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子是看不起老夫嗎?」黑起淡淡的看了秦禹一眼,秦禹瞬間立正,抬頭挺胸,不敢再說一句廢話,很明顯已經被黑起搞出來心理陰影了。

李木笑了,這臭小子好像還真沒有幾個人能把他治的服服帖帖的,咦?自己怎麼知道這事?算了,確定是失憶前的記憶。

「老前輩準備好了嗎?」李木臉色慢慢的變得凝重了起來。

「放馬過來!」黑起始終抬頭挺胸,腰桿挺得筆直,似乎永遠不會彎曲一般。

「那好,殺戮光環,開啟!」李木咧嘴,聲音有些冰冷的響了起來,當煞氣這個詞出現在李木的腦海之中,李木便記起這個東西。

「嗡……」一聲嗡鳴的聲音瘋狂的響了起來,李木的腳下出現一抹紅色的光芒,隨後血紅色的光芒開始瘋狂的向著黑起的方向沖了過去,同時一個個模糊的身影慢慢的從現在血紅色的光芒之上。

這些身影,許多人類,同樣許多絕望深淵額的魔物,甚至是各種南方大陸的生物,無數道的生物密密麻麻出現在血紅色的光芒之中,他們的眼睛都在緊閉,還沒有睜開。

隨著血紅色光芒的蔓延,更多的古怪生靈不斷的湧出,眨眼之間便出現了十幾萬的這種血靈。

黑起平靜的看著這漫天的血紅色光芒,突然眼睛瞪大,手掌慢慢的抬了起來,口中大喝一聲:「殺!」

「轟……」

蒼白色的霧氣一瞬間爆發,黑起的眼睛瞬間成為了蒼白色,那是一種令人絕望的蒼白色,那是一種死亡的蒼白色。

蒼白色的光芒帶著恐怖的速度彷彿海嘯一般撲向了血紅色的光芒,蒼白色與血紅色直接交織在一起,就好像兩個巨大的浪花,狠狠地拍在了一起,雙方竟然不相上下。

「授首之靈,蘇醒!」黑起看著前方那分割鮮明的兩種色彩,低吼一聲。

蒼白色的領域之中,突然開始出現一點點黑色,漆黑如墨的逗點就如同天空下起了黑色的雨,無數的黑色光點出現在蒼白色的大地之上,黑色不斷的膨脹,成為了一個個身穿鎧甲的人影。

「醒來!」李木看到對方的蒼白色煞氣竟然和自己不相上下,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直接低聲說道。

「轟……」血紅色的身影同時睜開了眼睛,血紅色的眼睛幾乎與他們的身影融為了一體。

「殺!」

「殺!」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無數的黑色人影與血紅色的人影瘋狂的向著彼此衝擊了過去。

雙方瞬間撞擊在一起,血紅色與黑色之間炸開了黑紅色的鮮血,隨後黑色和紅色各自分開,紅色倒流,融入其他生物的身體之中,黑色同樣湧入其他的黑色士兵之中。

「竟然把煞氣運用到如此地步?」黑起看著李木那流暢的吸收死亡生物的煞氣,不由得感嘆說道。

到了他們這種程度,煞氣早已經不是那種單純的氣勢,而是真正的能夠把煞氣化為生靈。

「要不然你以為呢?」李木挑了挑眉頭,他的煞氣所形成的生靈沒有任何的神智,全部聽從李木指揮,但是李木卻壓根懶得指揮,只下發一個自由廝殺的命令。

「你的煞氣形成的煞靈力量很強,不過戰鬥可不是單純的是靠人的數量的!」黑起淡淡的說道。

「實力強,便足夠碾壓一切!」李木平靜的回答道。

「呵,戰魂之靈!」黑起一聲大喝,蒼白色的光芒化為一道道觸手,一條條巨大的觸手衝天而起,在觸手之巔,一個個身穿黑色鎧甲的男子慢慢的走了出來,露出了一雙蒼白色的眼睛。

這戰魂之靈的氣勢明顯的比那些授首之靈要強大的多。

「殺,不停地殺,不要畏懼任何死亡!」李木平靜的開口,所有的血紅色煞靈都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嘶吼,不顧一切的向著黑起一方沖了過去,甚至有許多煞靈,直接自爆來換取對方更大的傷亡。

