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秋,快背百家姓,背給爹聽聽。」姜荷最近一段日子,有意無意的,特意教姜秋背百家姓。

哪怕姜秋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知道跟著姜荷念,但,讀得多了,總有意義。

更何況,晚上正好大家一起學習。

「趙錢,孫李,周吳,鄭王……」姜秋清脆的聲音,兩個字兩個字往外迸著,小腦袋一搖一晃的,別提多可愛了。

姜荷非常給面子的鼓勵道:「還有呢?」

「馮馮……」姜秋每次念到這裡,這嘴巴就轉不過彎來了。

「馮陳褚衛。」姜荷背完,然後看向姜松,姜松立刻接上:「蔣沈韓楊,朱秦尤許。」

姜松這幾個月來,每天晚上都跟著姜荷記記背背的,百家姓也記了一大半。

「何品施張,孔曹嚴華。」姜蘭從容的接上。

姜荷再跟著接上,方翠英拿著舊布頭在納鞋底呢,天冷了,這鞋子里要塞點棉花,這然的話,太涼了,看著他們父女三個人背百家姓,嘴角一直含著笑呢。

一直背到後邊,姜松背不出來了,姜蘭也搖了搖頭,姜荷才一點一點的把後面的全部都背了出來,然後她拿出紙,開始寫字了。

都是他們家人的名字。

「姜。」姜松看到姜荷寫的字,立刻就認了出來,他的姓,都認過很多回了。

姜蘭點頭說:「我也知道,姜字。」

姜荷笑著又寫了一個『松』字。

「松,姜松。」姜松指著她寫的字說著,只見她又添了娘方翠英的三個字。

「娘,這是什麼字?」姜荷特意將娘方翠英拉了近前。

方翠英看了一眼,就道:「我的名字,方翠英。」

她別的不認識,自己的名字,還是學會認的。

姜荷很快就將紙寫滿了,他們一家人的名字都寫了,還有姜青他們的名字,也都寫了,最後才在百家姓里抽字寫。

姜荷的字練了小半年,已經頗有自己的風格了,飄逸淡然之中,又帶著秀氣,師父說,女孩子,練出一手簪花小楷特別好看,可惜,暫時沒有合適的字帖適合她練。

「爹爹,我的字,也得也不差,對吧?」

姜荷十分臭美的說著,她的字雖然不說很美,至少不醜吧?

「好看!」

姜松誇讚著,慚愧的說:「你爹我連個『姜』字都寫不出。」

「姜。」姜秋撲上前,小手指著紙上的『姜』字。

姜松激動的的抱著姜秋問:「小秋,你認得『姜』字?」

「姜。」

姜秋的小手按在『姜』字上,抬頭看向姐姐姜荷,一副討好的模樣,咧嘴笑著,露出又小又白的牙齒,圓溜溜的眼睛彎彎成月牙,看起來格外可愛。

「這個呢?」姜荷又另外指了一個字。

姜秋歪著腦袋,又迸出一個字『姜』。

「沒事沒事,小秋還小,以後我們小秋肯定很聰明,爹送你去學堂上學!」

姜松看向兒子的眼底,滿眼的期待,兒子如今還沒兩歲呢,就能背百家姓了,往後一定能有出息的。

隔了一個晚上,雪堆的更厚了。

「娘,我們買點肉來做臘肉臘腸吧。」

姜荷饞臘肉炒冬筍了。

「好,正好,明天你姜嬸子家裡殺豬,我去買半邊。」方翠英立刻應聲,隔天,方翠英不僅買了半邊豬,還領著姜荷去了陳家吃殺豬飯。

沒有經過飼料餵養的豬,哪怕是清炒,這肉都帶著甜味呢。

姜荷也見到了下半年剛出嫁的陳娟,陳娟的模樣和姜花嬸子差不多,清清秀秀的那種,臉上帶著剛嫁人的嬌羞,只是……

姜荷一想到陳娟也不過十六歲,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年紀太小了,梳著婦人的髮髻,想一想,在後世,十六歲才上高一?還是爹娘手心裡捧著的寶貝呢,可這裡,這麼早就要嫁人了。

「你娟姐嫁的不錯,鎮上是開鋪子,男方人也好,聽說,待小娟也好。」方翠英一邊處理著今天買回家的豬肉,一邊說著,她看了一眼自家兩個女兒,她唯一盼望的就是兩個女兒嫁的好,如今,家裡有銀錢,有嫁妝,到時候選人的時候,一定要睜大眼睛好好看著!

「太早了,娟姐才十六呢。」姜荷忍不住說著。

「十六嫁人不對嗎?」方翠英睨了姜荷一眼,說:「你小姑,十五就……」

提起她小姑姜珠,她將話咽了回去,說:「我們爭取今天把臘肉和臘腸做出來,明兒個化雪,肯定出太陽。」

方翠英留好做臘肉的肉,又特意切了肉做臘腸的,半邊的豬頭則是被她處理好放鍋里燉了。

。 剎那間,當皇甫天嬋對著全場的人說出這話后,現場的氣息當即沸騰了起來。

台上,聽到這話的陳玄差點沒站穩摔下台去。

我/日哦!

