠶上投下了一抹陰影,她蹙著眉,卧蠶微微收緊,開始不忍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