「絞殺大陣!」黑起低吼。

所有的黑色煞靈似乎受到了什麼指令一般,開始快速的變換了起來,一個軍陣幾乎幾個呼吸之間形成。 「呃……團長不會惱羞成怒吧……」秦禹腦門上已經開始出現冷汗。

大秦的其他士兵都是士氣大盛,因為李木現在的煞氣軍隊處於絕對的的劣勢之中,雖然李木的煞氣軍隊之中各種強者層出不窮,但是局勢仍然處於下風。

因為李木的軍隊要完全就是各自為戰,所以系列被黑起的軍隊一點點的分割屠戮,失敗似乎只是時間的問題。

「果然,黑起將軍的煞氣完全不是一個黃毛小子能夠抵擋的,畢竟黑起將軍已經和煞氣打了一輩子的交道!」大秦的士兵說道。

「確實,但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長,那人的實力還是毋容置疑的,如果論修為,恐怕只有陛下才能與其較量!」另外有人說道。

「但是這次如果他說話算數,似乎沒有他發言的機會了,輸了就離開,這東方大陸之上,從此不再有兩個帝國之說,只有咱們大秦帝國!」一個士兵眼睛之中布滿激動。

而天龍帝國的士兵則是有些絕望,天空之中的兩位帝王的大戰還無法分出勝負,本來因為李木出現,如果真的幫助他們守城的話,他們真的有可能不會立刻破城,甚至大秦強攻,這個殺人魔王更是可以殺乾淨大秦的人。

但是現在卻無奈的一個事實出現,李木自大,單憑煞氣,完全不是另外一個人的對手。

「自大,真是太自大了!」有一個老者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天龍帝國,也許真的要完了……」許多天龍帝國的士兵心中都是這樣的一個想法,他們不敢說出來,因為會擾亂軍心,當場被殺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心中的想法還是瞞不過自己的。

無論其他人怎麼想,李木現在已經陷入到僵局之中,對方在不斷的切割他的煞靈,現在雖然每一個煞靈都無比的恐怖,幾乎都是達到最強王者的實力,但是數量只剩下了四頭,而對方,最起碼數量還有十幾萬,同樣這十幾萬煞靈的實力不是太強,但是所形成的戰陣,數萬人完全可以壓制一個煞靈。

血紅色的煞靈大吼連連,不斷的有黑色的的煞靈化為了黑色霧氣,但是煞靈的大吼卻在不停的微弱。

十幾分鐘后,兩頭煞靈毀滅,化為血紅色的霧氣瘋狂的向著其餘兩頭煞靈涌動了過去。

「震天戰陣!」黑起一聲大吼,手臂高高的舉了起來,拳頭握的很緊。

「轟……」

所有的黑色煞靈全部匯聚在一起,一道巨大的漆黑戰錘出現在天空之上,全力一擊直接在一頭血紅色煞靈的怒吼之中將其砸成粉碎。

「年輕人,還需要繼續較量嗎?」黑起的拳頭慢慢的放了下來,又恢復一副耄耋之年的普通老人模樣,平靜的看著李木。

李木從頭到尾臉色都沒有變化,哪怕只剩下一個煞靈,李木都沒有任何錶示。

「煞氣的運用,我其實還有一手,要是你能夠擋住,我立刻就走!」李木平靜的說出來這麼一句話。

「哈哈,雖然你實力很強,但是我還是要說一聲你太過自大!」黑起狂笑說道。

李木也是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完了完了,團長要惱羞成怒了!」秦禹無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對於我來說,其實再多的敵人,只需要一刀即可,你來看看我這一刀,哪怕你有千軍萬馬,又能如何?」李木慢慢的伸出了手掌,最後一個煞靈其實就是深淵之主,從李木伸出手掌之時,深淵之主便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他的身體變化了起來,化為了一道紅色的光團。

黑起知道這應該是李木最強的一擊,所以他果斷的選擇了最強的防禦,一道巨大的黑色盾牌出現在數萬人的前方,那是數萬煞靈匯聚起來的力量,可以說是堅不可摧。

紅色的光芒慢慢的開始延伸,紅色的刀刃慢慢的從紅色的光芒之中露了出來。

李木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所有的人都盯著這樣的一幕,天地似乎都凝重了起來。

天空之中的兩道大戰的身影似乎都感覺到下方的變化,不由自主的用意念向著下方探查了過去。

在李木的腦海之中,有一抹刀光慢慢的開始出現。

這一抹刀光的旁邊很快便出現各種各樣的刀光,殺戮之刀,閃電之刀,殘酷之刀,歲月之刀甚至是默刀,無數的刀光都開始向著那最明亮的一柄刀光匯聚而去。

那是李木無比熟悉的一刀,同樣也是最強大的一刀,一刀出,所有存在都會毀滅,本來已經失去記憶的李木,現在腦海出現這柄刀的虛影。

這一刀,名字叫做……神隕!

天空之中的秦政猛然瞪大眼睛,這一刀是殺掉深淵之主的那一刀?