這娘們瞎幾把亂說什麼了?他什麼時候答應做皇甫家姑爺了?皇甫洛璃什麼時候又成為他女人了?

狗日的,這娘們給小爺玩措手不及是吧!

秦淑儀等人也是一臉震驚、錯愕的看著說出這話的皇甫天嬋,事實是什麼情況她們當然比誰都清楚。

即便是皇甫洛璃都是一臉懵懵的把皇甫天嬋給盯著,自己這姑姑瞎說什麼了?大壞蛋還沒答應做自己的女朋友了。

「你看,我就說嘛,絕對和陳爺有關係,太他娘的幸福了!」

「不對,剛才這女人說什麼?神都皇甫家……」

「卧槽,不會吧,難道是神都那個封侯拜相的皇甫家?」

「卧了個槽,神都除了那個皇甫家還有第二個皇甫家嗎?肯定是的,天吶,陳爺竟然泡了神都皇甫家的小女兒,成為了神都皇甫家的姑爺,這他娘完全是一飛衝天啊!」

「李重陽司令是他老丈人,現在又成了神都皇甫家的姑爺,天吶,陳爺這身份他娘的要嚇死人啊!」

誰都沒有想到,一個剛剛成立的龍騰醫藥集團,竟然會搬出這麼多的大靠山,完全是一鳴驚人啊!

「娘的,玄子這貨真的和皇甫家那娘們好上了?」台下,韓沖面面相覷,對於泡妞,他算是對陳玄佩服的五體投地了,十個他都不是這騷/貨的對手。

台上,李重陽和林參將兩人對視了眼,眼神變幻不定,如果這小子真是皇甫家姑爺的話,他們想對這小子用強恐怕是不行了!

「這小子終於走了這一步了啊!」韓萬里心裡樂開了花,這種局面正是他想看到的,一旦陳玄進入了神都皇甫家,以韓沖和陳玄的關係,其未來必定會拉韓沖一把,而且他韓萬里也跟著沾光啊,沒準在仕途上還能再進一步。

如果讓陳玄知道李重陽、林參將、韓萬里三人心裡的想法的話,絕對會來一句;「你們的逼想法真多!」

台上,秦淑儀一臉複雜,皇甫天嬋忽然這麼做她倒是有些能理解,可是……

想到那件事情,秦淑儀的內心就無比苦澀,她真能看得開嗎?真的不在意嗎?

「淑儀姐……」李薇兒心中有些不爽,但是在這種時刻她們總不能跳出來反對吧?那不是落了皇甫天嬋的面子嗎?更不是讓全場的人看了笑話嗎?

皇甫天嬋沒有去管皇甫洛璃那吃驚的目光,做出這種決定也是她剛才臨時起意的,如果她不替這丫頭先把關係爆出來,以這丫頭那內斂的性子自己來做,恐怕後面連喝湯的機會都沒有。

隨即只見皇甫天嬋繼續朝著全場說道;「對於龍騰醫藥集團我神都皇甫家將會全力支持,不管是資金上,還是人脈關係上,所以,未來龍騰醫藥集團將是我神都皇甫家最堅實的盟友,同樣的,誰和龍騰醫藥集團做朋友,就是我神都皇甫家的朋友,反之,誰若是與龍騰醫藥集團做敵人,那麼就是我神都皇甫家的敵人。」

說完這話,皇甫天嬋退到一旁,對著陳玄眨了眨眼睛,彷彿是在問;小子,我這麼做還滿意吧?

陳玄權當沒看見,這娘們雖然為龍騰醫藥集團帶來了強大的威懾力,不過這他娘的也坑了他一把啊,恐怕今日過後整個江東上層圈子都知道他是神都皇甫家的姑爺,到時候這個身份就坐實了。

台下的眾人聽著皇甫天嬋這平靜中卻透著無比霸道的話,無不是極其震驚,龍騰醫藥集團的背後不僅有狂龍軍團和韓萬里這兩尊江東土皇帝做靠山,更有神都皇甫家的支持,如此強大的背景,誰敢和龍騰醫藥集團對著干?

一旦在行業中傳開,恐怕只會出現很多求著和龍騰醫藥集團合作的朋友。

至於和龍騰醫藥集團做敵人,還得先掂量掂量能不能扛得住這群大靠山帶來的壓力。

這時,秦淑儀深吸一口氣上前微笑道;「正如剛才皇甫小姐所說,我們龍騰醫藥集團歡迎大家來做朋友,下面有請龍騰醫藥集團董事長陳玄先生為大家介紹我們最新研發的產品,再生膏。」

聞言,眾人的目光紛紛看向陳玄,即便是李重陽、林參將、韓萬里三人都是如此。

在眾人的注視下,只見陳玄拿出再生膏對著全場說道;「這再生膏是我們龍騰醫藥集團研發的第一個產品,當然,這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再生膏的能力可以讓傷口在十分鐘內快速癒合,堪稱是恢復一般傷勢的奇葯。」