哪怕是現在的他,感受到這一刀的氣息,都能夠感受到內心之中的恐懼,這是可以殺掉他的一刀,恐懼這種感覺基本上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在秦政的心神之間,但是現在李木這一刀的氣息漏了出來,還是讓他感覺恐懼。

「這一刀,你接接看!」李木猛然睜開眼睛,血紅色光芒之中的刀光已經全部出現,隨著李木手掌輕輕的揮動一下,刀光輕鳴,化為了一道血紅色的刀光,瞬間劃破虛空。

黑起的眼睛瞪得很大,自從這柄刀光出現之後,他的眼睛便已經瞪得無比巨大,這柄刀給他一種極其震撼的感覺。

為什麼?

為什麼所有的煞氣能夠完全融化成為一柄刀,為什麼一柄刀的氣息如此純粹,為什麼煞氣形成的刀沒有絲毫煞氣,反而顯得不瘟不火?

太多的疑問出現在黑起的腦海,但是這柄刀動起來的一剎那,黑起便已經閉上了眼睛,因為他知道,他輸了!

無聲無息,一柄刀光劃過,所有的黑色煞氣全部成為了飛灰,蒼白色的光芒消散,一柄刀光便已經來到了黑起的眉心,靜止不動。

整個天地一片寂靜,所有人都被這一刀的風華驚呆了,這一刀出現,似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抵擋,真是恐怖至極的一刀。 「很強的一刀!」秦政有些震撼的說道,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更加狂暴的交鋒在一起。

李木看著停在黑起額頭之前的刀鋒,口中淡淡的說道:「怎麼樣?我算贏了吧?」

黑起同樣眼睛緊緊的盯著這樣一抹刀光,良久,才心服口服的嘆了一口氣,一枚英雄石直接向著李木扔了過去。

李木接住,那刀光同樣虛幻了起來。

「還有一枚!」李木慢慢的看向了天空之中的兩個身影,其中那漫天的劍光閃爍,還差這一枚。

「哎?大秦的那個皇帝,你好像也有這樣一個石頭,把東西給我,要不然我幫助天龍的皇帝打你了啊!」李木沒有任何客氣,直接扯著嗓子喊到。

「這團長……怎麼和我皇爺爺說話的?」秦禹滿腦袋黑線。

一道光芒從天空之中直接落了下來,向著李木飛了過去,李木伸出了手掌,光芒直接落入李木的手掌,赫然是一枚英雄石。

這個時候,突然一頭蒼鷹發出了一聲尖銳的鷹啼,直接向著秦項落了過去。

大軍之中的秦項看到這頭蒼鷹的時候,瞬間臉色發生了變化,這是七階魔獸蒼天鷹,一般只有最緊急的事情才會有它出動,現在蒼天鷹出現了,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變故?

蒼天鷹的身影吸引了很多人的身影,連李木都向著那頭鷹看了一眼,不知道為何,他心中突然開始湧現出一股不安。

「發生了什麼事?」秦項凝重的向著蒼天鷹問道。

「西方大陸軍隊入侵東方大陸,現在已經攻破古城,快速的向著大秦疆界進攻!」蒼天鷹口吐人言。

「什麼?西方大陸入侵?」秦項失聲說道,他們從哪裡進來的?

「等等,攻破了哪裡?」在附近的秦禹突然瞪大眼睛問道。

「最東方古城,很快便可以到達黑鐵之城,黑鐵之城破過之後,便是莽荒平原,莽荒平原之後兵戈城,現在兵戈成只有三萬兵將……」蒼天鷹沉聲說道。

「黑鐵城!」秦禹臉色大變。

黑鐵城不是團長的大本營所在的地方?靈沫姐和嫣然姐可都是在那個城池之中,還有許多團長的親朋好友!

「該死,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不行必須通知陛下,如果兵戈城破,那麼大秦帝國境內恐怕危矣!」秦項很快便明白現在事情的緊急程度,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虎符。

秦禹已經瘋狂的衝出了軍隊之中,他必須要立刻告訴李木,要不然黑鐵城被破,君嫣然和靈沫等人絕對會陷入絕對危險的地步之中。

「團長,團長,西方大陸進攻東方大陸,現在已經快攻擊到黑鐵城了,你快回去救人啊!」秦禹大吼一聲,完全對於會不會影響戰場不管不顧了,他的眼睛因為極度的焦灼而變得一片血紅。

本來正在因為心中莫名其妙的不安而極度煩躁的李木,聽到秦禹的大吼聲音,腦海快速的轉動,竟然讓李木有了一瞬間的獃滯。

西方大陸入侵?要攻擊黑鐵城?

他的腦海不經意間閃過這樣的一個畫面:

這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大殿之中存在著他和一個少年。

「南方大陸有沒有到東方大陸的通道我不知道,但是東方大陸可是有到西方大陸的通道,莫非李木兄弟不知道?」一個少年背後背負著金色的羽翼說道。

「東方大陸不是與西方大陸之間隔絕著界山嗎?」李木問道。

「看來木老弟是真的不知道,兩者之間有界山確實不假,可是在一個叫做桃源洞的地方,那是一個傳奇穿山甲將界山打穿的地方,在那裡便可以通往西方大陸!」

桃源洞,竟然在黑鐵城的那個方向!

李木的眼睛瞬間變成了暗紅色,身上爆發出無窮的黑色霧氣,天地之間血紅色的雷霆狂亂的奔騰起來。

「黑鐵城,等著我啊……」凄厲的聲音就如同那貫穿天地的雷霆,李木心急如焚,一瞬間便是衝天而起,黑鐵城的方向瞬間出現在他的心中,在一中極度狂躁的心理狀態之下,失憶都無法抹除掉本能。

「什麼?西方大陸入侵!」秦政得到秦項的傳音,臉色微變。

王羲皇看到秦政走神,快速的攻擊。

「沒有時間再和你交鋒了,最後一招吧!」秦政一聲大吼,他的眉心瞬間出現了一道玉璽的痕迹,隨後玉璽化為了一道劍。

「朕,從來沒有懼怕過任何人!」王羲皇不甘示弱,手掌輕輕的在刀上抹了一下,一股金黃色的血液快速的將天龍刀覆蓋,兩人的最強一擊悍然發動。

黑鐵城!

君嫣然坐在城主府之中,整個城主府的氣氛壓抑到實質,君嫣然面無表情的坐在最上首的位置,下首分別是黑鐵城新任城主,黑鐵學院院長,黑鐵城元江商會會長,劉德邦等人。

西方大陸的大軍已經在古夢森林的另一側,如果全力行軍的話,只需要半柱香的功夫便可以來到黑鐵城,雖然之間隔了一個古夢森林,但是對於一般人來說危險重重的古夢森林,對於來自西方大陸的恐怖軍隊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一般的難度。

「君小姐,現在咱們應該怎麼辦啊?」雷風雲作為現在的黑鐵學院院長,可以說在黑鐵城完全是位高權重。

而且雷風雲還是李木的長輩,遲天曜也是李木的師長,現在的黑鐵城城主便是他。

「雷院長稍安勿躁,劉德邦,你和那幾個隱世家族協商的怎麼樣了?先把黑鐵城的百姓轉移進去!」君嫣然問道。

「三個家族答應了,另外三個家族有些不願意!」劉德邦坦誠的說道。

「不願意?哪三個家族?」君嫣然的臉色有些冰寒了起來。

「楚家,吳家,白家!」劉德邦平靜的說道。

「很好,現在命令那三個家族附近的王者,強行打開小世界門戶,不服者,殺無赦,現在有勞遲城主,雷院長,以及江院長組織百姓,什麼東西都不要,先把人撤離。越快越好!」君嫣然直接吩咐道。

「劉德邦通知傭兵團的人聚攏,準備撤離黑鐵城,黑鐵城不能要了!」

「書齡,帶領十二名王者,百姓進入小世界之後,直接將小世界帶走,還有通知所有人,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君嫣然快速的發令,每一個命令都是以人為本,至於黑鐵城,城沒了可以在建,她可不會傻到死守。 「哈哈哈……沒想到東方大陸的人竟然會弱到這種地步,這個城池,最強大的可是白銀強者,笑死我了,白銀強者啊!」一個士兵一刀砍死了一個青銅,幾乎發瘋一樣的大笑。

這個城池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直接被西方大陸的士兵侵佔,什麼古家李家,幾乎有資格進入這次浩大入侵隊伍的士兵,最弱的也是白銀,而且軍隊之中的白銀與這個小城市的白銀相比,一個白銀的士兵殺掉三四個古城城主這樣的白銀都沒有問題。

「曼哈頓將軍已經下令了,趕快收集物資,把一切能夠吃的東西全部收走,大軍已經集結準備發動了!」另外一個士兵催促說道。

「這次是第一次遇到東方人,真是醜陋啊,連女人都沒有能夠入眼的,只有一個入眼的還被瑞門搶先了!」那士兵滿臉不屑的再次砍死一個匆慌逃遁的父母,她的手中抱著的一個兩歲大的孩子直接滾落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

「這是不是太殘忍了?」喬恩有些不忍心的看了一眼那個哭喊著的孩子,對著喬治森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