「什麼?十分鐘內讓傷口癒合?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陳爺不會是在吹牛逼吧?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神奇的藥物?」

「如果真有如此神奇的藥物那絕對是要買爆的,可惜沒有。」

聽到陳玄這話,眾人的第一反應是不相信,目前市場上還沒有如此神奇的藥物出現。

見此,陳玄繼續說道;「我知道大家對再生膏的功效會有所懷疑,這很正常,而且我口說無憑,再生膏的功效是不是真如我說的那般神奇,接下來大家可以親眼看看。」

說著,陳玄看了林參將一眼,笑眯眯的說道;「林老哥,還請你給大家開開眼。」

聞言,林參將沒好奇的看了陳玄一眼,伸出自己的手臂說道;「小子,你最好說話算數,不然連我都不會輕饒你。」

陳玄懶得和這傢伙啰嗦,為了讓人更加相信,只見從他兜里掏出一把小刀,不過這傢伙下手還真沒留情,直接在林參將的手臂上劃出一條長達五公分的口子,鮮血頓時從傷口中流了出來。

林參將的臉色很黑很黑,嗎買批,這小子是故意的吧?

不過緊接著,只見陳玄就把再生膏抹在了林參將的傷口上。

台下,不少人都墊著腳跟看著陳玄手上的動作。

「真有效嗎?陳爺竟敢拿出來試驗,如果沒用的話那可是就鬧出大笑話了。」

「是啊,一旦產品不行,即便龍騰醫藥集團背後有大靠山也不見得能發展得起來。」

抹完再生膏后,陳玄對著在場的人笑道;「好了,現在大家安靜等待十分鐘便能看出結果。」

眾人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林參將的手臂,四周的攝像機更是不斷拉近焦距,對著傷口的位置做了大大的特寫。

「你小子就等著出糗吧。」林參將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不過話才說完,他便是感覺到自己的傷口位置有著酥/麻的感覺出來,而且傷口在不停的蠕動,已經有癒合的前兆了。

感覺到這裡,林參將心裡一驚,卧槽,真能癒合!

一旁,李重陽也發現了這個變化,他神色一驚,急忙對著傷口仔細的查看了起來,越看他越心驚,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居然能研製出如此神奇的藥物!

「癒合了,真的癒合了!」這時,一個記者看著攝像機裡面傳來的畫面,頓時心驚的喊道。

「什麼,癒合了?」

「不會吧,這麼快!」

「真的癒合了,你們快看!」

「我/靠,真有如此神奇的藥物,這簡直是奇迹!」

「陳爺,這再生膏我要十萬支!」

「陳爺,我要二十萬支,多少錢我都買!」

「我要一百萬!」這個時候,李重陽一臉震驚的開口了!

。 並不怪穆秋大意,只是他們這樣的小人物,穆秋派去的人不上心罷了。

佳瓊笑着說:「無妨,我還要感謝你不遺餘力的護着他們呢,還有這次的讀書機會,也是全憑你的關係。」

穆秋還是愧疚的不行,說:「你放心,我一定派可靠的人將他們送到并州。」

佳瓊說:「好啊,他們大約三天後動身,這期間我們還要去外祖家一趟。」

穆秋:「那是當然,你娘他們一時半會回不來,是要去向你外祖家的人告個別。」

穆秋不知道舅舅們是什麼樣的人,佳瓊就沒和他說太多,其實這一趟她的目的不是告別,而是讓娘斷一個念想,一個對外祖家的人的幻想。

得知佳瓊主動要去喬家村走親戚,喬三娘十分高興,她正愁著怎麼朝佳瓊張口呢。

一大早,喬三娘讓佳瓊陪她去一趟市集,她自己不敢去。

喬三娘買了滿滿兩大提籃子東西,還給佳瓊外公外婆扯了幾匹布。

一切準備妥當,他們雇了輛馬車出發了。

一路上,喬三娘都很高興,這是她來金陵后第二次回娘家,這一次,娘家人應該會很歡迎她,喬三娘有種衣錦還鄉的感覺。

馬車到了巷子口,佳瓊先跳下車,再扶娘下來。

佳瓊把車錢交給車夫,交待他在村口等他們,他們過會就走。

車夫覺得奇怪,從那位婦人的言談中他就得知他們是回娘家走親戚的,哪有不吃過飯再走的道理?

不過人家錢都給了,車夫才懶得問那麼多,再說這位小兄弟給的銀子夠他跑一天車的,他歇著還有錢掙,何樂而不為?

喬三娘他們在衚衕口遇到一群玩耍的孩童,有人認出渝修。

「是渝修來了。」那孩子見渝修穿的特體面,他們大包小包的提着,就想往跟前湊。

一個個子略高的男孩子拉住他,低聲說了句什麼,那群孩子就一鬨而散了。

喬三娘正打算從籃子裏抓把糖分給他們,見狀不禁愣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